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九十六章星域局勢,不安蔓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九十六章星域局勢,不安蔓延字體大小: A+
     

    剛離開隕石海,前方頓時出現數艘星舟穿梭。

    自張奎進入雷雲星煉器已近三年,如今的天元星區已經十分熱鬧,神朝艦隊巡邏、戰隊往返執行任務、仙道盟運輸、附近勢力前來兌換物資,繁忙至極。

    博元倒也不奇怪,畢竟瀚海星界周圍星舟更加密集,讓他震驚的是,這些星舟竟然遵循航道前行,往返互不干擾,秩序井然。

    要知道,瀚海星界雖然也有自己規則,但通常慣例是實力爲尊,強者縱橫肆意,弱者謹小慎微,一旦被撞只能自認倒黴。

    聞所未聞的事還有許多。

    比如他一路偷偷觀察郭淮等人,雖然修爲遠不及自己,但各個精氣神足,自信不凡,遠非他那些族人能夠相比。

    比如爞華態度,一個仙級竟能對凡俗人族如此和善,甚至多有維護,簡直有點不真實。

    博元滿懷期盼。

    這,便是崛起後的人族麼…

    平康號按照航道飛速前行,很快就靠近了雷雲星,博元看着那恐怖的血雷和空間震盪,終於忍不住望向爞華。

    可惜,因爲不清楚他底細,所有人都閉口不言,博元只能將疑問壓在心底,然而很快,他就滿眼震驚,失聲道:“星界?!”

    星空中,巨大銀色蓮花綻放,中心七層大陸靈氣盎然,周圍星光璀璨旋轉。

    人族竟有星界!

    博元嘴脣顫動,眼睛漸漸發紅。

    一次次咬牙忍受屈辱,一次次死中求生,不就是爲了讓族人在星空中有個安身之地?

    他比誰都清楚星界的重要性!

    船艙內郭淮忍不住抓了抓腦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仙級落淚,莫非救回來個傻子?

    一旁的崔夜白則眼中若有所思,隨後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

    一路上,博元看到了天元星界,又被帶到月宮大陣,心中已經萬分確定,開元神朝絕對有強大煉界師坐鎮。

    他被安排在一間館舍之內,望着窗外高聳大樓,繁華盛景,眼神漸漸變得堅毅。

    “很漂亮吧…”

    身後突然響起個沙啞的聲音,“瀚海星界怕是根本不會出現這般景象。”

    博元緩緩轉頭,眼中閃過一絲震驚,脫口而出道:“烏龍堡少主…你怎麼會在這裡?”

    “哦,你認識我?”

    龍妖烏天涯來了興趣,他已經確定此人確實來自瀚海星界,因爲烏龍堡少主這個稱呼,已經上千年沒有聽過。

    博元忍住心中巨浪,“你們一族離開時,我曾遠遠見過,只不過那是在下還是個奴隸…”

    他心中已做下決定,也就沒有任何隱瞞,將自己來歷訴說了一遍。

    “哼,瀚海龍尊…”

    聽完博元講述,烏天涯一聲冷哼嘲諷道:“想不到千年過去,那老東西還是如此言而無信,若不是其掌握了星界核心,怕是早已被人推翻。”

    接着,龍妖神色變得凝重,“瀚海星界爲何來到長生星域,你又爲何而來?”

    他可沒忘記自己任務,要徹底摸清楚博元底細。

    博元深深吸了口氣,“無色星域一名星神吞噬輪迴成功,化作星空邪神,自稱黑明王,與詭仙數次大戰已成死域,瀚海星界只能遷徙,但沒想到長生星域也出了問題…”

    龍妖越聽神情越凝重,當聽到荒古戰場如今形勢後,更是面色大變,追問連連。

    而他們交談影像,也被太始傳遞到了雷雲星。

    “血神?“

    張奎眼中若有所思。

    他想起了草原一役中,血海禁地最終弄出的血色祭壇,還有向外傳送力量時看到的幻象。

    原來那名星空邪神叫做血神,倒也符合。

    現在想來,當時一戰也是兇險,誰能想到荒古戰場竟然有血神信徒盤踞,若當時沒有及時攔截,恐怕不等幹掉輪迴三怪,血神勢力就會降臨。

    還有那黑明王,卻是一個從未聽到過的名字。

    星空比自己想象中更亂!

    想到這兒,張奎心中緊迫感更甚,再次使出法相天地,加快速度佈置陣法。

    如今的廢棄星界已經變了模樣,原先漆黑材質吸收海量雷霆後漸漸化作銀色,表面電光滋滋直冒,而在覈心區域,更是隻能看到刺目的白光,天地自生雷符飄蕩,如心跳般不斷閃爍,彷彿什麼恐怖的東西正在醞釀…

    ………

    一個星域有多大?

    單憑目前星舟速度,即便在陰間星空航行,走完也需要數年之久,在沒有仙門的情況下,各地基本處於封閉狀態,生靈只在星區附近活動。

    雖說張奎手中掌控着十幾扇仙門,災獸之骨也解決了動力問題,但畢竟神朝剛剛崛起,根本沒能力向外探索。

    而博元的到來,改變了許多事。

    首先便是神朝對於長生星域目前形勢認知。

    作爲上古無極仙朝中心星域,長生星域發生過一場難以想象的大戰,被稱爲荒古戰場。

    星域中央到處都是破碎星區,各勢力殘留、古老遺蹟廢墟隨處可見,佔據最廣闊面積,阻斷各地聯繫的同時,也將星域分成了東南西北四部分。

    北部星域原本一片混亂,衆多種族彼此廝殺,但百多年前瀚海星界從無色星域而來,以星界居住權爲誘餌,成爲了這片星域主宰。

    西部星域被詭仙勢力佔據,他們數千年前就已經甦醒,作爲上古仙朝餘孽,橫行四方的同時,一直在尋求進入消失的仙王洞天。

    東部星域最爲詭異,那邊不知發生了什麼,所有進入的人都再也沒有出來過,就連星空邪神和詭仙勢力也不例外。

    至於天元星界所在的南部星域,原本是星空邪神赤鳩一族老巢,在張奎幹掉赤鳩神子後,算是徹底被開元神朝所掌控。

    而中心區域的荒古戰場原本一片混亂,流浪種族、星盜、尋寶的獨行俠…在各個古老遺蹟中互相廝殺,但如今血神信徒勢力不斷擴張,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其次,便是神朝如今氣氛。

    血神勢力崛起,數年後赤鳩一族大軍降臨,成了擺在面前的兩個最大危機,令神朝高層憂心忡忡。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即便龍妖與博元的談話沒有泄露,但那些進入荒古戰場販賣靈火的流浪者已經陸陸續續歸來,有不少人丟掉性命,僥倖逃生者訴說着血神勢力的恐怖,流言與不安開始蔓延…

    ……

    天孤星星礁。

    這裡原本是長生星域南部最大的流浪者星盜聚集地,各種物資信息交換頻繁,但在開元神朝開放功德兌換後,天元月宮迅速繁華,這裡則漸漸沒落,搖身一變成爲星舟航行中轉站。

    古老大殿內,流浪者們眼神詭異,神念不斷交流。

    “可知道荒古戰場的事?”

    “知道,早就傳開了。”

    “唉,依我看還是早做打算爲妙…”

    大殿角落,元黃冷眼旁觀,隨後起身離開,回到了附近一艘星舟之上,船艙內赫然是葉飛率領的戰隊成員,正在爲摧毀一處怪異巢穴慶祝。

    “立刻啓程,迴天元星區!”

    ……

    天都星海域。

    雖然輪迴受損,天地元氣還要許久才能恢復,但暗星妖魚一族已經建起了龐大的聚集地,種植海草,養殖魚羣,恢復了一絲生機。

    貝殼建成的大殿內,羅剎蟲母和魚妖祭祀相對而坐,皆是神情凝重。

    羅剎蟲母似乎在凝神靜聽什麼,隨後微微搖頭,“有幾家正在秘密收集物資,看樣子只要風聲不對,就會立刻逃走。”

    “逃,往哪裡逃?”

    魚妖祭祀冷笑道:“怪不得神朝願花大代價培養自己天驕,原來早知道有些人靠不住,只願同甘不願共苦,難成大事。”

    羅剎蟲母贊同地點了點頭,“先不管他們,張教主至今沒有召喚我等,到底什麼態度?”

    魚妖祭祀皺眉看向了天元星界方向,“大概是專心煉製仙器,無暇他顧吧,照理說三年之期臨近,怎麼還沒有動靜?”

    ……

    天元星界第三層大陸。

    飛瀑靈霧氤氳,靈山蒼翠,飛鳥呈祥。

    一座高山洞府之外,石桌上擺着靈果靈酒,華衍老道、赫連伯雄、顧紫青、普陽老道再此聚到了一塊。

    “恭喜赫連兄。”

    顧紫青微笑讚道:“前日聽聞八卦城外雷聲涌動,沒想到是赫連兄渡劫,成爲人族仙道第二人。”

    其他人也是紛紛舉杯。

    “多謝諸位道友。”

    赫連伯雄一飲而盡後眼中卻滿是憂慮,“你們看來也快了,但如今的情形,留給我神朝的時間不多了。”

    普陽老道苦笑道:“此事卻是令人頭疼,也不怪那些人沒有信心,我神朝雖已崛起,但畢竟人少,且高層力量不足,別說和瀚海星界聯合攻打血神勢力,就連自保也是問題。”

    雙瞳霍魚狠狠一捏拳頭,“若再有個百年時間,我神朝衆多天驕成仙,那還需要如此瞻前顧後,什麼邪魔勢力,直接蕩平!”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化衍老道突然嘆道:“即便百年又如何,剿滅了血神,還有赤鳩、幽神,這片星空殺劫無數,何時纔是個頭?”

    就在這時,崑崙山頂忽然神光萬丈,從星空中望去,就像銀色蓮花寶燈猛然點亮,照破了黑暗虛空。

    與此同時,雷雲星中的張奎也緩緩睜開眼睛,望向了在黑暗星空中閃爍光芒的天元星界。

    外面的情況他當然知道,至於未來怎麼樣他也沒頭緒,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這代表希望的光芒足夠亮!

    想到這兒,張奎長身而起,沉聲道:

    “太始,準備對接仙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