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字體大小: A+
     

    大道混亂,星辰暗淡,原本以爲無敵於凡俗,卻發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星空邪神、陰間怪異、未知仙朝…恐怖的敵人層出不窮,即便張奎灑脫的性子,也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不過他生來倔犟,大部分時候小事無所謂,但胸中一口惡氣卻是咽不下。

    像禍洲那些人一般逃?

    從來沒想過!

    此時天光已暗,滿天星斗閃爍,但張奎運轉觀星術與通幽術,卻能透過神州大陣與天元星大陣,看到那璀璨絢爛背後,星海間殺機瀰漫!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紅塵萬丈,名利苟且,若是沉迷,紛紛擾擾之下,念頭難免不通達。張奎兩世爲人,倒是看透了這些。

    但聖人之道,爲而不爭,不爭乃大爭,爭的是天之大道。

    說當什麼聖人純粹扯淡,他只是心有惡氣,頭硬似鐵,非要與這滿天邪神惡仙碰一碰。

    想到這兒,張奎哼了一聲,當即盤膝而坐,心神漸漸沉入,再次來到了識海地煞銀蓮旁,仔細觀察。

    既然仙路中斷,那麼還要從自身想辦法,此物便是成道之基。

    地煞銀蓮內自成天地,既然能結合太陽真火與紅蓮業火,弄出前所未有的兩儀真火,那麼也應該能避開混亂大道,另開仙路。

    不過也有難處。

    此物身處玄之又玄的意識海中,至今也不清楚來歷,雖然已經能將一些靈火神材帶入其中,卻無法喚出體外,肉身進入。

    若是打造一樣類似的法寶呢,有沒有可能…

    想到這兒,張奎神魂於蓮臺盤膝而坐,仔細體會地煞銀蓮道韻。

    七十二朵花瓣,每一朵都對應着一門地煞術法,仔細揣摩,便能體會到其中法則流轉。

    張奎先是拿出了一塊隕晶,此神材乃天外隕石墜落,受星海爆裂靈氣錘鍊,堅韌不凡,是鍛造飛劍的上佳材料。

    記得在秦山古道方仙道秘境中,竹生得了一塊便樂得嘴都合不攏,如今玄閣挖空了神州所有古秘境,卻是得了不少。

    想到這兒,張奎伸手一揮,兩儀真火銀光繚繞,堅硬的隕晶瞬間融化,在他強大神念鍛造下叮噹作響,漸漸得變成了蓮花花瓣狀,和通幽術花瓣紋路道韻一模一樣。

    張奎拿起仔細端詳,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猛然一跳,神魂歸位,再睜眼已是崑崙山頂,寒風逼人。

    伸手一揮,隕晶打造的地煞銀蓮頓時出現在手中,如墨玉一般晶瑩剔透,然而張奎的臉色卻是一僵。

    這玩意兒看似玄妙,卻一點兒沒有地煞銀蓮的道韻,純屬廢物。

    “瑪德,再來!”

    張奎再次神魂進入地煞銀蓮中,運轉射覆術,指尖金光繚繞不斷推算。

    隕晶、萬年寒鐵、怨銅…這些神材雖然妙,卻是天地大道運轉,歲月演化後的產物,即便再好,也無法承載地煞銀蓮的自成天地。

    自成天地…

    張奎心神一動,指尖瞬間停下,洞天神晶!

    此物乃仙王竊取大道開闢洞天的結晶,相當於先天靈物,可承載洞天之力,統御一方星域。

    若說有什麼能承載地煞銀蓮的道韻,自己手中也只有此物最合適。

    想到這兒,張奎毫不猶豫拿出了一塊洞天神晶,兩儀真火煉化後,用神識不斷打入地煞銀蓮紋路道韻。

    這次他心無旁騖,外面卻是生出了不小的變化。

    轟!轟!轟!

    只見崑崙山頂,以張奎爲中心,肉眼可見的衝擊波不斷向外擴散,空間都在震盪,彷彿天雷轟鳴。

    這聲響甚至傳到了崑崙山下,這裡是神州最大平原,圍繞大陣建立了乾、坤、坎、離、巽、震、艮、兌八座大城。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夜深人靜,受驚百姓紛紛走出家門,看着崑崙山頂雷聲轟鳴,議論不斷。

    “又來了,這大半夜的,教主也不休息麼?”

    “休息什麼,教主乃是天生神人,可不是你我這凡夫俗子。”

    “少見多怪,我曾經可是住在穎水城的,教主當時鎮壓江州,每次御劍飛行,同樣不也是天雷滾滾,聽不到反而不安心…”

    山腳神朝北極殿內,正在陰間地圖前商議的赫連伯雄和華衍老道也被驚動,齊齊扭頭看向山頂。

    赫連伯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教主在做什麼,上次弄出了星舟鎮國,這次動靜這麼大,怕是要有驚世之舉。”

    華衍老道則是滿臉憂色,“一次墜仙山,一次陰府,教主回來後,雖然沒說,但老夫卻感覺有些不對。”

    “前輩放心!”

    赫連伯雄沉聲道:“我人族自黑暗中崛起,教主有大毅力,我等亦要隨其披荊斬棘,萬死不悔…”

    不提山下衆人反應,崑崙山頂的動靜卻是越來越大。

    好在崑崙山爲天地之橋,神州大陣鎮壓,再恐怖的震動也巍然不動。

    安靜、堅固,靈氣充沛,這也是張奎在此修煉的原因。

    然而地煞銀蓮內,張奎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差,隨着道韻紋路一下下刻錄,這洞天神晶竟然也開始承受不住,變得扭曲。

    不行,還差點什麼…

    張奎心神一動,拿出了黑河水府青銅古鏡碎裂後化成的青石,此物雖然不知是何來歷,但也空間靈韻內斂,絕不簡單,且更加堅硬。

    想到這兒,他毫不猶豫用兩儀真火同時煉化,以無名青石爲底,用洞天神晶刻畫道韻。

    恐怖的震動聲越來越大。

    張奎眼中則閃過一絲欣喜,兩物相合,竟真的能夠承載地煞銀蓮道韻。

    唯一的缺憾,就是在道韻恐怖壓力下,眼本蒲扇大的蓮花瓣,變得越來越小…

    一個時辰後,崑崙山頂安靜下來,盤膝而坐的張奎猛然睜開雙眼,攤開大手,一枚拇指大的蓮花瓣出現在掌心。

    青肌玉骨、銀光繚繞,彷彿活過來一般,揮灑着銀色光芒。

    感受着其中的道韻,張奎眼中滿是激動,成了,雖然小,但卻完美複製了地煞銀蓮。

    忽然緊接着,張奎就面色一變,只見銀蓮花瓣在某種未知力量下,竟然迅速枯萎,化作了飛灰消散,彷彿根本沒有存在過…

    張奎先是沉默了一下,隨後看着天空哈哈大笑,“大道不容,這條路對了!”

    “只要有足夠的神材,地煞銀蓮練成之日,便是我開闢仙道之時。”

    說着,張奎看向了墜仙山方向,眼中神光四射,“墜仙山,古仙朝廢墟,卻是我新仙道崛起之地!”

    前方道路迷霧盡散,張奎心中陰影也少了許多,掏出酒壺灌了幾口,額頭“長生眼”忽然睜開,嘿嘿笑道:“看你這山硬,還是我的鋤頭硬…”

    然而就在他準備駕起祥雲再探墜仙山時,元黃卻通過太始傳來信息,他們發現了些東西。

    ……

    黑霧冥冥,風沙滾滾。

    陰間依舊是陰間,卻與往日大不相同。

    神州對應範圍內,過去幾個禁地對應的通道遺蹟,都建立了城鎮,火焰鎮魂塔熊熊燃燒,在這黑暗之地點亮了一座座燈塔。

    玄閣已經將所有材料消耗,煉製出了第一批十五艘星舟,連同龍骨神舟,十六艘神船光芒四射,載着天閣羣妖在神州領地內四處巡邏。

    當然,他們的主要精力全在邊境,神州境內全交給了各個戰隊,一邊挖掘遺蹟,一邊消滅那些偶然出現的小股怪異。

    排行榜靠前的戰隊幾乎分散在各個荒漠,而神嶼城還有更多的修士一批批涌入,新成立的戰隊層出不窮。

    正如張奎所料,陰間雖然危險,卻正如一個磨刀石,在不斷歷練中,神朝修士也在飛快成長。

    鏘!

    一道劍芒閃過,幾隻跳出的陰間怪異身軀散落一地,血肉在地上不斷蠕動,似乎想要再次融合。

    葉飛也不在意,挽了個劍花收劍歸鞘,而旁邊道人隊友則上前一步,捏動法訣鼓起腮幫子一吐,血色業火噴涌而出,將地上的怪異血肉燒成飛灰。

    “大家動作利索點兒!”

    葉飛哈哈笑道:“這些可都是功德點,更重要的,咱們的星舟甲板或許就在其中。”

    在他面前,白骨累累如海,星舟殘骸遍地,正是曾經仙孽常空佔據的那片領地。

    旁邊道人嘆了口氣:“光這些可不行,聽說神材不夠,玄閣第二批星舟遲遲沒有動工,天閣尊者都在排隊,啥時候才能輪到我們…”

    “瞎操心!”

    葉飛瞪了一眼,“那些自有上頭處理,咱們要爭的,是成爲第一個擁有星舟的戰隊…”

    就在這時,黑霧狂風起卷,一道金色流火神光四射,劃破天際往西而去。

    “是龍骨神舟!”

    道人隊友眉頭微皺,“聽說所有星舟都在往沙洲那邊集結,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

    葉飛盯着天空,眼睛微眯沉聲道:“先做好手頭的事,回了堡壘自然知道…”

    而在遠去的龍骨神舟上,元黃與張奎站在甲板前負手而立看着前方。

    元黃面色凝重沉聲道:“神州境內清掃後,我們便開始挖掘各個遺蹟,託星舟之威,收穫頗大…”

    他所說的張奎當然知道。

    神州重要陰間通道,除了安慶州的神嶼城,過去大多爲各個禁地佔領,可惜實力不濟,探索艱難。

    如今有了星舟艦隊,卻是一路橫掃,大有收穫。

    比如陰兵營,除去一些怨銅煉製後變化的古器,還整理出了一套上古兵家修煉之法,已經結合血煞煅身術在神朝軍隊中推廣…

    又比如過去靈教曾佔據的妖神殿,卻是古仙朝妖神一脈府邸,弄出了不少血脈修煉之法,華衍老道的鶴仙也憑此踏入神遊…

    他立玄教,傳下地煞七十二術,卻不是人人都要沿着這條路走,而是以此爲基,各有道路,呈現百花齊放的態勢,張奎也樂得如此。

    當然,還有瀾江水府連接的遺蹟,雖然地上一片廢墟,卻是古代的物資中轉站,地下有好幾個還在運轉的靈礦倉庫…

    這也是張奎安心在崑崙山修煉的原因,有了星舟艦隊鎮壓,普通小事根本不用出手。

    船上,元黃的眼神凝重無比,“神州無事,我便開始向外探索,三山乃古戰場遺蹟,所以我等重點查看。”

    “果然,三山所在之地也有蹊蹺,同樣有通道存在,玄陰山依舊是星舟鐵渣熔鍊後的礦山,器妖數不甚數,應該能弄出不少仙奴銀球,蛤蟆大尊正在從外圍圍剿…”

    “蒼空山通道外,是上古荒獸戰場遺蹟,只殘有一些靈韻,三眼族長老正在帶人孵化陰間飛馬…”

    “唯有這墜仙山…”

    不用元黃開口,張奎已經看到,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陰間怪異,翻涌滾動,瘋狂嘶吼聲響徹天地。

    要知道,這裡距離墜仙山還有數百里,已經不再是黑潮,而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與此同時,除跟隨蛤蟆大尊在玄陰山煉化器妖的三艘星舟,剩下的也全部趕來,集結於此,黃金鎮魂塔洶涌燃燒,神火領域連成一片,甚至將陰間黑霧朦朧的天空都染得通紅。

    而在他們對面,怪異組成的海洋也開始洶涌澎湃,但卻沒有受到挑釁攻上來。

    “這些傢伙有點怪!”

    張奎眉頭微皺,看向了陰間墜仙山方向,“他們似乎在守護着什麼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