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二章邪神信徒,星界傳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二章邪神信徒,星界傳說字體大小: A+
     

    話雖如此,張奎卻絲毫不會輕敵。

    天元星被黑手阻撓,發展緩慢,而這些星盜卻早已踏入星空,劫掠四方,威名顯赫。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赤鳩神子還未到來,卻是可以先探探這些星盜的底。

    想到這兒,張奎身形一閃,飛速前進。

    這裡已經遠離星區,無星體借力,因此行進速度並不快,一炷香後才接近神像星舟。

    靠近後,這艘星舟更顯龐大,無盡光輝照耀四方,如同一尊活着的神靈立於黑暗星空之上,神威鎮壓天地。

    嗡!

    一股強橫至極的神念掃過星空,周而復始。

    星海穿行,當然要有探查手段,更何況這種等級的星舟,還好張奎虛空領域籠罩,隱身後更是毫無痕跡,並未被發現。

    然而張奎也沒貿然進入,距離如此之近,通幽術已經能探查全貌。

    眼中所見,令人震撼。

    在這艘星舟之內,十幾股恢宏的神光立於星舟最高處,下方則是一層又一層的隔間。

    妖族,人族,古族…各種各樣的生靈被陰間怪異融合,在一團團的惡瘤中瘋狂嚎哭祈禱,無數手臂揮舞,如地獄一般。

    他們雜亂而絕望的念力匯聚成海,驅動着這艘神像星舟前行,而那些古仙道的神靈,則一個個矗立在輪迴碎片構建的神座上修行。

    張奎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這些香火小神,原本被無羈仙朝奴役,一旦失去約束作惡,簡直比邪神還手段毒辣。

    在這艘星舟之中,他還看到了兩個熟悉的寶物:輪迴鍾和觀星盤。

    如果沒猜錯的話,此物應該是無極仙朝的制式物品,每個生命星辰以及星區都有。

    而有了輪迴鍾,這神像星舟應該也能像月宮大星祭那般,於星空中挪移穿梭。

    若是對敵,必須先想辦法將輪迴鍾取走…

    張奎眼睛微眯,調轉方向往另一邊而去,依次探查各個星盜的底細。

    那艘巨大的元寶星舟同樣不凡,內裡竟是蜂窩狀構造。

    一名十幾米高的女子盤踞於星舟中央,體態雍容,面相華貴,如神尊降臨,高不可攀。

    然而所有一切都是幻象,在張奎眼中,這女子渾身黑光籠罩,能看到恐怖的利爪,震動的翅膀,腹部更是連接着一座小山般的胎盤,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蟲妖。

    這些蟲妖種類繁多,有的瘋狂吞噬神材,肉身強悍無比,飄蕩着放射性的白光。

    有的同樣吞噬神材,竟能融於甲殼,化作星舟一般的存在,盤旋在元寶母艦周圍。

    張奎想起了曾經的河蟲畫畫舫和蠆國蟲皇一族,心中有所猜測。

    看來蟲妖一族修煉應該有兩個方向,一是族羣,二是個體。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當然,張奎也在這蟲母的巨大胎盤上,看到還未徹底吸收的輪迴碎片,其龐大力量不斷控制着整個星舟。

    而另一邊的巨鯤則比較悽慘,體內鑲嵌着密密麻麻的陣法,居住着無數黑麟闊嘴利齒的魚妖。

    青蛟曾說過,星獸能夠穿梭於星空,驅動體內奴僕種族爲其服務,就像天元星那隻龍身蚰蜒,暗中操控海族。

    然而這隻卻不知爲何,被奴僕種族反過來操控,倒黴至極。

    加上烏天涯的荒獸妖骨星舟,便是這次趁火打劫的主要星盜勢力。

    若只有一家還好,總能想辦法應對,但這幫傢伙一個個都有底牌,再加上大敵當前,必須謹慎行事。神朝星舟艦隊剛剛起步,面對這種等級的敵人,怕是幫不上什麼忙…

    張奎正在思謀對策,忽然眉頭一皺,猛然擡頭,只見一點火光於遠方黑暗深處閃耀,隨後越變越大,瘋狂蔓延,很快便點亮了黑暗星空。

    太陽真火!

    張奎臉色瞬間陰沉。

    還有半個月,赤鳩一族爲什麼會提前趕到?

    然而隨即,他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因爲來者並不是三眼怪鳥,那是一輪輪巨大的石質祭壇,被太陽真火籠罩,彷彿飛火流星。

    祭壇之上,是一個個身着黃銅鎧甲的生靈,有妖有古族,甚至還有人族,所有人都長着三隻眼,瞳中太陽真火熊熊燃燒,氣機兇悍無匹。

    這隻祭壇軍團龐大無比,雖然沒有三眼鳥赤鳩一族,但熾熱的火焰幾乎要點燃整片星空。

    星盜們似乎也吃了一驚,一艘艘龐大的星舟調轉方向,卻並沒有逃散。

    “是邪神走狗,莫要理會!”

    張奎聽到了旁邊星舟內的震動。

    “這些傢伙全是各族精英,爲得到力量侍奉星神赤鳩,已完全喪失自我。”

    “應該是先鋒隊伍吧,估計是怕天元星區的敵人逃走,離他們遠點,不要招惹…”

    聽到船內傳來的議論聲,張奎瞬間了悟,原來只是打頭陣的雜兵,就像曾經的蠻王一樣,被賜予了太陽真火之力。

    怕自己望風而逃…

    張奎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邪神寶寶大概順風順水慣了,不知人間險惡。

    說實話,這隻邪神奴僕軍團雖然聲勢浩大,實力卻很一般,只是掌控了普通太陽真火,甚至只有寥寥數名仙級。

    事實也正如星盜們所料,這支先遣軍團並沒有搭理他們,而是徑直向天元星區而來。

    張奎看着那些看熱鬧的星盜星舟,眼神微動,當即捏動法訣,隨着魘禱術施展,赤鳩先遣隊前方頓時星空扭曲,出現幻象。

    轟!

    太陽真火熊熊燃燒,龐大的先遣軍團頓時調轉方向,撲向了那些星盜。

    “這幫瘋子幹什麼?”

    “避開,快避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許多星盜星舟避讓,唯有那幾艘最爲強大的毫不在意,撐開了防護法陣。

    嗡!

    神像星舟兩眼出忽然大放光明,一波波空間漣漪向外擴散,似乎想要驅走邪神奴僕。

    其他大型星舟也有樣學樣,畢竟他們只是來撿漏,並沒有和赤鳩一族對抗的心思。

    “想得美!”

    張奎一聲冷笑,暗中運轉起了登抄術。

    登抄術能夠加強術法威力,且目標部分敵我。

    神像星舟散發出的空間波紋威力瞬間提升。

    轟!

    伴隨着劇烈爆炸,好幾個邪神信徒的祭壇瞬間崩碎,上面的生靈在星空中掙扎了幾下,太陽真火很快熄滅,他們屍體也迅速凝起白霜。

    星盜羣中一片寂靜。

    張奎做得隱秘,他們沒想到,一個簡單的聲波驅逐術法,竟能讓邪神祭壇崩碎。

    吼!

    原本只是沉默趕路的邪神先遣部隊,似乎找到了目標,祭壇上一個個身影發出瘋狂嚎叫,太陽真火轟然而起,向着神像星舟猛然撞去。

    “呵…”

    元寶母艦之內,蟲母譏諷道:“信徒好殺,赤鳩神子卻是不能招惹,這幫古神靈大概腦子壞了…”

    然而還沒等她說完,元寶母艦散出的迷離白霧,就瞬間帶上了強大的腐蝕性,幾座闖入的祭壇瞬間開始消散,上面的邪神信徒更是在嗤嗤的聲音中血肉潰散。

    那艘巨鯨星舟同樣沒逃脫,整個星區之外瞬間一片大亂,唯有龍妖烏天涯荒獸妖骨星舟躲得較遠,沒有受到波及。

    船艙之內,烏天涯手下目瞪口呆看着這場變故,一個個摸不着頭腦。

    “這些傢伙瘋了麼?”

    “難不成,他們要與赤鳩神子爲敵?”

    烏天涯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他們當然不想,如果我沒猜錯,是那位煉界師的手筆。”

    “煉界師?”

    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衆人一跳。

    張奎緩緩出現,眼睛微眯,“煉界師是什麼?”

    他有預感,眼前龍妖差人報信,和“煉界師”這個名字脫不開關係。

    “見過道友。”

    龍妖烏天涯深深吸了口氣,恭敬拱手,船艙內其他人也同樣拱手,眼神熱切地看着張奎。

    看到衆人目光,張奎眉頭微皺。

    這幫傢伙態度大變,着實讓他有些不適應。

    龍妖烏天涯眼神微動,小心說道:

    “大道混亂,星海飄搖,道友可知,如今這時代,對於許多生靈來說,什麼最重要?”

    張奎一聲冷哼,“有話直說,別賣關子!”

    “是、是…”

    龍妖烏天涯訕訕一笑,隨後面容變的嚴肅,“上古無極仙朝崩潰後,一場大戰讓許多生命星辰毀滅,陰間怪異侵襲、星空邪神破壞,能夠令萬物生靈安身的地方越來越少。”

    “說實話,即便是現在的生命星辰也不安全,因爲輪迴的原因,會被許多存在時刻惦記,曾有強大種族奪取生命星辰,但不到數年就被星空邪神屠殺一空,唯有一個存在…”

    說到這兒,龍妖烏天涯盯着張奎的眼神也變得熱切,“那就是煉化一方世界,於無印星海之中飄蕩,遇到危險即刻遠遁,被稱爲“星界”,而能夠有此手段的,便被稱爲煉界師。”

    原來如此…

    張奎眼神微動,看向了船艙內那無數冰棺,沉聲道:“你想爲這些人找到棲身之所?”

    他早已看出,冰棺內全是凡俗生靈,壽命修爲不足,根本無法在這茫茫星海遊蕩,整艘船上,怕是隻有眼前這些實力強大者一直清醒。

    “不瞞道友。”

    真龍烏天涯眼中閃過一絲黯然,“我原本也是一方星界中的城主,這些都是我母族生靈,因爲某些原因被趕出來,淪爲喪家之犬。”

    說到這兒,他再次深深彎腰拱手,“在下得罪了道友,任憑懲罰,還望道友出手,爲我族人謀一條生路,我等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其他人也深深彎腰拱手,一臉真誠。

    “再說吧…”

    張奎眼神微動,並沒有立刻答應。

    說實話,他欣賞這些人的舉動,能夠揹負族羣責任前行,不知比那些只顧自己的混蛋強了多少。

    但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農夫與蛇的故事時刻都在演繹,況且如今也沒時間。

    龍妖烏天涯聽出了其中意味,眼中露出驚喜,鄭重拱手道:“道友放心,我們可以等,任憑差遣,萬死不辭。”

    張奎微微點頭,忽然問道:“你可聽過天工仙境?”

    他煉製天元星,全是受了幻象中啓發,卻沒想到這纔是如今主流,故而心生好奇。

    “天工仙境…”

    龍妖烏天涯沉思道:“在下聽過這個名字,聽說是其他星域一個強大星界,即便是星空邪神也不願意招惹。”

    就在他們說話的空檔,外面星空大戰已經越演越烈。

    邪神信徒早已喪失自我,他們只知道機械執行星神命令,所有擋路者全部毀滅,不在意死傷,瘋狂至極。

    在這些傢伙的操控下,邪神祭壇就彷彿漫天飛火流星,不斷轟擊星盜星舟,展開自殺式襲擊。

    那三艘強大星舟倒還好說,剩下的星盜根本承受不住,有些徹底被摧毀,有些則驚恐萬分,瘋狂加速遠遁逃離。

    就連那三艘星舟也被打出了火氣。

    嗡!

    神像星舟內,無數和怪異肉瘤融合的生靈發出淒厲聲音,神像背後圓光陡然大放光明,震動空間,照耀星海。

    隨着一次次恐怖爆炸,所有闖入神像範圍內的邪神祭壇全部碎裂,太陽真火熄滅,那些邪神信徒也被吸入神像中,和怪異肉瘤融爲一體……

    元寶蟲妖母艦,則從蜂窩狀結構中射出千萬道白色射線,將那些祭壇撕裂,蟲妖艦隊則如蜂羣飛舞,將那些邪神信徒抓回扔在胎盤上,頃刻就被無數猙獰幼蟲吞噬……

    巨鯨星獸則毫不在意太陽真火,扭動尾巴星空遨遊,大嘴一張,便有一個個祭壇被吸入口中,被恐怖黑暗淹沒……

    三方勢力一個比一個兇惡,在瘋狂殺戮中,龐大的邪神先遣部隊轉眼就變得稀稀落落,越來越少。

    就在這時,剩下邪神信徒祭壇忽然匯聚在一起,所有信徒則跪在地上,狂熱地祈禱起來。

    星空聲音無法傳遞,但他們的祭祀聲卻越來越強,幾乎傳進了每個人的腦海中,古老而宏大。

    那三艘星盜星舟似乎察覺到了不對勁,停止攻擊,小心戒備防禦。

    嗡!

    空間如漣漪般不斷震盪,伴隨着一道刺目的光芒,熾白色火焰沖天而起,恐怖熱量四散,似乎整個星空都在燃燒。

    這纔是真正的太陽真火本源之力。

    而與此同時,一個虛影也越來越大,閃動着恢弘的火焰翅膀,巨大鳥頭緩緩出現,三眼冒着熾熱白焰,矗立於星空之上,冷漠盯着所有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