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三章日照陰府,瘋狂祭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三章日照陰府,瘋狂祭祀字體大小: A+
     

    元黃他們從未見過這般景象,周圍星光暗淡,那旁大的黑影極遠又極近,彷彿從宇宙黑暗深處而來,穿越了歲月的長河。

    而當那雙綠色的眼睛睜開時,整個夜空都被遮掩,陰暗、死寂,無數瘋狂的祈禱聲在他們腦中響起,更有某種低沉的號角越來越響…

    “啊…呃呃…”

    即便在龍骨神舟法陣護罩內,元黃他們也是雙目無神看着天空,張大的嘴巴發出無意識的聲音,渾身皮膚開始漸漸變得慘白…

    “什麼東西!”

    神嶼城內,張奎猛然站起,兩眼圓瞪,顧不上正在煉化修復的鎮魂塔,瞬間飛身而起。

    轟!

    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機,直接就是全力以赴,露出通天徹地的法相虛影,日月星袍,高冠大袖,攪動風雲變幻,撥開天地黑霧,向着黑暗深處而去。

    無助…陰暗…死寂…

    即便在這天機混亂的陰間,萌頭術也推算出各種危險,神魂震盪,周身皮膚針扎般刺痛。

    張奎面色陰沉,直接壓制住了萌頭術,他經歷危險數不勝數,從來就不是遇事就躲的人。

    幽朝軍隊實力最高者是大乘巔峰,根本不會弄出這般動靜,而且給他的感覺,像極了玄陰山那次。

    天外來敵!

    張奎咬牙再次加速,他如今修爲已達凡俗巔峰,成仙只剩一層窗戶紙,兩眼日月光輪旋轉,即便在這陰間,也能望到百里之外。

    漫天陰霧層層散去,很快,眼前出現了一幅詭異景象:

    茫茫戈壁灘上,幽朝大軍烏壓壓一片,綠火幽幽如萬鬼出巢,匍匐在地狂熱祈禱。

    而在那緋紅色的星空之中,中央祭壇一道綠光直衝天際,連接着一個巨大的扭曲黑色漩渦。

    張奎只是看了一眼,腦海中就立刻出現龐大仿若星海的黑影,伴有無數嘈雜聲音響起。

    “滾!”

    張奎一聲怒喝,腦海黑暗深處,星辰連接成的銀色蓮臺瞬間光芒大作,將這股邪惡意念驅逐了出去。

    玄陰山時,他還中了招,額頭長出三隻眼,硬生生挖去,如今卻能輕易驅逐。

    但現在情況非常不妙。

    護法猿神將半跪在地上,雖然仙奴之魂強大,但看起來抵抗得也十分艱難,根本無法做出反擊。

    而另一邊龍骨神舟上,羣妖早就跪倒了一地,他們眼中已經滿是狂熱,皮膚詭異地開始蒼白,如同死屍。

    “護法神將,收!”

    “龍骨神舟,撤!”

    張奎沒有絲毫猶豫,捏動法訣,護法猿神將頓時化作漫天金光消散,而龍骨神舟也化作一道金光,載着快要入魔的羣妖飛速撤到了他的身邊。

    就像被突然打擾的癮君子,甲板上羣妖瞬間瘋狂。

    元黃臉色變得極度扭曲,盯着張奎吼道:“我看到了仙路,我看到了仙路,別阻我!”

    “長生,長生!”

    “一切,神是一切!”

    所有人都變得狂熱而陌生,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竟然不顧一切準備向張奎出手。

    “仙路…我看是死路!”

    張奎一聲冷哼,雙手變幻法訣,瞬間用出瞭解厄術。

    清冷的神光揮灑而出,彷彿在這昏暗陰間降下一場甘露,將龍骨神舟籠罩。

    張奎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不過解厄術能解一切詛咒,只能暫且一試。

    清涼安詳的神光中,元黃他們漸漸安靜下來,雖然不再狂暴,但一個個依然眼神呆滯,口中不斷呢喃着怪異的語言。

    張奎兩眼神光大放,通幽術下,可以看到這些人的神魂中心向外,甚至肉身都被一種慘綠色的神力污染,解厄術雖然能清除一部分,但卻無法根除。

    “哈哈哈…”

    中央祭壇上,烏亞大祭司一邊跪拜一邊瘋狂大笑,“他們沐浴我神的光輝,遲早皈依,你是什麼東西,竟妄想驅散我神神力,螻蟻豈可與皓月爭輝!”

    “聒噪!”

    張奎面色陰沉,伸手一揮,龍骨神舟瞬間往神嶼城撤去,隨後捏動法訣,兩眼太陽神火轟然而起。

    烏亞大祭司莫名有種不妙的感覺,尖聲叫道:“你要幹什麼?”

    張奎兩眼已全是太陽神火,森然冷笑:“曝日術!”

    轟!

    一輪大日出現,原本昏暗冥冥的陰間瞬間一片白茫,熾熱的光線烘烤着大地,空間嗡嗡震動,空氣中原本若有若無的慘叫聲消失,只剩下呼呼得熱風鼓譟。

    張奎出手時,烏亞大祭司已經感覺到不妙,收起祭壇領域,拼命護住大軍。

    直通星空的綠色光柱消失,那個邪神力量投射形成的巨大黑色漩渦也瞬間散去。

    光線漸漸暗淡,烏亞大祭司滿頭大汗緩緩睜開了眼,驚恐地看了看張奎,又看了看四周。

    儘管有祭壇力量護佑,幽朝大軍也倒下了一片,大部分辟穀境和一些天劫境士兵兩眼只剩下焦黑窟窿,連腦漿都被燒空,剩下的人也竭力打坐抗衡。

    東洲怎麼會有這種人!

    烏亞大祭司喘着粗氣,死死盯着張奎問道:“你是…”

    “曝日術!”

    轟!

    恐怖熾熱的光線再次瀰漫整個空間,戈壁灘上的黑沙原本早被烤化,這次更是冒起了泡,待凝結後,估計又是巨大的黑色琉璃面。

    光線再次暗淡。

    “你…”

    “曝日術!”

    轟!

    熾烈的白光中,烏亞大祭司徹底膽寒,覺得眼前這人就是個瘋子。

    祭壇力量嗡嗡作響,似乎也被壓榨出了潛能,但即使在領域力量護佑下,還是有大批士兵慘叫着化爲了飛灰。

    不行,快逃!

    烏亞大祭司肝膽欲裂,在刺目白光中瘋狂揮舞雙手,用出最後力量。

    “幽影挪移術!”

    嗡嗡嗡,祭壇震動更加劇烈,咔嚓,原本光滑如同黑玉的祭壇甚至裂開了一道裂縫。

    但一道綠色幽光也瞬間從祭壇中心向外擴散,甚至在曝日術白光下也能看清。

    綠光迅速收縮,砰得一聲,剩下的幽朝軍隊瞬間消失。

    光線漸漸暗淡,周圍黑霧又籠罩了天空。

    張奎喘了兩口氣,連續三次曝日術,法力消耗也是不少,但呼吸間就恢復了大半。

    但若是可以,再來三次也可以。

    他的想法很簡單。

    若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製造問題的人。

    管他什麼邪神怪異,若一個曝日術不行,就多來幾下。

    可惜沒想到的是,幽朝這邪神祭壇,竟還有如此功能。

    不過想來也要付出不少代價,要不他們早就跑了。

    張奎看了看周圍,百里範圍內一片荒涼,就連那些陰間怪異都跑得無影無蹤,也不知幽朝軍隊去了哪兒。

    暫時顧不上搭理這些傢伙,張奎轉身往神嶼城飛去。

    當務之急,是要確保元黃他們的安全。

    很快,他就趕回了神城。

    爲防止意外,龍骨神舟只是停在附近曠野上,元黃和褒無心他們已經昏倒在地,神魂中,那詭異的慘綠色神力雖然還在,卻不如剛纔那麼活躍,顯得有些死板。

    張奎眼神微凝,伸手一揮,神庭鍾分體頓時金光四射出現在曠野上空,太始威嚴金身法相闊步而出。

    “穰災術!”

    “解厄術!”

    隨着張奎雙手捏動法訣,身後太始也舉起了巨大金色雙手,兩道神術共同施展,金光轟然灑下。

    隨着一陣耳語般嘈雜的聲音遠去,元黃他們體內的慘綠神力也被徹底清除乾淨。

    張奎鬆了口氣,隨後望向遠處天空,眼中滿是凝重。

    不說上古仙朝那些畸變的力量,這些“天外來敵”應該都是某種恐怖的存在,可以通過祭壇將力量投射到遙遠時空。

    即便沒有親身降臨,這些力量之詭異,普通生靈也根本無法防範。

    按照這種情況發展,今後必然會一個個對上,必須想辦法避免,畢竟他不可能每次都出現救援。

    想到這兒,張奎微微搖頭,操控龍骨神舟回到了神嶼城。

    幽朝軍隊被他用曝日術核彈洗地,已經十不存一,當務之急,還是要將剩下的鎮魂塔修繕完成。

    而且,要將此地好好佈置一番…

    …………

    昏暗黑霧籠罩,破敗荒涼的峽谷中,黑沙滾滾,到處都是呻吟聲。

    幽朝殘餘軍隊全部集中於此,那些小祭壇在第二輪曝日術時,已經撐不住破碎,唯有中央祭壇還在,卻出現了個近十米長的裂縫。

    “他到底是什麼人!”

    烏亞大祭司已經徹底暴怒,艱難站在祭壇上,面色猙獰,瘋狂地怒吼。

    雖然耗盡祭壇大半力量逃走,但代價確實十分嚴重,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這種扭曲的空間。

    幽朝軍隊中,所有的辟穀境都已經陣亡,大部分天劫境原本就燈盡油枯,在空間挪移中,更是直接爆體,魂飛魄散於虛空中。

    龐大的遠征軍被張奎一番連轟帶炸,竟只剩下了十幾名大乘境,五十幾名神遊境和不到百人的天劫境,且個個帶傷,正在瘋狂祈禱,驅散體內太陽真火熱力。

    “大祭司,我…我等不知…”

    周圍祭司們滿頭是汗,低着頭渾身哆嗦。

    他們所在大陸與東洲隔着恐怖大洋,有海族阻斷,傳說中的海眼通道也危機重重,數千年不曾聯繫。

    這次分明是烏亞大祭司立功心切,盲目出兵,但幽朝等級森然,他們哪敢說這話,唯恐被遷怒喪命。

    烏亞大祭司氣喘吁吁,滿眼兇光,若是平時,他肯定要殺人泄憤,但此時損失慘重,也只能硬生生壓下瘋狂。

    稍微冷靜下來後,他看了看周圍殘兵敗將,腦中不斷思索。

    與海族戰爭曠日持久,對方也有高深力量庇護,雙方殺得難解難分。

    說實話,幽朝上層固化,他冒險帶大軍遠征,未免不是存了立下奇功,晉升神祭的想法。

    卻沒想到還沒靠近陰間通道,就已經成了這樣,別說攻佔東洲,血祭萬千生靈,就算想回去,沒了大軍和祭壇大陣,路上也危機重重。

    該怎麼辦…

    就在他苦心思索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震天的怒吼,原來此地距離入魔山祖所在的峽谷已經不遠。

    烏亞大祭司猛地站了起來,臉上先是陰晴不定,最後漸漸變得扭曲…

    …………

    三日後。

    轟!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最後一座鎮魂塔被祭練而成,頓時燃起了熊熊太陽真火。

    茫茫戈壁灘,高山之巔,神嶼城周圍十八座鎮魂塔,全部神火繚繞,彷彿十八座燈塔,竟然驅散了漫天陰霧,照亮了整座神嶼城。

    沒錯,張奎將所有的鎮魂塔全都祭練了一遍。

    不像龍骨神舟上的黃金鎮魂塔,這些鎮魂塔只是簡單刻錄陣法,並且融入了一絲太陽真火的力量,沒有魔旗中那塊古怪晶石,並沒有誕生神火領域。

    當然,耗費的時間也相對減少了許多,以張奎如今的修爲,更是輕而易舉。

    雖然沒有神火領域,但十八座鎮魂塔連成一氣,又經過太陽真火鍛造,其威力遠比以前還要大,周圍平原上流竄的陰間怪異紛紛厭惡的離去。

    除非再次形成黑潮,否則他們根本不願意靠近這裡。

    開元神朝大軍隨之進駐。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這一切,傳說中的陰間,自古老歷史以來,再一次被神州人族佔領。

    他們的修爲畢竟尚淺,神嶼城內雖然被太陽真火鎮魂塔照亮,但望向城外,全是黑霧籠罩,慘叫聲不斷,令人不寒而慄。

    玄閣修士同時進駐,他們拿着尺子到處丈量,誓要將這裡打造成鐵桶一塊,整個神城頓時變得吵吵鬧鬧,很難令人想象,這竟然是傳說中的陰間。

    而張奎則駕着龍骨神舟,一道流光閃過,消失在黑霧中。

    他心中總有些不安,那些“天外來敵”力量之詭異,實在讓人難以防備。

    目前能做的,就是將那些邪神信徒徹底斬殺一空。

    而在上千裡外的峽谷中,恐怖的黑潮已經散去,山巒般高大的入魔山祖盤膝而坐,腦後黑色圓光變得更加幽暗。

    烏亞大祭司說的沒錯,這山祖當時絕望下,試圖竊取幽神的力量,卻徹底陷入瘋狂。

    如今掉落陰間,吞噬了海量的陰間怪異後,竟然發生了莫名的變化。

    而在遠處平原,已經滿臉瘋狂的烏亞大祭司站在了祭壇上,周圍全是被詭異綠火捆綁的幽朝大軍,有人眼中滿是恐懼破口大罵,而有人則盯着天空一臉狂熱。

    烏亞大祭司喘着粗氣,眼中綠火沖天而起,露出了一個瘋狂的笑容。

    他要血祭所有人,以入魔山祖爲容器,召喚幽神分身降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