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二十二章蠻洲聖地,邪神來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二十二章蠻洲聖地,邪神來歷字體大小: A+
     

    夢境迷離,白霧層層翻涌,張奎幻化出的巨大三眼怪鳥仿如烈陽,身前是跪伏的蠻洲之王。

    “太陽神?”

    簡單卻又威嚴的名字。

    太陽照破黑暗,予萬物光輝,爲生命之源。任何世界的生靈,天生就對其崇拜,像前世道家就有日宮炎光太陽星君,普照世人。

    張奎好笑的同時,心中又有怒火升起,果然是大道混亂,什麼玩意兒都敢自稱太陽神。

    受他情緒影響,在大蠻王眼中,三眼怪鳥瞬間光芒萬丈,熾烈的太陽真火簡直要將其神魂融化。

    “尊神饒命!”

    原本在外面意氣風發的大蠻王此刻哆哆嗦嗦,撅着屁股不停磕頭,卑微至極。

    果然和星空邪神有聯絡!

    張奎也不說話,只是用冷漠而充滿殺氣的眼睛低頭盯着對方。

    無數次經驗告訴他,言多必失,反倒是默不作聲給予壓力,對方自然會吐露一切。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什麼幽鬼陰魂全是笑話,揮手就能滅殺,但倘若心中有鬼,那就依然會迷了心竅。

    果然,恐懼萬分的大蠻王根本不敢懷疑。

    “尊神息怒!”

    大蠻王根本不敢擡頭,“小人從沒忘記使命,雖然已經登蠻王之位,但卻無實權,更別說進行大型血祭…”

    “噢,對了!”

    正在磕頭大蠻王忽然眼睛一亮,焦急說道:“蠻洲現在有外敵入侵,我這就親自領兵作戰,大量血祭俘虜奴隸,定會讓您的神威照亮這個世界…”

    血祭、復活…張奎瞬間了悟。

    曾經的啓朝之主碰到被紫府真君斬殺的三眼怪鳥,也是這種套路。

    沒想到這裡還有一隻,絕對不能放過!

    想到這兒,張奎當即傳出一道神念。

    而在大蠻王眼中,三眼怪鳥忽然大放光明,接着腦海中傳來了一個威嚴冷漠的聲音:

    “速來見我!”

    大蠻王猛然睜眼從夢中驚醒,滿頭是汗,驚疑不定地看着空蕩蕩的臥室。

    他似乎想到什麼,眼中兇光一閃,神識瞬間掃過了整個宮殿。

    然而張奎早已用掩日術遮掩氣息,大蠻王只能看到一個個正在巡邏的衛士,什麼異常都沒有。

    “是真的…”

    大蠻王呆呆坐在牀上,眼神陰晴不定。

    剛纔夢境是真是假?

    若是假,曾經去的那個地方几乎沒人知道,況且太陽神的形象沒錯,甚至感受到了太陽真火之力,應該不是有人作祟。

    但若是真,那就這隕落的太陽神第一次發出聲音,以往從沒出現過這種事…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難不成對方發現了我在欺騙?

    大蠻王越想越害怕。

    石壁之中,張奎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收斂氣息安靜等待。

    大蠻王在房間中焦躁地走來走去,沒過一會兒,似乎下定了決心,對着外面沉聲吩咐道:

    “來人,押上一隊奴隸,我要去聖地懺悔!”

    畢竟是名義上的蠻洲之主,一聲令下,整個宮殿內頓時忙碌起來,古族衛士大批集結,更有士兵從地下冰牢中拖出一批批眼神呆滯的奴隸,大多是部落戰爭中的失敗者,也有一些幽朝入侵士兵。

    這麼大動靜,自然難以隱瞞。

    城中有部族長老毫不在乎、眼神冰冷,也有人唸叨着要聯合起來,將大蠻王趕下王位。

    至於其要去的聖山,歷代蠻王都會時常祭祀,也沒人懷疑,畢竟蠻洲兵權,依舊掌握在各個部族手中。

    不知什麼時候,極地寒風再次颳起。

    蠻洲腹地從來沒有什麼鵝毛大雪,只有遮蔽了視線的冰雪寒霧時大時小,似乎要將天地間所有一切都凍結。

    就在這個惡劣的天氣中,大蠻王率領浩浩蕩蕩的隊伍離開城市,向着冰原深處不斷行進,很快消失在了茫茫雪霧中…

    張奎則無聲無息跟在後面,棲身於數百米高空一片陰雲中,眼神冰冷,如死神臨世。

    本來早就應該回歸神州,畢竟還有一堆事,爲成仙打造地煞銀蓮更是重中之重。但他卻專門繞道此地,就是爲了趁早撲滅隱患,免得日後多一個大麻煩。

    風雪交加中,冰原上的隊伍行進速度並不快。

    古族士兵倒還好說,那些虛弱的奴隸哪能受得了如此嚴寒,不斷有人倒下被拋棄,一路留下不少凍僵的屍體,很快又被冰雪覆蓋…

    張奎沉默不語回頭凝望,那些倒下的屍體倒也沒浪費,靈魂消失去往陰間,而屍體則將成爲冰原下不斷涌來的冰蟲食糧。

    萬物輪迴,自有秩序。

    本來此方世界輪迴是個很好的系統,但卻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太過脆弱,很容易被外力打斷。

    兩天之後,終於到達目的地。

    大蠻王看着前方,眼神猶豫而又複雜,而不少古族士兵也跳下馬跪在地上,滿眼熱淚不停跪拜祈禱。

    張奎表情則有些古怪。

    所謂的聖地,是茫茫雪原上一座高聳入雲的冰山,上面積雪覆蓋,一簇簇寒冰如刺,彷彿亙古就矗立在那裡。

    而由此地通往古族聖山腳下,則有許多堅冰覆蓋的巨大的青石雕像沿途擺放,各個氣勢驚人,形象古怪。

    大部分都是生就異象的古獸,也有不少人形,而其中一個,赫然就是護法猿神將!

    張奎微微一笑,護法猿神將原本就是荒神中的強者,戰天鬥地就連無極仙朝也頭疼,當然也會是蠻洲古族古老信仰之一。

    難不成,那三眼怪鳥也是?

    張奎心中滿是疑問,當即施展通幽術,觀天識地,查看這裡的地脈運轉。

    瞳孔中太極圖緩緩旋轉,瞬間看到地下靈脈洶涌匯聚,雖在這苦寒之地,卻是靈氣升騰運轉不休。

    張奎倒不奇怪,能成爲古族聖山,自有其不凡,即便沒有佈置陣法,也是一等一的靈地。

    怪鳥邪神難道藏身於此?

    張奎仔細探查,頓時發現了蹊蹺。

    冰山上半部分倒也普通,不過就是在高山之巔,空氣稀薄極寒之地,修建了龐大的巨石祭壇。

    不是星空邪神那種,更像是蠻荒時代上古部族的遺蹟,早已沒有任何力量,卻顯得肅穆莊嚴。

    而在冰雪山峰之中,萬年寒冰之下,卻封着半截坍塌的古老神殿,下方還連接着一塊大半破碎的祭壇。

    看起來似乎有些眼熟…

    張奎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滅殺本源太陽真火中三眼怪鳥精魄時,看到的那幅幻象:一座恢弘的紅色神殿懸浮在巨大熾熱的太陽軌道之上,無數鳥影穿梭,熾熱的光線從神殿中不斷冒出。

    天元星,竟有此物!

    張奎心中提起了警惕。

    而且這祭壇和神殿看起來確實有些古怪。

    看上去如同廢墟,連寶物的靈光都沒有,裡面卻一團模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極力遮掩…

    前方,大蠻王深深吸了口氣,帶着隊伍繼續前行,不斷靠近聖山,兩旁巨大遠古神像面無表情盯着他們,就像曾經的衆多荒神仍在凝視。

    到了山下,大蠻王沒有沿着崎嶇冰雪小路攀山而上,反而帶着隊伍往後方繞去。

    張奎清楚地看到,雖然這些士兵眼中猶豫,但卻沒人敢多嘴詢問。

    後山是層層疊疊融化又凍結的冰川。

    只見大蠻王帶人左轉右轉,來到了一座冰峰前,先是破開了手掌,隨後獠牙猙獰,一個大大的血手貼了上去。

    嗡嗡嗡!

    冰川不斷震顫,聖山上大片積雪冰塊滑落,氣勢驚人,濺起了百米雪霧。

    無論士兵還是奴隸,都心驚膽顫地看着這一切,大蠻王則臉色冷漠,靜靜看着冰峰。

    片刻之後,強烈的大地震顫終於停止,而一個十米多高的冰窟窿也出現在衆人面前。

    幽暗冥冥,不知通向何處…

    聖山之中,竟然有這種地方!

    有士兵差覺出不妙,但剛一猶豫就被大蠻王充滿殺機的眼神嚇得神魂震顫,連忙驅趕奴隸前行,漸漸消失在寒冰洞窟中。

    張奎毫不猶豫,落下雲頭跟着進入。

    冰洞彎彎曲曲不停向上,前方有士兵點燃火把,洞內頓時一片明亮刺目。

    原來這四周冰壁不知如何形成,竟然光滑如鏡,在火把照耀下如夢似幻。

    雖然景色絢麗,但整個隊伍氣氛卻十分沉悶,大蠻王臉色陰沉,虛弱的奴隸們早已凍得快失去知覺,不停摔跤,而士兵們也心中害怕,沒有一人敢說話。

    他們走遠之後,張奎緩緩顯出身形,伸手摸了摸那光滑的冰壁。

    這東西,似乎是由極熱的溫度一瞬間烘烤而成,應該是太陽真火。

    看來那神殿內存在還殘存一些力量,所以才能開鑿通道,隱蔽洞口,並且某個時間吸引了大蠻王進入。

    張奎眼睛微眯,收回手繼續跟隨。

    大約半個小時後,隊伍來到了一座冰雪封印的密閉空間,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眼中滿是震撼。

    只見巨大空洞中央,赫然矗立着一座殘破神殿,即便有多處碎裂,卻依然光華流轉,威嚴肅穆。

    這是一種從沒見過的建築風格,尖頂圓臺,飛檐斗拱,通體是由一種赤紅色的晶體搭建而成。上面寸草不生,許多晶石修建的雕像早已碎裂,只剩下巨大爪子,一種恐怖而壓抑的氣息不斷從神殿內傳來。

    “這是…傳說中的遠古神殿!“

    有古族士兵眼裡滿是激動,甚至忘記了自己身份,呼吸急促,迫不及待問道:“蠻王大人,傳說冰原之上有一座遠古神殿,進去的人都能獲得強大力量,難不成…”

    “沒錯。“

    大蠻王莫古爾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我之所以能幹掉強大的冥獸,就是因爲在此地獲得了力量,你們的機緣到了!”

    雖然張奎沒聽說過,但也看得出所謂古族的傳說在士兵們心中的地位。

    “多謝蠻王!”

    他們胡亂謝了一句,就一個個頭也不回,眼神狂熱,不管不顧衝了進去。

    這些人的狀態有些怪…

    張奎眼睛微眯,立刻有所發現。

    這神殿雖然有着令人窒息的氣機,但更散發出一種莫名的誘惑光芒,對他不起作用,普通修士卻是難以抵抗。

    就像飛蛾撲火,萬物天性崇尚光明,即便是那些早已神志不清的奴隸,也拋下一切衝進了神殿。

    大蠻王靜靜看着這些人跑向神殿,隨後跪在地上低頭開始祈禱,口中大聲發出類似鳥鳴聲的奇怪語言,詭異而又莊重。

    祈禱祭祀聲洪大肅穆,響徹整片空間,紅色晶石堆砌的恢宏神殿就像被點燃,光芒越來越熾熱,簡直如同一個小太陽。

    而那些士兵和奴隸臉上則露出詭異狂熱的笑容不斷奔向光明,直到身體化爲飛灰。

    轟!

    一道熾熱的白光閃過,神殿漸漸安靜下來,只留下滿地的黑灰。

    張奎看得分明,那些人的血肉靈魂並沒有被吞噬,而是在一瞬間崩裂釋放出強大能量,潮水般滲入神殿之中。

    原來這就是血肉祭祀本質,徹底毀滅神魂肉體,掠奪最純淨的生機!

    通幽術下,神殿深處一個金色的影子緩緩蠕動,似乎在大口吞噬剛纔所得。

    張奎心中殺機越發強烈。

    另一邊,大蠻王喘着粗氣緩緩站起,看着那紅色晶石神殿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卻咬了咬牙一步步恭敬走了進去。

    張奎凌空懸浮,以他如今半仙修爲,在施展隱身術和掩日術的情況下,無論大蠻王還是殘破神殿中的存在都無法察覺,就如幽靈一般緊隨其後。

    這個神殿並不大,即便算上下方殘破的祭壇,也不到百米高,兩側偏殿早已塌陷,只剩孤零零的一座大殿。

    張奎仔細查看,發現雖然與曾經幻象中太陽軌道上懸浮的神殿極其相似,卻小了許多。

    大殿紅色晶體璀璨奪目,卻一片空曠,大蠻王謹慎的腳步聲也顯得特別響亮,不斷向神殿深處金色影子靠近。

    然而張奎卻顧不上搭理,因爲他已經被兩側晶石牆壁上的浮雕壁畫深深吸引。

    浮雕保存很好,描述了一個神奇瑰麗的故事:

    在一個充滿火山的熾熱星球上,一隻三眼怪鳥從岩漿中誕生。它如野獸般肆意捕殺生靈,變得越來越強大。漸漸的,星球上其他生物奉它爲神進行血肉祭祀,以求守護。

    荒獸、荒神…

    張奎有些愕然,他沒想到三眼怪鳥邪神的來歷竟是如此。難不成那些星空邪神都是這樣?

    腦中充滿了無數疑問,張奎連忙繼續往下看。

    在成爲荒神後,三眼怪鳥一邊守護自己的信徒,一邊不斷與其他荒獸荒神爭戰,逐漸成爲最強大的那一個,最後甚至滅絕了所有荒獸荒神。

    而隨後的壁畫,則看得張奎毛骨悚然。

    也不知過了多久,即便是神靈,三眼怪鳥也開始漸漸虛弱,萬物對它不再敬仰。

    似乎預感到死亡的來臨,不甘與憤怒讓三眼怪鳥狂性大發,在星球上肆意毀滅,直到它破開星球,吞噬了一個圓盤狀的東西。

    輪迴!

    張奎情越發凝重。

    只見輪迴被吞噬後,這顆星球徹底四分五裂,而三眼怪鳥也化作了一團巨大的火球,從此開始流浪於星空之中。

    它也像幽神一般發展信徒,但目的只是爲了得到血肉祭祀,甚至用神力污染,搶奪生命星球輪迴。

    它還在一個個恆星軌道上建築神殿產卵,那些子嗣不斷吸食恆星太陽真火本源,而當破殼而出後,恆星也往往會走向衰亡…

    張奎看的渾身發涼。

    如果說前半截還是一個荒神的成長史,那麼後來就是一個星空破滅者的炫耀。

    這神殿竟是一個巢穴!

    從壁畫上看,這神殿原本應該在天元星太陽軌道上懸浮,也不知被誰擊落打碎在這裡。

    張奎猛然擡頭,眼中殺機濃郁如實質。

    絕不能讓這東西復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