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字體大小: A+
     

    石人冢降了!

    這個消息,彷彿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神州。

    至此,神州境內,壓在人族頭頂上萬年,恐怖籠罩了整個大地的“三山四洞五水府”,除去已知是古戰場遺蹟的“三山”,其他皆被搬開。

    四洞之中,將軍墓滅絕,靈教分裂,蠆國與石人冢歸附神朝。

    五水府中,瀾江水府最早締結盟約,天河水府次之,隱世不出。靖江水府被滅,雲夢與黑河水府歸降。

    即便是神朝周邊禁地,無論海眼、東海水府,還是草原上的血海、狼山,都全部消散在了歷史中。

    如今上古東洲境內,神朝獨大,氣勢蒸蒸日上。

    神朝百姓想起前些年經歷的恐懼黑暗,不禁恍如隔夢。

    然而緊接着,從陰間陸陸續續傳來的消息,就彷彿一盆冷水,澆滅了神朝百姓修士剛剛升起的小驕傲。

    陰間怪異、天外邪神、惡毒王朝、即將淪陷的世界…

    張奎說要讓神朝人族開眼看世界,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如今祥和一片的神州之外,是如此黑暗的現實。

    “拼了!”

    有鄉間族老滿眼熱淚奮聲疾呼,“我人族眼見有興起之勢,不能再跪下去了!”

    “怕個球!”

    有修士扛着劍往安慶州神嶼城而去,“老子即便是死,也要死在陰間!”

    出乎許多人意料的是,這些恐怖消息的傳開,不僅沒有引發恐慌,反倒是激起了神朝上下的雄心。

    或許,當張奎傳令“人族不跪”的時候,某些東西就已經開始醞釀。

    石人冢的處理也很順利,其府主石鏡道人和大半大乘境隕落,剩下的也不敢掀風浪,老老實實接受安排。

    於是,崑崙山神朝各個衙門,陰府神嶼城,甚至各個靈山腳下的城市,人們開始經常能見到會說話的門板,給人引路的宮燈,來回穿梭送信的石馬,守衛寶庫的石人…

    起初有些好奇,即便是妖族也很少見到這麼多器妖,但很快就變得習慣,畢竟如今收復陰間,已經成了神朝頭等大事。

    ……

    陰間,金光洞礦坑。

    黑霧冥冥,陰風呼嘯。

    呼~

    熾熱的太陽神火從鎮魂塔上熊熊燃起,龐大的環形山脈,一尊尊鎮魂塔如接力般陸續點燃,許多黑暗中的殘垣斷壁漸漸被照亮…

    早已擴大數倍的通道外,密集的人羣瞬間開始涌入,在星官的指揮下修整城市,重新探查礦道。

    一座鎮魂塔旁邊,張奎靜靜看着眼前龐大的環形山,旁邊一名玄閣老修士滿臉笑容,“教主,沒想到此地怨銅礦產如此充沛,即便是古仙朝和石人冢,也只挖了不到四成,神嶼城內陰器怕是要大幅降價,這下所有人都能用得起了。”

    說着,他奇怪地看了看周圍,“不過也怪,周圍毫無礦脈延伸,這怨銅像是憑空而來。”

    “哪會憑空而來…”

    張奎看着眼前的巨大環形山微微搖頭,隨即仰頭看向了黑霧一片的天空。

    這陰間的星空之中,怕是也有古怪…

    玄閣官員見他似乎心情不好,也不敢多加打擾,連忙拱手告辭。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畢竟得了這礦坑只是開始,今後這裡將建一座城市,將挖好的怨銅礦石運到巳靈山煉製,隨後再送到神嶼城。

    如今神朝諸般事務繁多,人手一直嚴重不足,神道還特意發放功德,鼓勵多生多育,反正現在有多少人都養得起。

    張奎的心情自然是沉重,金光洞下經歷的一切他隱瞞了下來,陰間混亂敵人無數算什麼,若是讓人知道仙路徹底斷絕,不知有多少大乘境妖物會徹底絕望。

    無極仙朝這招確實毒辣,相當於堵住了成仙途徑,將所有仙人狠狠捏在手中,繼而徹底掌控天地。

    張奎敢肯定,若是仙朝還在,恐怕揮手之間,就能讓他手下這些大乘境妖族集體叛亂。

    更讓人心寒的是,如今就連仙朝也已經毀滅,佔據了法則的無寂天異變,那雲海中的獨眼黑影,恐怕絕不弱於那些星空彼端的邪神。

    “狗日的!”

    張奎不禁一聲暗罵,他對無極仙朝的觀感越來越差。

    當然,種種困境反而激起了他的牛脾氣。

    既然沒有路,那就想辦法重新趟出一條路。

    若真的不行,就使盡一切手段,將那長生仙王的無寂天徹底掀翻。

    即便到了最後一刻,也不能放棄!

    不過好的一點是,他對更高層的力量有了深入瞭解。

    無論仙朝還是那些邪神,都是竊取了各種大道法則,藉此攪動星空,掀起無數黑暗。

    未來的路,究竟在何方?

    就在張奎思索的時候,元黃忽然急匆匆穿過陰間通道,面色嚴肅,飛身向他趕來。

    “教主,我們老府主說,時機已經成熟!”

    …………

    瀾江水府,地下斷層空間。

    天地間一片昏暗,這是不同於陰間的那種黑暗,更接近於虛空。

    而在死寂的沙石地上,大片業火紅蓮盛開,血色光華照耀,仿如幽冥地獄。

    “這便是本源之火?”

    張奎瞪大眼睛,瞧着一片業火紅蓮中最大的那朵,其徹底化作了一朵血色蓮花,蓮臺之上,一點黑紅色的火苗微微晃動,彷彿隨時都要熄滅。

    身着破爛僧袍的老蛟妖已經顯得更加蒼老,他虛弱地笑了笑,“或許是你這神州大陣的原因,亥靈山壬水大陣萬物收藏,本源業火竟提前培育而出,那佛母前兩天還想掙扎,如今卻已沒了動靜。”

    “哦…”

    張奎連忙向下望去,神光洞照穿過層層黑暗,只見那巨大的古族佛母已經生出了血肉,但卻滿臉絕望,看着渾身靈韻被本源紅蓮業火不斷抽取,怨毒之氣不斷逸散。

    “冢中枯骨,也想作祟!”

    張奎一聲冷哼,暗中吩咐太始,等此間事了,就來一次大型穰災術淨化,免得生出怪異。

    老蛟妖咳嗽了一聲,緩緩坐在了石頭上,微微嘆了口氣,“老夫一生修佛,越發覺得這磐涅之境仿如幻夢,如今殘留古佛屍皆化邪魔,還好有這業火紅蓮,焚盡一切,可以提煉出最純淨佛性。”

    張奎沉默不語。

    老蛟妖的計劃,是提煉出佛母佛性,隨後轉世重修,借人族大勢崛起,最終成佛。

    張奎原本絕對有機會,但知曉如今的狀況後,早已經不太確定。

    大道混亂之下,仙道如同邪魔,佛道誰知道又會是什麼鬼樣子?

    “你有心事…”

    老蛟妖淡然一笑,“有什麼事能讓你這翻天覆地的張教主心煩,此地無人,我又將死,不如說來聽聽。”

    張奎猶豫了一下,也不忍再隱瞞,將所有事情慢慢敘述…

    老蛟妖雖爲禁地之主,又直呼倒黴,但能捨棄前途,爲神州生靈鎮壓佛母數千年,張奎真的不想隱瞞。

    聽完張奎訴說後,老蛟妖先是沉默,隨即哈哈直笑,搖頭說道:“原來如此,這漫天仙佛當真是個笑話。”

    所以,他看向張奎,露出了森白獠牙,“老夫見教主豪氣沖天,掀翻衆多禁地,將羸弱人族帶領至今,踏入天地棋局,故此託付轉世。”

    “但教主如今,卻令老夫有點失望,這大道混亂,宇宙黑暗,衆生皆苦,沒人能逃脫,想那麼多又有何用。”

    “吾輩修士,歷千劫萬難方能求得大道,星空古神、荒古仙王…你又豈知他們的道,便是大道?”

    “道爲何,道無盡!”

    “即便這大道混亂,也只是其中一劫罷了,教主哪一次不是無中生有,硬生生給人族劈開前路,如今難道慫了?”

    “球才慫了!”

    張奎哈哈一笑,大袖一揮彎腰拱手:“多謝前輩提點,我之道爲變,既然如今大道混亂,那麼老張的道就是將它變上一變,萬物革新,方爲天命!”

    “好!”

    老蛟妖豪邁一笑,扭頭看了一眼本源業火,“時間到了,我轉世後,定隨教主身旁,看你如何變幻大道!”

    說着,身形一閃,竟然撲到了本源業火之上,瞬間神魂便被凍結。

    然而碎裂之際,本源業火忽然沖天而起,地面轟隆震顫傳來一聲聲絕望的詛咒,而一道道黑光也被業火紅蓮抽出,血色火焰下,黑光扭曲消散,一點點祥和的金色光芒漸漸匯聚…

    張奎神情變得凝重。

    此時已到了最關鍵時刻。

    佛性易煉,但豈是凡俗可輕得,老蛟妖要用自己的佛心在業火燃燒中,與佛性合爲一體。

    若無佛心,便是幻夢一場,頃刻煙消雲散。

    血色業火,靈動佛光中,只見老蛟妖即將潰散的神魂忽然盤膝而坐,捏動法印,原本猙獰的面容,也變得威嚴慈祥。

    “衆生皆苦,諸相皆空,萬物顛倒,無生無死,心有掛礙,當度一切苦,當度一切虛…”

    周圍空間開始崩塌,業火紅蓮中的老蛟妖對着張奎淡然一笑,瞬間消失,一道金光劃破天際,往沙洲而去。

    張奎默默記下了地點,隨後捏動法訣,張開大嘴猛然一吸,空間內的業火紅蓮,包括那朵蘊含了本源業火的紅蓮,全被一股腦吸進了腹中。

    隨後張奎也不搭理這即將崩潰的虛空,凌空盤膝而坐煉化。

    本源業火難以琢磨,若不及時煉化,恐怕很快就會遁入虛空。

    徹骨的寒冷彷彿要凍結神魂,張奎毫不搭理,任由身軀不斷碎裂又重新聚合。

    恍惚中,他看到了一幅景象:寂靜黑暗虛空中,一朵難以想象,星河般巨大的業火紅蓮熊熊燃燒。

    下方是屍體,各種各樣的屍體,彷彿堆滿了起了整個星空,怨毒之氣充斥,但全都化作了業火紅蓮養料,周圍黑暗中,是一個個驚懼而又貪婪的目光…

    張奎猛然睜開眼,在空間即將崩潰時離開了這裡。

    等在水府內的元黃鬆了口氣,微笑拱手道:“恭喜教主又得一重寶。”

    他心情不錯,已經知曉老府主成功轉世。

    “好說!”

    張奎微微一笑,扭頭看向了水府上空璀璨的星空。

    紅蓮業火確實給力,如今天道混亂怨氣叢生,本源成長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漫天邪魔皆不敢靠近,當真是隻可遠觀,不可褻玩。

    他老張得了一絲本源,就已經比所有人都邁近了一步。

    想到這兒,張奎心中忽然一動,微笑道:“邪神的手段,老張確是能耍上一耍。”

    說着,在元黃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揮手召喚出了神庭鍾…

    ……

    神嶼城外,枯寂曠野。

    一座座巨大的白骨化石中,一艘艘半掩埋的星船殘骸旁,到處都有廝殺聲響起。

    如今誰都知道這裡是試煉之地,神嶼城的神遊境保姆們也不再掩飾,不斷放入陰間怪異,任由神朝修士廝殺鍛鍊。

    “古兄,小心!”

    一名劍修用陰器剛斬殺了一隻怪異,就見黑暗中突然撲出另一隻,向着手足無措的同伴衝去。

    如今神嶼城的排行榜已經公佈,那是戰隊排行榜,不僅是榮耀,每期前十都有重大獎勵,因此一個個戰隊迅速成型。

    畢竟誰都知道,除了張教主那種猛人,其他人都要相互配合才能生存。

    對付陰間怪異,諸般術法事倍功半,唯有劍修有了陰器後,戰力直線增長,成爲了絕對主力。

    但劍修並不是誰都有資質,更多人則是修煉術法,在這陰間顯得寸步難行。

    就像此刻滿臉蒼白的古慕山,最喜五行術法,唯一學會的地煞七十二術就是吐焰術。

    只是平常噴出的小火焰,給陰間怪異撓癢癢都做不到。

    劍修大急,一聲怒吼迅速衝來,這可是他至交好友,枯寂曠野雖有神遊境守護,卻也不是每次能及時趕到,這些天已經開始出現了傷亡。

    看着撲上來的陰間怪異,古慕山滿臉絕望,下意識捏動法訣,鼓起腮幫子一吹。

    呼~

    這次感覺似乎不一樣,渾身都發冷,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噴出的火焰竟然成了血色,而那陰間怪異也被凍成了冰坨子,掉在地上嘩啦啦碎裂…

    與此同時,瀾江水府內,元黃一臉興奮哈哈大笑,“想不到教主竟有如此手段,我說什麼也得學會吐焰術,有護神術護體,吐焰術攻伐,神朝也能和那邪神勢力一爭長短!”

    “不急…”

    “如今神嶼城剛剛起步,陽世雖有神州結界,但也有不少隱患需要排除。”

    張奎微微一笑,“飯要一口一口吃,傳令下去,我要徹底掃蕩神州,平三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