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幽神降臨,生死對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幽神降臨,生死對峙字體大小: A+
     

    “烏亞,你不得好死!”

    “神啊…我來了…”

    祭壇上,奔潰的怒罵、癲狂的祈禱響成了一片。

    烏亞大祭司滿眼綠色幽火森然一笑,毫不在意。

    他莫名想起了幽朝國都無望城,從踏入那個地方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一切皆是虛假,爲了自己的利益,所有都能犧牲。

    那些狂信徒都是傻的,真正的上位者都是口號喊得響亮,在神教中攫取自己的利益。

    至於那些頭腦清楚的,只能怨他們時運不濟,他烏亞何嘗不是經歷一次次生死,才爬到這個位置。

    幽朝也曾是古人族的一隻,按部就班修煉,在邪魔惡神夾縫中生存。

    是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

    或許,當第一個人發現通過血祭可以輕易獲得力量,整個王朝就註定了今天的命運…

    拋去心中雜緒,烏亞看向了遠處如高山一般,趴在地上蠕動的入魔山祖。

    神教信徒分爲兩種。

    一種是被神力強行度化,就像前幾日快要成功的東洲敵人,他們會失去自我,被稱爲皈依者。

    另一種則是像他們這樣,通過一次次血祭獲得力量,雖然保持着一定理性,卻被永遠綁定在了幽神教這棵大樹上,死後化爲其糧,除非成爲神使。

    當然,血祭力量也不是沒有缺憾,若肉身和精神強度不夠,就會徹底崩潰。

    而要想召喚幽神的分身降臨,唯有眼前山祖這種古神,才能承受。

    只要召喚出神的分身,血祭東洲,奪取古星舟,前往月宮擴大地盤,那麼他就必然會成爲神使。

    想到這兒,烏亞大祭司再沒有一絲猶豫,割破手腕,將鮮血塗滿了面頰,隨着怪異的祈禱聲響徹天地,巨大祭壇震動的更加激烈。

    “啊…!”

    隨着一聲聲慘叫,祭壇上的所有人血肉漸漸乾枯,神魂被抽離分解,最後徹底化爲飛灰。

    與此同時,祭壇的震動也達到了極限,咔嚓嚓,在大地的轟隆震顫中,一道道裂紋出現,數百米處的綠色火柱沖天而起,昏暗陰霧散去,緋紅色的星空再次出現。

    這一次,天空中的黑色漩渦更加龐大,甚至不再是虛影,徹底遮住了佔據半邊天的月亮。

    烏亞跪在地上望着天空,兩眼血絲暴突,額頭滿布青筋,喉頭髮出“嗬嗬”的無意識聲音。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那是盤踞在星河中的巨大黑袍人,周圍星球死寂暗淡,虛空中一個個難以想象的巨大祭壇懸浮,無數黑影在幽火中瘋狂起舞…

    轟!

    一個巨大祭壇幽火突然暴起,磅礴死寂的綠光穿過幽暗深邃宇宙,向着這裡直射而來。

    另一邊山谷之中,吞噬了海量陰間怪異的山祖盤膝而坐,身後巨大黑色圓光翻涌奔騰。

    吼!

    似乎察覺到了危機,入魔山祖對着天空瘋狂怒吼,身後一條條由無數殘肢組成的粗大觸手瘋狂扭曲,周身竟然形成了蛋殼狀的黑色光暈。

    轟!

    森然死寂的巨大綠光從天空漩渦中轟擊而出,擊碎了黑色光暈,將入魔山祖徹底籠罩。

    黑光、綠光瘋狂糾纏,痛苦的嘶嚎聲震動整片荒野…

    ……

    黑霧昏暗翻涌,張奎通天法相撥開迷霧,腳下死寂曠野不斷後退,有陰間怪異瘋狂追逐,但轉眼就被遠遠落在了身後。

    陰間地氣不明,天機混亂,一切推演術全都失效,張奎乾脆憑直覺前行。

    但其實也有猜測,幽朝大軍所用的挪移術肯定無法回到陽世,甚至距離也不會太遠。

    而他們最佳的選擇,無疑就是前來的道路,因此張奎將目標放在了神嶼城西面。

    但以防萬一,龍骨神舟和護法猿神將留在了神嶼城防禦。

    張奎兩眼日月光輪旋轉,通幽術洞照天地尋找目標,同時心中卻在想着其他事。

    那就是神朝軍隊在今後面對“天外來敵”那種感染性的神光時,該如何防禦。

    這種東西的厲害,他已經見識過,普通大乘境也會中招,簡直就如同瘟疫…

    瘟疫?

    張奎心中忽然一動,即是瘟疫,最好的辦法就是隔離。

    地煞七十二術中,生光術可護住周身,萬法不侵,可惜這東西說是萬法不侵,其實與自身修爲有關,要不他也不會在玄陰山時中了招。

    況且此術要想修煉精通,遠非普通修士能夠做到,除非轉化成人族神道神術…

    就在這時,一股磅礴陰森的意念從天而降,而在遠處天邊,則有一道針細的綠色火焰直衝天際。

    糟糕!

    這幫傢伙又召喚了邪魔,而且遠比上次還要強大,到底在做什麼?

    張奎滿眼殺意,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到了那片峽谷旁邊,看到眼前場景,頓時愕然。

    “這是…入魔山祖?”

    只見巨大峽谷盆地中,山巒般高大的山祖捂着大腦袋跪在地上,身後黑色圓光不停扭曲,周圍一黑一綠兩片汪洋般的神光瘋狂糾纏。

    黑光瘋狂絕望,

    綠光陰森死寂。

    兩股力量雖然同樣磅礴,但那陰森慘綠神光明顯高出一籌,漸漸將黑光感染壓制。

    “附身奪舍!”

    張奎如今見識非凡,瞬間猜出了對方想幹什麼,一聲怒喝,“休想!”

    說着,擡手便用出了曝日術,轟的一聲巨響,熾烈的白芒頓時照亮了整天天空。

    這東西給他的危機十分強烈,若是讓此邪神降臨,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災難,因此一出手就是攻擊力最強術法,甚至用上了登抄術加強。

    熾熱的光線中,旁邊山上正跪着的烏亞大祭司筋疲力盡,根本來不及反應,在白芒中化爲黑灰。

    他身下那巨大祭壇原本就瀕臨崩潰,如今更是碎裂成無數塊,被熾熱風暴捲走。

    盆底周圍怪石嶙峋的黑色山脈,同時轟然碎裂倒塌,在熱風氣浪中被摧毀。

    然而在曝日術的中心,一黑一綠兩股神力依然肉眼可見,只是被迫收縮,黑色瘋狂的光芒被一點點吹散,綠色神力則縮成一團,巍峨不動。

    不好!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張奎眼皮直跳,連忙中斷了術法,警惕地望着前方。

    那黑色神光明顯是依舊在抵抗的山祖,卻被他無意中削弱,幫助了那降臨邪魔。

    只見山祖盤膝坐在地上,身後那原本巨大的黑色圓光,竟然呼的一聲燃起了慘綠色火焰,就像綠色的太陽懸掛在身後。

    山祖緩緩睜開眼睛,漆黑一片的眼球已經變成了碧綠色,帶着無盡的滄桑與古老。

    轟!

    隨着那雙眼睛睜開,張奎只覺腦中轟鳴作響,眼前幻象紛呈,悠遠宏大陰森的祭祀聲不斷響起。

    “滾!”

    張奎一聲怒喝,腦海中銀色蓮臺瞬間將這些聲音驅逐。

    周圍一切也變得正常,唯有被邪神附身山祖那巨大的綠色眼睛,冷漠、死寂、古老…

    張奎瞬間有種明悟,眼前這東西根本不是人,也無法交流,還好只是分身,否則自己根本無法承受。

    自己看到的那邪神遠超想象,但受制於山祖實力,所以自己才能夠直面。

    可這傢伙爲什麼不動彈?

    想到這兒,張奎兩眼日月光輪旋轉,頓時看到山祖龐大的身軀內,慘綠色神光已經佔據了大片,唯有一團絕望瘋狂的濃郁漆黑始終牢牢佔據,既無法侵染,也排不出體外。

    這種力量…

    張奎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森然笑容,“怪不得傻乎乎坐在那,原來吞了顆毒丸。”

    沒錯,那股力量非常熟悉,似乎是山祖神力與陰間怪異力量結合後的產物。

    經過這些天探索,張奎早已發現這些陰間怪異也擁有某種破碎混亂的法則力量,但即便他的寂滅神光也無法吞噬,只能剝離毀滅。

    那股黑暗能量壓縮濃郁得如同瀝青,並且如活物一般緩緩蠕動,這邪神分身怕是耗費了大半力量在壓制此物。

    想通了這些,張奎也不再茫然出手,畢竟現在的狀況有些微妙,不論那正在對峙的雙方誰獲得勝利,都會變成巨大的麻煩。

    然而,邪神附身的山祖卻沒有等待,突然張口,發出了怪異宏大的聲音。

    周圍虛空中,一個個綠色的幽火突然憑空出現,旋轉中越變越大,竟然成了無數身高百米的人形、獸形火焰,血紅的眼睛殺氣四溢。

    張奎見那幽朝先遣軍隊結陣召喚過這東西,好像叫幽火虛靈,但和眼前這些顯然不是一個檔次。

    黑霧冥冥,幽火煌煌。

    一個個幽火虛靈周圍空氣都燒得噼啪作響,火光閃動間,已穿梭虛空將張奎淹沒。

    鏘!

    龍吟般的劍鳴自幽火中心沖天而起,上萬道劍光捲起了紫色風暴。

    這些幽火虛靈很難纏,幽朝先遣隊召喚出的弱小者,夜叉妖王用神通力場都無法切碎。

    當然,面對張奎這來自天外的恐怖放射性劍光,幽火虛靈也被絞成了滿天碎片。

    但它們卻依然沒有消亡,而是再次融合到了一起,化作了一個個三頭六臂的惡神模樣。

    “嗯…”

    張奎眉頭微皺,二話不說又是滿天劍光,將其攪碎後,直接捏動法訣,鼓起腮幫子一吹,血色紅蓮業火狂風起卷。

    他已經發現,這些幽火虛靈有些天地靈火的特性,與地煞陰火有些相似,卻帶了一絲死寂,應該是此界特有的靈火。

    而且很有可能,像那太陽真火一般,被此邪神掌控了本源,對付這些東西,靈火更加有效。

    果然,血色紅蓮業火包裹着幽火,似乎變得更加興奮,竟然自行展開了追逐,很快將對方吞噬一空。

    張奎看得眼睛微眯。

    這種情況…莫非此界紅蓮業火的本源還未被掌控?

    來不及細想,張奎耳邊就又響起了嘈雜的祭祀聲。

    這次不是神力侵染,卻是單純的詛咒,整片峽谷空間都變得扭曲,地面化作腐敗膿液,空氣中滿是絕望悽慘的叫聲。

    張奎半截身軀都開始崩潰,但轉眼就回復如初,同時捏動法訣。

    “生光術!”

    “解厄術!”

    “穰災術!”

    萬丈神光中,天地一片祥和,那股詛咒力量也瞬間消散。

    張奎渾身金光飛在空中,死死盯着邪神山祖那巨大的綠色眼睛,冷哼一聲。

    “繼續!”

    邪神山祖:“……”

    “來啊!”

    邪神山祖:“……”

    似乎徹底放棄,邪神山祖不再理會張奎,專心化解起了體內的陰間怪異力量。

    張奎則在旁邊兩眼神光大放,使出通幽術強勢圍觀。

    如今這情況,冒然出手可能壞事,必須找出對方破綻。

    陰間昏暗的峽谷中,出現了一副詭異的景象:

    旁大的山祖盤膝而坐,周圍綠光黑光不斷閃爍,兩隻碧綠的眼睛冷漠盯着張奎。

    張奎渾身金光四射,通幽術更是放出兩道神光,肆無忌憚探查邪神山祖。

    大眼瞪小眼,都在等待時機,直接滅掉對方。

    漸漸的,張奎查覺到了一絲不對,邪神山祖似乎將大部分力量用作了改造身後圓光上,那東西慘綠光芒越來越濃,竟然漸漸轉黑,有實質化的傾向。

    好像…一個懸掛着的祭壇!

    與此同時,在天元星大洋對岸,遙遠的幽朝大陸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城市中央的祭壇燃起綠火,緩緩懸浮…

    “神降臨啦!”

    撕心裂肺的尖叫聲響起,無數黑袍慘白皮膚的幽朝人跪在了地上狂熱祈禱。

    陰間…

    “原來如此!”

    看着那隱約擴散出的波動和領域,張奎眼睛瞬間一亮。

    這些神將掌控的規則和神力實質化演變成祭壇,形成某種穿越空間的共振,以此將觸手伸展到宇宙各處,吸納信徒,進行血祭,不斷壯大自身。

    雖然其中還有許多不明瞭,但估計八九不離十。

    與此同時,在那祭壇的領域力量下,邪神山祖體內的陰間怪異力量也被漸漸撕碎湮滅。

    邪神山祖眼中綠光越來越甚,張奎也露出森然笑容,額頭“長生眼”猛然睜開,粗壯的寂滅神光猛然轟在了祭壇上。

    一道道法則被剝離吞噬,“長生眼”就像遇到了絕世大餐,變得更加熾烈兇猛。

    若是邪神不凝聚祭壇還好,張奎面對這逸散的神力,就像石頭砸水毫無辦法,但化作實質祭壇卻正好被“長生眼”剋制。

    這下,就連不動聲色的邪神山祖綠色眼中都閃過一絲詫異,最後張奎腦袋一懵,嘈雜祭祀聲響起,再次被邪神意念侵入。

    隨之,銀色蓮臺大放光明。

    寂滅黑光轟擊在祭壇上變得越來越粗,邪神意念不斷入侵,試圖突破蓮臺。

    雙方就像展開了一場拉鋸戰,磅礴的力量瘋狂糾纏,天空轟鳴,大地碎裂。

    不知過了多久,邪神山祖體內陰間怪異力量終於被清除。

    但他如今也無餘力反擊,因爲吞噬了海量祭壇法則後,張奎的寂滅黑光已經越發粗壯,那黑色祭壇也開始片片碎裂。

    張奎只覺額頭脹痛要開裂,滿臉青筋,咬着牙使勁堅持。

    轟!

    巨大的祭壇轟然碎裂,隨後寂滅黑光偏移,瞬間將邪神山祖切成了兩片。

    那磅礴的死寂意念隨之消失,張奎擡頭,只見緋紅色的星空中,一雙碧綠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帶着無邊殺意漸漸散去…

    張奎強忍着劇烈頭痛,對着天空狠狠比了箇中指,隨後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而在他額頭上,原本只是符文法陣和黑光形成的“長生眼”,竟然漸漸變成了實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