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怪異君王,石人之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怪異君王,石人之冢字體大小: A+
     

    “那是什麼?!”

    礦山城外,有石人冢大乘邪祟萬分驚詫。

    旁邊神像器妖心情複雜,“怕是…那位傳說中的張教主來了…”

    此時白芒已漸漸暗淡,眼前一望無際的黑潮像是受了刺激,大片黑火翻涌滾動,向着亮光處涌去。

    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這人族確實術法通神,但這種等級的黑潮,還是要迂迴…”

    轟!

    話音還沒落,又是驚天動地的震動,刺目灼熱的白芒。

    轟!

    又是一下,越來越近。

    大地震顫,相隔如此之遠,都感到了皮膚灼熱刺痛。

    石人冢羣妖已經閉上了嘴巴,隨着這驚天動地的術法不斷接近,感受到焚盡萬物的威力,一個個心中滿是寒意。

    他們忽然覺得,前幾天試圖以礦產和對方談判這個主意,簡直糟透了…

    還好,似乎因爲張奎曝日術核彈開道的動靜太大,吸引了大批陰間怪異,礦山上的壓力也瞬間減小了許多。

    緊接着,他們就看到了一副奇景:

    黑潮涌動的平原上,遠處一艘龍骨爲軸的神船穿梭而來,渾身金光繚繞,船閣之上,金色鎮魂塔烈焰熊熊。

    更恐怖的是,這神船不斷釋放出淡金色波紋領域,沿途地面,陰間怪異組成的黑潮瞬間烈火熊熊,更有一道道金色箭雨噴灑而下,將試圖飛起的怪異一一擊殺。

    遠遠望去,就像神舟點燃了黑色海洋,留下巨大的灼熱火線。

    所有人都驚呆了。

    “那就是龍骨神舟吧,我聽說曾是東海水府的底蘊寶物,沒想到竟有此威力…”

    “怕是沒那麼簡單,你們看那座塔,分明是縮小的鎮魂塔,古器竟然可以重新煉製寶物,簡直聞所未聞…”

    石人冢大乘邪祟多爲器物成妖,天性木訥,有時一睡就是百年,但面對眼前狀況,一個個也失去了平日的淡漠。

    轟!

    又是一道恐怖的白芒,距離如此之近,這下所有人都不敢怠慢,運起法力抵抗,同時心中升起個不好的念頭:

    此人,莫不是想把我們一起幹掉?

    好在,這恐怖白芒雖然令人渾身刺痛,彷彿火劫降臨一般,但很快就變得暗淡。

    石人冢器妖緩過神來,一個個心中冒起涼氣,只見山下平原上,黑潮被清空出了一快巨大的空地,就連周圍的陰間怪異也是倒了一地,抽搐蠕動着,時不時冒着火化爲灰燼。

    而龍骨神舟已經到了山邊空中,張奎身形飄飛而出,淡淡地看着他們。

    “諸位,誰是首領?”

    石人冢衆人面面相覷,不敢怠慢,恭敬說道:“見過張教主。”

    衆妖中間,一尊多臂神像緩緩飄出,嘎啦啦彎腰拱手:

    “張教主,我乃石人冢管事巖隆,此地只有吾等,皆因洞中發生異變,府主與衆多道友昏睡,不能前來迎接,還望恕罪。”

    “異變…”

    張奎眉頭微皺,“出了什麼事?”

    這神像器妖猶豫了一下,卻絲毫不敢再做隱瞞,“張教主剿滅將軍墓時應該見過都天魔旗吧,這裡也有一面。”

    “什麼!”

    張奎不驚反喜。

    那都天戰旗可是能提煉出古怪晶石,說不得又能弄出一尊黃金鎮魂塔。

    “啊…”

    神像器妖有些懵,鎮壓物出問題也算是神州大災,這張教主怎麼一臉高興的模樣。

    張奎正要細問,忽然眉頭一皺,轉身望向了山下平原。

    他感覺到某種恐怖的東西正在瘋狂提升氣息。

    “怪異君主…”

    張奎眼睛微眯,閃過了一絲殺氣。

    這段時間對付黑潮,他們發現凡是黑潮聚集之地,陰間怪異必然融合出極度強大的怪異,甚至有了理性思維,被蛤蟆大尊戲稱爲怪異君主,瘋子之皇。

    一些小型黑潮形成的不難對付,就像上次那條高山般的肉柱,他一隻手就能收拾,元黃他們配合龍骨神舟,只要小心行事,也能斬殺。

    不過面積如此之大的黑潮,恐怕會出現了不得的東西。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異常氣息,石人冢羣妖面面相覷,而龍骨神舟上的元黃他們,則提起警惕,渾身氣息引而不發。

    “小心!”

    張奎忽然雙眼怒瞪,身形伴着沖天劍光瞬間消失。

    轟!

    龍骨神舟附近忽然一聲劇烈爆響,紫色煞光、黑光四濺,衝擊波猛然擴散,沿途山石碎裂,龍骨神舟也是猛然晃動。

    什麼東西?!

    衆人連忙睜大眼睛。

    只見張奎漂浮在龍骨神舟前方,渾身劍光繚繞,眼中太陽神火熊熊燃燒。

    而在張奎對面空中千米之外,一個渾身漆黑,獠牙三眼的怪人正死死盯着他們,眼中滿是癲狂殺意,背後一條條黑光如同觸鬚般瘋狂扭動。

    “好快的速度!”

    蛤蟆大嘴抽了口涼氣,“我們竟然完全沒看到,還有這模樣,怪異君王不是都很大麼…”

    元黃眼中血光繚繞,狠狠握緊了拳頭,“據那福生所說,陰間怪異比仙朝歷史還要久遠,天元星上就有這種東西,我們怕是低估了陰間怪異的力量…”

    衆人心中皆是沉重。

    張奎同樣滿臉煞氣,通幽術觀察下,發現這東西體內竟有一團瀝青般詭異混亂靈氣凝結,就像當時邪神山祖體內怪異融合物一般,只不過小了許多。

    這怪異君王一出,原本被曝日術連番轟炸後混亂的黑潮,頓時像有了組織,不斷向山腳下匯聚,如黑色巨浪翻涌而上。

    “你們防守,我來對付這傢伙!”

    張奎一聲冷哼,頓時萬道劍光席捲而出,在空中形成兩儀封魔劍陣,紫色放射性劍光連成一片,橫貫長空。

    自從有了這恐怖劍光,他很少再使用劍陣,畢竟也沒誰能抗住幾下。

    但此物速度之快,連他都感到頭疼,只能佈陣圍困。

    轟!

    對方身後黑光繚繞,身形瞬間消失。

    張奎也身形一閃,加快了速度,只見一黑一金兩道光芒在紫色劍陣中飛快遊走,時不時產生劇烈碰撞。

    這怪異君王也是厲害,竟然憑藉本能在劍陣縫隙中攻擊張奎,無視那些穿梭的劍光。

    張奎劍光縱橫,身形只比對方稍差一線,嘴角露出一絲冷意。

    劍陣短短時間內已經縮小了範圍,對方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

    另一邊,雖然黑潮強大,但有了元黃十名大乘境的援手,再加上龍骨神舟神火領域,防守並不艱難。

    在燒掉半邊山的沖天火焰中,羣妖還有餘力觀察這邊的戰況。

    “封魔!”

    當劍陣縮小到一定範圍時,張奎揮舞劍指一聲怒喝,劍陣瞬間凝固,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紫色太極圖,將那怪異君王困在了中央。

    紫色放射性劍光如龍捲風般盤旋,對方身上瞬間出現了無數道口子。

    這傢伙確實不一般,以張奎的劍光,都只能割出傷口,普通劍修怕是砍也砍不動。

    吼!

    怪異君王一聲沖天怒吼,身後黑光觸鬚瘋狂閃動,兩儀封魔陣竟然瞬間碎裂。

    “晚了!”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張奎一聲冷哼,幾道術法接連用出。

    “定身術!”

    “搬山術!”

    “奪魂術!”

    對方速度太快,即便神識探查都難以捕捉,以至於術法無法施展。

    張奎的劍陣原本就是要對方慢下來。

    只見怪異君王渾身一僵,中了定身術,但隨即身軀就開始抖動,似乎將要掙脫。

    但緊接着,一個龐大高山的影子就壓在了對方身上,帶着無匹氣勢轟然落下。

    轟!

    大地轟鳴。

    這怪異君王竟然掙脫了定身術,並且腳下大片裂縫,硬生生扛住了山脈虛影。

    然而殺招還在後面。

    奪魂術,攝魂術的進階術法,可奪人魂魄,瞬間至死,有點像前世巫師電影中的某個術法。

    但這術法遠不止如此簡單,若是佈下法陣,推演天地之機,就能千里之外咒人至死。

    不過這看似可怕的術法,對於張奎卻有點雞肋,因爲其有個缺陷,若是神魂強大遠超施術者,就無法成功。

    以張奎的修爲,大部分敵人揮手就能鎮壓,他又弄不過那些邪神,因此很少施展。

    但在這裡,卻正合適。

    只見一道綠色幽光忽然憑空降下,落在了那個怪異君王身上,隨即,一道神魂被撤出了半邊。

    那是什麼樣的神魂啊…

    似乎由無數怪異的頭顱組成,有人有獸,還有昆蟲腦袋,一個個眼中全是黑光,連張奎都看得一陣反胃。

    吼!

    淒厲的嘶吼聲響起,怪異君王瞬間摔倒,被龐大山脈虛影壓在地上,痛苦地蠕動掙扎。

    轟!

    怪異組成的黑潮瞬間爆發,無數大大小小的怪異不再攻擊礦山,而是衝下下方,黑光黑火將山脈虛影淹沒。

    山上石人冢羣妖看得一陣膽寒,就連元黃他們也是心中暗自吃驚。

    這地煞七十二術他們當然知道,但張奎平日就是曝日術轟轟轟,卻沒想到其他術法在其手中,也有如此威力。

    張奎眼神冷漠看着下方。

    雖然陰間這種規模的攻擊,搬山術虛影遲早崩潰,但在那之前,這怪異君王的神魂早被他抽出撕碎。

    想到這裡,他眼中兇光一閃,右手凝抓猛然一扯。

    搬山術虛影下,怪異君王那詭異的融合神魂,竟然被撕裂了一半,化爲黑光消散。

    吼!

    更加瘋狂痛苦的嘶吼聲響起,那怪異君王竟然恢復了行動,猛然躬身撞碎了山脈虛影。

    這都不死?!

    張奎也有些驚訝,不過轉眼就想到,或許是對方無數融合神魂特性。

    “再來!”

    張奎捏動法訣,搬山術與奪魂術再次施展。

    然而,怪異君王卻身形一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飛身而來。

    他的目標不是張奎,而是龍骨神舟上的黃金鎮魂塔。

    張奎眼睛微眯。

    知道不敵,要除去對黑潮最大的威脅麼,果然有了神智…不過卻是撞了槍口。

    張奎微微搖頭,捏動法訣,聲音響徹天地,“起,鎮壓!”

    嗡嗡嗡!

    只見龍骨神舟上的黃金鎮魂塔猛然升起,越變越大,轟得一聲,將衝來的怪異君王扣在了裡面,隨後太陽真火熊熊燃燒。

    黃金鎮魂塔本來就是法寶,只不過臨時安裝在龍骨神州上而已,其煉化魔物的功能卻是首次開張。

    吼!

    淒厲的慘叫聲在裡面不斷傳來,鎮魂塔都開始左右晃動,但塔身上的太陽真火卻是燃燒的更加兇猛。

    太陽真火浩大剛烈,張奎剝離了那三眼怪鳥邪神神念後,其鎮魔效果更加猛烈。

    沒一會兒,黃金鎮魂塔就安靜了下來,緩緩飄飛而起,噗得一聲噴出一股黑煙,隨後落在了龍骨神舟上。

    “這便是法寶之威…”

    元黃等人看得一陣眼熱,他們早聽褒無心說過,煉成之日甚至引起了天劫,果然威力不凡,要是自己能有一個…

    張奎看得呵呵一笑,“看什麼,去將黑潮驅散,殺得越多越好,日後我會在功德殿放上一條,用功德點兌換我親自煉製法寶。”

    元黃等人一愣,二話不說跳上龍骨神舟,殺氣騰騰追殺起了散去的黑潮。

    張奎則緩緩落下,看向有些緊張的石人冢羣妖,沉聲道:“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還是那名叫巖隆神像器妖,微微拱手道:“張教主,請隨我來,石人冢如今大難,願意歸附神朝,只求教主救下我等府主…”

    張奎點頭,在衆妖的簇擁下進了這古老陰府礦城。

    只見街道滿是殘垣斷壁,唯有鎮魂塔旁邊乾淨,城中石人、銅馬、飄飛的紙燈籠…什麼器妖都有,看到他們連忙恭敬退在兩旁。

    神像器妖巖隆滄桑嘆息道:“張教主,其實此事與我石人冢來歷有關。”

    “教主也知道,器妖並不爲妖族認同,往往抓住後便會煉化奪靈,直到萬年前,我石人冢府主找到了這裡。”

    “金光洞原本是個怪異之地,每次月圓,都會有妖光顯露,凡人妖血肉生靈靠近,就會在沉睡中化爲石像。”

    “我等府主誤入此地,發現這妖光竟然對器妖無用,只是休眠而已,還能增加修爲,因此建立石人冢,庇護天下器妖,漸漸發展至今…”

    聽着這傢伙介紹禁地歷史,張奎恍然大悟,金光洞外面到處都是石像,傳聞是石人冢詛咒,原來真相卻是如此。

    怪不得肥虎說來了就想睡覺,若是這幫傢伙沒有信用,再手黑一些,恐怕世間就會多了一隻石老虎。

    隨即,張奎就想到了一個問題,姓乾的都天仙王戰旗是無色領域,生靈畸變,這令人昏睡的表現…

    “那面旗子上可寫着羅?”

    張奎連忙問道。

    神像器妖一愣,心中驚駭,“張教主如何得知?”

    張奎沒有回答,而是眉頭緊皺。

    據福生所說,羅長生是統御這片星域的仙王,所開闢無寂天雖可使人昏睡,但也保持長生。

    怎麼戰旗力量能將人石化,恐怕,也是發生了畸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