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四十章天罡之法,虛空逞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四十章天罡之法,虛空逞威字體大小: A+
     

    法寶千萬,至寶難得。

    張奎也算是氣運加身,一路行來得了不少寶物,但唯有四件最重要。

    一是“長生”,從古器大黑傘開始,多次護道救主,一路吞噬進化,如今成爲“長生眼”與他徹底融合。

    二是冥土石棺,探查禁地,搜尋九幽,各種危機中屢次起到重要作用。

    三是仙劍“破日”,未成仙時,震懾羣雄,成仙后更是成爲主要攻伐之寶。

    最後一個最重要,便是地煞銀蓮。

    此寶由他親自打造,爲成道之寶。

    不說其材料和道韻,蓮臺之上的兩儀真火本身就是天地異數,融入地煞銀蓮後更是徹底擺脫天地束縛,可以隨着張奎的不斷強大而增加威力。

    如今張奎已成仙,兩儀真火也隨之成爲仙火,用吐焰術和登抄術加強,威力更猛。

    吼!

    黑暗虛空之中,龐大的龍身蚰蜒星獸越來越亮,靈氣形成的器官被徹底煉化融入甲殼之中,小世界破碎,發出最後一聲悲鳴後神魂徹底消散。

    “嘿嘿……”

    張奎森然一笑,看向了幽神。

    這便是他的策略,不惜暴露地煞銀蓮,也要迅速先幹掉一怪。

    生死搏殺兇險異常,若是拖得久了被三怪圍攻,估計毫無勝算。

    轟!

    幽神和長生仙后同時散發出恐怖氣機。

    果然,地煞銀蓮的強大威力令二怪感到棘手,毫不猶豫同時出手圍攻。

    長生仙后化作的肉山惡瘤不斷萎縮,大量血肉化作黑灰消散,而她也變成了個渾身猙獰黑甲,蟲肢骨翅人臉的怪異惡獸。

    強大的灰色領域將其包裹,精神力量形成風暴,伴隨着恐怖轟鳴聲淹沒了張奎所在方向。

    張奎瞬間挪移躲過,隨後劍指一凝。

    鏘!

    施展搬運術後,數十道紫極劍光同時出現在長生仙后身邊,帶着恐怖破滅之力直刺。

    然而,張奎剛出手就面色一變。

    長生仙后所化惡獸周圍精神領域竟帶着詭異污染之力,即便紫極劍光也瞬間凝固,漸漸被侵染,似乎要失去掌控。

    張奎見狀毫不猶豫捏動劍訣。

    轟!

    數十道劍光瞬間炸裂,長生仙后也是一趔趄。

    然而還沒等張奎思考,遠處輪迴之上的幽神便伸手一指,巨大的黑洞毫無徵象忽然出現在他身後。

    這門仙法張奎極其忌憚,知道無論曝日術還是飛劍都難以損傷,後退的同時又被長生仙后精神領域污染,渾身僵硬動彈不得。

    兩怪同時出手,彼此戒備卻配合默契,攻勢一波接着一波,令他難以招架。

    嗡!

    又是地煞銀蓮,忽然顯化巨大銀色蓮花虛影將他包裹,穩穩擋住了所有攻擊。

    在一個個恐怖黑洞和精神污染下,即便地煞銀蓮自成天地,威力強大,也被轟得不斷後退。

    張奎雖然心急,但也終於有機會查看天罡法。

    沒錯,在幹掉了星獸古神後,加上之前積攢的一些法則之力,代表天罡法的那團紫黃色能量團終於有了動靜。

    只見星星點點的金色光芒於其中不斷旋轉,如銀河般璀璨,張奎神念一掃,便知道了用法。

    如果說地煞術還是在天地規則之中運轉,天罡法就是通過仙人自身小世界領域之力,對於一定範圍內的天地法則重新組合或更改。

    例如五行術,憑空起火看起來玄妙,但地煞術就是運用靈氣使起火的條件達到,發揮出力量也逃不過天地規則,可被大水熄滅。

    而若涉及到仙道法則,就像那星獸的妖火領域,就可在其範圍內無視天地規則,隨意加強妖火威力,甚至將靈氣壬水點燃,空間燒穿,威力當然恐怖。

    當然,能夠發揮出多大的力量,還要受到本身仙法等級、小世界、領域等多重因素影響。

    而天罡三十六法,威力有大有小,無論涉及到造化法則的斡旋造化,還是可以逆轉因果的顛倒陰陽,都不是他現在所積攢的這些法則可以學習。

    另一方面,每一種天罡法都可以不斷學習,推演到難以想象的程度,即便星火,到達極致也能點燃宇宙。

    如今,他所積攢的法則之力雖然只達到最低標準,但可以學習的天罡法卻是不少。

    騰雲駕霧:朝遊北海暮蒼梧,飛行之法。

    劃江成陸:闢江拓河現桑田,控水之法。

    六甲奇門:醫卜符陣驅鬼神,包羅萬象。

    移山鞭石:開山劈石換地坤,控地之法。

    九息服氣:先天一炁養元功,納炁之法。

    導出元陽:逆轉陰陽奪天機,虛空之法。

    隔垣洞見:坐觀六合見天地,天眼之法。

    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命火衰,控風之法。

    天罡三十六法,竟瞬間出現八種可以學習,且各個威力驚人,皆爲大道妙法。

    若是一般人,此刻恐怕會挑花眼,張奎卻迅速推演做出了決定。

    首先要排除五行仙法。

    這些威力雖大,但卻需要在特殊場合下才能出奇制勝,況且要想橫掃一切,不知要反覆學習幾次,以他現在剛修成的仙體,估計和那星獸的妖火領域差不多,那麼就排除了劃江成陸、移山鞭石和飛沙走石。

    騰雲駕霧飛行之法若練到高深可穿梭星海,但現在只能用來逃命……

    六甲奇門很重要,活下來再學……

    九息服氣可吸納星空爆裂靈炁,但他現在缺的不是法力……

    隔垣洞見也暫不需要……

    排除這些後,唯一剩下的,就是導出元陽。

    此法說起來有些邪惡,若在前世,可盜取活人生機,但在這個世界,修成仙法後,不僅能於戰鬥中吞噬對方血肉生機,還能吞噬法則。

    雖然不可能如吸星大法一般瞬間將對方吸個乾淨,卻最適合以戰養戰,改變攻守態勢。

    想到這兒,張奎毫不猶豫學習了導出元陽,天罡法能量團中金色光點迅速匯聚,隨後光芒大作,出現了一顆金色的星辰。

    一切都在呼吸間完成。

    正在圍攻地煞銀蓮的幽神和長生仙后忽然眉頭一皺,有種異樣的感覺,就見張奎猛然擡頭,對着他們露出森白牙齒嘿嘿一笑。

    兩人皆是戰鬥經驗豐富的老怪,當即身形閃爍瞬移後退。

    戰鬥至今,張奎已經先後用出了不少地煞術,又是仙劍又是地煞銀蓮,萬一有什麼厲害底牌,兩怪都不想替對方頂災。

    張奎卻是沒看他們,揮手間地煞銀蓮已經重新收回體內。

    地煞銀蓮雖然道韻強大,但主要是用來自成空間成仙,所用材料並不是頂級,抗這麼長時間,已經有些不穩。

    張奎的小世界以陰陽太極爲核心,可生化萬物,雖然基礎雄厚,但卻大而無當,表現出來反倒是空白一片,平平無奇。

    因此,在剛纔的戰鬥中,張奎並沒有釋放領域,而是以各種地煞術和仙寶應對。

    二怪倒也不奇怪,他們一生所見衆多,雖然不知眼前這人族用了什麼手段成仙,但初生的仙人小世界很弱,而且往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煉出獨特的領域力量。

    然而此刻在他們眼中,以張奎爲中心,磅礴的領域之力瞬間擴散,恢弘龐大遠超一般仙人。

    二怪眼睛微眯,竟硬生生壓下了殺意。

    “這位道友…”

    始終冷漠的幽神竟然開了口,聲音宏大遙遠,“這是我的一尊分體,於未來有大用,今日助我吞噬輪迴,來日相見,饒你性命!”

    長生仙后的臉上出現一絲冷笑,“星空邪神的話相信纔是傻子,道友竟然可重開仙道,想必是大氣運之人,你助我吞噬輪迴逆轉生死,我助你成就仙王,一統長生星域!”

    張奎看着二怪,忽然哈哈一笑,“一個威脅,一個利誘,這算什麼,開始把我放在眼中了麼?”

    看到張奎的模樣,長生仙后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臉上卻是淡然微笑:“星空之中,大道之下,本就是強者爲尊,道友能在如今情況下逆勢成仙,天資氣運不凡,即便仙朝猶在,也可得真君之位。”

    幽神沒反駁,依舊冷漠看着張奎。

    “哈哈哈……”

    張奎莫名覺得好笑,眼神卻是逐漸冰冷,“真君之位,饒我一命…老張我頭疼都不想選,還是宰了你們痛快!”

    轟!

    話語剛落,幽神和長生仙后便搶先出手。

    他們在常人眼中都是難以理解的怪物,張奎的選擇同樣令他們意外。

    星空中就是這樣,各種等級、各個物種的存在,思維本就不再一個頻道,若不能達成條件,直接幹掉對方是最好的選擇,根本不必深究。

    這便是星空中的規律,無論長生仙后還是幽神都已形成習慣,甚至一瞬間心有靈犀,做出了先合作幹掉張奎的決定。

    恐怖的黑洞、令人狂亂的精神領域,幾乎瞬間就籠罩了張奎看似恢弘龐大的領域,不斷入侵撕裂。

    在他們看來,張奎雖然不知爲何領域異常龐大,卻是漏洞百出,揮手間就能撕裂。

    長生仙后甚至開始暗中注意幽神動作,準備幹掉張奎後隨時翻臉。

    然而,張奎正是在等待這個機會。

    沒有任何猶豫,導出元陽法瞬間用出。

    天罡法要起作用,首先改變的便是仙人自身小世界,只見體內他金丹演化形成的太極球嗡的一聲開始逆轉,整個小世界在一瞬間就變成了黑色。

    這是一種純粹的黑,不像幽神的黑洞術法,張奎的整個領域幻化成了什麼都沒有的虛空,似乎飢餓得要吞噬一切……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嗯!”

    長生仙后頓時面色大變,她察覺到自己的生機、靈炁甚至殘存的精神力量都在迅速流失。

    幽神身後綠色太陽光環也是劇烈晃動,即便黑洞也逃不過那種絕對的虛無,猛然畸形,甚至有潰散的跡象。

    二怪沒有猶豫,瞬間後退。

    “死!”

    張奎卻一聲怒喝,陸離破日劍凝出真形橫在手中,劍光縱橫,幾乎是緊貼着二人開始纏鬥。

    空間轟鳴震動,神光領域四濺,幽神不停閃爍躲避,而長生仙后則瞬間被削掉半根漆黑骨刺。

    “小人猖狂!”

    長生仙后地位尊崇,哪經歷過這種被人追砍的局面,頓時怒氣升騰,揮手間一杆數百米長的天都仙旗轟然出現。

    昏暗恢弘的灰色光芒瞬間瀰漫九幽,將張奎連同輪迴都包裹了起來,似乎天地間所有一切都變得慢了下來。

    她身爲仙后,即便生死逆轉逃脫大難,又發生了諸多異變,但怎會手中無寶。

    這面天都旗是長生洞天鎮壓星域的總旗之一,上古仙朝時威壓天地,衆生畏懼。

    雖然如今威力大減,但領域畸變後更詭異。

    長生領域蘊含時間法則,變異後卻是於時間中腐朽一切,本是用來對付幽神的底牌,如今被張奎激怒,只得提前用出。

    此物威力不知比那些雜牌天都旗大了多少,領域之內,甚至就連輪迴也越轉越慢。

    外界天元星,瞬間出現種種異象。

    洶涌的海浪、呼嘯的狂風、飛舞的蝴蝶…一切似乎都在變慢。

    蒼穹之上,青天白日,黑暗幽邃的星空卻忽然顯現,星辰大陣金色光芒閃爍不定,似乎隨時都要熄滅,爆裂的星空靈炁不斷傳來令人驚悚的氣息。

    “怎麼了!怎麼了!”

    神州各地,無數百姓驚恐地望着天空。

    張奎建立神州大陣時,曾一瞬間捅破星辰大陣,時間太短,神州百姓只是感覺剎那間的毛骨悚然。

    而如今,所有生靈都感受到了那來自星空的恐怖與無限殺機,有人甚至腿軟癱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崑崙山上神庭鍾沖天而起,鐺的一聲悠揚鐘聲響徹神州,隨後傳來太始威嚴的聲音:

    “人族神道,護陣!”

    嗡!

    瞬間,洶涌的金色神力沿着天空瀰漫了整個神州,神虛尹白幾位正神、護法神將、數萬神兵,金身法相也隨之出現在蒼穹,隨着太始托住了蒼穹。

    “人族神道,護我神州!”

    “太始真神啊…”

    “賊老天,真要亡我神州!”

    眼見此情此景,神州一片哀鴻與悲憤。

    崑崙山下中極殿內也是一片大亂,許多人頭皮發麻,互相詢問,而知情者全都臉色蒼白。

    “莫非,教主…”

    ……

    九幽虛空輪迴內。

    “找死!”

    張奎憤怒的聲音充滿殺機。

    他沒想到,對方還有這種等級的東西存在。

    別說是他,就連幽神也吃了大虧,像被凍結在了空中,黑光、黑洞領域,甚至身後的綠色太陽光環都在不斷衰弱。

    長生仙后立於大旗之下,眼神冷漠盯着張奎,如同九天神靈俯視螻蟻,“仙朝即便隕落,也豈是你這無知之輩…”

    她忽然閉上了嘴,眼中閃過一絲難以置信。

    只見張奎不斷壓縮自己的領域之力,當到只有周身三尺時,不僅開始活動,並且虛空再次瘋狂吞噬起了天都旗領域法則。

    鏘!

    張奎滿含怒意伸手一揮,紫極劍光龍吟閃爍,但令他難以置信的是,在這恐怖畸變長生領域內,竟然連劍光都迅速衰弱,撐不過三秒。

    他見狀不再費勁,身形閃爍瞬間出現在長生仙后頭頂,鐵拳伴着虛空領域直轟而下。

    “哈哈哈…”

    長生仙后輕鬆瞬移躲過,譏諷道:“莫非是個傻子,你這仙法不錯,但終究是人族螻蟻,讓你吞個百年又何妨,就怕天元星撐不到那個時候!”

    張奎也不廢話,眼中兇光畢露,轉頭盯上了那巨大天都旗,瞬間撲在上面,虛空領域瘋狂吞撕扯,同時額頭“長生眼”一道寂滅黑光掃過。

    嗤!

    天地間,一道布匹撕裂的聲音響起…

    “大膽!”

    長生仙后驚怒,身形挪移出現的張奎身後,準備偷襲。

    這是她最後底牌,若是被破壞,數萬年謀劃徹底成空。

    然而,正背對着他的張奎卻一聲獰笑,“仙術,登抄!”

    轟!

    原本被壓制的虛空領域瞬間膨脹,那吞噬一切的黑暗,將長生仙后整個包裹了進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