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長生崎嶇,再起波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長生崎嶇,再起波瀾字體大小: A+
     

    “無極仙朝?!”

    衆妖也看到最後一幅壁畫,元黃神情激動,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這世間果然有仙…仙朝千秋萬代…不,已經沒了,原來叫無極仙朝…”

    “你激動什麼!”

    張奎有些心煩,指着那面都天軍旗,“這玩意兒就是將軍墓下面那張魔旗,邪意非凡,動輒要人命的玩意兒,你能想到什麼?”

    “什麼?!”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將軍墓一戰,現場畢竟還有兩名海眼大乘境妖物,口口相傳,細節也廣爲人知。

    那魔旗釋放出詭異黑白領域,範圍之內顏色盡失,即便是陰魂也會喪失理智發生畸變,甚至連大乘境都逃不過。

    如同一盆冰水澆下,羣妖頓時感覺渾身發涼,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浮上心頭。

    如果說輪迴是凡人的信仰底線,那麼仙庭就是衆多修士的長生座標。

    即便已經毀滅,他們也對那個曾經統御天地的仙庭充滿了各種瑰麗幻想。

    但如今,仙庭的戰旗卻是這種詭異之物。

    若原本就是這樣,那曾經的仙庭恐怕並不如想象中美好。

    但如果是後來發生了變化,那毀滅仙庭,令其發生畸變的,又會是何種存在…

    無論哪一種情況,都令人從心底生起無邊的寒意。

    洞窟內一時陷入了沉默,安靜的掉根針都能聽到。

    肥虎趴在龍舟甲板上並沒下來,探頭探腦的看了看衆人,隨後撇了撇嘴,心想:這幫傢伙都是蠢貨,沒那本事,想那麼多幹嘛,跟着奎爺有肉吃就行,還是我肥虎聰明…

    想到這兒,展了展腰,繼續睡大覺。

    張奎看到衆人情緒低落,眉頭微皺說道:“我曾見這無極仙朝設立稷廟困蝗魔,也曾見山神一脈集體隕落,這上古仙庭…應該還行。”

    元黃臉色難看苦笑道:“張大教主,你這說的我們更加害怕,連天庭都能隕落,即便今後成仙,還不是螻蟻一個…”

    羣妖點頭黯然。

    成仙對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長生,還意味着逍遙天地間,如今卻覺得前方依舊黑暗,了無生機。

    張奎淡淡瞥了一眼,沒有理會,從得知天外來敵起,他便知道有這麼一天。

    凡人多變,仙神又何嘗不是如此,面對天外來敵,有跪地投降者,亦有拼死反抗之人。

    不僅如此,他還知道那些天外來敵依然存在,而且強大到不可思議,無論是玄陰山所見吞噬星河的黑色漩渦、還是竊取太陽神火本源的神靈、亦或是那溝通夢境的古怪青銅鏡…

    但那又如何?

    張奎只覺心中一股無名怒火升起,此方天地凡人無輪迴,修士無前途,憋屈的很。

    不管別人如何,他反正要堂堂正正立於這天地之間,如此方世界便是這種規則,那便改天換地,即便只剩一人,也要站着去死!

    想到這兒,神魂多了一股通透勁,腦海黑暗深處,那七十二顆星辰閃爍,星光勾勒出了一座蓮臺,似乎上方隱約照亮了什麼東西…

    羣妖剛纔就發現張奎有些不對勁,如今氣息又多了一絲玄妙,更加深不可測。

    剛纔那毒蜂妖目瞪口呆,喃喃道:“張教主,這是…”

    剛說半句就閉上了嘴,因爲一道道銳利的目光瞪了過來。

    張奎此時已陷入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中,說不清,道不明,似乎某些東西一點就破,卻無法穿過,隨後漸漸恢復原樣。

    成仙之機…

    張奎心中忽然有種明悟,若是自己使用尸解之法,神魂立刻就能突破,但卻漂泊無依。

    但肉身始終缺了什麼東西,導致金丹大法也無法突破。

    此方世界畢竟和前世有所差別,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奎回過神來微微搖頭,隨後就察覺到了羣妖驚訝興奮的目光,眉頭一皺,“你們瞅啥?”

    元黃聲音有些乾澀,“張教主,您…您成仙了?”

    “還差點東西…”

    張奎想了想,“不過對於仙道有所領悟,現在不方便,回去後會講給你們聽。”

    衆妖頓時大喜,齊齊彎腰拱手,“多謝教主!”

    就在這時,懸掛在龍骨神舟上的黃金鎮魂塔忽然神光大作,伴隨着一聲慘叫,隱約有個身影消失在洞穴黑暗深處。

    “是誰?!”

    衆妖悚然一驚,他們只顧欣喜,竟沒發現有人在一旁窺視。

    張奎倒是不奇怪,他隱約察覺到有東西靠近,所以才啓動了鎮魂塔。

    只是剛纔那道影子…

    張奎眼神微眯,看向了洞窟上的壁畫,“這壁畫看顏料也就是近百年的事,且面積並不大…”

    說着,扭頭看向了蠆國公主媸麗妍,“你父皇走之前,有沒有什麼不對勁?”

    “教主的意思是…”

    媸麗妍想到了一個可能,頓時臉色蒼白。

    羣妖也瞬間瞭然。

    那蟲皇神魂爲何會跑到這裡,按用壁畫記錄下這些上古時代發生的事,唯有一個可能,在鎮壓荒獸卵的時候,神魂恐怕也受到了影響。

    張奎扭頭看向洞穴深處,兩眼神光大作,頓時看得通透,“具體什麼情況,找到人便知。”

    說着,身形一閃,衝進了洞窟深處,羣妖也連忙跟上。

    這座山雖然高大,但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就到了洞底。

    這是一片廣闊的圓形洞窟,中央趴着一頭百米高的巨大骸骨,與外面那些荒獸相似,但個頭明顯大了一圈。

    這應該便是真正的荒獸,骨骼晶瑩如玉,額頭上插着一把符劍,也不知經歷了多長時間,依然散發着凜冽殺機。

    一箇中年人的身影若隱若現,身着華貴黃袍,卻如野獸般趴在地上,臉型變得狹長似狼,似乎想要拔掉那符箭,卻又畏懼不前。

    “父皇!”

    媸麗妍失聲驚呼。

    吼!

    那中年人猛然轉頭,伏低身子對着他們低聲嘶吼,眼中滿是兇殘的殺意,身形若隱若現。

    蟲皇已是巔峰高手,不弱於瀾江水府老蛟妖的存在,即便只是神魂,也讓衆妖感覺到莫大的壓力。

    唰!

    蟲皇的身影瞬間消失。

    “想去哪兒?”

    張奎一聲冷哼,大手向前虛抓,攝魂術瞬間發動。

    以他如今的修爲,攝魂術大成後對於神魂的剋制難以想象,衆妖只感覺空間一陣扭曲,蟲皇的身形便再次出現,嘶吼着被鎮壓在了地上。

    張奎通幽術仔細打量,頓時眉頭大皺,這蟲皇和荒獸的神魂竟然硬生生融合在一起,從沒見過這種情況。

    荒獸卵異動…鎮壓?

    恐怕並不是實情…

    這蟲皇真正的目的,怕是想要吞噬佔據那荒獸卵,卻低估了遠古兇獸的強大,被一絲執念帶到了這裡。

    換句話說,所謂的蟲皇已徹底成了個瘋子。

    衆人皆是心思精巧之輩,早已想通了其中關竅,一個個微微搖頭沉默不語。

    修道長生這條路上滿布荊棘,一時不查就會落入深淵,即便是以蠆國蟲皇之尊也難以逃脫。

    媸麗妍則茫然無措。

    她實在沒想到,百年的辛苦尋找,竟換來如此結果。

    看着那如同野獸般的父皇,她嘴脣顫抖,求助般的望向張奎:“張教主…可還有救?”

    張奎微微搖頭沉默。

    這是神魂徹底融合在一起,思維混亂如同瘋子,除非能逆轉時光,否則根本沒有辦法。

    吼!

    地上蟲皇掙扎地越發激烈,嘶吼着想要靠近那具荒獸骸骨。

    張奎眼睛微眯,突然伸手放出了寶蛤蟆。

    如今的寶蛤蟆吞了大量神器,早已變得金光閃閃,看到荒獸骸骨腦袋上插着的符劍,頓時兩眼發直。

    這寶蛤蟆扭着身子越變越大,隨後大嘴一張,連同荒獸骸骨和符劍一起吞入口中,隨後變小,跳回了張奎手中。

    這符劍不用說就是寶貝,只不過現在沒時間研究,就連那荒獸骸骨也可被護法猿神將使用,此行倒也算是收穫頗豐。

    見荒獸骸骨被收走,蟲皇頓時徹底發瘋,恐怖氣機不斷散發,整個洞窟都在震動,山石崩塌,氣浪翻涌。

    張奎眉頭微皺,看向了蠆國公主媸麗妍,可惜對方手足無措,早已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蟲皇忽然安靜下來,臉色猙獰,青筋直冒,擡起頭咬牙說道:“三女,你怎麼來了?”

    “父皇?!”

    媸麗妍目露驚喜,就要往前走。

    “別過來!”

    蟲皇臉色猙獰,腦袋不斷搖晃,“我棋差一招,如今已毫無希望,快殺了我,老夫寧死也不願成爲瘋子!”

    “父皇…”

    “快動手!”

    無論誰都已經看出,這蟲皇雖然暫時清醒,但隨時可能崩潰瘋狂。

    媸麗妍臉色變了又變,狠狠咬牙,猛地跪下磕了幾個頭,隨後轉身就走,只留下一個顫抖的聲音:“張教主,有勞了。”

    吼!

    蟲皇再次陷入瘋狂,張奎微微搖頭,額頭“長生眼”忽然睜開,黑色寂滅神光噴射而出,對方神魂徹底打散,隨後身形飛射離開了洞窟。

    “唉,長生…”

    元黃一聲輕嘆,緊緊跟在了後面。

    沒過一會兒,龍骨神舟帶着金色流光消失在這片曠野。

    而在身後,似乎沒了那荒獸骸骨和符劍鎮壓,那座高大黑山的兇厲氣機也漸漸變淡。

    吼!

    又是一道恐怖的嘶吼聲從遠方黑暗處升起,龍骨神舟上的張奎若有所感扭頭看了一眼。

    那符劍明顯是鎮壓之物,若沒有其存在,恐怕那荒獸妖骨立刻會作祟。

    看來這陰間不僅是神道所在,還有可能鎮壓了不少兇物。

    龍骨神舟速度很快,如一道金色流星在陰霧充斥的天地間穿行,任外面愁雲慘淡,金色護罩內卻一片安詳。

    黃金鎮魂塔神光四射,數裡外有小股陰間怪異遊蕩,但被鎮魂塔影響,總會嘶吼着遠離。

    肥虎已經打起了呼嚕,其他人也盤膝打坐,唯有元黃看着神舟一片讚歎:“張教主英明,若沒有此物,陰間簡直寸步難行。”

    張奎呵呵一笑,擰開酒壺灌了幾口,心中卻不那麼樂觀。

    這陰間除了戈壁就是沙漠,寸草不生,一片死寂,偶爾能見到被攻破的鎮魂塔,旁邊都只剩下被風沙掩埋的殘垣斷壁,根本沒有尋找價值。

    長生機緣…

    這種地方真的有可能找到麼?

    ……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咔嚓嚓!

    雷光閃過,傾盆大雨落了下來,神州結界雖在,但四季氣候依舊。如今入夏,正是雷雨季節。

    “還沒消息嗎?”

    崑崙山中極殿內,赫連伯雄和華衍老道顯得有些急躁。

    張奎進入陰間探險已有一月,早過了說好的時間,如今卻沒有出來。

    他們也曾打開秦山荒野的陰間通道,但進去的人什麼也沒找到,反倒差點被陰間怪異抓住。

    “放心…”

    神虛的虛影忽然出現,“我曾一閃而逝察覺到分身存在,只是教主已經深入陰間不知去了何處,距離太遠,無法聯絡。”

    “到底去了哪兒?”

    華衍老道看着大殿外的暴雨,眼中滿是擔憂。

    與此同時,安慶州鎬京城舊址平原上,暴雨雷光中,一個黑色的通道忽然打開。

    啪塔!

    一具曼妙的軀體掉在地上,雨水打溼了秀髮,正是失蹤已久的曼珠迪雅。

    她此時早已陷入昏迷,渾身上下都是傷痕,手中緊緊握着一個神像,三頭六臂,額生三眼。

    咔嚓!

    又是一道雷光。

    神像的眼睛忽然轉動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