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八十八章:你是胡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八十八章:你是胡州?字體大小: A+
     

    “什麼?一招殺死兩個空冥境!這怎麼可能?他只不過是元嬰初期,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陳驊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

    “就是,樂珊妹妹你會不會搞錯了?他?陳葉?只不過是個好色之徒,怎麼可能有這裡厲害的實力!”李青指着左丘,不敢置信的說道。

    “你們看看那三具屍體,都是他殺的,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嗎?”原本左丘救了紫樂珊,她應該心懷感激纔是,但是陳葉忽然這麼厲害她不得不弄清楚,免得讓衡嶽宗遭受劫難。

    “蕭銘?”芝蘭一眼望去,那三人之中,只有一個頭顱完好,能夠依稀看出模樣。芝蘭看出死者的身份,非常驚訝,她看向左丘,說道:“雖然其他二人是誰已經無法看出,但是蕭銘從小虛天出來之後修爲已經達到了空冥二層,你能夠殺死他就已經難以置信了,現在還殺死另外兩個空冥修士,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你到底是誰?陳葉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

    左丘沒有想到,因爲他的一時疏忽,竟然讓他的身份到了暴露的邊緣,現在左丘只有兩個選擇,要不殺了她們,要不收服他們!

    就在左丘準備出手的時候,陳香怡走上前來,臉上帶着複雜的表情,看向紫樂珊幾人說道:“幾位姐姐,只要你們發起血誓,不將他的身份泄露半個字,我就將他的身份告訴你們!”

    “什麼?香怡妹妹你知道他的身份!”紫樂珊驚訝的問道。

    左丘見陳香怡如此說,也就沒有出口,如果讓她們發血誓不說出他的身份,這也是一個辦法,只不過紫樂珊這裡他不知怎麼面對。

    左丘殺人可以當機立斷,心狠手辣,但是對於愛情他就有些優柔寡斷,不知所措了。

    “對,我知道他的身份,只要你們起血誓,我就說出來。你們放心他絕對不會傷害你們的!”陳香怡看了左丘一眼,發現左丘並無責怪之意,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多怕左丘會因爲她的衝動而責怪她。

    “好,我發誓,決不將他的身份泄露半個字,否則天打雷劈!”紫樂珊割破手指畫下血誓符文,堅定的說道。

    見紫樂珊發了血誓,芝蘭,李青,陳驊也相繼發誓。

    “香怡,現在你可以說了嗎?”紫樂珊看着陳香怡,問道。

    陳香怡看着左丘,好似在徵詢左丘的意見,左丘呼了一口氣,暗道紙包不住火,總有一天會暴露的,隨後他衝着陳香怡點了點頭,示意陳香怡說吧!

    得到左丘的允許,陳香怡說道:“他是左劍門的少宗主左丘,也是紫樂珊姐姐朝思暮想的胡州,也是在黑山救下我的魔修,也是我的男人!”

    最後的一句話,陳香怡說道嘴邊,本不想說出,但是女人的佔有慾讓她情不自禁的說出,好似在告訴紫樂珊,左丘已經是她的人,讓紫樂珊放棄吧!

    陳香怡的話好似晴空霹靂,讓紫樂珊的腦中一片空白,她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左丘,眼淚不爭氣的從眼角滴落,她低聲好似自言自語的問道:“你是胡州?”

    左丘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紫樂珊,看到紫樂珊此時失魂落魄的樣子,左丘心中也是無味雜全,比之身受重傷還要難受,最終,左丘只能輕輕的點點頭。

    “香怡說的是真的嗎?你們真的已經…”紫樂珊的眼淚流的更快,心中的委屈,心中的思念夾雜在一起,讓她無比的痛苦,滿是淚水的眼睛看着左丘,哽咽的問道。

    “對,我和香怡已經有了夫妻之實。”左丘看着紫樂珊痛苦的模樣,他的心也如刀絞一般痛苦,但是這個問題他不得不回答,也不能去欺騙。

    “爲什麼?爲什麼?我本以爲再次見到你的時候,我的癡心會感動你,讓你接受我,爲什麼?爲什麼你卻選擇了香怡,而要拒絕我,難道你真的對我沒有感覺嗎?”紫樂珊痛苦的喊叫,她心中的痛無法宣泄,胸膛好似堵氣一樣,她痛苦到了極致,竟然無法忍受這種痛苦暈了過去。

    “樂珊!”左丘看到紫樂珊忽然暈厥,連忙上前,將其扶在懷中,同時將療傷之氣傳入紫樂珊的身體之中,爲她梳理混亂的靈氣。

    “怎麼會這樣?紫樂珊與香怡竟然同時愛上了這個男人?他只不過是一個破滅宗門的潦倒少宗主,有什麼值得他們爭得?”李青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不敢置信的說道。

    “不要說話,現在已經夠亂的了!”芝蘭看着陳香怡又看看左丘與紫樂珊,搖頭說道。

    看着左丘對紫樂珊還是那麼關心,陳香怡的臉上有些傷痛之情,只不過這種傷痛早已在她的意料之中。

    紫樂珊經過左丘的治療,緩緩醒來,她睜開眼睛看着左丘,虛弱的問道:“你能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與香怡在一起的嗎?”

    “在黑山救她的時候!”左丘低聲說道。

    “這麼說來不是香怡故意奪愛,那時候我還沒有告訴她我們的事情,這樣我的心裡舒服多了,至少我的姐妹沒有對不起我!”紫樂珊醒來之後冷靜了許多,只不過臉上的淚痕顯得她非常的憔悴。

    “對不起,我本來以爲是將會讓你忘記我的!”左丘充滿歉意的低聲說道。

    “你沒有錯,是我一廂情願而已!你能告訴我爲什麼要拒絕我嗎?”紫樂珊苦澀的問道。

    “在試練空間之時我以爲害我家破人亡的是衡嶽宗,我不想與仇人之女有任何瓜葛,也不想讓你以後爲難,所以只有與你劃清界線!”已經到了如今的地步,左丘也不再欺騙紫樂珊,將實情說了出來。

    “這麼說來你喜歡過我是嗎?”紫樂珊微笑的問道。

    “恩!只不過…”左丘點了點頭,話還沒有說完,紫樂珊就微笑着說道:“不要說了,有這句話我已經足夠。你放心,我以後不會再執著這份愛,希望你能好好的對待香怡!”

    紫樂珊一邊說着,一邊努力的站起身,她現在心中舒服了許多,因爲她知道左丘愛過她,那怕只是以前,也已足夠,她不再奢望得到左丘,她只希望左丘與陳香怡能夠快樂,幸福!

    聽着紫樂珊的話,陳香怡覺得自己很自私,爲了得到左丘她明明知道紫樂珊朝思暮想的是左丘,但是她卻沒有告訴紫樂珊,更加自私的是剛纔,她多麼希望左丘來的晚些,讓紫樂珊喪命此地,那樣就沒人會與她爭搶左丘。

    但是爲了左丘,陳香怡什麼都會去做,現在紫樂珊答應放棄,這讓陳香怡非常的高興。

    “你肯定會遇到一個比我好的男人,雖然這句話很俗,但這是我真心的祝願!”如果紫樂珊真的能夠釋懷這份感情,左丘心中的愧疚也許會淡一些,只是紫樂珊真的能夠這麼輕易的釋懷嗎?

    “恩!”紫樂珊擦調臉上的淚痕,輕輕點頭,隨後她看向陳香怡,微笑道:“香怡,我知道你不跟我說是不想讓我傷心,你放心,從今天起我會放下這份情的!”

    “樂珊姐姐,我…”陳香怡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心中很高興,但是也很愧疚。

    “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左丘,你以後會與衡嶽宗爲敵是嗎?”紫樂珊看着左丘問道。

    “衡嶽宗?何止是衡嶽宗?恐怕整個修真界都會是我的敵人!”左丘看着紫樂珊說道。

    “那麼您可爲香怡想過?”紫樂珊問道。

    “樂珊姐,左丘早已將事情告訴我了,無論怎樣我都會站在左丘的這邊。”陳香怡說道。

    “如果你能將事情告訴我,我也會不顧一切的跟你在一起,可是你卻沒有給我這個機會!左丘,我不會忘記你,對你的愛就讓我保留在心中吧!”這些話是紫樂珊在心中的話,短暫的失神之後,紫樂珊道:“希望我們不會成爲敵人!”

    “我不會傷害你的!”左丘道。

    “那我們呢?”芝蘭看着左丘問道。

    “你們?我不知道,也許有一天我會死在你們父母的手中,也許你們的父母會死在我的手中,到時候種種仇怨,不會是我們所能阻止的!”左丘無奈的說道。

    左丘的話,讓衆人都陷入了沉默,以後的事情,沒人能夠預料的道。

    “以後的事情順其自然吧!至少在這仙府之中,我們可以做夥伴!互相扶持!”左丘見衆人沉默不語,微笑說道。

    “互相扶持?我看是你保護我們吧!”芝蘭微笑道。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陳驊嘆息說道。

    “我這裡有一些空冥境修士的元嬰,我們找個地方,我教你們魔道之法,用這些元嬰助你們進入空冥,這樣活命的機會更大一些!”左丘說道。

    “吞噬元嬰,這有違天合,這樣他日的天劫恐怕會很難渡過的!”李青搖頭說道。

    “如果在這裡都活不下去,還談什麼以後的天劫?”左丘說道。

    “也對,我們能在這裡活下來再說!”芝蘭說道。

    “跟我來,我去爲你們找一個閉關的地方,然後我爲你們護法!”左丘靈識散開,向着東方走去。

    紫樂珊,陳香怡,芝蘭等人相互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

    感情戲纔剛剛開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