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九章黑暗宇宙,幻法神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九章黑暗宇宙,幻法神通字體大小: A+
     

    張奎已經確定,“幽朝”力量來源與天外來敵有關。

    回想當初那座幽靈船,不僅僅有陰森陣法體系,還有石質祭壇通過獻祭獲得力量,受害者全部變成了毫無生機的石像。

    玄陰山白骨祭壇能獲得類似假神的神通,啓朝獻祭的三眼火鳥能掌控太陽真火,還有血海的血色祭壇,以及幽朝的石化祭壇…

    通過特製祭壇,向遙遠時空不知名存在血祭生靈,是那些“天外來敵”的主要特徵,毫無憐憫,赤裸裸的冰冷血腥。

    除此以外,還有原本無極仙朝可能畸變的力量,比如那都天魔旗,幾乎摧毀孔雀佛國的千手佛屍…

    還有些,甚至根本搞不懂什麼來頭,比如黑河水府連通夢境的青銅古鏡…

    放眼望去,除了神州,天地之間一片戾氣,邪魔外道肆虐,讓人呼吸都不暢。

    沒錯,邪魔外道。

    地煞七十二術中,不僅有各種術法,也有前世道門的一些理念。

    道門貴生,凡血祭生靈者,皆爲邪魔,當誅!

    正神不附身,附身非正神,無論名頭多響亮,附身者皆爲外道淫祀,當誅!

    張奎起初不太在意,但現在覺得很有道理,逍遙非避禍,自在非自私,大道混亂,逍遙長生只是空談,天清地明,萬物有序,方得人間大自在!

    羣妖對於張奎突如而來的殺氣驚駭莫名,那些三眼上古遺族更是膽顫心驚。

    張奎深深吸了口氣,壓下殺機,看着下方三眼族人和巨人沉聲說道:“如今神州祥和,爾等不必避禍,是否信奉人族神道不勉強,但必須納入戶籍管理,不可作奸犯科,不可邪法煉屍血祭,神州之大,足夠兒等安居樂業修煉。”

    “遵…遵命!”

    三眼巨人老者深深低下了頭,那些三眼族人見狀也連忙彎腰稱是。

    張奎點頭,揮手間龍骨神舟已穿入雲層,往崑崙山方向而去,同時已經有一隊黃閣地閣修士從清江州子靈山出發,進來宣傳人族律法與神道…

    ……

    “人在哪裡?”

    當張奎到達崑崙山後,早有赫連伯雄和華衍老道以及衆多星官出來迎接。

    天閣羣妖去休息,順便將此行收穫講給玄閣整理,張奎則顧不上廢話,要直接審問那名上古神靈。

    他有太多東西想要知道。

    這三頭六臂三眼的神靈雕像,就鎮壓在中極大殿內,太始撤去神州大陣金光,對方法相虛影頓時裹着黃煙,從雕像口中鑽了出來。

    “簡直豈有此理!”

    這個叫福生的神靈氣得不輕,“爾等人族小國…”

    “閉嘴!”

    張奎沉聲怒喝,額頭“長生眼”陡然睜開,死死盯着對方,“我問你答,敢有半句廢話,定叫你神魂皆滅!”

    這神靈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驚恐地看着“長生眼”,只覺一股吞噬一切的寂滅之力將自己籠罩,神魂昏昏欲滅,周圍天地暗淡,唯有張奎如巨人般怒視着自己。

    “小…小神遵命。”

    名爲福生的神靈嚇得神魂震顫,這傢伙不是人族嗎,不是沒有成仙嗎,怎麼會有這種恐怖的力量?

    張奎深深吸了口氣,“無極仙朝是何來歷,後來又發生了什麼,把你知道的一一道來!”

    “是、是…”

    這神靈色厲內茬,只覺眼前道人甚兇,那還敢有半點上神做派,點頭哈腰講述了起來。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小神原本是地樞星一古族首領,得了機緣封神,許多事不甚清楚,還望上仙見諒。”

    “無極仙朝緣起自天利星,數十萬年南征北戰,疆土範圍有幾十個星域,號令羣星,掌控陰陽,天地衆生莫敢不從。”

    “仙朝之主爲無極帝尊,下有十二都天仙王統御一方,又有三神主作爲輔助,不過這些都是大人物,小神只是此天元星東洲的一個鎮魔元帥,沒見過什麼世面。”

    “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無極帝尊隱世不出,十二仙王互起征伐,小神因調集資源不利,被打入神牢受刑,原本只有百年,但昏昏沉沉一覺醒來,仙朝蕩然無存,天地也成了這樣…”

    這名叫福生的神靈說得飛快,張奎卻眉頭大皺,只覺信息量頗大。

    星域…仙王…全是沒聽過的東西,頓時有些不耐煩,“停,把這些東西全以神識告於我知。”

    神遊境便能與神識互通信息,速度快的很,不過要放開心神防備。

    張奎倒是不怕,他的神魂中有七十二星構成蓮臺防禦,不受邪魔侵擾。

    福生卻尷尬賠笑,“小神如今只有一縷殘魂,能保持清醒都是萬幸,哪有如此能耐…”

    他嘴上說的可惜,心中卻是莫名慶幸,還虧自己成了這番模樣,知曉的東西反倒成了護身符。

    張奎眼睛微眯,知道其沒有說假,只能耐着性子一一詢問,漸漸的理清了一些頭緒。

    和前世三十六重天,十八層地獄,天圓地方不同,此方世界就是個無邊無際的宇宙。

    有些星球靈韻自生,會孕育萬物,誕生天然星辰大陣。

    陰間爲陽世另一面,天地法則略有不同,最大的特點就是星辰之間距離極度壓縮,因此是羣星穿梭的最佳途徑。

    那陰間怪異這小神也不知其來歷,只知道萬物生靈死去後靈魂歸於陰間,會被這些東西吞噬。

    而有靈韻的星球,星辰大陣會同時覆蓋陰間陽世,自成陰陽輪迴不斷壯大,但也會引來陰間怪異瘋狂攻擊,若是攻破大陣吞噬陰魂,日積月累下,整個星球也會漸漸衰敗死寂。

    仙朝每打下一片星域,便會設立仙府管理陰陽,同時防備那些闖入大陣的陰間怪異。

    原來如此…

    張奎心中驚悚,天道混亂,自己所處這天元星陰間早就被攻破,無數陰間怪異肆虐,豈不遲早要完?

    至於那十二都天仙王他也問了個大概,這個世界成仙后並無詳細等級劃分,可以自己開闢世界的就喚作仙王。

    像將軍墓下方那面都天戰旗,主人是乾吳仙王,開闢有無色天。

    而無極帝尊有何能耐,這個小神根本不知。

    成仙的條件也問了出來,是一種叫做道果的東西,算是仙朝重要機密,用來控制羣仙,這個小神也從未見過。

    大殿內一時陷入沉寂。

    種種天地機密讓張奎心神沉重,就連一旁陪伴的太始也是面色陰沉。

    半晌,張奎瞥了福生一眼,“回去吧,日後就留在我身邊參謀,若有機緣,助你重塑神魂可願意?”

    “有神願意,小神願意!”

    福生大喜,感激連連,隨後裹着黃霧回到了神像之中,被張奎收入隨身空間。

    張奎沉默不語,看向了殿外崑崙山,太始正神站在旁邊靜靜等待。

    他知道,張奎在做一個決定,要不要將這些東西透露出去。

    秘密太大,凡人知曉後,怕是會立刻崩潰,但這中州萬千生靈於廢墟上建立文明,苦苦追尋的,不也是歷史真相麼。

    “罷了…”

    張奎看着巍巍崑崙山,“我曾教這神州人族開眼看世界,也會讓萬千生靈曉得宇宙黑暗,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唯有自強不息,建立宏圖大志,纔不負我神朝開元之名!”

    “不過在此之前…”

    張奎眼中露出森然殺機,“先把那些雜碎清理了再說!”

    …………

    安慶州,寅靈山下,鎬京城遺址。

    自發現幽朝由陰間通道入侵後,這裡便被劃作了禁地,神朝各路大軍集結,軍旗招展,血煞瀰漫,天閣羣妖匯聚,磅礴氣機攪動天地。

    有外敵入侵也不是什麼秘密,神州大陣威力磅礴,但終究是被動防禦,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在等待反攻。

    因爲,張教主已經歸來。

    而此時寅靈山神朝軍營地牢內,張奎正冷眼看着前方幽朝俘虜。

    這些人全被廢了丹田氣海經脈,鎮神針穿鬧,符文鐵鎖穿胸。

    不怪地閣修士們小心,這幫傢伙最差的都是神遊境,大乘境更是有三名。

    據他們所說,這只是幽朝的一個前哨隊伍,敢領大軍橫渡陰間來襲,對方實力可見一斑。

    不過張奎更在意的,是這些人的模樣,渾身無毛,慘白如死屍,一個個陰氣森森,咬着獠牙不發一言,眼中滿是怨毒。

    他在幽靈船上見到的那名幽朝人族屍體,身形雖然高大,但還像個人的模樣,但數千年時間,這些人早已集體化爲鬼怪,想來和他們祭祀天外來敵脫不了干係。

    赫連伯雄眼中滿是殺機,“教主,這幫人嘴硬的很,神魂又怪異黑暗,我們什麼也沒拷問出來,不如殺了祭旗。”

    若論酷刑拷問,兵家修士個個都是好手,張奎心知赫連伯雄已經盡力,而且雙瞳霍魚也來過,施展幻術失敗。

    張奎冷然一笑,“莫急,我來試試。”

    “哈哈哈…”

    幽朝俘虜那爲首的祭祀老者忽然發出夜梟般的沙啞笑聲,“我等神魂早已獻給真神,你算個什麼東西,來啊,殺了我們,你們東洲等着集體被血祭吧,哈哈哈…”

    “笑個屁!”

    張奎一聲冷哼,眼中紫色光芒一閃,幽朝俘虜們頓時覺得天昏地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這幫傢伙神魂有古怪,況且早有防備,所以普通幻術纔會失效。

    但張奎此時七十二煞術大成,攝魂、嫁夢、魘禱術共同施展,再以登抄術加大威力,這幫俘虜瞬間中招。

    赫連伯雄目瞪口呆,只見張奎眼中先是光芒大作,隨後攤開右手,所有俘虜神魂頓時如煙霧般抽出,落在手中翻滾不休。

    而一道月光灑下,地牢內朦朦朧朧開始出現景象。

    旁邊除了赫連伯雄,還有兩名海眼大妖,皆是一臉迷惑。

    張奎淡淡解釋道:“我攝魂令他們幻術入夢,所思所見皆能呈現。”

    他說的簡單,其他人卻難以想象,實因幾種術法共同施展,已如神通一般。

    影像上,一片昏昏迷霧,幽朝俘虜們結成隊伍,警惕地左右亂看。

    “此乃幻術,不要上當!”

    那老祭祀陰狠說道。

    話音剛落,周圍景象就瞬間大變,出現了一座陰雨籠罩的城市,天空烏雲密佈雷聲滾滾,古怪的神塔層層疊疊如黑暗叢林,披着黑袍的幽朝人穿行其中,各個面色陰沉…

    “這…這怎麼回事?”

    其中一名幽朝俘虜面色大變,“我們怎麼回到了無望城,若是幻術,那人怎麼能知道這裡景象?”

    “都不要亂想!”

    老祭祀憤怒嘶吼,他雖然不清楚張奎手段,卻找到了其中關竅,定是某人的想法被映射了出來。

    張奎看着手掌一聲冷笑。

    他的手段豈會如此簡單,這是夢境相連,只要一人心神破防,就會引起連鎖反應。

    果然,街道上忽然出現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袍老者,同樣皮膚慘白,但氣息更加陰森兇狠,“你們竟敢回來,莫非做了逃兵!”

    “烏拉多祭祀!”

    幾名幽朝俘虜頓時嚇得跪在地上。

    “假的,都是假的!”

    老祭司瘋狂怒吼,原本想要跪下的幾人頓時猶豫。

    “放肆!”

    被稱作烏拉爾祭祀的老者黑色指甲幽火閃爍,老祭祀俘虜頓時慘叫連連,渾身冒着綠火跪在了地上。

    “陰火焚魂術!”

    其他人嚇了一跳,紛紛跪在地上,就此全部中招。

    那烏拉爾祭司開始詢問,他們早已分不清真實假象,一五一十講了起來。

    原來還是張奎立神州大陣的原因。

    幽朝所在大陸與神州之間隔着恐怖海洋,海族強悍霸道與幽族常年戰爭。

    他們數千年前曾試圖通過海眼探索神州,但所有人一去不回也就漸漸熄了心思。

    他們信奉一個叫幽神的邪神,常年與海族戰爭血祭,實力漸漸增加,但所有人也變成了這種模樣。

    張奎立神州大陣,就如黑暗中點亮了一把火炬,驚動了無數勢力。

    幽朝大感興趣,正好數千年積攢,實力越發雄厚,因此派出大軍橫渡陰間,要來攻佔這個洞天福地。

    “烏拉多祭祀放心…”

    此時就連那老祭司也中了招,恭敬跪伏,陰狠的說道:“我們已在陰間建立基地,點燃信標,大軍不日就到,若將東洲人族全體血祭,說不定就能招來真神分身,宣揚我神威能…”

    “放屁!”

    天地間忽然想起雷霆般的吼聲,張奎再也懶得聽下去,手心燃起紫色煞光,一把將所有俘虜捏的神魂魄散。

    “傳令,打開陰間通道,反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