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一十一章:盧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一十一章:盧全字體大小: A+
     

    假府的高空之上存在陣法禁制,所以左丘也不敢飛的太高,只是在低空快速的飛行。

    這周圍的妖將都被左丘收進了鎮妖塔,所以這裡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攔他,而他如今的實力,也不必懼怕那些小妖。

    那些小妖能夠在左丘的身上感受到他們大王的氣息,躲還來不及,又怎麼會不知死活,出來送死呢!

    小妖能夠感受到妖王的氣息,但是那些進來探寶的門派弟子卻不知道左丘的實力!

    九魔殿少宗主盧全進入仙府之後,接連遇到不少的小妖,不過好再小妖的實力都不高,所以他只是受了一些輕傷,後來還和紅蜻蜓,以及門下一些弟子聚集在一起,一行人大約二十餘人!看上去浩浩蕩蕩,氣勢威猛不凡!

    就在他們趕路,要去尋找仙寶的時候,盧全忽然看到天空之上的左丘,他眉頭禁皺,臉上的傷疤被牽引,看上去很是恐怖!

    “那是不是陳葉?”盧全擡着頭,看着急速飛行的左丘,疑問道。

    紅蜻蜓聽言,擡頭看着天空,驚訝道:“那真的是陳葉!他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在低空飛行!難道不怕招惹厲害的妖修嗎?”

    “還真是這小子,我以爲我看錯了。沒有想道這小子還能堅持到現在,而且還是獨自一人,我以爲他早就應該死了,就算不死也該逃回天魔宗了。”盧全驚訝的看着越來越近的左丘,忽然他的嘴角升起微笑道:“既然他一個人,我就把他留在這裡,出去之後父親一定會誇獎我的!”

    “少宗主說的對!正邪不兩立,雖說都同屬天庭但是明爭暗鬥許多年,現在少宗主殺了陳木的兒子,我們九魔殿在魔道之中的地位一定會大大提升的!到時互長老閣一定會全力培養少宗主的!”盧全身側的九魔殿弟子,笑着說道。

    “我看我們不要動他了!衡嶽宗陳木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如果被我們九魔殿殺死,我們一定會成爲衡嶽宗的死敵,到時候陳木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紅蜻蜓眉頭微皺,低聲說道。

    “怕什麼?到這裡來的死了也怨不得任何人,這個道理那個宗門不懂!況且我們九魔殿還怕衡嶽宗嗎?”盧全冷哼一聲,猛然拔地而起,衝向低空,攔在左丘的去路上!

    左丘也早已看到了盧全等人,但是左丘本來不想搭理他們,他現在只想快點的到火鳳山的朱赤王假府之中,把朱赤王收服,然後把山河圖拿來。

    如果是別人的法寶,左丘也許不好意思搶來,但是朱赤王險些讓他身亡,這可是一個大仇,左丘不殺他已經是天大的恩賜,就拿他得山河圖作爲補償。

    再說了,讓他給自己做一輩子奴僕,這比殺了他更加讓左丘覺得解恨。

    但是沒有想道,他不招惹別人,別人卻來招惹他!

    轉眼,左丘已經來到了盧全的身前,左丘虛立低空,看着盧全,微笑道::“盧少宗主在這裡阻攔在下的去路,不知道所謂何事?”

    “所爲何事?你說呢?”盧全戲謔的看着左丘,在他眼中,左丘只不過十個剛入元嬰境的小子,他空冥境的實力,一招就能殺了左丘,所以他現在好似貓耍“老鼠”一樣,想要好好的侮辱一番左丘。

    “你攔住我的去路,我那知道你的意圖?難不成盧少宗主仰慕我不成?”左丘負手而立,嘴角帶着微笑,說道。

    “你說什麼?我仰慕你?你也不看看你什麼德行?就他媽的一個紈絝子弟有什麼值得我仰慕的,老子來是要滅了你!讓你那陳木老爸好好的傷心個千百年。”盧全聽到左丘的話,大怒,大聲吼道。

    “殺我?你有這個本事嗎?還是你們這些人一起來?”左丘看着地面上紅蜻蜓等人,戲謔的說道。

    地面上,紅蜻蜓看着左丘,眼中充滿疑惑,他現在眼中的陳葉與之以前那個風流成性的陳葉完全判若兩人,在眼前這個人的身上他感受的是一股灑脫,隱藏不露的氣質,根本沒有一絲的紈絝之氣。

    紅蜻蜓帶着疑惑,騰空而起,身後的那些九魔殿弟子也都騰空跟了上來。

    “不知死活?”盧全被左丘的話頂的怒氣沖天,他伸手就要動手,就在這個時候紅蜓蜻飛了上來,擋在盧全的身前,轉頭低聲說道:“先不要動手,我總覺得這個陳葉不是那麼簡單,你不覺得他跟以前的氣質很不同嗎?”

    盧全被紅蜻蜓阻止,怒火更勝,那聽的進去,說道:“有什麼不同?狂妄自大,這就是紈絝子弟,你讓開,看我怎麼滅了他!讓天魔宗的人看看我們九魔殿並不懼怕衡嶽宗!”

    “你冷靜一點,你不覺得奇怪嗎?這仙府之中的妖獸多爲元嬰和空冥境,而他一個元嬰初期的修爲,竟然能夠在仙府中待這麼久,而且還敢飛上低空?“紅蜻蜓看着盧全衝動的樣子,怒道。

    “這隻能說明他運氣好,或者是陳木給她準備的寶貝多。”盧全喝道。

    “你們兩個要不要先下去研究一會,到底要不要動手,我還有事,沒有時間跟你們在這耗。”看着二人低聲爭執,左丘微笑道。

    “讓開,就讓我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盧全一把將紅蜻蜓推到一邊,而他化作殘影衝向左丘。

    “空冥三層?給我滾下去。”左丘嘴角冷笑,看着盧全的眼神,好似在看一隻螻蟻一樣。

    盧全還未開始出招,只見左丘忽然消失,隨後盧全就看到左丘的臉出現在他的身邊,只見左丘一拳轟下,盧全頓時好似流星一般,從天而降,落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

    “好厲害!這是履霜境的實力?怎麼可能?他明明只有元嬰的修爲,怎麼實力會這麼強悍!”紅蜻蜓目瞪口呆的看着微笑站在虛空的左丘,內心風起雲涌,驚訝不已。

    “這!他怎麼會這麼厲害?這真的是那個風流成性的陳葉嗎?”紅蜻蜓身後的九魔殿弟子一個個驚訝的長大了嘴巴,驚恐的看着左丘。

    盧全被左丘一拳砸向天空,他掙扎的從土坑中爬起,嘴角流着殷紅的血液,不可思議的看着空中的左丘,“不可能,這不可能,他只是一個縱享情色的紈絝子弟,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實力?”

    “你覺得還能滅了我嗎?”左丘沒有理會目瞪口呆的紅蜻蜓等人,他慢慢的降到地面之上,冷眼看着盧全,問道。

    “你真是陳葉?爲什麼會這麼厲害?難道以前的你都是在假裝嗎?”盧全驚恐的看着左丘,捂着胸口,痛苦的問道。

    “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想活還是想死?”左丘看着盧全,冷冷的問道。

    “你覺得這樣就能殺死我嗎?難道你不知道我身上有防護玉簡嗎?就算打不過你,我也能逃走!”盧全擡起手,只見他手中握着的正是青色的防護玉簡。

    他們這些少宗主手中的防護玉簡大多都是渡劫境的玉簡,這好似是衆門主之間的潛規定。況且一般來說渡劫防護玉簡足夠他們防身了。

    看着盧全手中的青色玉簡,左丘嘴角微笑,道:“就這個?你可以試試,看看能不能逃掉?”

    左丘做事流光劍刺向盧全。其實左丘並不是要殺盧全,在他眼中盧全還是有一些用處的,所以並沒有打算殺他。

    但是盧全已經被左丘的實力震懾,看到左丘出劍,他嚇得一把捏碎了渡劫境的防護玉簡。

    玉簡破碎,一個青色的光罩頓時展現出來,將盧全防護在其中,左丘伸手一揮,喝道:“白毛王,黃土王,給我破開這道防護!”

    左丘的聲音落下,黃土王與白毛王同時出現,他們一起出手,這防護縱然是渡劫中期修士的威力,也阻擋不住二人合力的攻擊,頓時好似破碎,化作光芒消散在天地間。

    “天吶!渡劫妖修,還是兩個!這怎麼回事?爲什麼渡劫境的妖修會幫助他?”紅蜻蜓,盧全以及後面的九魔殿弟子,又一次震驚,他們看着左丘身前的兩個渡劫妖修,心中升起無數的疑問。

    “怎麼樣?你覺得還能跑得掉嗎?”左丘上前數步,看着盧全,微笑說道。

    “你...這怎麼可能,他們是渡劫妖修,怎麼會聽你的?”盧全驚恐的後退,他連最後的王牌都用出了,還是不能逃走,他現在已經接近了絕望,心中無比後悔,爲什麼要執意招惹左丘?

    “他是我們的主人,聽他的話,有什麼不對嗎?”白毛王平淡的說道。

    “什麼?主人?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怎麼會有實力讓你們臣服?”盧全後退着,震撼的搖頭道。

    “盧全,現在把魂血交出來,我饒你不死。否則我就送你去死。”左丘說道。

    看着紅蜻蜓等人,盧全絕望了,他們雖然人多勢衆,但是左丘身邊卻有兩個渡劫妖修,他們就算一百個都不夠人家揮手間殺得,所以他不得不妥協,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