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仙船探索,宮主出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仙船探索,宮主出關字體大小: A+
     

    古老仙船數萬年沉寂,出現的當然不會是人。儘管魑魅魍魎張奎不知斬殺了多少,但這充滿詭異氣息的玩意兒還是讓他毛骨悚然。

    皮膚乾枯焦黑,獠牙暴露,空洞的眼眶中燃着藍色幽火,藍白相間的衣袍靈氣盎然,一看就不是凡物,而六隻黑色手爪赫然有一隻被齊整削斷。

    仙屍異變,還是上次那隻!

    張奎這才發現,那粉碎空間的仙器白霧比上次後退了一截,因此才漏出了窗棱。

    轟!

    木屑炸裂,五隻黑色怪爪同時向他抓來,同時詭異的詛咒也蔓延了整個房間。

    這次沒了白霧阻擋,房間內頓時出現種種異象,空間模糊,地面咕嘟咕嘟冒起了泡,周圍牆壁也蔓延生出了大片的黴黑。

    當然,這些都是精神上的幻象。

    上次吃過虧,張奎早有準備,護神術黑光瞬間遍佈全身,同時鏘得一聲紫色劍光閃爍,恐怖的殺機轟然炸裂。

    “哈,手饞就別要了!”

    伴着淒厲的嘶吼聲,這仙屍異變體手臂齊齊被削斷,落在空中的同時,張奎額頭“長生眼”黑光一閃,瞬間將其化爲飛灰。

    自從“長生眼”演化太極圖後,寂滅黑光威力暴漲,幽神分身也要避其鋒芒,這仙屍卻是撞了槍口。

    除非像邪神子嗣怪鳥那般,屍體被晶石神殿保護,否則即便是仙人之軀,自身小世界破滅後,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

    當然,張奎也有失誤。

    仙劍“破日”在他斬殺三眼怪鳥殘魂後,雖不能動用本源,但已經能正常揮劍,劍罡鋒利無雙。

    張奎殺得痛快,卻忘了其威力,大殿磚石碎裂,同時轟隆隆倒塌。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這些倒無所謂,即便是座小山砸下,張奎也能用頭撞碎,但倒黴的是,“破日”鋒利劍罡同時斬在了那白霧之上,竟然發出嗤得一聲巨響,如布匹撕裂般。

    如果沒記錯,這玩意兒叫“塵心”,器型應該是個手帕…

    張奎瞬間頭皮發麻,二話不說體型變小,鑽入青石地面飛速遁走。

    轟!

    就在他離開的一瞬間,那恐怖白霧發出令人驚悚的氣機,瞬間籠罩了整個大殿,一片白芒中,所有的東西全被徹底粉碎…

    遠處青石地面夾層之中,張奎一頭冷汗看着前方,原本大殿已經全部消失,滾滾塵埃飄蕩,就連青石地面也沒有幸存,唯有下方洞天神晶甲板流淌着七彩炫光。

    這仙器果然有靈異,知道不能招惹仙船本體陣法,但讓他奇怪的是,那個被削斷手的仙屍卻依然存在,眼中兇厲幽火熊熊燃燒,本能地到處亂竄尋找張奎。

    看其衣着華貴,身份必然不簡單。

    難不成死了也有優待?

    張奎心中無語。

    而那滾滾白霧在破碎大殿後,也生出了變化,不斷收斂升騰,竟然飄飛至高空,光影閃爍間已變回一面白絲手帕,靈光氤氳飄逸,只不過邊角有着一抹紫色疤痕。

    如活物般涌動了一會兒後,“破日”斬出的瘢痕很快消失,這“塵心帕”也再次化作滾滾白霧籠罩了整個空間。

    張奎看得若有所思。

    這仙器之間應該也有差距,“塵心帕”更像是防禦性的東西,而“破日”殺伐之力更勝一籌。

    如果自己能動用本源,必然能斬破這靈異仙器,但在此之前還是不要招惹,免得激起了仙船混亂殘陣反應。

    想到這兒,張奎小心翼翼離開了庭院。

    這艘仙船龐大無比,若從正面大門離開,就是上次寬大的甲板廣場,那裡是上古一處主要戰場,生出怪異的仙屍不計其數,仙船大陣也格外兇厲。

    上次差點沒命,因此這次張奎在青石地板中轉了個圈,往左側而去。

    第一次到墜仙山時,他曾遠距離觀望過這艘仙船,雖然龐大有如山脈,晶瑩琉璃絢麗,造型卻很規整,只不過甲板分成了兩層,上面一層就是外面的廣場,往前則是主甲板,當時也沒看清有什麼。

    仙船依舊有着船閣構造,只不過是小山一樣層層疊疊的宮殿,越往上,熾烈的七彩仙光就越恐怖,所以張奎計劃從山底開始探索。

    然而剛進入左側宮殿大院,張奎就呼吸一滯,停下了身形。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平臺,通體爲洞天神晶建造,晶瑩剔透竟然沒有一絲損壞,絢麗的光華在其中流轉。

    上面赫然放置了一座座仙門,仔細數來竟有十三座,每一座都被陣法層層環繞,驚人的靈光差點刺瞎眼鏡。

    張奎可沒忘記,這是一艘無相天用來安置仙門的寶船,真正的仙門體積,遠比這艘船高大的多。

    地煞七十二術中,指化、吹化術都能變化物體大小,但將那高聳入雲的仙門壓縮到只有數十米高,還保留了數萬年,這些陣法的威力簡直令張奎難以想象。

    僅僅甲板上就有這麼珍貴的寶物,這艘仙船恐怕在上古無極仙朝,也是鎮壓氣運的至寶。

    怪不得連那從天工仙境趕來的千手佛屍也忍不住誘惑,最終身隕。

    張奎眼睛微眯,小心翼翼轉身就走。

    這東西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夠接觸。

    避過“塵心帕”空間白霧來到右側後,張奎頓時眼睛一亮。

    這裡原先不知是何所在,但如今已成一片廢墟,幾隻百米高的青銅古鏡將宮殿連同甲板撞碎,磚石、青銅古鏡碎片,大大小小的洞天神晶以及屍體混在一塊,煞氣與靈光混在一起,如火焰般不斷升騰。

    通幽術下,可以看到下方洞天神晶甲板早已徹底破壞,沒有任何陣法存在。

    張奎頓時嘴角露出笑容。

    仙寶雖好,但這些仙船上的廢墟,纔是目前對他最重要的東西。

    那些廢墟中的仙屍在煞氣靈光中沉睡萬年,要說不生出怪異都沒人信,只不過沒有被驚動而已。

    不過張奎自然有手段應付。

    他當即變幻法訣使出了搬運術,只見靈光升騰的廢墟之中,巨大的洞天神晶和青銅古鏡碎片不斷憑空消失…

    ……

    青州,天水宮。

    自從張奎立玄教後,神州各個門派都日漸冷清,畢竟崑崙山地煞七十二殿有着成體系的高深道法,賺取功德,去陰間加入戰隊歷練,幾乎所有人都忙得腳不沾地。

    天水宮自然也不例外,若不是有不喜爭鬥,喜歡清靜的弟子時常清掃,恐怕早已一片破敗。

    此時天歲已寒,入冬後的第一場的雪漫天飛灑,湖面結冰,雪中的宮殿更顯孤寂。

    一座臨湖小築中,爐火上紫砂壺咕嘟咕嘟冒着水泡,幾名女弟子原本正烹茶論道,但說着說着就聊起了八卦。

    “秋水師姐果然厲害,聽說前些天竟有幽朝軍隊從陰間轉道偷襲,被她們滄海戰隊發現,一艘星舟擋住了數萬部隊,神嶼城都特別全城通告嘉獎…”

    “怕是第二批星舟就能輪到滄海戰隊了吧,到時請師姐帶我們參觀一番。”

    “聽說竹生師兄已經晉級了大乘,一入大乘,壽元至少數千載,葵靈師妹應該是有了壓力,辭去了黃閣職務閉關修行。”

    “地煞術雖然玄妙,但我等畢竟都是以天水經爲基,若是師傅在就好了,還能指點一番。”

    “哎,師傅閉關這麼久,也不知…”

    幾人正說着,忽然全身發麻,滋滋電光閃爍,齊齊望向了主殿方向。

    只見那裡一道婀娜身影通用天徹地,宮裝袖帶飄飛,如仙臨世。

    “師傅出關啦!”

    幾名女弟子瞬間大喜。

    天水宮大殿上空,顧紫青臨空懸浮,渾身靈光繚繞,望着千山暮雪眼中滿是感慨。

    “本以爲前路無望,卻沒想到還有今天…”

    她能晉級大乘也是幸運,於地煞殿修習了五行術法後,於水之一道領悟更深。

    此外,神州境內古秘境全部被開啓,挖掘出了不少上古道法,算是補齊了天水經的缺陷,才一舉晉級大乘。

    顧紫青忽然想起了什麼,伸手一揮,一顆彷彿明月的寶珠頓時出現,雲霧繚繞間,下方弟子似乎看到了明月出滄海的盛景。

    這是她閉關前張奎託人送來的神器明月珠,只有大乘境才能使用而不會損耗壽元,用意不言而喻。

    “張道友卻是有心了…”

    顧紫青微微搖頭,身形一閃已經回到大殿中,早有數十名弟子跑來齊齊拱手道:

    “恭喜師傅晉級大乘。”

    “這次卻也是僥倖。”

    顧紫青明顯心情不錯,“爲師這次順便補齊了天水經,地煞七十二術以金丹術爲根本,歷經萬劫方能成道,即便是天驕也修煉艱難,所以爾等也不必勉強,如今的天水經也足夠修至大乘。”

    “多謝師尊!”

    衆弟子連忙拜謝。

    傳下道經後,顧紫青也沒多停留,祭起明月珠,化作一道水色流光往青州中部而去。

    不多時,眼前已出現一片廣袤平原。

    平原之上修建了數座龐大城市,亭臺樓閣林立,無數百姓穿梭其間,一片繁榮盛景。

    而在平原正中,一座火山形狀的青山拔地而起,山上靈木鬱鬱蔥蔥,白色氤氳靈霧環繞,正中央卻是一個幽深火眼,紅蓮業火熊熊燃燒。

    青州設丁火大陣,最適合培育陰屬性靈火,地煞吐焰術轉化爲神術後,作爲神術根基,張奎在這裡放置了一團本源紅蓮業火。

    顧紫青作爲青州管理者,自然小心看護。

    來到山上後,顧紫青剛進入大殿準備召來黃閣和星官詢問最近情況,就見殿內神庭鍾一聲鳴響,隨後出現了華衍老道的虛影。

    “恭喜顧道友晉級大乘。”

    顧紫青也不奇怪,隨着神道網絡神力越發龐大,參照地煞七十二術的取月術,已經能夠千里顯影。

    “化衍前輩也快了吧…”

    顧紫青微笑點頭道。

    “諸事煩心啊。”

    化衍老道一聲嘆息,隨後神色變得凝重,“顧道友,天元星大亂,你既已晉級大乘,青州的事還是交給他人,速速前往沙洲巳靈山…”

    隨着化衍老道的訴說,顧紫青的神情也是不斷變化,她沒想到,自己閉關短短數月,天下竟已風雲變幻。

    瞭解當前情況後,顧紫青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召來了一名面容方正的黃閣修士。

    此人名叫王通,是青州本土修士,爲人謹慎寬厚,進入黃閣後矜矜業業,是她走後的青州代管。

    顧紫青對此人也是很放心,奇怪的是,王通身後竟然跟了只小猴子,穿着地閣黑袍,頗爲機敏。

    “這是…”

    顧紫青眉頭一皺問道。

    王通連忙解釋:“回稟顧尊者,他叫飛雲,是一名新進妖修,頗有天資,被地閣和妖神殿看重,派來隨我歷練。”

    顧紫青微微點頭也沒在意,仔細交代了一番後,化作一道水色靈光消失在天際。

    小猴子兩眼神光灼灼,久久不言語。

    王通見狀笑道,“你雖天才,但也還是辟穀境,還不知好歹修了金丹術,怕是數百後才能飛天,別羨慕了。”

    “飛天算什麼。”

    小猴子抽了抽鼻子,“我的目標已經變了,今後要縱橫星海!”

    噗!

    王通差點笑噴,“行行,到時記得帶上我,走了,還有許多事要忙…”

    “別小瞧猴!”

    小猴子不服氣地哼了一聲,緊隨其後。

    另一邊,顧紫青來到了沙洲巳靈山,早有一艘星舟和分配好的戰隊在等她。

    不像最初款型,坐鎮的大乘只需要對仙奴下達命令,就能輕鬆駕馭,新型星舟需要戰隊操控神火炮,需要熟悉移動神道網絡,更需要熟練協同作戰指令,即便大乘神魂通達,也要花費一段時間。

    “見過顧尊者。”

    戰隊首領是一名光頭壯漢,氣勢沉穩兇悍。

    “元空?”

    顧紫青有些意外,“你不是在地閣當差麼?”

    原來這光頭正是原先瀾州的欽天監指揮元空,開元神朝建立後,進入地閣繼續擔任指揮。

    “回稟尊者。”

    元空神情堅定,“如今神州安穩,邊境卻有外地肆虐,我等豈能待在後方悠閒。”

    顧紫青點頭,心中生出感慨。

    開元神朝每一天都在發生變化,即便她這創立者,閉關短短時間內,也會生出物是人非的感覺。

    赫連薇成了泉州星舟指揮…

    秋水已經是神朝許多女修的榜樣…

    葉飛勇猛強悍,早已不是當初青澀少年…

    人聚人散,潮來潮往,每個人的命運都在發生變化,最終彙集成命運大潮,走向一個沒人可以想象的未來。

    張道友,你究竟會帶我們走向何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