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一十三章詭異仙船,迴天返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一十三章詭異仙船,迴天返日字體大小: A+
     

    劇烈的疼痛幾乎要撕裂神經,張奎臉色猙獰扭曲,咬牙一聲低吼,轟然砸碎了腳下地面。

    亂石飛濺中,地上正在蹦噠的怪手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忽然生出層層鱗甲利爪,瞬間消失。

    “哼!”

    即便疼痛欲裂,張奎還是察覺到了危險,右手銀色兩儀真火忽然熊熊燃燒,對着前方猛然一抓。

    吱吱…

    突然出現的怪手被他抓在手中,兩儀真火轟然而起,很快就煉化成了飛灰。

    掌心流出鮮血,張奎低頭一看,滿是離亂錯綜的細痕。

    他如今身軀之強大飛劍難傷,這傷口平整光滑,分明是因空間切割而受損。

    這艘船專門用來建造仙門,船上也都是無相天的人,看來就連數萬年後的殘留怪異也有空間領域之力。

    張奎竭力思考轉移注意力,沒一會兒,額頭的劇烈疼痛終於漸漸緩解。

    “長生眼”再次從一團模糊血肉孕育而出,只不過變得更加怪異,黑睛白瞳,瞳孔中央還有一個小小的太極在緩緩旋轉。

    張奎眼神微變。

    “長生眼”依舊還能噴射寂滅黑光,但他卻察覺到,瞳孔太極圖中蘊含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

    這股力量似輕似重,堅如磐石又虛無縹緲,根本無法掌控。

    爲什麼會這樣?

    張奎若有所思,似乎是吞噬了仙級怪異的領域力量,又吸收打碎了那個怪手主人的詛咒…

    想不通的事暫時拋下,張奎看了看周圍。

    地面一片狼藉,缺口處空間白霧依舊翻滾,那道模糊的影子卻是不知去了哪裡。

    此地異常詭異,如果有時間,他不介意細細探索,但如今外面不知什麼情況,還是快點離開爲好。

    想到這兒,張奎身形一閃離開書房,對着走廊再次使用開壁術。

    轟!

    磚石碎裂。

    可惜的是,走廊外依舊是空間白霧翻涌,殺機瀰漫。

    張奎咬了咬牙,穿過走廊通道重新回到了破碎大廳。

    那空間白霧以他的能力,根本無法通過,倒不如回到大廳想辦法尋找生機。

    大廳內依舊一死寂,地上散碎的石子歪歪斜斜顯出一條通道,石子之外,地下都有恐怖的領域力量潛伏。

    張奎哼了一聲,額頭黑睛白瞳“長生眼”轟然噴射出寂滅黑光。

    他之所以敢圖謀墜仙山仙船,憑得就是“長生眼”寂滅黑光能夠吞噬法則、領域等力量。

    當然,張奎也隱約察覺到,“長生眼”過去所吞噬的,都是些被磨滅已久快要消散的法則,以及一些低等香火神靈的神韻,所以碰到仙級怪異就有點力不從心。

    這艘仙船能夠建造仙門,所蘊含的領域法則同樣令人驚悚,但事到如今,只能一試…

    轟!

    寂滅黑光轟然射出,彷彿驚醒了什麼,前方原本安靜的空間忽然嗡嗡震顫,七彩烈焰般的仙光,以及黑濛濛的迷離光彩猛然升騰而起。

    那七彩烈焰是仙船自身防禦,而那黑色迷離光,應該是青銅古鏡的力量。

    兩者互相糾纏,原本數萬年來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如今卻被寂滅黑光打破,頓時產生恐怖波動。

    張奎毛骨悚然。

    他能感覺到,這兩種力量都如同絕世兇獸,無論哪一個,沾上便是死。

    噗!

    彷彿再次直面仙級怪異,那種超越一切的靈壓讓他五臟俱碎,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好在,平衡被打破的同時,這兩股恐怖的力量也再次糾纏碰撞,如同有靈性一般,彼此瘋狂廝殺。

    嗡!

    一股股駭人波動不斷擴散,每一次都讓張奎渾身皮膚炸裂,鮮血四濺。

    然而,他卻咬着牙低吼一聲,死死站在原地,腳下青石地面咔嚓咔嚓不斷碎裂。

    雖然在兩股力量糾纏中,寂滅黑光總被輕易攪碎消散,但他卻能察覺到,某種東西正在被吸收吞噬,雖然細小,卻一點一滴匯入瞳孔太極圖中。

    瞳中太極開始詭異地自動旋轉,雖然不像剛纔一瞬間斬斷黑手的力量,卻讓寂滅黑光源源不斷。

    這是一場生死拉鋸戰,到後來,張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腦中一片空白,只是額頭“長生眼”不斷噴射寂滅黑光,整個人也失重般緩緩漂浮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早已失去意識的張奎啪塔一聲摔在地上。

    而前方,原本堵塞的通道早已轟然炸開,大大小小的洞天神晶滾了一地,外面明顯是一個敞開的庭院,不過依舊是白霧翻騰…

    ……

    血肉不斷匯聚重生,沒過一會兒,張奎猛然睜開雙眼,喘了幾口粗氣,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從來到這裡,他就處處被壓制,一步一生死。

    而這,只是艘沉寂數萬年的沉船遺蹟,上古仙朝之強大可見一斑。

    想到這兒,張奎擡頭一看,再次喚出了寶蛤蟆,“去,把寶貝都收起來。”

    寶蛤蟆這次沒有畏懼,猛然身形膨脹蹦了過去,伸出大舌頭將所有洞天神晶一掃而空。

    張奎鬆了口氣,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雖然兇險,但也是前所未有的收穫。

    之前數次煉化仙旗得到的洞天神晶,總共加起來不到方桌大,而這次,壘個房子都綽綽有餘。

    洞天神晶是星舟必備材料,蛤蟆大尊一直在玄陰山陰間古戰場煉化仙奴銀球,這下弄個上百的星舟艦隊,都綽綽有餘。

    當然,這東西對於他更重要,乃是成道之基,只要配合相同體積的青銅古鏡碎片,就能煉製出兩朵地煞銀蓮花瓣。

    只要成道法寶地煞銀蓮一成,就可避開混亂大道,立地成仙!

    此時,寶蛤蟆已經吞下了所有洞天神晶,猛然跳起的同時縮小體型。

    張奎一把接住收回隨身空間,隨後眼神銳利如刀,通幽術全力運轉,臉上震驚中帶着一絲喜悅。

    通幽術奧妙非凡,平日裡就能輕易看破陣法、靈光、化形的妖物。

    若是全力運轉,瞳中日月光輪旋轉下,既能上窺月宮,也能下看九幽,當然也經常被一些古怪力量所遮擋。

    而現在發動,那日月光輪異象卻是融入了太極圖,眼中所見情形也大爲不同。

    最明顯的,便是終於能看透大殿石壁,甚至那些白霧也漸漸變淡。

    要知道,這白霧可是由無數細弱微塵的空間碎片構成,凡人如何能看透。

    而他能看清,只說明一個問題,通幽術經過太極圖加成,開始無限接近仙法。

    張奎一捏拳頭,嘴裡喃喃自語道:“天罡法,迴天返日…”

    沒錯,這種情況像極了天罡三十六法中的“迴天返日”。

    關於“迴天返日”的介紹,是可以洞察諸天,遍照閻浮世界,億萬恆沙界,乃能顯現過去、現在未來。

    他能看透億萬空間沙塵組成的白霧,正是洞照諸天的前提。

    果然與地煞術不同,天罡法完全是建立在運用大道法則的基礎之上。

    若是他也成就無漏真仙,運用自身小世界領域之力,怕是立刻能學會“迴天返日”法!

    忍住心頭激動,張奎開始四處打量。

    這是一座單獨的小殿,外面是籠罩在白霧中的大院,雖然百米外就難以看清,但百米內卻是古韻盎然,有洞天神晶雕成的一排異獸,也有花壇內黑色土壤靈光沖天。

    “果然是仙朝重器…”

    張奎先是嘖嘖稱讚,但隨後就眉頭緊皺,發現了蹊蹺。

    曾經在墜仙山腹,他遠遠觀望這艘仙船至少有數千米長,龐大如同山脈,晶瑩剔透如同七彩水晶。

    但這裡並不全是由洞天神晶構成,至少這棟建築大部分都是磚石覆蓋。

    當然,這些磚石也不尋常,古樸堅硬,快接近神材,但自己都能輕易捏碎,如何能在這恐怖空間白霧中還完好無損?

    張奎神情凝重地看着缺口處白霧,無任何阻擋,卻不涌入房間。

    Www◆ ttκan◆ ¢ o

    磚石已經查看過,並無陣法刻錄,那麼很可能,這玩意兒是種能夠識別敵我的防禦陣法!

    麻煩了…

    張奎微微搖頭,繼續四處查看,然而不經意間望向天空,卻是目瞪口呆。

    只見天空之上,赫然飄着“塵心”兩個金色大字,每一個都有房間大小,就像烙印在了白霧上。

    張奎頓覺口乾舌燥,這不是什麼陣法,而是特孃的一個仙器!

    “瑪德…”

    張奎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先不管上古時期發生了什麼,讓一個仙器隨意丟棄在這裡,要想出去,怕是會難於登天。

    怪不得太始陷入了沉睡,這仙器必然和冥土石棺一般,有着禁神手段。

    收服仙器是不敢想,這玩意兒可不一定像“破日”那般好說話。

    “嗯,不對…”

    張奎忽然眉頭緊皺,剛纔那黑手怎麼不怕,難不成便是這仙器的主人?

    種種疑問搞得他頭大,不過卻忽然靈光一閃,盯着地下嘴角露出笑容,“既如此,就難不倒我老張…”

    說着,抖了抖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小,很快變得如螞蟻一般,地下碎石都成了假山。

    張奎看着周圍哈哈一笑,迅速捏動法訣,沉聲道:“透石!”

    此術爲土行術的進階,雖比不上冥土石棺速度快,但卻能入金石無礙,可謂暢通無阻。

    只見張奎緩緩沉入磚石之中,一邊避開地下升騰而起的七彩仙光,一邊向着院外而去。

    果然,身體變小後在磚石中潛行,並沒有受到白霧攻擊。

    透過五米深的磚石,可以看到下方全是洞天神晶構造。

    不過張奎卻不敢拿,裡面七彩霞光繚繞,必然是仙船整體部分,輕易觸碰必死無疑。

    不過…

    張奎看着院內擺放的洞天神晶雕像舔了舔嘴脣,這玩意毫無仙光流轉,卻是一個也不能放過!

    雕像與地面接觸,無需觸碰那詭異白霧,很快,地面上精美絕倫的洞天神晶異獸雕塑,就一個個消失不見…

    張奎樂得嘴巴都歪了,他就像一個搬家的倉鼠,將院內所有雕塑盡數收入囊中。

    至於花壇中靈光沖天的黑土,隱約有詭異氣機瀰漫,還是少招惹微妙。

    很快,張奎就離開了大院,而大院外場景也是讓他目瞪口呆。

    眼前是一片龐大的廣場,地面到處磚石碎裂,露出洞天神晶甲板,七彩仙光不斷流轉。

    滿地都是詭異的死屍,有身着青銅鎧甲,體型龐大的妖物,也有三頭六臂,膚色各異的古族。

    這些人衣着大致分爲灰白二色,明顯是兩方勢力在互相爭鬥,甚至還有不少巨大的青銅古鏡碎裂在地上。

    但無論哪一方,都變成了黑色的乾屍,眼眶空洞,長着獠牙面容扭曲,遍地乾枯殘肢,黑色的凶煞之氣四溢瀰漫。

    “屍變…”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張奎頓時想起了剛纔襲擊他的那隻黑手,臉色變得難看。

    這些屍體不知身前如何,但很有可能是仙級。

    屍變不可怕,現在神州隨便一個修士,都能輕易幹掉殭屍。

    但若是仙級的肉身屍變,恐怕威力會難以想象。

    想到這兒,張奎越加謹慎,小心翼翼離開了白霧範圍。

    果然,隨身空間中的太始分身立刻甦醒,張奎也猛然離開磚石來到地面,拿出了神庭鍾。

    太始金身法相闊步而出,拱手道:“教主,神州目前…”

    還沒說話,兩人便齊齊轉頭看向了廣場。

    只見廣場上,一具具乾屍吱呀呀扭回了頭,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們。

    吼!

    詭異、死寂、瘋狂的氣機轟然而起,無數乾屍黑光繚繞,仰天嘶吼,恐怖的殺機瞬間將他們淹沒。

    “快打開通道!”

    張奎一聲怒吼,隨後迅速捏動法訣,對着前方猛然一指,“曝日術!”

    轟!

    兩儀真火曝日術黑白兩色光芒飛快閃爍,就像黑夜中閃光燈連續閃爍,轟然向外爆裂。

    中心的幾隻乾屍瞬間粉碎,外圍的卻只是被遠遠炸飛。

    而更恐怖的是,曝日術似乎觸動了飛船防禦,洞天神晶甲板上七彩仙光也隨之沖天而起,一下子將曝日術打散。

    這些乾屍也受到了影響,有些瞬間粉碎,有些身形閃爍向着他們撲來,就連後方仙器,也翻涌着白霧向外蔓延,場面極其混亂。

    但就在短短的一瞬間,張奎已經踏入陰間通道,同時大吼:“快關掉通道!”

    太始速度也快,再被幹屍、白霧、七彩仙光淹沒前,陰間通道徹底消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