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五十三章仙朝舊事,教主出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五十三章仙朝舊事,教主出關字體大小: A+
     

    雖然心中有諸多疑惑,但張奎手上動作卻是不停,利落地將仙船祭壇剩餘部分拆除,

    祭壇主體狀似青玉,雖然不是洞天神晶,但也是一種稀有神材,張奎剛來時找到的那份《無相天靈礦分佈圖》上就有記載:“無相天以南天青星,星之極多生青玄玉,仙之妙焉…”

    這青玄玉十分神奇,能夠放大領域範圍。

    至此,一艘氣勢恢弘,上古時期鎮壓星域,墜毀後形成絕地的仙船,被張奎徹底肢解。

    數不盡的洞天神晶被他收走,寶蛤蟆靈氣沖天,打個飽嗝都有無限靈光散出,通體更是變成了金玉色,玄光繚繞,貴不可言。

    而張奎的收穫不止於此,那一座座洞天神晶建造的船閣仙殿中,雖說都是一片狼藉,但也找到了不少上古遺物。

    什麼紗幔神像、宮燈寶器自是不提,最珍貴的,便是一份份記錄訊息的墨玉晶板。

    其中不乏一些煉器妙法,基本仙術。他的天罡法暫時無法傳授,正好可以交給元黃他們修煉。

    最讓他感興趣的,便是一些仙朝歷史記載。

    上面提到了件有趣的事:在更遙遠的時代,宇宙間本無古仙道,星空邪神統御着整個宇宙,萬物生靈受其奴役驅使。

    然而有一日,一個古老的存在突然甦醒,一邊驅趕打殺星空邪神,一邊收下了十二名弟子。

    那個古老存在就是帝尊,十二名弟子就是後來的天都仙王,自此傳下古仙道,建立無極仙朝。

    後來帝尊突然消失,十二仙王性情逐漸暴虐,甚至開始互相征伐廝殺,無數仙人隕命,叛亂四起,直到被萬古仙朝和星空邪神同時圍攻,才勉強團結到了一起……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但這份記載中有個疑點,仙人道果依附於仙王洞天,可以說一言可決生死,哪來的膽子叛亂?

    關於這點,記載中言語不詳,多有遮掩……

    雖有好奇,但現在卻顧不上探究,畢竟外面神朝正面臨大敵。

    墜仙山如今早已沒了當初氣勢,山中青銅古鏡和仙船被張奎挖空後,出現了一個規模龐大的山中空洞,沒了支撐,無數山石不斷滑落,估計很快就會塌陷。

    而在龐大山洞中央,卻有一塊洞天神晶構造的菱形結構,高約百米,若有若無的混沌氣機不斷散發,似乎蘊含着開天之力,隨時可能爆炸。

    這,便是仙船核心。

    想要驅動如此龐大的仙船,其威力可想而知,可惜的是早已損壞,且十分不穩定。

    張奎眼中閃過一絲凝重,揮手間撒下一塊塊神材,隨着法訣運轉,空間中不斷出現金色紋路。

    這玩意兒若做成炸彈,可是真正的大殺器……

    ……

    月宮之上,一片蒼涼。

    元黃和幾位仙人兵分四路,仔細搜尋。

    “地下陣法已處於破碎邊緣!”

    “這裡有些壁畫,記載了神道往事……”

    “偏殿煞氣濃重,似乎有無數人曾被處死!”

    “有陣法痕跡和傀儡殘骸,看來對方有個練器高手……”

    成爲仙人後,神念何其龐大,幾人短短時間內,就將整個月宮探查得一清二楚。

    這裡確實是古戰場,星舟、青銅古鏡、邪神祭壇,三股勢力的物品殘骸隨處可見,一片片廢墟之下,全是各種各樣乾枯屍骨。

    尚且殘留的仙殿之中,也找到了不少物品,其中不乏強大的古器,看來那些詭異仙人並不在乎這些,唯有主殿有物品被搬走挪動的痕跡。

    而他們,也沒找到釋放道音的仙器。

    “待我查看一番他們去了何處?”

    青蛟面色凝重,揮手間灑下一片月光。

    他們成仙后修煉地煞七十二術各有側重,元黃善於隱匿襲殺,蛤蟆大尊專攻煉器,褒無心最愛煉丹,而青蛟則對推演之術頗有研究。

    以仙人修爲在這月宮之上使用取月術,氤氳的朦朧光輝頓時籠罩了整個宮殿。

    模糊的影像漸漸清晰…

    然而,在這影像之中,忽然有一對漆黑的眼睛睜開,盯着他們冷漠而充滿邪意,所有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破碎。

    噗!

    青蛟面色大變,突然一口黑血噴出。

    仙人早已全身能量化,當然不會有鮮血,那黑血卻是濃郁黑光的凝結物,落在空中後瞬間爆裂蔓延,活物般向着幾人不斷涌動。

    “滾!”

    元黃一身怒喝,捏動法訣猛然一吐,血色紅蓮業火頓時噴涌而出,周圍溫度陡然下降,那些黑光也被瞬間煉化。

    他還在大乘境時,就對吐焰術甚是嚮往,成仙后第一時間便研究修煉,除了張奎的兩儀真火,太陽真火和紅蓮業火都能隨意施展。

    這黑光明顯和陰間怪異力量有關,無論哪種真火都能剋制,然而中了暗算的青蛟卻依然昏迷不醒。

    “我來…”

    狐妖褒無心面色凝重,揮手間灑下一道道金光四射的符籙,幫助青蛟驅逐小世界內的異種能量。

    金城主面色陰沉,他和青蛟最爲要好,即便性格稍顯軟弱,此刻也已經殺機四溢。

    “對方還有一人。”

    元黃看着周圍,眼中閃過一絲幽光,“這人手段遠勝於我等,先離開,免得又中了暗算。”

    他們都不是莽撞之人,沒有絲毫猶豫,立刻登上龍骨神舟沖天而起。

    月宮仙殿牆上,一尊石獸忽然露出個詭異笑容…

    ……

    轟隆隆,大地震動,煙塵四起。

    在幾名留守地閣修士驚恐的眼中,縱貫東洲大陸,將曾經的孔雀佛國與神州隔開的墜仙山脈,竟然開始大面積的傾塌。

    “發生了什麼好?”

    “是教主,教主出關了!”

    幾人頓時面帶喜色,連忙通過神道網絡彙報。

    雖說與月宮之敵的戰爭處於上風,但張奎一直不在,始終像沒有主心骨。

    當然,不用他們彙報,太始就已將消息傳出。

    此刻張奎已來到天元星陰間,化作一道金光沖天而起,撕破重重黑霧,很快來到了天元星軌道之上。

    “是教主,教主來了!”

    正在巡邏的一艘艘星舟頓時發現,黃金鎮黃塔轟然閃耀,如星空中的一個個燈塔向他致敬。

    張奎微微點頭,看向星空血月。

    龍骨神舟已穿過仙門,急匆匆向這邊駛來。

    “嗯,出事了…”

    張奎眉頭微皺,化作一道流光在星空中不斷閃爍挪移,沒一會兒就進入了龍骨神舟船艙內。

    “教主!”

    幾人頓時面帶喜色,金城主更是着急說道:“回稟教主,吳兄中了暗算,還請施救。”

    張奎點頭,眼中太極光輪旋轉,頓時看清青蛟體內情況。

    青蛟以水行法則爲道基,小世界內壬水之力凝結,顯然和其他人一樣,正在重頭修煉金丹術。

    而此刻,卻有和陰間怪異十分相似的力量瀰漫其中,甚至整個小世界都開始發生畸變。

    褒無心在旁邊一聲苦笑:“對方也不知用的什麼詛咒之術,解厄術竟然只能延緩。”

    “無妨,小道而已。”

    張奎毫不在意,開始動手施救。

    在孔雀佛國之時,那仙級怪異殘魂之力可以破滅整個國度,可想而知危害有多大。

    雖然衆人已經成仙無需畏懼,但敵人卻用了某種仙法,解厄術當然無法破解。

    他此刻有兩種方法解救。

    一是更高等級的仙道符籙,在學習了六甲奇門仙法後,已經初步領悟,乃是借用宇宙大道法則之力,施展起來很耗時間。

    不過仙道符籙的潛力十分巨大,若是人族神道幾尊正神能夠奪取星空邪神的大道法則,使得天地大道有序,符籙之術的威力纔會真正顯現。

    另一種則相對簡單,只見張奎伸手一抓,漆黑的虛空領域頓時將青蛟整個包裹。

    其他人可是見過張奎這仙法威力,頓時看得頭皮發麻,他們卻不知道導出元陽法提升後,已經能針對性的吸收吞噬法則。

    一股股黑霧從青蛟體內蔓延而出,這些陰間怪異的詛咒量還沒來得及肆虐,就被虛空吞噬分解,而青蛟也漸漸恢復正常睜開了眼睛。

    “多謝教主…”

    青蛟眼中閃過一絲慶幸,他的小世界已經畸變,差一點就徹底崩潰。

    “無妨,不過還需要一段時間穩定。”

    張奎交代一聲後,皺眉問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元黃連忙回道:“回稟教主,怪異來襲,那些仙人卻未現身,我等察覺到異常,前往月宮探查…”

    聽完後,張奎若有所思。

    長生仙后被他幹掉,天都旗卻落入了這幫人手中,而他們是佔據了四年前禍洲修士的肉身才甦醒,再聯想到仙船中的歷史記載……

    恐怕這幫人就是無極仙朝的叛亂分子!

    而他們之所以能夠脫離仙王掌控,應該就是掌握了陰間怪異的力量,甚至造成仙王洞天畸變……

    仙王暴虐,這些傢伙又何嘗不是怪物!

    想到這兒,張奎眼睛微眯,閃過一絲殺氣。

    “青蛟回神州修養,其他人隨我去月宮,看看這幫傢伙到底有什麼手段!”

    “遵教主法旨!”

    很快,龍骨神舟如飛火流星駛向血月。

    張奎立於甲板之上,眼前緋色星空璀璨,距離恢宏龐大的仙門越來越近,很快就眉頭微皺,發現了仙門巨柱上一些融化的痕跡。

    元黃在一旁沉聲說道:“教主,月宮怪異進攻之前,仙門曾有一段時間如烈日橫空大方光明,也不知對方做了什麼。”

    “看看便知…”

    張奎一聲冷哼,身形瞬間挪移而出,凌空懸浮於仙門之前。

    他從隨身空間中取出一個箱子,正是得自塵心帕主人的仙門之匙,仙力瘋狂注入,一根根金光燦爛的法器頓時飄飛而起。

    咔嚓!

    第一根法器彷彿插入了虛空之中,周圍大片玄奧的陣法符文頓時顯現,緩緩蔓延到了仙門之上。

    咔嚓!咔嚓!

    隨着一根根法器插入虛空,元黃等人似乎聽到了齒輪的轉動聲,最後一幅星圖轟然出現在衆人面前,羣星璀璨其中更有一個個紅色亮點。

    “教主,仙門能用?!”

    元黃等人目瞪口呆,隨後眼中滿是激動。

    仙門乃是無極仙朝連接各個星辰星域之物,若是能夠正常使用,那諸多世界就再無阻礙。

    張奎眼神微動,“能用也不能用。”

    見幾人面帶疑惑,便解釋道:“無相洞天已經徹底毀滅,沒有了那近乎無限的空間法則之力,仙門也幾乎淪爲廢物。”

    說着,他攤開右手,只見掌心一物緩緩旋轉。

    “天都旗!”

    周圍幾人大吃一驚,他們可沒忘了此物不僅差點兒毀滅天元星,還將他們盡數困住。

    張奎微微一笑,“諸位不用擔心,無相洞天毀滅後,此物已根基大損,靈性全失,只是儲存了海量的空間法則領域之力。”

    “我們可以佈置陣法,用其驅動仙門,不過用一次少一次,現在還不到時候。”

    “教主所言極是。”衆人紛紛點頭贊同。

    大道混亂,星空之中危機四伏,以開元神朝現在的力量,最好不要引人注目。

    收起無相天都旗,張奎繼續操控仙門之匙。

    他早已將此物使用方法學會,雖然無法打開仙門穿梭星空,就能夠查看以往使用痕跡。

    很快,熊熊烈火光影再次出現,衆人只覺神魂熾熱難耐,忍不住退後了幾步。

    張奎則渾身銀色兩儀真火升騰而起,吸收着那恐怖的太陽真火之力。

    “邪神赤鳩?”

    張奎有些愕然,沒想到是這個傢伙,但同時心中也提起一似警惕。

    僅僅是殘存的影像記錄,都有太陽真火之力彌散,只說明一個可能,邪神赤鳩的力量,不僅能穿過茫茫無垠星海,甚至已經能跨過時間長河逆流而上,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應付。

    隨後,那仙朝叛亂餘孽大星祭與星神赤鳩的對話景象,便出現在衆人眼前。

    衆人一陣沉默。

    蛤蟆大尊抓了抓腦袋,忽然咧嘴一笑,“這傢伙大概想不到,教主的兩儀真火專克太陽真火吧…瑪德,天命果然在我神朝!”

    所有人都是一臉古怪。

    元黃搖頭失笑,“如此也好,兩儀真火本源若是不斷壯大,星州艦隊威力也會隨之提升。”

    張奎感受了一下隨身空間中的混沌炸彈,眼中閃過一絲冷意,“什麼星神神子,來了就別想走,不過,還是先找到那些老古董再說。”

    隨後,衆人登上龍骨神舟,先是跳轉陽世,隨後飛向月海仙宮遺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