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章陰府神城,殺機醞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八十章陰府神城,殺機醞釀字體大小: A+
     

    黑煙滾滾遮天暗,

    血煞騰騰罩地昏。

    開元神朝大軍早已等待許久,各個神情凝重,殺意瀰漫,張奎命令一下,立刻整裝待發。

    天下百姓無不求太平,尤其數千年動盪結束,開元神朝新立,正是休養生機,養精蓄銳的時候。

    但太平豈是安穩等待,卑微乞求而來,這個道理誰都懂,只是知易行難,直到張奎滌盪乾坤,神州才見祥和。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這份太平來之不易,對人、對妖,對神州萬千生靈皆是如此,幽朝無疑捅了個大簍子。

    草原一戰只是牛刀小試,如今外敵入侵,神朝立刻全體動員。

    中軍是神朝人族主力,二十萬北疆兵家修士血煞騰騰,五萬江州劍修劍氣沖天,赫連伯雄爲帥,竹生爲副,更有地閣居中策應調度,三枚神庭鍾分體神光四射,連成了陰陽八卦大陣。

    左右兩側則是妖族大軍,有蠆國蟲妖毒霧斑斕、靈教妖火狼蟲虎豹、更有海眼、水府蛟龍翻滾,陰氣瀰漫。

    當然,除留下鎮守者,所有天閣大乘境更是羣體出動,數十道通天徹底的影子氣機滔天,空中龍骨神舟神光四射。

    整個平原上空風雲變幻,氣機攪動,神州各地無數雙眼睛看着這裡,百姓無不焚香祈禱大軍得勝。

    龍骨神舟之上,張奎冷眼盯着前方,順手抓了抓肥虎的腦袋,威嚴的聲音響徹天地:

    “太始,打開通道!”

    原本不必要如此興師動衆,陰間畢竟危機重重,他帶領天閣衆妖就能解決。

    但知曉諸般天地奧秘後,張奎心中換了個想法,這次不僅要驅走強敵,還要爲日後掃蕩陰間建立橋頭堡…

    ……

    黑霧冥冥,死氣滾滾。

    古老高聳的宮殿連綿不斷,宮牆斑駁陸離,更多的早已成爲殘垣斷壁。

    空氣中,淒厲的慘叫聲若隱若無,昏暗中一片死寂。

    而在一座倒塌大殿前的廣場上,數千身着黑甲、皮膚慘敗的幽朝軍隊結成陰森大陣,中央幾名祭司圍着石質祭壇,綠色幽火直衝天際,即便在這昏暗的陰霧之中,數百里外也能看到一道綠線閃爍不定。

    “雅魯斯祭祀死了…”

    石質祭壇前,一名正在祈禱的祭司突然擡起頭來,黑色兜帽下,慘白的額頭上紋着血色符文。

    另一名祭司也擡起頭來,臉上帶着瘮人的笑意,“他迴歸了幽神的懷抱,看來東洲人族已有防備。”

    “我們只管守住這裡,大軍一到,立刻啓動祭壇,破開通道。”

    額頭紋着血色符文的祭祀眼中綠光閃爍看了看周圍,“地府神牢…他們連這麼重要的地方都不派人清理,顯然還是懵懂無知之輩。”

    “不過東邊那座山有古怪,暫時不要靠近,等大軍帶着真神祭壇一到,管他什麼東西,全部血祭!”

    其他幾名祭司互相看了看,皆露出了陰森的笑容。

    幽朝以神教立國,內部競爭血腥殘酷,他們若能攻下東洲血祭萬千生靈,怕是立刻能討得真神歡喜…

    就在這時,大殿前方空中忽然嗡嗡震動,一點白芒不斷擴大,幻化出了空間通道,白光閃爍刺眼。

    “對方要出來,結陣!”

    祭司們對於這個東西再熟悉不過,陰間通道若從陽世進入,看到的是一片黑暗,但從陰間看,卻是一片白茫。

    幽朝軍隊立刻防備,陰森大陣冒起無數綠火,飄飄乎融成一團,其中更有血色眼睛亮起。

    然而,等了半天,對面都沒人出來,那傳送門卻越來越大,最後直徑竟達三百多米寬。

    “不,不可能!”

    額頭紋着血符的祭祀眼中駭然,“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通道?”

    幽朝不屑用神異珠培養香火神,祭壇就能開啓陰間通道,但頂多有一百米,哪見過這麼大的玩意兒,要知道陰間通道每擴大一分,難度就會相應增高。

    正說着,數百個透明貝殼從通道中被扔了出來,裡面封印着符籙,咕嚕嚕掉在地上嗡嗡顫動。

    “小心!”

    幽朝軍隊一個個死死盯着貝殼,他們從沒見過這玩意兒。

    轟!

    貝殼突然炸裂爆發,刺目的光線,巨大的聲響,讓所有人都捂住了眼睛慘叫。

    張奎統一神州,設立天地玄黃閣,彙集天下羣英,所發揮出的能量遠超他想象。

    玄閣修士不善爭鬥,但善於奇思妙想的煉器大師卻數不勝數。

    神州大陣引出了各地古秘境,裡面昏暗不定,怪異滋生,他們便研究出了這小玩意兒,以黑河水府的特產明光貝爲殼,封印日耀符,地閣修士用了都說好。這次攻伐陰間,卻是正好用上。

    日耀符就是無限弱化版的曝日術,白光和聲波只是次要,最善灼傷神識,若用神識探查,當真如裹了炭火,傷害不大,刺激頗高。

    就連外面龍骨神舟上的張奎也是愕然,隨即哈哈大笑。

    他早就用了分身隱身探查,對面情況一目瞭然,本想用萬劍術衝陣,卻沒想到赫連伯雄主動請纓,搞出了這般效果。

    他心中暢快,笑的不是對面的狼狽,也不是這修真版閃光震撼彈,而是神州人族找到了自己的最大優點,集體的智慧與力量。

    在這個黑暗的宇宙,強大的邪魔外道數不甚數,人族在夾縫中只能依靠智慧苟延殘喘,但有了玄教和神道護佑,這種於無數災難中磨練出的生存智慧,或許有一日能照亮宇宙…

    不過對面畢竟最弱都是神遊境,先鋒部隊還需天閣羣妖。

    十幾道通天徹底的身影瞬間攻入,蛤蟆大尊看到對面的狼狽,哈哈一笑。

    “就這,也敢來神州!”

    說着,大肚皮猛然鼓起,拿起手中錘子一敲。

    咚!

    肉眼可見的聲波向外擴散,沿途地面碎裂,幽朝大陣前方的數十名神遊境瞬間化作血沫。

    幽朝軍隊和幾名祭司早已緩過勁來,氣得兩眼綠光大冒,沙啞嘶吼道:

    “殺,發動幽火虛靈!”

    那空中有着血色眼睛的巨大綠色幽火頓時伴着恐怖氣息滾滾而來,空氣中都帶着噼裡啪啦的聲音。

    “我們來!”

    三名海眼夜叉大妖齊齊向前舉起鋼叉,詭異的黑色波紋瞬間將空間扭曲,擋住了那些幽火虛靈。

    這玩意兒也不知是何來頭,即便被扭曲成了漩渦狀的火線,也依然不死不滅。

    瑪德,什麼東西…

    三名海眼夜叉額頭冒汗,心中暗罵一聲,加大法力輸出,雖然沒有將幽火破滅,卻堪堪擋住。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一擁而上,煞光妖火驚天動地,就連空間也是嗡嗡震顫。

    幽朝這先遣部隊精銳主力已被張奎捏死,只剩下兩名大乘境,雖然神遊境衆多,但哪裡吃得住衆妖圍攻,很快就血肉飛濺,被漫天妖火焚成飛灰。

    張奎早已駕着龍骨神舟在上方壓陣,看到大勢已定,也不再出手,而是看向了對方的祭壇。

    “果然是天外邪魔!”

    張奎一聲冷哼,額頭“長生眼”忽然睜開,寂滅黑光噴射而出,轟在了祭壇上。

    現在雖然不能殺敵獲得技能點,但卻有各種辦法提高實力,比如練習七十二煞術組合排列形成類神通,比如這寂滅黑光,最喜歡吞噬各種神道法則和仙韻壯大自身。

    轟!

    石質祭壇轟然碎裂,原本黝黑古樸,帶着某種靈韻,但被寂滅神光掃過後,頃刻變得慘白如石膏碎裂。

    張奎眉頭一皺,有些不太滿意,這祭壇明顯是個西貝貨,剝離的法則少之又少。

    幽朝先遣部隊被消滅,不過張奎卻沒有讓大軍進入,而是瞳中日月光輪旋轉,通幽術洞照天地,掃視這片古仙朝遺蹟。

    看見陰霧朦朦,宮殿森森,庭臺樓閣塌陷,飛檐斗拱獸頭模糊,完好的地方都比紫禁城還大,據說那福生所說,這還只是天元星東洲地府一城,不知有多少早已毀滅,上古無極仙朝輝煌,可見一斑。

    不過這裡卻是不太平,周圍十幾座鎮魂塔已經損毀了幾座,又有怨毒之氣於宮殿中流竄,再加上原本存在的陣法和這阻擋神識的迷霧,怪不得威名顯赫。

    張奎心神一動,取出了那三頭六臂三眼神像,神靈殘魂福生頓時裹着着黃煙緩緩飄飛而出,畏懼地看了他一眼,拱手道:“小神見過張上仙。”

    這傢伙一看就是個慣拍馬屁的,不僅記住了張奎名字,還動不動就上仙稱呼。

    張奎懶得理會,擡眼看着四周,“給我介紹一下此地。”

    “是,是。”

    福生知道自己的職責,不敢怠慢,指指點點說道:

    “天元星有東南西北四大洲,無極仙朝各設地府管轄,主要是屯軍防禦怪異和負責輪迴,此城名爲神嶼,原來有陰陽二城,分別在陰間和陽世,是仙朝天元星神道重地。”

    “那裡是地君殿,供地府之主居住,那邊是神策殿,那邊是神牢…”

    張奎看的微微點頭。

    這裡確實不錯,只要破解了那些上古陣法,殺掉流竄的陰間怪異,在將周圍十幾座鎮魂塔重新煉製,就是一個最好的橋頭堡壘。

    陰間怪異可怕,但何嘗不是一把磨刀石,日後無數修士進駐,於苦難中磨鍊道行。

    想到這兒,張奎轉頭看向了天閣羣妖,“諸位,與我清理此地!”

    “謹遵教主法旨!”

    衆妖頓時興奮,這麼大的地方,保存如此完好,怕是會有不小的收穫。

    很快,神嶼城內便通天氣機瀰漫,一個個流竄隱藏的陰間怪異被揪出斬殺,龍骨神舟黃金鎮魂塔火光沖天,照亮了這座沉睡於歷史迷霧中的上古陰城…

    …………

    茫茫戈壁,怪石嶙峋,黑沙彌漫,陰風呼嘯中不斷摻雜着若隱若無的慘叫聲。

    撒嘛…離絲…哇多…

    忽然,宏大的不知名語言祭祀聲響起,幽暗黑霧中綠光閃爍,嘈雜的腳步聲伴着轟隆隆的巨響,幽朝一望無際的大軍出現在戈壁灘上。

    周圍黑甲慘白皮膚的軍隊結成一個個大陣,中心仿如犀牛的古怪巨獸口鼻噴火,吱呀呀拉着巨大青銅馬車,而在馬車上則放置着一個個黑石祭壇,綠色幽火臨空燃燒。

    而在大軍中央,竟有十幾名身高百米的熊妖,渾身白毛還長着獨角。

    他們被燃着綠火的鎖鏈穿透肩胛骨,一邊慘叫,一邊拉着更加巨大的青銅車,上面則是一座小山般龐大的黑色祭壇,血色符文瀰漫其上,綠色火焰熊熊燃燒,似乎形成了一個人影。

    一名身着華麗黑袍的幽朝老者跪在祭壇前祈禱,與其他族人不同,他額間竟然長出了三隻眼,只不過那眼睛一片純黑,瞳孔中燃着綠火,滴溜溜亂轉,有種邪惡的陰森。

    遠處天邊,黑霧中若隱若現的綠線突然消失,旁邊當即有人彙報:“稟報烏亞大祭司,信標消失了。”

    這老者淡淡看了一眼,“先遣部隊陣亡,但方向不會變,我們加快速度。”

    “是,大祭司。”

    旁邊侍者下達命令後,幽朝大軍頓時加快了速度,這些巨大祭壇綠火發出詭異波動,沿途陰間怪異竟然全部露出難受之色,遠遠避開。

    就在這時,從黑暗中突然響起一聲恐怖嘶吼,百里之外聲浪翻滾,引起巨大狂風呼嘯。

    老者猛然站起,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眼中露出一絲凝重。

    “奇怪,怎麼可能…”

    數百里外一處峽谷中,黑潮般的陰間怪異瘋狂廝殺,而在黑潮中心,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巨人。

    頭大如山,渾身漆黑油膩,三隻眼閃着血光,臉上巨大的觸角伸來伸去,腦後更有一個黑色光輪懸浮,抓着地上怪異瘋狂往嘴裡塞。

    如果張奎在,就會認識。

    曾經在靖江水府秘境中,無數上古山神集體犧牲,將其打入了陰間。

    正是入魔的山神之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