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七十五章:天魔宗(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七十五章:天魔宗(求收藏)字體大小: A+
     

    天魔宗建宗數萬年,相傳他們的祖師,現在在仙界也是個大人物,現在門中大乘高手更有數百之多,底蘊之深就連衡嶽宗也難以項背,而宗主“何傲”更是與陳木一般,是天庭的特使,掌管雲木星的魔道。

    而黑山山脈最北的古魔山脈正是天魔宗的所在,這裡延綿千里,其中萬丈高山數十座,千丈山峰數百,都是天魔宗的宗址。

    “求魔峰”原本是一座千丈高的山峰,但是卻被天魔宗祖師以莫大神通,將其開闢成爲天魔宗的山門,此時數十個元嬰境的魔修盤膝坐在在山門之外,看守山門。忽然,遠處一個黑影快速靠近,數十個元嬰境的弟子神色嚴肅,連忙起身,將山門擋住,其中一個灰衣青年,好似領頭之人,向前一步,大聲喝道:“來者何人,請在此留步!”

    黑影剎那間已經來到山門之前,仔細一看,這黑影卻是魔駝,而魔駝的手中則提着一臉恐懼的左丘,當然現在的左丘是陳葉的模樣。

    魔駝停下腳步,擺手笑道:“諸位天魔宗的道友不要誤會,在下九魔殿魔駝,是來此地印證一件事情的。”

    “印證事情?什麼事情?”灰衣青年眉頭一皺,疑問道。

    魔駝帶着笑容,將左丘向前一推道:“這個正派修士是我在黑山之外抓住的,本想殺了他,卻不料,他自稱是貴宗的貴客,我怕誤殺了貴宗的貴客,所以來證實一下,如果他說假話,我立馬滅了他!”

    “我宗的貴客?小子,你有什麼證明你是我們這的客人?”這灰衣男子叫何耕是何傲的義子,他在此守門就是爲了迎接各門各派的精英弟子的,現在聽到是天魔宗的貴客他立即想到,此人可能是正派的精英弟子。

    “他身上有天魔宗的令牌。”魔駝將一個黑色的令牌丟給何耕,說道。

    而左丘驚恐的喊道:“救我,我是衡嶽宗的少宗主,我叫陳葉,快救我!”

    何耕接過令牌,聽到左丘的哭喊,眉頭皺的更深,心中想道:“都說衡嶽宗少宗主是個紈絝子弟,沒有想到還真是名副其實,真是個窩囊廢!”

    這話,他也就在心中想想,不會守着這麼多人說出來的,他翻看了一下令牌,眉頭舒展開來,說道:“他不是我們宗門的客人,我們身爲魔宗,又怎麼會邀請正派的人做客。”

    正邪兩派掌權者的關係必須保密,正邪的敵對關係也必須繼續,這樣才能培養出更多的高手,所以何耕纔不承認左丘的身份。

    “是嗎?那就是他在騙我,我這就殺了他!”魔駝說這就舉起了手掌,作勢要拍下去。

    “不要啊!你爲什麼要這麼說?我死了,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左丘驚恐的大聲喊道。

    看到魔駝擡手要動殺機,何耕也是嚇得一身冷汗,如果陳葉真的就這麼死了,他可就成了罪魁禍首,就算何傲也很難能夠保住他。

    “道友且慢。”何耕連忙阻止魔駝,然後說道:“我們雖然沒有邀請他,但是他怎麼也是正派衡嶽宗的少宗主,你這麼殺了他恐怕你也很難活命!”何耕說道。

    “對呀!我太沖動了,竟然忘記這事了!”魔駝一拍腦袋,恍然大悟的說道。

    看到魔駝的樣子,左丘暗笑,沒有想到魔駝演戲這麼好。

    “我看你還是把他交給我們吧!畢竟我們天魔宗也是大門派,不會怕衡嶽宗的!”何耕微笑道。

    魔駝好似在猶豫不決,過了一會兒,魔駝好似下定了決心,說道:“好吧,這個燙手的山芋就丟給你們了。”

    魔駝將左丘一把推向何耕,然後轉身飛走了。左丘一臉的恐懼,轉而一臉憤怒,對着何耕罵道:“敢說我不是你們的貴客,我要見你們的宗主。”

    “二世祖!”何耕冷哼一聲,心中咒罵,轉而對其他魔修道:“你們在這裡守着,我去把他交給宗主處理!”

    “是!”其餘的魔修,恭敬回道。

    何耕一把抓住左丘,他心中對於眼前的人實在沒有一絲好感,可以說是非常的厭惡。

    左丘心中暗笑,看樣子他苦心的計劃已經收到了成果,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身份。

    “陳少宗主,請你合作一點,我這就帶你去見你的父親!”何耕傳音給左丘說道。

    ……

    何耕帶着左丘飛了半個時辰,前面出現了一個萬丈的高峰,那裡就是天魔宗的主峰,陳木以及各派的精英都已經在上面,左丘能夠感應到,陳香怡也在哪裡!

    “義父,這位聲稱是衡嶽宗的少宗主,你看?”何耕帶着左丘走進了一個輝煌的大殿,大殿中一個赤紅頭髮的中年人正坐在首座,閉目養神。

    “陳木的兒子?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何傲睜開眼睛,兩道精光在嚴重流轉,好似隨時都能迸射出來一般,他看着左丘,微笑問道。

    “我…我…”左丘裝作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低頭不知如何說。

    “義父,他是被九魔殿的一個弟子挾持來的…”何耕嘴角帶着微笑,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何耕的講述,何傲忽然哈哈大笑,其中充滿了諷刺,說道:“我還奇怪呢?陳木的兒子怎麼會這麼厲害,單槍匹馬來到我天魔宗,原來是被人挾持來的!”

    “義父你看是不是通知陳宗主,他的兒子“來”了!”何耕同樣帶着諷刺的笑意,還特別在“來”字上加重了音調。

    “恩,是該通知一下陳木,哈哈…”何傲看着左丘,呵呵笑道。

    “我這就去通知陳宗主!”何耕笑着說。

    “不用你過去,我傳音叫他過來就是了。”何傲帶着笑意說道。

    左丘看着二人的表情,可以想到,何傲與陳木的關係並不好,二人雖然沒有正面衝突,但是暗地裡卻是針鋒相對,看樣子等會,何傲肯定會拿左丘好好的羞辱陳木。

    思緒間,大殿之上波紋散開,陳木身穿一身白色流雲袍出現大殿之中,他一出現就冷冷的看了左丘一眼,當然他看到的是陳葉的樣子。

    陳木剛聽到陳葉來的時候,是很高興的,畢竟這個兒子他還是很疼愛的,但是他聽出何傲的語氣,就知道這個兒子又給他丟臉了,高興的心情頓時轉爲氣憤。

    陳木還沒開口,何傲就搶先開口,笑道:“陳宗主,你這兒子真有本事,被魔道弟子抓到,竟然說是我們天魔宗的貴客,讓人家挾持到這來求證,你兒子可真是聰明,這樣一來,連自己趕路都省了,而且這一路上還有空冥境的魔道弟子保護呢!哈哈…”

    陳木聽到這話,臉被氣得成了豬肝色,何傲這是拐彎抹角的說他教子無方,不僅修爲差勁而且還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關鍵時刻還拿人家天魔宗做擋箭牌。

    “犬子不才,讓何宗主見笑了!”陳木內心早已氣的冒火,但是他的臉上卻帶着微笑,不得不讓人佩服這份忍耐。

    “呵呵…那裡哪裡,令公子敢一個人上路,這份膽色已是相當難得了,不過萬事要以安全爲主,不要逞英雄丟了性命!”何傲起身,輕甩火紅的衣袖,笑着說道。

    “何宗主說的對,我想葉兒一路上也受了不少驚嚇,我帶他先行告辭,等到他休息過來,再帶他過來拜見!”陳葉雙拳緊握,臉上卻帶着微笑說道。

    “應該的,少宗主可要好好休息呀!”何傲笑道。

    陳木一把抓住左丘,忽的消失在原地,當陳木離開後,何傲放聲大笑道:“小耕,你看到沒,陳木氣得手都哆嗦了,真舒暢。”

    “義父,這次仙府開啓,以這小子的實力不是進去找死嗎?”何耕小聲說道。

    “這有什麼辦法,這次正邪兩派掌權者的後輩都會參加,他這麼愛面子,怎麼會不讓他兒子參加,我想他應該給他兒子準備了不少保命之物!”

    “實力不濟,就怕連使用護身玉簡的機會都沒有!”何耕冷笑道。

    何傲臉上陰冷無比,眼中更是充滿恨意,他走到何耕身邊,拿出一個儲物袋交給何耕,說道:“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把陳葉留在仙府之中,我要陳木也嚐嚐喪子之痛。”

    “放心吧,我一定會爲義父出一口惡氣!”何耕接過儲物袋,冷笑說道。

    “恩!”何傲拍拍何耕的肩膀,轉身走回坐位。

    天魔峰後山的紅魔廂房是陳木的臨時居所,此時廂房之中波紋散動,陳木抓着左丘一步走出,陳木一把將左丘推到一邊,一拍桌子,怒聲喝道:“都怪我沒有好好的管你,現在竟然給我丟這麼大的臉,陳葉我告訴你,這次進入仙府就是決定你生死的時候,我也看透了,你這個兒子活着也是給我丟臉的,還不如死了。”

    左丘裝作非常害怕的樣子,站在一旁動也不動,這是左丘從陳葉記憶中看到的,每次陳木罵他,他就會這樣站着,什麼都不說。

    陳木是個嘴硬心軟之人,對着左丘這個假冒兒子一頓謾罵,過了許久,他心中的怒氣宣泄的差不多,臉色也緩和了下來,他拿出一個儲物袋丟給左丘,低聲說道:“裡面有十枚護身玉簡還有一個傳送玉簡,如果實在危險就傳送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