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一章月宮大陣,送禮上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六十一章月宮大陣,送禮上門字體大小: A+
     

    星海無垠,伴着永恆的孤寂。

    宇宙太過龐大,若是駕駛星舟穿行,大部分時間都是於無邊黑暗中度過,尤其是在這個時代,仙門中斷,星域一片混亂。

    然而此刻在天元星區之外,卻是熱鬧的很。

    死亡降臨之時,必有禿鷲盤踞。

    邪神赤鳩是星空霸主,雖然上古大戰後於星空深處沉眠,但其一個個神子卻仍舊雄霸四方,在這混亂時代更是備受矚目。

    天權星區的赤鳩神子傾巢出動,得到消息的可不止烏天涯一人。

    神像造型的星舟有上千米高,體內瀰漫着宏大的祭祀聲,背後更有神光圓環大放光明…

    一艘元寶形的山巒大船橫渡虛空,周圍空間震盪,無數小船如蜂羣般穿梭其中…

    昂!

    旁大的巨鯨發出震動靈魂的長嘯,這明顯是一種星獸,被人奴役,身上揹着一座座石殿…

    這些星舟勢力有膽子於星空中劫掠,顯然都不是凡俗之輩。

    他們彼此似乎認識,雖未立刻發生爭鬥,但也保持着距離與警惕。

    荒獸妖骨星舟船艙內,龍妖烏天涯坐在寶座上閉目養神,心中不斷盤算。

    這次事件危險已超出預估。

    無論赤鳩神子,還是那土著首領,都不是他能對付,更何況還有這幫搶食的惡狼。

    不過再危險,也要弄些好處再離開。

    在他看來,這次事件比輪迴碎片更重要的,無疑就是新仙道的出現。

    仙路中斷後,有驚才絕豔者模仿星空邪神之路創出了神仙道,和上古流傳下來的詭仙道一併成爲目前亂星域的主流。

    而新仙道出現,必然會震動四方。

    這件事瞞不住,他也沒能力從那土著首領手中奪取,還不如弄些好處。

    使者已經派出,就看其他人上不上鉤…

    與此同時,神像星船體內,烏天涯手下大妖膽戰心驚看着上方巨大人形光影,不敢多說一句廢話。

    一陣沉默後,上方巨大光影冷漠聲音震動四方,“新仙道…與我無用,滾!”

    元寶形母艦上,十幾米高的女子慵懶靠在榻上,周圍靈光香霧氤氳,淡淡笑道:“都說龍城城主被趕出來後自甘墮落,沒想到竟騙到了我的頭上,走吧,饒你不死…”

    而在那巨鯨星獸石殿內,烏天涯派出的使者,已變成白骨,被一張大口不斷咀嚼…

    “混蛋!”

    接連而來的消息讓烏天涯眼中怒火閃耀。

    一名大妖苦笑道:“城主,他們說你仗着冥龍珠到處敲詐,爲人即便星盜也不恥。”

    “他們還說,你必定是吃了虧才散播謠言,能夠讓赤鳩神子興師動衆的,豈會一般,他們纔不會像我們這般愚蠢…”

    “閉嘴!”

    烏天涯深深吸了口氣,壓下眼中殺機。

    一旁古族無奈詢問,“城主,我們該怎辦?”

    烏天涯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自嘲一笑,“果然是喪家之犬,無人看得起,原本只想賣點情報,現在,我還偏不走了…”

    下方衆妖面面相覷,“城主,您的意思是?”

    烏天涯眼中閃過一絲幽光,“派人偷偷進入天元星區,找那土著首領。”

    “這次,我要賭一把…”

    ……

    天元星月海之上,昔日月宮蕩然無存。

    地面已經被徹底清理,不僅月宮地基輪廓,就連那些地下埋藏屍骨也順帶被刨出,若是從天元星仰頭觀望,就會發現這片地區亮得驚人。

    張奎和元黃等人懸浮於高空之上,兩眼神光四射,仔細觀察着一個個釘入地下的陣法立柱,看似雜亂無章,但在他眼中,卻漸漸連成一個完美八卦。

    “不錯,諸位辛苦。”

    張奎滿意地點了點頭。

    蛤蟆大尊哈哈一笑,“教主陣圖那般詳細,我等若出差漏,豈不成了笑話。”

    開闢仙道後,最令張奎舒心的,便是有了幫手。不說與敵作戰、鎮壓一方,以仙人強橫的神念和小世界領域之力,已經能夠協助他完成種種龐大工程。

    想到這兒,張奎眼睛微眯,“諸位道友,開始吧…”

    一聲令下,衆仙立刻飛射而出,閃爍間已經各自立於八卦大陣各個陣眼之上。

    張奎則兩眼神光四射,揮手間空間嗡嗡作響,一片片金色陣法紋路於空中顯現,同時捏動法訣沉聲道:“乾、元、亨、利、真…”

    月宮大陣,最大的困難之處,就在於沒有輪迴,無法形成地氣與星空爆裂靈氣相沖,而這個問題,在張奎學會六甲奇門諸多仙陣後,已輕而易舉。

    仙陣與凡陣最大的區別,就在於改變一方世界法則,張奎相當於在月宮上再造天地。

    元黃兩眼血光大冒,領域之力不斷蔓延。

    嗡!

    坤陣下一道道立柱亮起,原本死寂的月海之上,洶涌地氣忽然沖天而起,與星空爆裂靈氣相沖,瞬間天空金焰燃燒,溫和靈氣不斷落下。

    青蛟吳先生緊隨其後發動領域。

    嗡!

    乾陣一片片靈光升騰,與天空中的金色火焰相融合,漸漸變成一個籠罩月海的金色穹隆。

    嗡!

    離陣紅光蔓延,原本孤寂寒冷的大陣之內,竟然迅速升溫,變得適合凡俗生命生存…

    與此同時,天元星神州大地之上,無數百姓和修士目瞪口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天空。

    佈置月宮大陣非同小可,天空不斷傳來宏大聲音,那高懸於夜空的明月,更是不斷髮出各色光輝,夜空一會兒金色,一會兒紅色,景象驚人至極。

    有星官發出感嘆,就在數年前,他還望着明月悽苦,悲傷人族未來黑暗,而如今卻由仙人臨月,給他們建造家園,萬物命運果然奇妙…

    而目瞪口呆的,不僅僅是神朝百姓,還有烏天涯派來的一名使者。

    這是一隻魚妖,身着銅甲,闊嘴獠牙,頭上鰭徹底化作法則陰火,駕着一艘小舟,橫渡星空而來。

    他本是奉烏天涯之命前來傳信,然而卻不小心看到了眼前景象,頓時渾身發抖,眼中冒起沖天火焰。

    他剛進入天元星區,就被時刻遠轉觀星盤的太始發現,被十幾艘星舟團團圍住。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即便說明來意,十幾架神火晶炮也依然瞄着他的小舟,畢竟此時正是月宮大陣緊要關頭。

    在魚妖眼中,這些星舟十分簡陋,上面也沒仙級坐鎮,但他卻一動不動,甚至恭敬地彎下了腰,顯得有些卑微…

    一個時辰後…

    嗡!

    巨大的空間波紋從月宮開始,向四面八方星空蔓延,很快消散,而此時的月海,已經徹底被金色穹隆大陣籠罩。

    裡面靈氣盎然,溫度適宜,除了一片枯寂沒有綠色,和神州相差不多。

    “成了!”

    元黃等人先是露出喜色,隨後面色微沉,紛紛看向了魚妖那艘星舟方向,眼中兇光畢露。

    “無妨…”

    張奎微微搖頭,“我自會處理,這邊還要勞煩各位道友。”

    “教主放心。”

    衆人紛紛拱手,隨後落到月海上,一個個張開領域,地面頓時隆隆作響,大片月土凝結堅硬,升起了高聳的石質閣樓。

    月宮上建房需要石頭,若是神朝修建,恐怕只能一批批運送,而對於他們,卻是可以用領域之力建造,輕鬆至極。

    而另一邊,張奎化作流光於星空飛馳,很快身形閃爍落在了魚妖船上,聲音冷漠至極:

    “我說過,再見面不會留情。”

    “仙尊請恕罪。”

    魚妖深深彎下了腰,恭敬說道:“這次是特殊情況,諸多星盜齊聚於天元星區之外,城主特命我來告知仙尊…”

    原來趁火打劫的不止一個!

    張奎心中冷笑,但眼神也有些古怪,盯着眼前魚妖道:“我與你們也算有仇,這麼好心,非奸即盜,怕是想要利用我吧…”

    “仙尊明鑑!”

    魚妖頓時大急,“我家城主自見到仙尊英姿後立刻折服,不敢有絲毫惡意…”

    這傢伙有病麼?

    張奎有些奇怪,不過聽完魚妖的話後依舊面無表情,“好的,我已知曉,你走吧。”

    魚妖也不敢多嘴,恭敬彎腰後駕星舟而去。

    看着對方遠去的身影,張奎眼中若有所思。

    不說魚妖古怪態度,帶來的消息卻令人吃驚,準備趁火打劫的星盜聚集在天元星區之外,都是附近星海名聲顯赫之輩,每一個都不好應付。

    與烏天涯那獲得情報後,張奎已隱約察覺到,自己手中掌握的東西,怕是非同小可。

    不說仙道,就是尚能運轉的仙門也很罕見。

    原本月宮大陣成型後,他就會於神州架設仙門,與月宮仙門連接,大大減少運輸時間。

    而如今爲了保密,只能先由星舟一批批運送物資,着實浪費時間。

    想到這兒,張奎眼中也有了一絲火氣。

    “諸位道友,按計劃行事,外面交給我。”

    說着,身形瞬間消失,藉着星體之力彈射,往天元星區之外飛速而去。

    元黃等人臉色凝重,不過卻不敢怠慢,繼續建起了一座座高樓。

    神州百姓早已超過兩億,今後至少一年都要在月宮居住,也是一項不小的工程。

    ……

    梭形星舟於隕石海中隱匿穿行。

    魚妖心中怦怦亂跳,忍着激動的心情,駕駛星舟悄無聲息回到了荒獸妖骨星舟之上。

    “事情可曾辦妥?”

    烏天涯眼皮微擡問道。

    “城主,事情有變…”

    魚妖迫不及待將所見所聞講述了一番。

    “什麼?!”

    烏天涯眼睛一瞪轟然而起,周圍空間都在嗡嗡震顫,心中翻江倒海。

    其他人也是一臉震驚,紛紛詢問:

    “你說的可是真的?”

    “於道友,此事非同小可。”

    “煉界師…若是真的,那、那…”

    魚妖瞬間暴怒,“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說着,他對着烏天涯彎腰拱手顫聲道:“城主,這是最好的機會,千萬不可錯過啊。”

    龍妖烏天涯深深吸了口氣,再次看了一眼船中無數冰棺,眼中幽光閃爍,“放心,我不是傻子。”

    說着,眼神微動,忽然對着大殿拱手道:

    “道友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烏某親自向你賠罪…”

    衆人一驚,連忙扭頭四顧。

    張奎有虛空領域,配合隱身術更加難以察覺,衆人想起上次的事,不禁心中暗贊城主英明。

    然而,大殿內並無迴應。

    烏天涯依舊拱着手不動。

    又過了好大一會兒…

    衆人面面相覷,心中忽然有個猜測:城主不會根本沒察覺,胡亂猜的吧…

    龍妖烏天涯眼角抽了抽,忽然哈哈一笑,“道友既不願現身,必是對我等心懷戒備,也罷,烏某就表示一下誠意。”

    說着,渾身氣機轟然爆發,沉聲道:

    “諸位聽令,煉界師事關重大,切不可傷於邪神之手,拿出所有底蘊,一旦開戰,全力相助!”

    “城主英明!”

    下方衆多身影轟然允諾。

    龍妖烏天涯鬆了口氣,同時心中奇怪。

    上次遭遇,便知那人看似魯莽,實則心眼賊多,難不成真的沒來?

    張奎當然來了,不過卻沒跟着上船。

    此刻,他正隱去身形,臨空懸於隕石海上,兩眼太極光輪旋轉,運轉通幽術觀察。

    那魚妖說的沒錯,果然禿鷲已經匯聚。

    星空浩瀚,即便再龐大的星舟,也如一點微塵,但在他眼中卻是龐大無比,一覽無餘。

    來得主要有四方勢力,神像星舟、元寶母艦、鯨魚船,以及一幫雜牌軍。

    最顯眼的便是神像星舟。

    據魚妖所說,是這片星海最古老的一隻星盜,號稱陰神盜,從古老年代而來,縱橫星空至今。

    張奎一眼就瞧出了根底,甚至十分熟悉。

    古仙朝神道,還有着陰間怪異的力量…

    和那大星祭一樣,神道結合詭仙力量,徹底脫離了香火之力束縛,不過卻沒有詭仙存在,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值得一提的是,那龐大神像,竟然有許多神異珠材料鑲嵌,令人十分眼熱。

    張奎已經知道,神異珠是由輪迴包裹晶體的石塊煉成,所以有穿梭陰陽的力量,這神像星舟,本身就是價值不菲的寶物。

    還有那元寶星舟,母艦結構給了他很多啓發,對於巳靈山星獸星舟煉製大有好處。

    更別提那巨鯤一樣的星獸船,駕馭星獸的技術十分重要,未來天元星煉製後,說不定就要用到。

    畢竟他見過最強大的混沌核心,也只能驅動山巒般的仙船,而天元星煉製後是七塊大陸,連幻象中看到的天工仙境都要用星獸拖行,更何況他們…

    想到這兒,張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哪是來打劫,分明是來送禮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