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七十三章:殺郝澀(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七十三章:殺郝澀(求收藏)字體大小: A+
     

    天魔城十里外的枯木林,左丘剛剛落地,郝澀就跟了上來,他落在地面,四處張望了一眼,奇怪道:“以你的實力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就算加上那條黑水王蛇也同樣不是我的對手,你不會傻到來送死,你的幫手呢?在哪?”

    “不就在你後邊嗎?”左丘微笑,向着郝澀的身後看去,也就在這時,魔駝與獅坤瞬移而至。

    “兩個空冥境!怪不得這麼有恃無恐呢?”郝澀眼中閃過一絲的驚訝,但是他卻沒有任何懼意。

    左丘看着郝澀面對兩個空冥境都面無俱色,心中有些詫異,問道:“看樣子你也有幫手,不如叫出來見見面。”

    “不用叫了,我來了!”就在這時,一個宏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聲音剛剛落下,一個壯漢已經出現在郝澀的身邊。

    “杜塗?竟然是你?”魔駝看見這個大漢,臉上有些凝重。

    這個叫杜塗的與魔駝同屬九魔殿,此人與郝澀一樣的人如其名,郝澀好色而杜塗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賭徒。他與郝澀雖說不是臭味相投,但是都是寄情享樂的人,二人也算得上是朋友。

    所以,當郝澀察覺左丘會找幫手殺他的時候,他就傳音通知了杜塗。

    杜塗雖然好賭,但是修爲卻沒有荒廢,境界已經達到空冥六層,比之魔駝還要高出兩個層次。

    “魔駝?你怎麼也在這裡?難道就是你要殺郝澀兄弟?”杜塗在九魔殿中,算是魔駝的師兄,此時說起話來,有種高高在上的意味。

    “認識?”左丘看向魔駝疑問道。

    “這是我門中的師兄!”魔駝躬着身子,說道。

    “獅坤你纏住這個人,魔駝給我殺了郝澀!”左丘不想一指郝澀,殺機瀰漫,大聲喝道。

    “是!”獅坤與杜塗可沒有什麼交情,左丘下達了命令,他就毫不猶豫的去執行,他拿着祭煉成功的流金畫戟,猛的衝向杜塗,畫戟一揮一道青色氣勁轟然而去。

    “自不量力!”杜塗一揮手,一個魔龍轟然飛出,與氣勁撞擊在一起,發生轟鳴震響。

    雙方法術撞擊在一起產生爆炸,而爆炸的餘波向着四面八方擴散,枯木林那些枯死的樹木在餘波的力量下轟然破碎,化作木屑四處迸射。

    獅坤與杜塗的交手,好似開戰的信號,魔駝全身魔氣環繞,他向着郝澀一點,頓時一頭魔氣凝聚的猛虎奔跑出去,衝向郝澀。

    “六慾指!”

    郝澀從容不迫,向着魔氣猛虎一點,頓時一條六色光芒的長繩從他的手指飛出,纏向了猛虎。

    猛虎被六色長繩纏繞,不一會兒便轟然破碎,化作魔氣消散。

    “百鬼噬魂!”

    魔駝甩手將鬼幡祭起,頓時間陰森的氣息四處散開,數百個骷髏頭環繞在鬼幡周圍,隨後魔駝向着郝澀一指,數百骷髏發出悽慘的叫聲,飛向郝澀。

    四人都是空冥境的高手,每一次的碰撞都會發出震天的響聲,不多時,整個枯木林都被移成了平地。

    “魔駝,他給了你什麼好處?你竟然會聽這小子的驅使?”面對獅坤的攻擊,杜塗能夠從容應對,但是要想在短時間打敗獅坤也不是什麼易事。所以杜塗開口引魔駝說話,好讓魔駝分神,爲郝澀提供機會。

    “他是我的主人,我只有服從命令,沒有好處!”魔駝被戳中痛處,頓時大怒,出手越來越急,竟然將郝澀逼得步步後退。

    “什麼?他是你的主人?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元嬰期的小子而已!”杜塗一揮手中長刀,將獅坤的畫戟擋開,不可思議的說道。

    左丘看到魔駝的情緒越來越激動,這樣遲早會露出破綻的,左丘向前一步,對着杜塗一指,冷聲道:“你不是話多嗎?我看你還有沒有時間說話烈焰火牢,給我困!”

    左丘這一指之下,杜塗周圍忽然升起一道道火柱,這些火柱將杜徒的四周全部封鎖,讓他不能移動,如果他想離開,就必須要將烈焰火牢打碎。

    獅坤見狀,知道這是一個反敗爲勝的機會,運起全部的力量,向着杜塗一聲吼叫,這一聲吼叫猶如天雷轟鳴,一個巨大的青色風球從獅坤的嘴中飛出。

    火借風勢,左丘的烈焰火牢燃燒的更加猛烈,溫度轟然提升。面對火焰的灼燒杜塗大喝一聲,長刀之上魔氣沸騰,這一刀好似要撕開天地一樣,砍在了左丘的烈焰火牢之上。

    “轟!”

    烈焰火牢在這一刀之下,頓時破碎,化作火苗向着四周迸射。杜塗雖然逃脫了烈焰火牢的圍困,但是他立即就要面對獅坤的全力一擊。

    “一魔亂世,滅!”

    杜塗被逼得不得不使用絕招,他雙手持刀,身後忽然凝聚出一個數十丈的惡魔,這個惡魔身穿黑袍,手中拿着一柄魔刀,隨着杜塗的刀向前一揮,這個惡魔虛影呼的飛出,一刀劈向了獅坤的風球。

    “哄…”

    這一次的碰撞無比震撼,整個枯木林都在這一次的碰撞下形成了一個大坑,其爆炸後的餘波將魔駝與郝澀逼迫的都停下了打鬥,升起護體功法,保護自己。

    左丘修爲較低,就算爲自己加持了金剛護身,還是被氣勁逼迫的連連後退,直到百丈之外。

    這一次的交鋒,雙方都用出了全力,獅坤被爆炸的反震力震退五步,而杜塗因爲慌亂出手,準備不足,被震退了七步。

    “抓緊時間,小黑你去幫助獅坤,魔駝跟我合力殺掉郝澀。”左丘一甩手,黑水王蛇從黑洞中爬出,身軀一擺已經衝向了杜塗,同時,它張開血盆大口,就噴出一個瘴氣圓球,左丘拿出三顆驅瘴丹,自己吞下一顆,其他兩顆丟給了魔駝與獅坤。

    “是瘴氣,這是黑水王蛇!怎麼會有黑水王蛇,這不是應該絕跡了嗎?快後退,不要被瘴氣靠近身體!”杜塗看到黑水王蛇,面色大變,連忙祭起法寶保護周身,同時向後退去。

    聽到杜塗的提醒,郝澀也連忙運起防護法術,一道六彩的護盾將他保護其中。

    “麒麟火,給我殺!”

    左丘身上燃起熊熊烈焰,一頭威武的麒麟從火中凝聚,嘶吼着衝向正在後退的郝澀,與此同時,魔駝周身魔氣沸騰“一魔亂世”一刀揮出。

    面對麒麟火與一魔亂世兩個威力不凡的法術,郝澀面色非常難看,連忙止住後退,身邊六彩光芒大盛。

    “六慾結界!”

    郝澀雙掌合併在一起,六彩光芒形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將郝澀保護在裡面,左丘的麒麟火“砰”的一聲撞在防護之上,轟然炸開,無數的火球四處崩散,好似火山噴發一樣。

    郝澀的防護,在麒麟火的撞擊下,瘋狂的顫抖,但是卻沒有出現裂痕,不過防護的光彩卻暗淡了許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魔駝的一魔亂世已然來臨,五丈餘的黑影,揮起數丈長的長刀,一刀劈在防護之上。

    “轟!”

    這一刀的力量,讓郝澀的防護開始產生了裂紋,好似隨時,都要破碎。郝澀面色鐵青,他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六彩防護光芒再次大盛,裂紋也修復的無影無蹤。

    “千誅劍氣!”

    “霜天雪舞!”

    左丘見狀,流光劍揮舞,千誅劍氣瞬間成形,唰唰的飛了出去,而千誅劍氣剛剛完畢,左丘的霜天雪舞緊隨而至,他雙目中爆“射”精光,大聲喝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撐的了多久!”

    郝澀的防護被左丘連番轟擊,色彩已經再次暗淡,就在這時,魔駝的魔龍掌轟然拍下,頓時將郝澀的防護打破。

    防護一破,黑水王蛇剛纔噴出的瘴氣向着郝澀腐蝕而去。

    “水幕光華!”

    危機時刻,郝澀祭起了一個白色的玉佩,這玉佩一出現,就散發一道水幕,將郝澀防護在其中。

    這枚玉佩一看就知道是女子之物,這肯定是郝澀“奸”殺正派女子所得。

    “鎮妖塔,給我震開他!”

    左丘將鎮妖塔丟上天空,塔身在空中瞬間化作數十丈高的巨塔,周身金色符文環繞,轟然壓了下來。

    “啪!”的一聲,寶器一品的玉佩所凝聚的水幕在左丘寶器三品鎮妖塔下轟然破碎,而左丘的鎮妖塔並未收回,而是繼續壓下。

    “杜塗,快來救我!”

    面對左丘的鎮妖塔,郝澀沒有時間逃離,連忙舉起雙手將塔身托住。但是鎮妖塔加持了重力陣法,塔身不下萬斤,郝澀苦苦支撐,身體已經躬下。

    “我自身難保,如何救你,都怪你,將我叫來,現在是叫我陪你死嗎?”杜塗被黑水王蛇與獅坤逼得手忙腳亂,身上已經傷痕累累,狼狽不堪,聽到郝澀求救,他大聲罵道。

    “火龍術,殺!”

    左丘趁着郝澀無力還手之際,一道火龍術衝出,直接將郝澀擊飛出去,並且將他的肉身點燃。

    郝澀見狀,連忙拋棄肉身,元嬰飛出,向着天空逃遁,不過左丘早已通知魔駝,讓他攝住郝澀的元嬰。

    魔駝忽的消失原地,下一秒,郝澀的元嬰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去幫獅坤殺掉他!”左丘接過元嬰一指杜塗厲聲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