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四章陰間怪異,驚現仙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七十四章陰間怪異,驚現仙門字體大小: A+
     

    魂遊陰間生死茫茫,天地難容輪迴不再…

    越來越多的陰魂開始匯聚,在這無光的世界,依靠微弱的靈魂之光匯聚成暗淡銀河,神魂呆滯,漫無目標遊蕩。

    其中不僅有人族,漸漸的也出現了各種妖族,甚至野獸飛鳥…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靜靜地看着這些陰魂因爲畏懼鎮魂塔而改變方向,亦如大河無聲轉彎。

    民間自古有輪迴之說,正如現在的開元神朝,有徹底無緣開光的百姓自嘲苦笑:“但願百年之後輪迴,能重爲神朝之人,有機會成爲修士…”

    今生的不幸來世彌補,輪迴或許是最後的安慰,若是讓人知道陰間成了這副模樣,不知有多少人會崩潰。

    “輪迴,往生橋…”

    張奎看得沉重,心中嘀咕了幾句,將探索陰間的目標又添了一項,就是查清楚輪迴機制是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災難。

    “算了,我們走吧。”

    張奎微微搖頭,準備啓動龍舟離開。

    地煞七十二術來自前世,道門入則修身,出則救世,雖仙道貴生,無量度人,但亦可超度亡魂早登東方青華極樂。

    諸般術法中,解厄術不僅可以解詛咒,也有這種功能,但那是在天地有序的前提下,現在這種情況,即便超度了又該往哪裡塞?

    張奎沒有辦法,也不想再驚擾這些可憐的陰魂。

    然而就在衆人準備離開時,這呼嘯天地的陰風忽然颳得更加猛烈,另一種聲音蓋過了這些陰魂靈魂發出的慘叫。

    那是一種絕望瘋狂的囈語,根本聽不清是說什麼,但其中無盡的怨毒與憤怒卻讓人不寒而慄。

    “陰間怪異!”

    衆妖一陣驚呼,神情緊張的觀望起了四周。

    轟!

    龍骨神舟黃金鎮魂塔忽然光芒大作,太陽真火熊熊燃燒,散發出無盡威嚴,那如銀河般遊蕩的陰魂也是一陣大亂,前後互相碰,左右皆不是,很快呈現潰散之勢。

    甲板上羣妖也是驚慌。

    “張教主,我們快走!”

    “若是被纏上,即便有鎮魂塔也是麻煩的很…”

    “聽說怪異中有噬法的不祥,可吞噬我的術法靈力…”

    “閉嘴!”

    張奎一聲冷哼,看向了東南方,羣妖被黑霧阻擋神識望不見那些怪異,他可是瞧得一清二楚。

    只見更加幽暗的黑潮從天邊席捲而來,這黑暗無邊無際,彷彿要吞噬一切,裹着陰風,攪着黑沙,還未看清模樣,一股沖天的絕望怨恨就已撲面而來。

    很快,張奎就看清楚了這些怪異的長相,原本以爲無非就是些惡鬼兇靈,但顯然超乎了他的預期。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最多的是一種類人生物,彷彿剝了皮的猴子,體表滿是肌肉筋膜,有尾有獠牙,頭顱尖銳,眼中滿是冷漠怨毒漆黑。

    此外還有不少怪異物種,比如上身似猿下身蜥蜴,比如形似螳螂三頭六臂,還有觸手飛卷的、披鱗帶甲的…長相之怪異難以言喻。

    這鋪天蓋地的黑潮速度很快,片刻就到了他們千米之外。

    嗡嗡嗡!

    金色鎮魂塔太陽真火光芒照射四野,原本按照此時力量,即便甲板上羣妖也會神魂受到壓制,但經過張奎改造後,已經不會影響神舟防護陣法內的生靈。

    但與此同時,羣妖也終於看了個分明。

    “怎麼會這麼多!”

    蛤蟆大尊失聲驚呼,寬大的嘴巴都在發顫,“我之前也遇過,但只是小股遊蕩,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名蠆國的蛇妖眼中滿是驚慌,“怪不得,這麼多聚在一起,就是鎮魂塔也難以低檔,張教主,我們快走!”

    張奎眼神微凝,沒有理會。他對龍骨神舟的速度有信心,同時也想試試黃金鎮魂塔的能力,今後這種情況不會少見,若是每次都逃,還說什麼大話探索陰間。

    終於,奇觀出現了。

    鎮魂塔光芒四射,千米之外,這陰間怪異形成的黑潮就像碰到了巨大礁石,猛然停了下來。

    這些奇形怪狀的傢伙一邊衝着他們瘋狂嘶吼,一邊作勢欲撲又猶猶豫豫。

    有不少嘗試着往前幾步,但很快就甩着腦袋,滿口留着綠色粘液往後退。

    衆妖鬆了口氣,蛤蟆大尊看向後方黃金鎮魂塔,咧開大嘴笑道:“果然好寶貝!”

    張奎也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鎮魂塔可不一般,他不僅加強了攝魂陣法,還添加了滅魂陣,用太陽真火鍛造,融入了將軍墓魔旗的神才,法寶初成時甚至出現了天劫。

    將軍墓魔旗煉出的古怪晶石不僅可以消解周圍物質,更先天帶有一種奇怪的領域。

    如今融入黃金鎮魂塔,將太陽真火的浩大剛烈、塔身的鎮魂滅魂之力夾揉在一起形成領域,殺傷力直線攀升,那些吐血的陰間怪異若多走幾步,恐怕立刻倒黴。

    說起來,張奎的陸離劍融入己身成爲劍罡,大黑傘進化成“長生眼”,冥土石棺很久沒有動用,這黃金鎮魂塔反倒成了他目前最強大的法寶。

    這陰間怪異形成的黑潮無邊無際,雖然在這裡受阻,卻並沒有停下腳步,反倒是從鎮魂塔領域範圍兩側繼續蔓延,向着那些遊蕩陰魂直撲而去。

    很快,最外圍潰散的陰魂就被這些東西彷彿煙霧一般吸入腹中。

    “找死!”

    張奎一聲怒喝迴盪天地,瞬間啓動了龍骨神舟。

    這一下才顯示出了龍骨神舟的威力。甲板上三十多名黃巾力士突然出現,架起龍骨船弩,燃燒着太陽真火的光箭飛射而出。

    而隨着龍舟移動,黃金鎮魂塔領域內頓時裹進了大批陰間怪異。

    這些東西口吐綠血,瘋狂慘叫着,隨後渾身燃起火焰化爲飛灰,其中有些看起來強大的徹底癲狂向他們撲來,但也渾身潰散,被黃巾力士用龍骨船弩打成飛灰。

    然而張奎卻沒一絲欣喜。

    因爲在陰魂的漫天慘叫和怪異的瘋狂囈語中,又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這次是從地下傳來,彷彿無盡羣山相撞,轟隆隆響徹天地。

    讓他們吃驚的事發生了。

    無數陰魂如同瞬間有了目標,紛紛鑽入地下消失不見,就像一條銀河隱入了九幽。

    張奎通幽術神光洞照大地,卻只能看到銀河般的陰魂不斷向下,漸漸消失在無盡黑暗中。

    這陰間的地下…有古怪!

    是什麼東西?

    張奎雖然好奇,但此刻卻沒時間搭理,因爲那些陰魂消失後,這些陰間怪異頓時將目標全放在了他們身上。

    衆人這時已經發現,這些陰間怪異中能飛的不少,有些是噴着黑光的骸骨,有些是長着蝠翼的肉瘤,陰冷的黑暗鋪天蓋地,視線所及全是瘋狂怨毒的眼神。

    天地間出現一幅奇景,無數難以言喻的怪異形成恐怖黑潮,而黃金鎮魂塔太陽真火熊熊燃燒,龍骨神舟神光四射,如同黑暗淹沒世界前,最後的光明燈塔。

    此時,就連最冷靜的元黃也有些驚慌,眼中血光閃爍,“張教主,張大教主,別玩兒了,我們快走!”

    蠆國公主媸麗妍更是嚇得臉色蒼白,“張教主,這個節點已經徹底不能用了,我們先回到陽間,之後再做計較。”

    “已經回不去了…”

    張奎看了看周圍,臉色陰沉,“節點也在黑潮範圍內,若是此時打開通道,誰知道這些東西會不會跟着跑出去,到時纔是神州大難。”

    衆妖立刻沉默,他們知道,以張奎的性格,即便是死,此時也不會開啓通道。

    張奎看了看衆人,沉聲道:“我們先離開,看這東西會不會散去…”

    說話間,龍骨神舟早已掉頭加速,如同一道金色流光,向着東南方向飛速前進。

    若是在外面,張奎必然要進行推算,但在此地既無星光也無地氣,當真是兩眼一抹黑,撞運氣隨便瞎跑。

    龍骨神舟速度太快,雖然有黃金鎮魂塔領域之威,但空中體型巨大的怪異太過密集,被太陽真火點燃後,就像無數火流星撞在金色防護罩上。

    雖然沒有破開防護陣法,但龍骨神舟卻是開始劇烈顫動。

    “衆力士,開路!”

    張奎面色不變,一聲令下,黃巾力士們頓時掉轉龍骨船弩,太陽真火箭如雨瀑般傾瀉而出,前方怪異全部被打得灰飛煙滅。

    從遠處看,就像龍舟噴吐神火,於無邊黑暗中燒穿了一條通道。

    重妖頓時精神大振,同時出手配合,他們的術法被太陽真火剋制,索性就重點照顧前方兩側,一時間妖火黑煞、斑斕毒霧鋪天蓋地。

    他們的術法範圍遠在黃金鎮魂塔領域範圍之外,張奎也算知曉了這些怪異爲何如此可怕。

    它們同樣會釋放各種帶着黑光的術法,射線、陰霧、火焰…頃刻就將衆妖術法抵消淹沒。

    張奎眼神凝重,這些可都是大乘境,術法威力驚天動地,但那些怪異的黑光術法,似乎帶着某種吞噬屬性,使羣妖實力大打折扣。

    或許,只有特殊力量才能剋制這些東西。

    太陽真火焚盡萬物,自然算一個,專門針對神魂的術法應該也行,只不過威力有限的話,就會像這個節點的鎮魂塔一樣被攻破。

    應該還有其他。

    想到這兒,張奎開始一個個實驗起來。

    首先便是他的紫色劍罡,數千道放射性的劍光如海潮席捲,翻涌奔騰,許多怪異被劈成了碎片,受傷的,身軀也迅速腐爛。

    這神秘罡煞來自天外,張奎倒也不奇怪,有空還要看看那海溝之下到底是什麼東西。

    隨後便是紅蓮業火。

    同樣威力不凡,無數陰間怪異變成冰雕砰然碎裂,隨後化作黑色飛灰消散。

    羣妖看得羨慕不已。

    他們也早已發現這個規律,但無論太陽真火還是紅蓮業火,都是避之不及很難招惹的東西,更別說像張奎這樣融入術法發揮威力。

    到是那紫色劍光…

    唉,算了。

    羣妖心中氣餒,地煞十殿他們當然逛了,這種煉化煞罡的飛劍術首先要學會斬妖術。

    雖然名字有些不舒服,但只要威力強大,叫什麼都無所謂。

    問題是這種術法想要修煉至高深,肉身適應更強大的煞氣,就缺不了導引術、弄丸術、支離術等一系列術法。

    除非散去一身修爲,沿着張奎傳下的傳承從頭開始。

    當然,也不是沒人這樣做。

    從各類遺蹟和陰間得來的強大傳承也不少,但玄教之所以引得天下轟動,全是因爲張奎指引了一條通天大道。

    金丹大道、尸解之法,這是神州第一次明確出現修仙之法。

    雖然這條路艱辛無比,甚至比現有的修行體系更加苛刻,但即便這個世界仙路斷絕,也能尸解成仙。

    這纔是玄教傳承最吸引人的地方,已經有三名壽元將近的大乘境邪祟拋棄一切,在人族神道見證下,一點靈光轉生爲人。

    這不是轉世,而是有點兒像餘蓮那樣,靈光融入胎盤中,運氣好成仙,纔有可能覺醒前世記憶。

    不過也有好處,他們會天資聰慧,成爲修道神童。

    已經有人發現,玄教大法雖好,但從最基礎的導引術開始,到後面的各種法門,全是以人族經脈修煉。

    可以說,這是專爲人族提供的傳承,妖物即便想學,也要先化形爲人,且還有諸多不便。

    看着張奎大展神威,甲板上又有幾名妖物心中做了打算,若是陰間真找不到希望,說不得只能轉世重修,沿着張教主開闢出的道路走。

    張奎自然不知道羣妖的想法,他此時已經有些惱火。

    這些陰間怪異死傷慘重,但卻越加瘋狂,如牛皮糖一般死纏着不放,甚至黑潮中已經隱約出現了幾個山巒般高大的身影,伴着無盡黑暗緩緩靠近。

    “都運氣抵抗,閉上眼!”

    張奎忽然一聲怒喝,兩眼太陽真火熊熊燃燒,雙手法訣不斷變化。

    瑪德…

    羣妖一看頓時心驚,連忙運氣抵抗,有的甚至跑進了船艙。

    這是要用曝日術。

    將軍墓一戰人盡皆知,張奎這門術法威力之大令人驚悚,更恐怖是無差別攻擊。

    即便身處龍骨神舟防護陣法內,也有人心中不安。

    “曝日!”

    “登抄!”

    隨着張奎低聲輕喝,轟!原本黑暗籠罩的世界忽然大放光明,天地嗡嗡轟鳴。

    即便甲板之上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雙眼也是一片刺白,周身更是如同火爐烘烤,就連龍骨神舟也是劇烈震顫。

    這是要幹啥呀…

    元黃心中哀嚎,他對自己實力有信心,更何況張奎肯定不會在頭頂釋放,還有神舟防護陣。

    但他卻沒想到的是,張奎竟然用了登抄術加大威力,雖然不會致命,但每一秒都是煎熬。

    好在時間並不長,刺目的光散去後,衆妖緩緩睜開眼睛,隨後便是目瞪口呆。

    並不是因爲數十里內的陰間怪異被徹底清空,也不是因爲腳下沙漠竟被融成了琉璃狀,如同黑色凹陷的鏡子。

    而是天空黑霧漸漸散去,宏大扭曲的血色光芒籠罩了整個天際。

    “張大教主…”

    元黃盯着天空,眼中閃過一絲癡迷,“我不是跟你說過,到了陰間,自然知道仙路在此麼,好好看吧,馬上就要出現了…”

    “哦?”

    張奎眉頭微皺,同樣目不轉睛盯着天空。

    只見血色光芒漸漸散去,就像模糊的玻璃被人擦拭乾淨,天空頓時出現了各種異象:那是一片片詭異扭曲的星雲,如煙霧,如鬼怪,鑲嵌在血紅色的夜空中。

    爲何會說血紅色的夜空,因爲血色月亮竟然遮蔽了大半個天空,距離地面如此之近,就連環形山都看得一清二楚,有種令人壓抑的恐怖。

    或許是角度方位不同的原因,那片月海中的宮殿並沒有出現在眼前,但卻有一座龐大的島嶼漂浮在月球軌道上。

    島嶼黑色、死寂、寸草不生,只有一座山巒般高大的青銅牌坊靜靜矗立,門口對着他們,像是在歡迎客人前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