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五章神城萌新,希望之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五章神城萌新,希望之光字體大小: A+
     

    遠山朦朧,雨後樹木青翠欲滴,靈霧氤氳繚繞其間,恍若仙境。

    實際上,這只是一座普通山林,自從神州大陣建立以後,像這樣靈氣盎然的野山已經到處都是。

    唰!

    幾道白影在山林間飛速穿行,踏葉而行,快若驚鳥。

    “陰間,真有此界!”

    一名年輕人眼中滿是亮光,“我等劍修必於生死之間突破,可惜古秘境都被挖的差不多了,神州周圍又無敵人,若是在陰間…”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得了吧!”

    另一名少女冷笑一聲,“我聽說那裡即便天劫境,也生存艱難,所以說神朝開放了陰府神嶼城,但咱們去見識一番就行,別不自量力!”

    年輕人尷尬一笑,“總要嘗試一下麼,葉兄,你說是不是?”

    說着,扭頭看向了跟着隊伍末尾的一名年輕劍客,正是藝成下山後的竹生徒弟葉飛。

    葉飛露出個憨厚的笑容:“我剛下山,啥也不懂,你們說啥都行。”

    其他人皆是滿意點頭,這個小兄弟雖說笨了點兒,但爲人卻是老實。

    一行人加快速度趕路,落在後面的葉飛看着前方曠野,不禁心中感嘆世事多變。

    他想起了在那深山鬼莊中,若不是碰到了張奎,哪有如今的劍修葉飛。

    更沒想到的是,原本敬仰的張大俠,竟然轉眼之間就成了張教主,改天換地,近乎神人。

    就在葉飛胡思亂想的時候的時候,前方已然出現了一片廣袤的平原。

    高聳的寅靈山靈霧翻騰,下方城市、軍營、學堂…錯落有序,而在原先鎬京城遺址上,一片龐大的石殿已經搭建而起,數十米高的黑色陰間通道坐落其中,即便相距如此之遠,也能感覺到其傳來的陰森之意。

    “我們到了…”

    衆人看着那巨大陰間通道,久久不能言語。

    沒錯,此時距離擊退幽朝大軍已經過去了三個月,神嶼城整修完畢,在做了衆多佈置後,正式對外開放。

    開元神朝高層已經發現,除去像抗擊幽朝這類大事,一般情況下開放功德系統,由民間自行組織效率更高。

    就像開發神朝境內古秘境,原本玄閣總攬一切事物,但因爲佈置陰間耗費了大量人力,不得已將古秘境探索納入了功德任務系統,沒想到短短兩個月的時間,神朝境內古秘境就徹底絕跡。

    而發放的大量功德,也被無數修士用於崑崙山地煞十殿學習術法,反倒引起了修煉狂潮,民間大量高手涌現。

    至此,神朝運轉更加得心應手,功德系統就像一隻無形大手,推動人族力量不斷前行。

    默默站了一會兒後,葉飛便隨着幾名劍修穿過平原,來到了陰間通道石殿外。

    此時這裡早已人山人海,人族、妖族、兵修、道人…各個氣勢凜然,但即便看起來沉穩的人,也在熱烈討論着。

    “聽說這陰間原本是天地大秘,以前的禁地和王朝都曾探索,想不到咱們也有機會。”

    “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我死去的師傅…”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聽說陰魂自有去向,但陰府卻早已荒廢,怪異滋生,咱們的目標便是這些東西…”

    “不知是何境界?”

    “這就不清楚了…”

    各種似是而非的消息在人羣中不斷流傳,其他人聽得滿臉興奮,葉飛卻是暗自搖頭。

    他師傅竹生被調做陰間鎮守,走之前甚至將江州酉靈山劍主之職交給了他人,這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可想而知那裡有多麼危險。

    張教主爲何如此着急?

    陰間背後的秘密是什麼…

    正在他尋思的時候,石殿大門忽然轟隆隆打開,一名臉色陰沉的黑髮黑袍年輕人走了出來,兩眼血光閃爍,氣機籠罩四方。

    “是元黃尊者…”

    人羣頓時安靜了下來。

    誰都知道,此人原本是瀾疆水府邪祟大妖,首先與張教主結識,第一個率領禁地與人族結盟,南征北戰立下大功德,即便身死也會被封妖神,地位尊崇。

    “諸位…”

    元黃掃視了一圈,“陰間神嶼城從此開放,我要提醒你們的是,裡面危機重重,務必遵守神嶼城條例,而且,生死自負。”

    他的心情有些沉重,原本仙道盟約只是想追求仙路,但宇宙的黑暗真相讓人近乎絕望,神朝如今最大的任務,竟然成了重整陰間秩序。

    這件事,除了他們沒人去做,但若不去做,整個世界就會漸漸走向衰亡。

    教主一直說人多力量大,可是憑這些人,真有可能做到嗎?

    說到這兒,他搖了搖頭,轉身進入了陰間通道。

    他們天閣羣妖大部分都鎮守在這裡,一是乘坐龍骨神舟打散陰間怪異匯聚而成的黑潮,其次就是向周圍不斷探索。

    元黃冷酷的話語,讓平原上所有修士心中都有了不好的預感。

    很快,幾名地閣黃閣修士就走了出來,同樣沉着臉。

    “各自記錄戶籍,領取腰牌,進去後自有人向你們解釋,務必遵守號令。”

    衆人面面相覷,排隊走向了那漆黑的陰間通道。

    “你有沒有聽到慘叫聲…”

    “別說了,都小心點兒。”

    葉飛同樣深深吸了口氣。

    他師傅竹生並不希望他來,但若貪生怕死,不肯承擔大義,數年苦修又是爲了什麼。

    想到這兒,葉飛面色堅定的走了進去。

    迎面,就是一片淡淡金色光芒,整座神嶼城早已修繕一新,地下陣法勾連縱橫,一座座高大的宮殿威嚴森冷。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一樣,這裡雖然有光,但唯一的光源卻是遠處那些熊熊燃燒的巨大高塔,在這光芒中,神魂都感覺到了壓抑。

    而更遠處的天空,則是一片黑暗,黑霧籠罩下什麼都看不清,隱約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有人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這…便是陰間嗎…

    很快,一名神遊境蛇妖就走了過來,面色陰沉的說道:

    “我只把話說一遍,若是不想死,就給我牢牢記住!”

    “那些是鎮魂塔,由張教主親自煉製,若是沒有此物,神城頃刻間便會毀滅…”

    “那是功德殿,在這裡即便辟谷境也能有任務領取,不過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那是陰器坊,對付陰間怪異,普通的術法和古器都會大打折扣,最好先領普通任務積累功德和經驗,兌換一把趁手的傢伙…”

    “那些三眼巨人是古族牧者,你們若有能耐,便能兌換到陰馬,當然還有更好的東西,不過現在暫且別想…”

    “那邊是地煞殿,沒錯,張真人專爲陰間煉製了一座,省得趕往崑崙山浪費時間…”

    前所未有的事物讓所有修士們目瞪口呆,凝神靜聽,生怕記錯了任何一件事。

    熟悉神嶼城整整耗費了半天時間,葉飛他們從大流接了個最簡單的任務:

    在神遊境妖物的帶領下,去外面枯寂荒野挖掘星船殘骸。

    很快,一個個萌新修士們就離開防守嚴密的城門,心驚膽顫進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遠處高樓之上,竹生神情凝重看着下方。

    “竹兄,那是你的徒弟吧…” wωω☢ttk an☢C〇

    旁邊普陽老道嘆了一聲,“你就沒說此地的危險嗎?”

    竹生微微搖頭,“不經磨礪,哪有利刃光輝,隨他去吧,世道艱難,人人都有責任…”

    “不過也不用擔心。”

    普陽老道笑道:“附近百里的陰間怪異早已被消滅一空,偶爾放進一個也是煉膽,等他們熟悉了此地,便會曉得厲害。”

    “不過說實話,這神嶼城諸般設置,老夫越想越妙,何嘗不是我人族修士磨鍊的地方,恐怕今後高手會不斷涌現,教主手段讓人佩服,就是不知弄那排行榜有何用…”

    “教主神機妙算,我等哪會知曉。”

    竹生微微搖頭,擔憂地看向了遠處塔樓,“三月前回來後,教主留下諸多計劃就選擇了閉關,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順着他的視線方向,卻是一座八角高塔,地下陣法錯綜複雜,是整個神嶼城的中樞地區。

    塔頂最高一層,肥虎趴在外面呼呼大睡,而尖塔內唯有一點燈光如豆,張奎盤膝而坐,渾身氣息古樸自然,彷彿與整個空間融爲了一體。

    突然,他的前額眉間裂開一道縫,“長生眼”滴溜溜左右亂看,赫然呈玉石般質地。

    張奎緩緩睜開雙眼,悠長地吐了口氣,整個人的氣息變得更加莫測。

    與那降臨的邪神分身一戰,諸般收穫妙不可言。

    首先便是這“長生眼”,原本不知未來該怎麼辦,但受那邪神祭壇啓發,再加上諸多機緣,張奎乾脆將其煉化成爲了法則實體。

    當然,他可不是爲了學那些邪神,弄些什麼分身祭壇,也遠沒有那種能耐。

    他是受其啓發,將這項神通與神道結合,再結合生光術的原理,用近三個月的時間,開發出了一項神術。

    如今已經完成,卻是要實驗一番。

    想到這兒,他伸手一揮,太始金身法相瞬間出現在塔內,恭敬拱手道:“見過教主。”

    張奎微微點頭,“我今賜下一神術,名曰護神術,專防邪魔侵襲神魂,你莫驚嚇。”

    說着,額頭“長生眼”一道黑光飄然而出,緩緩融入了太始身後金色圓光中。

    太始悚然一驚,他可是知道張奎的這項神通,怪不得特意囑咐莫要驚嚇,即便早有準備,還是神魂震顫。

    出乎意料的是,這寂滅黑光並沒有造成危險,反倒是圍繞他的原光,圈出了一條黑色符文陣法,緊接着,無數信息出現在了太始神魂中。

    太始眼中神光閃爍,擡起右手捏了個法訣,沉聲道:

    “護神術!”

    瞬間,一道淡淡黑光出現在他的周圍,除了顏色,和生光術一模一樣。

    太始一陣錯愕,

    “教主,這神術…”

    張奎微笑點頭,“沒錯,這道神術不需要香火神力,傳令下去,我人族修士皆可在人族神道內施展。”

    “教主慈悲。”

    太始微微點頭後消失。

    “慈悲?”

    張奎無語的搖了搖頭。

    借用邪神的理念,豈會那麼簡單。

    他不過是將祭壇替換成了人族神道,只要施展此術,若是被那邪神意念侵染,就會吞噬起神力法則,最終匯聚在“長生眼”中。

    邪神祭壇血祭之法雖然邪惡,但是將其變化一番,未嘗不是一門護身之法。

    如果說那些邪神的力量是瘟疫,那麼他的這門神術,就是隔離衣。

    只求人族自保罷了…

    想到這兒,張奎微微搖頭,起身走到了窗前,看着下方燈火輝煌的神嶼城,眼中漸漸閃過一絲堅定。

    如果此方宇宙,如這陰間一般黑暗,註定沉淪,那麼這神嶼城,便是希望光芒燃起的地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