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三章日耀印記,孤身攔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三章日耀印記,孤身攔截字體大小: A+
     

    熾白真火照亮黑暗,恐怖身影矗立星空。

    “赤鳩神子?!”

    荒獸妖骨船艙內,有人頓時一聲驚呼。

    “爲什麼會提前到來?”

    “邪神手段豈是我等能夠預料…”

    張奎盯着窗外冷哼道:“怕什麼!只是具分身虛影而已。”

    從烏天涯這裡,他知曉了許多星海訊息,對自身實力也有了衡量。比如上古大戰後星空邪神大多陷入沉睡,那麼他所見過的,無論幽神還是赤鳩,都可能只是分身意念。

    斬殺邪神,目前看來還很遙遠。

    但一個邪神子嗣也有這等威勢,卻是讓他有些意外。

    旁邊的烏天涯同樣盯着窗外臉色凝重,猶豫了一下說道:“張道友,我知你有強大底牌可誅殺此獠,但說實話,赤鳩一族最麻煩的,不僅僅在於背後邪神,還有那遍佈星海的神子,殺了一個,便會有更多的前來。”

    “以你煉界師的本事,星海之大,何處去不得?不如…”

    話說一半,見張奎臉色冷漠,龍妖連忙閉嘴。

    他不知道的是,不說張奎性子,就是兩儀真火,也註定和赤鳩一族水火不容。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那赤鳩神子的巨大真火虛影也冷漠盯着衆多星盜,尖銳蒼茫的聲音瞬間傳遍所有人腦海:

    “愚蠢之輩,竟敢毀我神奴,從此星海之大,再無爾等立足之地!”

    轟!

    話語剛落,赤鳩神子真火虛影瞬間爆裂,彷彿星空之中陡然升起一輪大日,恐怖光輝照耀萬物。

    光芒來得快,去得更快,轉眼之間散去後,星空中連那些剩餘的神奴祭壇都徹底化爲飛灰,彷彿剛纔一切只是幻象。

    張奎眉頭微皺,他能感覺到,一絲淡淡的太陽真火,竟然融入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光影之中,十分詭異。

    艙內幾名大妖頓時面色大變。

    “完了,是日曜印記。”

    “這下我等無論去哪兒,都會遭到赤鳩一族追殺,生生世世永不停歇…”

    龍妖烏天涯臉色難看至極,對着張奎苦笑道:“張道友,這便是我擔心的,日曜印記有太陽真火法則,除非找到同等真火本源。”

    “小手段而已…”

    張奎眼睛微眯,伸手間,銀色兩儀真火洶涌而出,化作火龍在大廳內盤旋了一圈,頓時將所有人日曜印記吞噬吸納。

    龍妖烏天涯看得目瞪口呆。

    新仙道、煉界師、真火本源…每一個都會引起星海動盪,此人到底有多少手段,難不成是什麼轉世仙尊?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大殿內幽藍光芒忽然震盪,一名大妖沉聲道:“城主,有神力隔空傳來,是那幾家想要通話。”

    烏天涯見張奎微微點頭,伸手一揮,殿內藍光頓時凝聚出一道道身影。

    張奎也不覺稀奇,他一看便知道其運轉原理,是通過陣法靈氣共振,只能近距離溝通,比起神朝的幻境連接,還差得遠。

    藍光凝聚成三個龐大光影,一個人形光團、一名宮袍美婦,以及一名身軀強壯肥碩的魚妖,正是張奎見過的三個勢力首領。

    “諸位有何事找我?”

    烏天涯面色冷漠,同時暗自傳音張奎,“張道友,這三人是附近星區最強大星盜勢力。”

    “那香火神名叫月無華,傳說是無極仙朝餘孽,行事狠辣,不僅劫掠神材,就連生靈也不放過,所過之處皆成荒漠。”

    “那婦人是蟲族大尊,名叫羅剎蟲母,有人說是從某個佛土叛逃而出。”

    “至於那名魚妖,是暗星妖魚一族祭祀,駕駛星鯨千年前來到這片星域,無人知其來歷…”

    張奎眼神微動,心中暗歎星海龐大,有大機緣者衆多,當真是羣雄並起,一片混亂。

    聽到烏天涯詢問,暗星妖魚祭祀露出滿嘴尖牙冷笑道:“都到這時候了,你這滑頭還裝什麼糊塗,中了日曜印記,打算怎麼辦?”

    烏天涯一聲輕笑,“諸位有何打算?”

    他行事圓滑卻有股狠勁,既然決定巴結張奎,就沒有一絲猶豫,所問全是套取情報。

    “還能有什麼打算…”

    羅剎蟲母聲音中充滿了怨恨,“那些火鳥我可得罪不起,怕是要儘快遠離此地。”

    烏天涯眼神微動,“可其他星域依舊有赤鳩一族盤踞,星海之大,蟲母難道有什麼好去處?”

    “哼!”

    心中擔憂被點破,羅剎蟲母一聲冷哼,陰着臉不再說話。

    烏天涯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諸位,我倒是有個提議,赤鳩神子既然興師動衆而來,天元星區必然有着能夠相抗的強大力量,不如我們與其聯合…”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閉嘴!”

    一直沉默的香火神月無華突然出聲,眼中充滿殺機,“先是放出新仙道消息,隨後又說這些,你莫不是已經投靠了星區內存在?”

    “看道友這話說得…”

    烏天涯打了個哈哈,“我只是提個建議而已,月無華道友莫非有更好的辦法?”

    香火神月無華聲音忽然變得兇殘,“我可沒興趣跟赤鳩神子翻臉,不過既然要走,總要撈些好處再離開…”

    羅剎蟲母一愣,“你要去劫掠天元星區?”

    張奎面色陰沉,眼中漸漸凝起殺機。

    香火神月無華冷漠道:

    “輪迴碎片有大用,我先走一步,來不來諸位自便。”

    說着,光影瞬間消失。

    烏天涯愕然,剛想轉頭詢問,卻發現張奎已沒了蹤影…

    ……

    神光恢弘,照亮星河,伴着淒厲的祭祀聲,龐大的神像星舟迅速向天元星區飛去。

    星盜行事,來去如風。

    既然已經決定劫掠,仙朝餘孽月無華也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控制神像星舟往天元星區而去。

    虛空遠望,猶如一尊巨神穿過黑暗,登上了茫茫無垠的隕石海。

    剩下的元寶蟲妖星舟和巨大星鯨緊隨其後,然而到了隕石海旁邊,卻是停了下來,似乎想要觀望。

    荒獸妖骨星舟船艙內,有大妖緊張詢問:

    “城主,我們該怎麼辦?”

    烏天涯眼中閃過一絲狠厲,“星空流浪千年,我已經倦了,決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去,將那神雷備好,隨時準備出手。”

    “城主,那可是我們…”

    “閉嘴,快去!”

    不提龍妖決心破釜沉舟,仙朝餘孽月無華的神像星舟行至隕石海中段,卻是緩緩停了下來。

    隕石海之上,張奎臨空懸浮沉默不語,周圍虛空領域不斷蔓延,如同一個巨大的黑洞。

    “竟真的有仙!”

    無論羅剎蟲母還是暗星妖魚祭祀,都們猛然起身,一臉震驚。

    上古無極仙朝以道果統御羣仙,雖然最終崩塌,但仙路也因此中斷,無論是融合陰間怪異的詭仙道,還是學習邪神的神仙道,都有重重隱患。

    而眼前這人,小世界領域完美無缺,神清氣朗,分明就是不弱於古仙道的法門。

    羅剎蟲母眼珠子一轉,再次接通了荒獸妖骨星舟,淡淡笑道:“烏道友,你倒是藏得夠深,可否透漏一番?”

    烏天涯哈哈一笑,“好說,不如你我合力,先將月無華幹掉,咱們坐下來慢慢聊?”

    “烏道友說笑了…”

    羅剎蟲母立刻切斷了聯繫。

    她不像龍妖,需要爲族人謀生路,新仙道雖然震撼,但也不會輕易下注。

    烏天涯臉上笑容消失,看着隕石海,臉色漸漸變得凝重。

    他知道,此時情況很微妙。

    若是張奎勝利,能以一己之力抗住仙朝餘孽月無華,局勢便會好過,但若無法取勝,恐怕羅剎蟲母和暗星妖魚祭祀都會趁機攻伐,奪取仙道機緣。

    隕石海上,一片亙古孤寂。

    神像星舟內,月無華以及手下的十幾個香火神齊刷刷飄飛而起,望着前方,周身光芒不斷震顫。

    “仙!”

    “是仙!”

    一個個陰沉難以置信的聲音響起。

    月無華望着前方,漸漸有一絲血色蔓延。

    爲什麼龍妖烏天涯提起新仙道消息時,他會直接拒絕,甚至有些厭煩?

    不僅僅是與他力量不符,還因爲“仙”這個字眼,令他想起了許多不好的事,想起了上古時期被當做豬狗一樣驅使的日子…

    “殺!”

    一個光團不斷顫動,聲音淒厲。

    “殺了他!”

    其他光團也漸漸變得瘋狂。

    月無華已變成血色,渾身殺機瀰漫。

    “殺、殺了此人,滅絕新生仙道!”

    這些古仙道香火神藉助詭仙道脫離掌控,用陰間怪異奴役生靈祭祀,實力早已超過普通仙人,恐怖的神念震盪星河,迴盪在所有人腦海中。

    “殺我?”

    張奎哈哈一笑,眼中殺機不再壓制。

    鏘!

    所有人腦海中響起龍吟聲,一道刺目的紫煞劍光從隕石海中升騰而起,一化百,百化千,千化萬…彷彿紫色星塵瀰漫,肅殺之氣籠罩星海。

    以他仙人修爲用飛劍術,劍光範圍之大,與那神像星舟毫不相讓,然而荒獸妖骨新舟上,一幫大妖卻面色大變。

    “張仙師要做什麼?”

    “不好,他要與星舟仙法對攻,明明可用隱匿之術襲殺…失策啊…”

    “閉嘴!”

    龍妖烏天涯一身怒喝,隨後盯着隕石海,眼中幽光閃爍,帶着一絲期盼,“張道友…這是要立威!”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