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三十七章:解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三十七章:解救!字體大小: A+
     

    東方拓跋已經三十多歲更是履霜境後期的高手,此時也是老淚縱橫,臉上的表情是喜悅也是欣慰。

    許久許久,激動的心情逐漸平復下來,左丘將眼角的殘淚拭去,問道:“拓跋師兄,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

    “是誰?哼!還不是老六這個叛徒,否則我會被這些凡塵之人當作囚犯押送?”東方拓跋聽到這個問題,臉上充滿怒火,將放在左丘雙肩上的手移開,怒道。

    “六師兄也沒死?”左丘驚訝道。

    “不僅你六師兄沒死,你大師兄,十六師兄,十八師姐,都沒死!”東方拓跋道。

    “大師兄沒死?怎麼可能?是我親眼看到大師兄死在風雲那老賊手裡的!”左丘驚訝道。

    當年妖魔道圍攻,大師兄“馬劍”率領門人出山迎敵,而那時,左丘正被父親帶往密室,他還記得在進密室的前一刻,他看到大師兄被達成碎片,死去!現在東方拓跋告訴他大師兄沒死,這讓他怎麼能夠不震驚。

    “不錯!你大師兄當日的確被打碎了肉身,但是你大師兄練就了仙劍分身,所以在肉身破碎之時,將靈魂轉移到了在外的分身之上,這才保住性命!”東方拓跋道。

    “太好了!那你和十六師兄,十八師姐是怎麼逃過一劫的,而且你說六師兄是叛徒又是怎麼回事!”左丘疑問道。

    “那年東海之上有一夥妖修興風作浪爲害凡塵,師父命大師兄以仙劍分身帶領我還有十六師弟以及十八師妹前去出妖,我們這才逃過一劫,並且且我們左劍門的許多弟子在外降魔除妖也都倖免於難。

    而我之所以會這樣?哼,我們趕回宗門之時已經晚了,門派已經成爲廢墟,你也不知所蹤,後來,大師兄便讓我們四處尋找你的下落,以及聯絡左劍門倖存的門人,希望重建左劍門。

    十多年的努力,我們找到了數百門人,並且在左劍門遺址哪裡盤踞,上個月,我知道六師兄會在這附近出現,所以就來找他。

    哪知道,我找到他之後,他竟然用沉元散將我的元嬰困住,並且將我交給鏢局送到這個水雲城的城主府!幸好遇到你,否則我這命也活不久遠了。”東方拓跋氣得對着旁邊的一顆大樹拍出一掌,那大樹在這一掌之下頓時成爲了粉末。

    “六師兄爲什麼要這麼做?”左丘也沒有想到,在他印象中那個整天嘻皮笑臉的六師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左劍門滅亡之後,衡嶽宗將我們這些人的身份扭曲,說是我們通敵,致使門派滅亡,所以正道的修士也恨不得將我們這些倖存者殺死,而邪道更是恨我們入骨,所以我們這些人只好躲躲閃閃,隱姓埋名。

    而你六師兄爲了自己的生命,竟然投靠了衡嶽宗,將我引來,並且下藥止住,前端時間十八妹也失蹤了,我懷疑就是被你六師兄騙來了!”東方拓跋將事情的經過跟左丘說道。

    “所謂人各有志,六師兄想要安樂生活我不怪他,但是他竟然殘害同門,那麼我就不會放過他!”左丘怒道。

    “左丘,你不是被軟禁在衡嶽宗嗎?大師兄最近正在想辦法去找你呢?”東方拓跋忽然想起,他們的消息說左丘被軟禁在衡嶽宗不能修煉,但是剛纔左丘一路的表現已經有靈虛以上的修爲。

    說到這個左丘更加氣憤,道:“我被帶回衡嶽宗不准我修煉也就罷了,竟然讓我作了十五年的苦力,幸好我偶然得到了一門心法,這才偷偷修煉,改變身份參加大比,這才能夠潛出來。”

    “呵呵…好,我們左劍門重建有望了!”東方拓跋大笑道。

    “拓跋師兄,你能不能把我們左劍門的功法教給我,作爲左劍門門人,總不能連自家功法都不會!”左丘微笑道。

    “說的對,我這就把左劍門的誅仙劍訣傳給你!”東方拓跋笑着說,隨後將手指一點左丘眉間,一柄青色古劍鑽入了左丘的識海。

    左丘腦中一陣刺痛,隨後記憶中便有了一篇誅仙劍訣的記憶。

    誅仙劍訣乃是左劍門的鎮宗劍訣,相傳得自仙人洞府。

    “多謝拓跋師兄!”左丘閉目將劍訣查看了一遍,隨後笑着說道。

    “你可是少宗主,劍訣本就是你的!”東方拓跋笑道。

    “對了,你不是說十八師姐也被抓了嗎?她現在會不會就在水雲城的城主府?”左丘忽然記起十八師姐還不知所蹤,開口說道。

    “我們去看看,希望能夠找到十八妹!”東方拓跋陰沉着臉說道。

    ……

    夜晚,左丘於東方拓跋來到了水雲城的城主府,二人現在正站在城主府的高牆之上。

    “這裡這麼大,我們怎麼找?”左丘看着偌大的城主府問道。

    “不用擔心,我以靈識一掃就知道十八師妹在不在!”東方拓跋眼睛微閉,隨後睜開眼睛,道:“哪裡有一個地牢,裡面有一個空冥後期修士和兩個元嬰修士守着,八成就在那裡!”

    “那我們趕緊過去!”左丘道。

    “走!”

    東方拓跋抓住左丘一個瞬移就已經來到地牢,隨後他猛的一掌打在地牢外的牆壁上。

    一掌之威,將牆壁打成粉末,裡面三人大驚,其中一人反應極快,瞬間迎了上來,一柄長劍刺向東方拓跋。

    兩指合併,一道青色氣勁凝聚成爲一把利劍,東方拓跋與之纏鬥在一起。

    另外兩個元嬰境弟子,衝向左丘,東方拓跋單手揮動,數百青色劍氣射向二人。

    面對東方拓跋的劍氣,二人不敢硬接,連忙閃開。而左丘趁此機會衝進地牢。

    “梅勇留下幫我,梅金去追那個小子!”那個空冥初期的修士自知不是東方拓跋的對手,所以留下一人幫忙。

    “是!”梅氏兄弟應命。梅勇衝向東方拓跋使盡渾身解數纏住東方拓跋,而梅金一個閃爍追向左丘。

    東方拓跋心繫左丘的安危,大喝一聲,“天誅劍氣!”

    無數的劍氣在東方拓跋身邊凝聚,隨後這些劍氣化成一柄柄古樸的飛劍,分化成爲兩條劍龍衝向梅勇二人。

    “啊~”境界的差距,讓梅勇無力對抗,身體直接被劍龍撕成碎片。

    而那個空冥境的修士面對東方拓跋的劍龍,也是一臉的驚容,連忙後退,同時祭起一個金色的爐鼎。

    這金色的爐鼎迎風漲大,擋在這修士身前。

    “轟轟…”

    劍氣衝擊在這爐鼎之上,爆發陣陣轟鳴,這爐鼎乃是這修士的本命法寶,此時受到如此撞擊,頓時面色煞白。

    “收!”

    修士臉色非常難看,連忙收起爐鼎化作一道虹光,逃跑了。

    東方拓跋害怕左丘有危險,也不敢去追,連忙追向左丘。

    左丘幾番閃爍,進入了牢獄之中,而在前方的一個牢籠之內,一個美麗的女子,一身的血跡,被綁在木架之上,昏迷不醒。

    她就是左丘的十八師姐“蘇卉”,左丘父親共有二十位弟子,現在活着的只有大師兄叫做馬劍,五師兄就是東方拓跋,十六師兄叫做易中天,十八師姐蘇卉再者就是那個六師兄“樑智”以及最小的左丘。

    “蘇卉師姐!”左丘手拿兩儀劍劈開鎖鏈,推門就要進入牢獄,忽然一道劍光襲來,左丘連忙閃開,同時將黑水王蛇召喚而出。

    黑水王蛇嘶吼一聲,已然知曉左丘所想,一口火蛇噴向梅金。

    “黑水王蛇?怎麼會?不是滅絕了嗎?”梅金驚訝的連忙躲避,但是黑水王蛇總能將其纏住,讓他無法靠近左丘。

    左丘見黑水王蛇將梅金纏住,連忙閃進牢中,將蘇卉扶起,並且不斷的爲她療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