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零三章 護法神庭,天地大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百零三章 護法神庭,天地大祭字體大小: A+
     

    隨着深入探索,張奎越來越發現,上古那場大戰多方勢力糾纏,背後迷霧重重。

    就像這連接夢境的青銅古鏡,福生也沒聽說過,至今還不清楚來歷。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要想建立龐大的護法神兵系統,敕封只是一個小問題,神道空間纔是麻煩。

    自己沒有仙王開闢世界,建立仙庭的能力,純粹用人族神道維持,就會消耗海量的香火神力,隨着日後神兵數量增多,還有可能會引起神道崩潰。

    該怎麼辦呢?

    張奎看着手中含有空間靈韻的石材,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黑河水府的夢幻仙境…

    ……

    “這便是神州結界?”

    當龐大的艦船來到東海近海水域時,船上三名禍洲來使立刻察覺到了不同。

    相對平靜的海面上,有神朝艦隊操練巡邏,海上人族駕船揚帆,水中海族洶涌潛行,空中也有飛行妖類翱翔九天。

    這種立體作戰方式最大的特點,就是依靠神道網絡形成陣法,符籙加持。

    當然,禍洲來使不知道這一點,也看不上眼,吸引他們的,是海中兩側完全不同的靈氣濃度。

    結界外普普通通,

    結界內靈韻盎然。

    嘭!

    海底一隻鯊魚飛快穿梭,猛地撞在結界上,一道金光閃過被震飛老遠,暈頭暈腦灰溜溜離開。

    青蛟眼神微動,感嘆道:“去年還是生靈觸之即死,今年卻能識別敵意,這神州結界越發靈妙了…”

    金袍男子看着四周,眼皮直跳,“覆蓋一洲大半的陣法結界,已非凡俗手段,怪不得吳先生您極力主張交好,這張教主手段已然通玄!”

    另一旁的古族老者沉默不語,眼中變幻莫測。

    嗡!

    巨大的金色光門緩緩升起,神州結界打開,一艘艦船緩緩駛出,船上星官溫文爾雅,“開元神朝歡迎諸位禍洲來使,在下禮部星官段江,請!”

    禍洲三人原本就有所求,見識過神州結界後,更是暗中約束手下,嚴守神朝規矩。

    龐大的使節隊伍由泉州登陸,一路穿過運河經瀾州、勃州前往崑崙山。

    三人都是一方勢力之主,沿途所見所聞讓幾人心生感慨。

    “這開元神朝秩序井然,萬靈各司其職,吳先生、姬老,人族怕是要真的崛起了。”

    “可惜,生不逢時,哪怕這張教主早生個數千年,我都會誓死輔佐,說不定會成就一番驚天偉業,唉…”

    不說三人心中計較,使節隊伍一路前行,數日後已來到了崑崙山下。

    但見巍峨高山屹立大陸中心,神道光輝光芒萬丈,四方靈脈匯聚,氣勢威壓天地。

    開元神朝也給足了面子,華衍老道、赫連伯雄率領衆多星官相迎,元黃帶領數名天閣大乘相陪,酒宴款待,歡聲笑語。

    但三人畢竟不是來串門吃飯的,酒宴之中,金城主忍不住說道:“諸位,我等有要事想拜見張教主,不知可否安排?”

    “當然可以…”

    華衍老道撫須微笑:“教主早有安排,神州大祭過後,便會面見各位。”

    “神州大祭?”

    青蛟吳先生眉頭微皺,忍不住問道:“開元神潮人族神道鼎盛,舉行大祭當然重要,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他自從撤離地下河水府後,沒了消息來源,對開元神朝目前情況一無所知。

    “也沒什麼…”

    元黃早從張奎那兒得知此人就是地下河水府之主,端着酒杯,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只不過數場大戰後,陰間神朝境內怪異,已被我們全部清掃乾淨!”

    ……

    張奎當然有事。

    他此時已身處黑河水府幻夢仙境中,宮闕玉宇,雕樑畫棟,檀香渺渺,周圍全是白紗黑髮女子,嬌軀婀娜,眉目含情…

    “教主,何不滿飲此杯…”

    “教主,我等排練了歌舞,爲您獻上一曲如何…”

    “教主,我…”

    “停!”

    張奎沉聲擺手,扭頭看向黑河水府之主玄夢姬。

    “什麼意思?”

    來到黑河水府後,玄夢姬的表情就有些不對勁,而他剛進入夢幻仙境,就有無數靚麗女妖上來獻媚。

    這陣仗,若是他點頭答應,恐怕夢幻仙境頃刻會變得不堪入目。

    玄夢姬眼神變換,揮手讓衆女妖散去,嘆了口氣說道:“我等長居幻夢境,神朝早已風雲變幻,開陰府,掃寰宇,滌盪乾坤。”

    “黑河水府雖有大乘效力天閣,但已經漸漸離德,看不上我等這些沉迷幻夢之人。”

    “再者幻夢境有大禍患,教主突然上門,可是決定要徹底毀掉這裡?”

    原來如此…

    張奎啞然失笑,“胡說八道,老張我豈是出爾反爾之人,不過這次來,確實要做些事情,且帶我去看那青銅鏡。”

    玄夢姬不明所以,卻也不敢怠慢,陪張奎離開幻境仙府,直奔那面青銅古鏡而去。

    依舊是殘垣斷壁,空間破碎別離,但周圍卻乾乾淨淨,從青銅鏡中蔓延而出的畸變植物惡瘤一個不見,還有數名女妖在旁值守,一看到青銅古鏡中有東西流出,便用他傳授的魘禱術盡數磨滅…

    張奎看得微微點頭,滿意笑道:“做得不錯。”

    玄夢姬恭敬回道:“我等皆是長生無望又畏死之人,幻境清閒無事,自然要守護好這裡。”

    張奎點頭,死死盯着青銅古鏡,沉聲道:“清閒不怕,自然有事要你們做,不過此物危險,卻是不能再留着了。”

    玄夢姬臉色微變,“教主,此物雖然兇險,但幻夢境卻依託於其上…”

    “放心,我已有辦法!”

    張奎打斷了玄夢姬的話,大袖一揮,駕着祥雲飄然而起,整個幻夢境地形頓時映入眼簾。

    這裡卻是個葫蘆狀,幻境仙府位於葫蘆肚中,青銅古鏡則位於葫蘆口,看似維持了夢境,卻是爲入侵做準備,若是讓那畸變之物蔓延而出,恐怕立刻會崩散造成大患。

    想到這裡,張奎當即於祥雲之上盤膝而坐,心神不斷沉入丹田,一種玄之又玄的恐怖氣息瞬間瀰漫了整個夢境。

    夢境空間轟隆作響,張奎周圍甚至發生了扭曲,下方夢幻仙府更是嗡嗡震動,瓦片宮燈不斷墜落。

    “怎麼了?”

    “那是什麼…”

    大批幻夢女妖驚恐地跑了出來,臉色蒼白望着天空。

    幾名水府管事妖女閃身來到玄夢姬身邊,盯着天空憂心忡忡說道:“宮主,張教主這是要對幻夢境下手了了麼?”

    “放心…”

    玄夢姬眼中神光變換不定,“張教主乃是信人,另有安排,不過教主手段通玄,我也不清楚。”

    空中的張奎自是不知她們談話,此刻他已再次來到意識海銀色蓮花旁。

    只見銀蓮在黑暗虛空中綻放,自成一片天地,九尊石碑漂浮其中,神道金光繚繞。

    這是他專門煉製的人族神道護法靈碑,消耗了所有從墜仙山挖掘的空間靈韻石材,以神異珠爲核心構建安魂養靈陣,再以神道神力灌輸。

    解決青銅古鏡最大的麻煩,便是夢境虛幻,唯有魘禱術能起作用,但也除不了根源。

    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其帶出夢境,於現實中毀掉。

    張奎自從用地煞銀蓮空間擺脫天地規則束縛,修煉出兩儀真火後,便知在這混亂殘缺大道之內,自己的成仙機緣就落在地煞銀蓮上,有空就經常研究。

    雖然暫不明朗,卻是學會了用地煞銀蓮納物,他此番就是要化實爲虛,將護法靈碑帶入夢境。

    幻夢境的震動越來越大,張奎要將靈碑帶入,顯然已經造成了某種失衡,玄夢姬和女妖們驚恐地看着遠方夢境天地一點點潰散。

    就在這時,空中盤膝而坐的張奎忽然睜開雙眼,瞳孔中銀色火焰閃爍,聲音響徹天地。

    “護法靈碑,出!”

    嗡!嗡!嗡!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天地轟鳴中,九道金光從張奎體內飛射而出,從天空落下時,就已經不斷變大,化作三百米高的巨物。

    轟!

    一座巨碑轟然落下,震碎了周圍宮殿,早已收到命令退出的女妖們臉色慘白。

    轟!轟!轟!

    一座座巨碑不斷落下,整個夢幻境仙宮全部破碎。

    幻夢境管事女妖欲哭無淚,“宮主,這是我等數千年心血,張教主意欲何爲?”

    “莫慌!”

    玄夢姬眼中滿是興奮,“這是由實化虛的大法,遠超我等想象,怪不得張教主有信心解決隱患,看那些神碑,分明是按九宮之法佈置…”

    還沒等她說完,九尊靈碑就一一亮起萬丈神光,九宮之中,隱有陰陽二氣盤旋,先是化爲太極圖,隨後開始向外擴散,那些碎裂的幻夢邊境重新修復,甚至又擴大了數倍。

    在一陣陣空間轟鳴聲中,整個夢幻仙境漸漸穩定下來,葫蘆型腹地擴大了數倍,金色神光籠罩,與原先夢境邊界形成鮮明對比。

    張奎盯着青銅古鏡,眼中煞光閃現,威嚴的聲音響徹幻夢境,“所有人,立刻進入神光範圍內!”

    衆夢境妖女不敢怠慢,在玄夢姬帶領下,進入靈碑神光內,好奇地看着那些高聳靈碑,只見上面沒有一字,唯有神韻如水流淌。

    張奎看着衆人沉聲說道:“黑河水府衆妖聽令,爾等捨棄肉身神魂,依夢求長生,不過幻夢一場。”

    “我今立下護法神軍境,之後萬千神將神兵寄託靈碑,此護法神軍境會不斷強大,爾等需盡心維護,人族神道不滅,爾等亦能永存!”

    衆女妖面露驚喜,夢境雖好,卻虛空無依,時刻擔憂破滅,這下算是落到了實處。

    “謹遵教主法旨!”

    張奎點了點頭,隨後雙手變幻法訣,九尊靈碑神光沖天而起,空間再次嗡嗡震動。

    “裂!”

    隨着張奎一聲低喝,神光與原先夢境交接處,頓時轟然斷裂,只剩下青銅古鏡一小塊區域。

    如果說此幻夢境是由青銅鏡爲通道,連接未知夢境誕生出的入侵之地,此番卻是被張奎摘了葫蘆。

    不過事情還未結束。

    張奎顯出通天徹底法相,大手一抓,魘禱術、嫁夢術、搬運術同時施展,將青銅古鏡拽入了地煞銀蓮中…

    黑河水府中,盤膝而坐的張奎猛然睜開眼,隨後大手一揮,房間大小的青銅古鏡頓時出現。

    果然,不在夢境之中,鏡面黑暗通道也隨之消失,不再有那種畸變植物和怪眼流出。

    旁邊坐着的玄夢姬也結束入夢睜開了眼睛,欣喜中帶着失落,“教主,夢境安然無恙,不過卻生出排斥,我若想再次進入,恐怕要和其他人一般捨棄肉身神魂。”

    張奎微微點頭,“那裡將是神道重地,你可先去天閣效力,是人間修行,還是夢境護持神道,今後自己選擇。”

    “是,教主。”

    玄夢姬眼神微動,顯然已經做好了選擇。

    張奎也不奇怪,幻夢境雖然是虛,但卻遠離紛擾,玄夢姬沉迷其中也不奇怪。

    就在這時,青銅古鏡忽然嗡嗡作響,表面微微發亮,一個陰沉的聲音從對面傳來。

    “咦,怎麼有境道脫離了夢境,快去稟報境主,查查是哪個星域…”

    張奎頓時面色大變,也不廢話,額頭“長生眼”猛然睜開,寂滅黑光轟然射出。

    “大膽!”

    對面聲音頓時氣急敗壞,“是誰敢壞我仙朝之物…”

    轟!

    青銅古鏡瞬間破裂。

    黑河水府一片片宮殿轟然倒塌,雖然大部分水妖已經離開前往人族效力,但還是有不少留下,被砸的頭破血流。

    “仙…仙朝…”

    廢墟之中,一旁的玄夢姬滿臉驚駭,嘴巴都在哆嗦。

    張奎眼神陰沉,沉默不語…

    ……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尤其是在這個神魔共存,大道混亂的世界,從部落時代開始,人族便對國祭格外看重,人心凝聚,所以才能苟延殘喘,生生不息。

    不知不覺,又是一年中元,各個靈山腳下城市,神朝百姓,無論人族妖族,全都匯聚於聖廟外,肅穆而立,在黃閣星官帶領下祭奠英靈。

    許多消息不再隱瞞,神朝衆生都已知道,雖然神州結界內一片安詳,外面卻是大道混亂,危機重重。

    開元神朝就彷彿黑暗海洋中行駛的一艘巨船,危機之下,人心反而越加凝聚。

    張奎身着日月星袍,立於崑崙山上,兩眼日月光輪旋轉,神光洞照四方。

    他伸手一揮,神庭鍾忽然出現,崑崙山頂頓時神光照射四野。

    山腳下觀禮的禍洲三人頓時面色微變,他們進入神州結界,便隱約察覺到天地壓力,如今更沒想到,人族神道已達到如此地步,即便他們這大乘巔峰,也感覺到恐怖威脅。

    崑崙山頂,張奎面色沉重,伸手一揮,九尊虛幻的護法靈碑頓時融入神庭鍾內,漸漸與神庭結合。

    山腳神朝廣場,在一眼望不到頭的人羣眼中,中央樹立的一座高聳靈碑忽然光芒大作。

    張奎見靈塔幻境已經與神庭鍾融合,立刻捏動法訣,使出了地煞七十二術中的“請仙術”。

    此術法非是真的能請到仙人,而是召喚天地間消散的靈魂。

    鐺!

    神庭鐘響徹神州。

    “魂兮,歸來!”

    隨着張奎的話語,從北疆州到泉州,天地間陰風呼嘯,各地聖廟神庭鍾分體內,一道道淡藍靈體飄飛而出,有人有妖,向着崑崙山不斷飛去。

    掃蕩陰間,不免有死傷,從張奎定下計劃後,戰死修士陰魂便會被隨軍前進的神庭鍾收納,從此踏入神道護法。

    崑崙山下,無數人在陰風中亂髮飛舞,對着天上飛過的陰靈拱手。

    “劉兄,一路走好,今後咱們並肩作戰!”

    “牛三,走好!”

    一聲聲告別中,陰魂盤旋而飛,最後融入了靈碑中。

    幻夢境中,護法猿神將與藤神將如山嶽般聳立,辟邪將軍尹白披甲而出,神色凝重拱手:“諸位,從此神人兩隔,與我一同護衛神道。”

    “見過將軍!”

    已成護法神兵的修士陰魂們齊齊拱手。

    而在護法神庭四周,夢境女妖們白紗飛舞,不斷維護着九尊靈碑虛影…

    崑崙山上,張奎微微一嘆,開元神朝雖庇護了神州衆生,但也註定踏上一條腥風血雨之路。

    護法神庭補足神道的同時,也算是爲這些戰死修士一條出路。

    在他忙碌的時候,玄閣又造出數艘星舟,在元黃帶領下,剿滅各地黑潮,陰間神州境內怪異大部分已經清除,各個通道都建立了堡壘,如今是時候向外擴張了。

    想到這兒,張奎沉聲道:“神虛,通知一下,讓那些禍洲使者來見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