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九十一章隱秘勢力,火燒玄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九十一章隱秘勢力,火燒玄陰字體大小: A+
     

    這地方…有些不對啊。

    張奎看了看周圍,神情變得凝重。

    原本以爲只是個隱世大妖修煉之地,不惹紅塵是非,一心只問長生。但現在看來,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地圖變化,標識出了神州結界範圍,說明他們一直在暗中關注,甚至可能離開沒多久。

    這圖上所寫勢力,除了幽朝,剩下的蠻土和禍洲都沒聽過,甚至海上也做了標註。

    無論陰間所得星軌,還是這幅地圖,都標明天元星下有一條水道連接海眼,貫通全球。

    但其中怪異滋生,危險重重,幽朝多次失敗,百眼魔君從裡面爬出,都說明這條水道的危險。

    而這個勢力不僅能夠暢通無阻,還將天元星諸般隱秘打探的一清二楚,顯然實力雄厚。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做這些…有何目的?

    張奎看了看周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以爲人走了就沒事,卻是打錯了算盤。

    “取月術!”

    隨着張奎捏動法訣,一縷清輝灑入洞府,模模糊糊影像出現,隱約有聲音傳來,卻像糊了漿糊,潑了混墨,什麼也看不清。

    有意思…

    張奎來了興趣。

    要知道以他如今的修爲,取月術下,甚至可顯現數年前的影像。

    對方竟有會遮掩天機之人,這可是自將軍墓軍師後,遇到的第二個。

    “射覆術!”

    張奎又用上了推演之術,左手五指快速閃爍,手指幾乎形成了殘像,更有幾縷金光於其中流動。

    很快,取月術顯示的圖像漸漸變得清晰。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只見水府之內,一羣盲眼魚妖跌跌撞撞收拾東西,嘰嘰喳喳一片慌亂。

    大廳內,卻有兩個氣機龐然的身影,正站在地圖前對話。

    一名身着青袍,膚色碧綠,額頭長角,顯然是一隻青蛟。他眼神淡然,“開元神朝去往天河水府,必存了清除神州內患的心思,那張奎幾年前曾窺視這裡,此番必然尋來,只是可惜了這處上古驛站。”

    在他對面,則是一名身披重甲的雄壯蟹妖,聞言眼神有些遲疑,“主上,我觀那神朝雄圖大志,已有崛起之勢,況且那張奎還修復了星船,我們何不…”

    “你不懂。”

    青蛟微微搖頭,金黃森冷的眼中顯出一絲滄桑,“修復星船,清理陰府,其志可嘉,我甚是欣賞,但他卻樹敵太多,遲早引來大禍。”

    蟹妖倒抽一口涼氣,

    “主上的意思是?”

    青蛟嘆了口氣,擡頭看向天空,“仙朝崩毀,星神肆虐,怕是早已注意到了這裡,天元星早已沒有希望,我們還是儘快離開爲好。”

    蟹妖臉色變得難看,“可四年前找到的星船一去不回,我們怎麼離開?”

    青蛟猶豫了一下,“此事隱秘,隨我到了禍洲便知。”

    就在這時,一名盲眼魚妖走了過來,哆哆嗦嗦趴在地上,“二位大人,船已備好。”

    蟹妖點了點頭,看了看周圍,隨即目光停在了那幅地圖上,“主上,要不要毀掉此物。”

    青蛟略微沉思,“不用,就當結個善緣,日後,恐怕難免會碰面。”

    “是,主上。”

    說罷,二人便帶領小妖往水府外而去,張奎跟上一瞧,卻發現他們的“船”,是一種渾身骨板,滿嘴尖牙的怪魚,相貌兇狠,體型更是猶如巨鯨,石質的船樓硬生生鑲在了背上。

    這些人動作很快,登上船後,怪魚便一甩尾巴,身形飛速消失。

    張奎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從對話上來看,這應該是個知曉很多秘密的組織,也不知到底有什麼圖謀。

    原來那些邪神叫做星神…

    還有,這幫人竟然找到了一艘能用的星船,並且已經發往了月宮。

    四年前,不正是自己剛到的時候麼…

    張奎對這個組織興趣越來越大,當即施展術法,儘量往前推移。

    但很可惜,或許是此地元磁有些異常的原因,影像只能推演到一年前,並且其中多有斷續。

    此地或許真如他們所說,是個上古驛站,只有這主僕二人爲大乘妖物,其他的小妖連天劫都不是。

    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修煉,偶爾會有體型較小的怪魚游來,吐出墨玉板交給青蛟。

    這應該是一種神識讀取記錄的手段,青蛟也沒有透露裡面說了些什麼。

    也不知他們從何處探查到的神朝消息,還有這地下水道竟能避開神州結界…

    張奎想了想,並沒有破壞此地,而是留下一個隱秘的陣法,若有人前來,隨時能夠感應。

    拆下地圖收入隨身空間後,張奎身形一閃往地面而去。

    身後,上古驛站水府靜靜矗立在地下深海中…

    ……

    “教主…”

    張奎一出來,天閣羣妖便圍了上。

    蛤蟆大尊叫囂道:“教主,那幫人什麼來頭,要不要我們去滅掉他?”

    其他大乘無語,天閣羣妖中,就屬這個蛤蟆最會拍馬屁,一點兒也不要臉皮。

    “已經走了。”

    張奎微微搖頭,“此事隱秘,隨後再告訴你們。”

    說着,忽然一笑,“先是血毗盧寺,隨後又是這幫傢伙,看來我們神朝誰都不看好啊,也罷,省得礙事。”

    “走,先去玄陰山!”

    ……

    茫茫大海,波濤洶涌。

    玄陰山依舊烏雲滾滾,雷光轟鳴,滿天煞氣翻涌。

    要說起來,玄陰山孤懸海外,並不在神州結界內,但平三山的目的,不僅僅是解除隱患,還要探索挖掘上古戰場。

    張奎對此地最爲熟悉,神怨仙孽還好說,上古戰場仙神怨氣化生,對“長生眼”是養料。

    而更重要的是,這裡滿山怪異器妖,用紅蓮業可煉化出仙奴銀球。

    張奎如今已經可以確定,此物是古星船上用於操控駕駛的船員,好用的很。

    毀掉石人冢鎮壓戰旗後獲得的晶石,已經足夠再煉製三尊黃金鎮魂塔,星船材料也夠,雖無龍骨龍珠,但也能煉成陰間戰場利器。

    要想掃蕩陰間,一艘龍骨神舟顯然不夠用。

    一如以往,玄陰山上若高空飛行,便會吸引無數天雷,但張奎連防護罩都沒開,肥虎一聲長嘯,興奮地竄上高空,將天雷一一吞入腹中。

    張奎微微一笑,將龍骨神舟緩緩落在半山腰,果然,整片山到處都開始涌動,大大小小彷彿鐵渣聚合物的怪異器妖紛紛鑽了出來。

    這些東西,對於龍骨神舟有種狂熱,上次因赤麟襲擊神州匆匆離去,這次,張奎卻是一個也不想放過。

    看着漫山遍野怪異爬來,山頂更是轟隆震動,一個個小山般龐大的怪異紛紛出現,元黃等人看得直搖頭。

    “黃巾力士竟是此物煉化而成,真是難以想象…”

    “來的好!”

    張奎哈哈一笑,立於龍舟之上,捏動法訣猛然一吹,吸收了本源業火的威力頓時顯現。

    這次不再僅僅是血色業火,更有無數業火紅蓮於火焰中盛開,瞬間點燃了半座山。

    天地間猛然颳起了暴風雪,山下海面更是咔嚓嚓開始結冰,寒冷徹骨,彷彿靈魂都要凍結。

    煉化速度很快,大片怪異化爲白灰,隨即就有銀光閃爍,被早有準備的羣妖臨空收取。

    衆妖小心翼翼將銀球放入木盒中,蛤蟆大尊更是樂得眉開眼笑。

    新的鎮魂塔煉製好後,必然會分兵,他作戰勇猛,弄了個船長的位子,這些可都是日後船上的寶貝。

    張奎則另有他事。

    隨着滿山怪異器妖出現,一個個神怨仙孽也被驚動。

    這些東西雖同樣毫無理智,卻不像飛蛾撲火的怪異器妖,本能地避開業火,在外圍顯露身形。

    但張奎卻不會放過,額頭“長生眼”睜開,一道道寂滅黑光噴射而出,將其徹底撕裂,剝奪仙韻神則。

    今日前來,就是要將玄陰山上所有東西一掃而空,免得日後作祟。

    山脈震動,電閃雷鳴,血色業火焚山,滿天寒雪冰刀,恍如末日降臨。

    整整半日,山上才漸漸安靜下來,張奎收起業火,只見原本黑色的鐵山,已經變成了白色,既有焚燒怪異器妖留下的白灰,也有層層冰雪。

    元黃微微搖頭,“怪不得位列三山,這麼多怪異,若不是教主的神火,即便大乘境也會被圍攻至死。”

    “再多點兒纔好!”

    蛤蟆大尊哈哈大笑,“仙奴銀球竟然煉化了三百多個,足夠用了。”

    張奎微笑點頭,隨即兩眼日月光輪旋轉,仔細查看起了這座玄陰山。

    他可沒忘,其中一個洞窟,竟然藏着遠古神廟、邪神祭壇,或許還有其他。

    然而出乎意料,玄陰山雖然有衆多山洞,但大部分都被徹底破壞,成爲了器妖巢穴。

    也難怪,有這東西,怕是什麼也不會留下,那邪神祭壇還是隱藏在洞天,加上神廟禁制才得以保存。

    隨即,張奎便看向了山頂,那裡雷光密集,竟然白乎乎一片什麼也看不清,再加上巨型器妖聚集,顯然有古怪。

    “癡貨,隨我來。”

    張奎招呼一聲,騎着肥虎騰雲駕霧往山上而去。

    天閣羣妖則留在山下,畢竟這種程度的天雷,他們可受不了。

    越往上,雷光越密集。

    張奎自是不懼,不說肉身強橫,雷劈不動,就是有天雷近身,也被肥虎哧溜一口吞入腹中。

    “道爺…”

    肥虎突然看着前方,兩眼癡迷,“俺能不能在這裡睡上兩年?”

    張奎哈哈一笑,

    “看看再說。”

    他心知自己實力太強,肥虎雖說憊懶,心中卻憋了股氣,覺得自己是個累贅,如今什麼忙都幫不上。

    也罷,即便上面有何神器,也要留給肥虎,助他成道。

    山頂轉眼就到,眼前景象卻是有些古怪,如同火山口。

    周圍鐵山徹底化作了銀色,滋滋冒着雷光,而中央如同火山口,電光密集化作了雷池,天空陰陽二氣相搏,烏雲翻滾不休,一道道雷光如雨點般落入雷池。

    嗡嗡嗡!

    肥虎頸部鈴鐺忽然飛出,落在了銀色磁鐵上,頃刻就被雷光化作了鐵水。

    那是驅妖鈴,原本竹生贈送,用來束縛肥虎,但其實早已無用,肥虎也是習慣性沒摘下來。

    肥虎一愣,張奎則呵呵一笑,“天雷斬心鎖,癡貨,看來這裡卻是你成道之地。”

    肥虎抽了抽鼻子,“道爺,你說得太玄,俺聽不懂,反正俺是跟定你了。”

    “好說!”

    張奎哈哈一笑,“走,去看看裡面藏了什麼寶貝。”

    說罷,肥虎便載着他縱身跳入了雷池。

    眼前一片白芒,張奎頭髮根根豎立,肥虎則渾身雷光,肚子渾圓,走路晃來晃去,哀嚎道:“道爺,不行了,俺撐得慌,先躺一會兒。”

    “嗯…你待着吧。”

    張奎點頭獨自向前,頂着雷光不斷前行,他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就在前方。

    百米的距離,雷光越來越強橫,即便以他的肉身,也開始漸漸崩潰修復。

    張奎不驚反喜。

    要知道這般情況,可是能修煉肉身,如今半步爲仙,沒想到還能更進一步。

    老蛟妖說得對,即便暫時不能成仙又如何,本源業火、這雷池,都能繼續增強實力,厚積薄發下,若有機會成仙,說不定更猛。

    想到這兒,他也不再着急,每走一步,都要令肉身不斷重組,直到雷光徹底無用。

    百米的距離,足足走了三天,因爲肥虎通知,外面羣妖倒也不着急,安靜等待。

    三天後,張奎肉身強度百尺竿頭,又增強了一成,而與此同時,他也看到了眼前之物。

    卻是一個懸浮着的百米青銅圓盤,上面髮絲般細小的陣法紋路密集,看得人頭暈,而且還是分了數層的立體陣法。

    圓盤中央有個空洞,裡面懸浮着個圓球,半邊爲銀色,半邊漆黑,也不知是什麼材料煉化,呈現太極球模樣。

    而此圓球卻被利刃劈開個大洞,陰陽二氣直衝天際,引發烏雲雷電。

    怪不得…

    張奎看了看天空,能引動天雷數萬年,更在上古大戰殘留至今,此物絕不簡單。

    想到這兒,張奎仔細分辨起了青銅盤上的陣法,雖然陣法錯綜複雜,但他陣法大成,即便沒見過,眼光也是無人能及,漸漸琢磨出些味道。

    聚靈…鼓動陰陽二氣化生,靈氣傳導…永不停歇…

    此物,難道是星船核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