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九章薩滿神山,荒獸妖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九章薩滿神山,荒獸妖骨字體大小: A+
     

    平原上的動靜實在弄得太大,山搖地動,金光滿天,看得無數百姓士兵心驚肉跳。

    自大乾朝覆滅後,神屍就在這片大地上游蕩了許久,雖有種種似真似假傳言,但誰都知道這玩意兒是個禍害。

    直到張奎順利封神後,許多人才鬆了口氣,隨即就是滿心狂喜。

    雖然不懂張真人做了什麼,但那神屍低頭拱手卻是做不得假,這恐怖的玩意兒竟然被收服了!

    平原上當即響起陣陣歡呼,神朝初立,各種好消息不斷,頗有氣運蒸蒸日上,福澤萬年的氣勢。

    開元神朝雖是一個全新的體制,但這纔沒多久,就已經獲得了百姓的衷心擁護。

    正如勃爾德在中極殿上所言,有了秩序、尊嚴和希望,神州已成人人嚮往之地。

    被驚動趕來的雙瞳霍魚也鬆了口氣,雖然對張奎很有信心,但這神屍禍害了幾個王朝,實在有些危險。

    張奎心情不錯,爽朗一笑:“神州百姓勿要擔心,神屍已成爲我人族神道護法神將,會自行前往崑崙山鎮守。”

    說完後,對着雙瞳霍魚微微點頭,隨後在衆人目光中跳上龍舟,穿入雲層消失不見。

    他的事情不少,受技能面板的啓發,一個地煞十殿的計劃已經啓動,未來崑崙山將會成爲人族修道聖地…

    ……

    天似穹廬,野草蒼茫。

    一座黑色石山突兀的出現在草原上,周圍皆是怪石嶙峋,還有面容已經模糊的斑駁神像歪歪斜斜半掩埋在土壤中。

    而在那高高聳立的黑色山頂,烏鴉漫天飛舞盤旋繚繞,竟形成了黑色的漩渦。

    滾滾雷聲傳來,草原都在震動,隨後一道黑線伴着漫天金光從天邊出現,正是開元神朝大軍,轉眼間就到了黑色石山下。

    “薩滿神山…”

    赫連伯雄揮手停下大軍,盯着黑色石山,眼中滿是殺機。

    昔日在大乾朝欽天監時,與薩滿身教也算是亦敵亦友,雙方有過合作,也沒少下絆子。

    只是沒想到,這個草原人族的守護力量,竟徹底淪爲了邪祟走狗。

    鬼戎國太子勃爾德已是滿眼血紅,一路走來,雖然有不少牧民逃過,但被屠戮的部族也不少,簡直就是一場浩劫。

    血海狼山是仇敵,但他如今最恨的,卻是這幫人族叛徒。

    想到這兒,他連忙側身拱手,眼中滿是仇恨,“赫連大人,請允許我帶隊殺敵,手刃這幫叛徒!”

    “不急…”

    赫連伯雄眼睛微眯,“他們已經知道我們來了。”

    話語剛落,這件石山下草地之中,四時陰霧盤旋而起,很快就霧影朦朧,狼蟲虎豹幽影閃爍,更有不少渾身陰土,披頭散髮的鬼物出沒。

    薩滿教善於溝通天地之靈,這也不知弄了多少兇鬼惡靈,竟然如潮水般擠滿了山下平原。

    “勃爾德,你這個叛徒…”

    衆多兇靈緩緩散開,走出了幾名黑袍尖爪,臉色蒼白的祭祀,他們露出了黑乎乎的牙齒,眼中綠光幽幽,“竟然敢引外人來草原,這…便是後果。”

    說着,身後突然飛出無數人頭滾在地上,隨即一個個衣着華麗的虛影出現,又是慘叫,又是對着勃爾德嘶吼,滿眼怨毒。

    “逆子,都怨你!”

    “哈哈哈,好個太子…”

    “二哥,我好恨!”

    鬼戎國太子勃爾德原本並不在意,但看到幾個少年少女的陰魂時,也終於變色,怒吼一聲,一刀割破了自己英俊的臉。

    “巴魯、慕日格,是我對不起你們,若要報復,日後儘管取我性命,但今日,草原人的苦難就要徹底結束,誰敢阻我,神魂俱滅!”

    一聲聲憤怒的嘶吼聲在他身後響起,那些草原騎士們同樣用刀割破了自己的臉,殺意滔天。

    似乎是被勃爾德的氣勢震住,那些陰魂僵了一下,但隨即又開始滿嘴污言咒罵。

    那潮水般的兇鬼惡靈也張牙舞爪,掀起滔天黑霧,向着開元神朝大軍蔓延而來。

    “哼,魑魅魍魎!”

    赫連伯雄一聲冷哼,並不在意,而旁邊副官早已揮起了令旗。

    神朝大軍修士們看着那洶涌而來的惡靈,也是面色冷靜,有些人甚至在冷笑,不慌不忙拉起了長弓,箭頭上掛着破邪符。

    薩滿神教哪怕弄些草原騎士衝鋒也不錯,弄這麼多惡鬼簡直自尋死路。

    眼看惡靈大軍越來越緊,副官令旗一揮。

    嗡!

    黑乎乎的箭雨瞬間沖天而起,最後如潑水一般斜斜落下。

    就像滾油遇到了火星,那漫天滾滾黑煙瞬間轟隆隆爆炸聲不斷,許多惡靈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炸成了碎片,即使其中有些較爲強大,也被破邪符插在身上,嘶吼着化爲膿水。

    既然全是修士,那麼戰陣之道也隨之發生了變化,結合符籙與陣法,大軍只要不被擊潰,破壞力之強簡直駭人聽聞。

    一波波符籙箭雨傾射而出,再加上大軍之中神庭鍾分體神光加持,即便神遊境來了也得躲,何況這些天生被剋制的兇靈。

    漫天黑霧漸漸被打散,不到半刻,這薩滿神教不知攢了多久的兇靈大軍就徹底覆滅。

    赫連伯雄緩緩飛起,巨像般的血翁仲突然出現,捲起無邊血色煞氣。

    “出擊,血洗薩滿神山!”

    …………

    另一邊,草原深處。

    禁地血海是一片巨大的內陸湖,一眼望不到邊,不知什麼原因,湖水常年赤紅如血,因此被稱作血海。

    關於這裡的各種恐怖傳說,已經在草原上流傳了數千上萬年,就像遮在頭頂的噩夢,每個牧民聽到都會渾身發抖。

    此刻,湖面之上陰雲翻滾,三十幾道通天徹地的虛影死死盯着前方,有雙頭巨狼、有狼頭人身的壯漢、也有不少長着人形,卻渾身血紅,黑髮獠牙。

    元黃猜的沒錯,狼山與血海確實合兵到了一處。

    草原之上,狼族最爲兇猛,千萬年來修成妖物者數不勝數,因此慢慢匯聚成了狼山禁地。

    至於血海,實際上是一上古種族,貌似人型卻非人,來歷十分神秘。

    蠆國丞相和元帥也在其中,他們實在沒想到,這才躲了多久,就又遇到了生死大劫。

    此刻卻是退無可退,再往北就是茫茫冰原,那裡的蠻妖族是真的野蠻嗜血,別說人類,就是妖物碰到了也照樣被烤着吃。

    想到偷偷做下的事,蠆國丞相不禁心中忐忑,對着旁邊一個巨大血影拱手道:“煞波利魔王,那張奎異常兇狠,中州禁地多數都已淪陷,還要多加小心纔是。”

    這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生就異象,不僅高達二十多米,還長了三顆頭顱,巨大的獠牙閃着寒光。

    他淡淡看了蠆國丞相一眼,瞳孔中滿是血色火焰,“你這蟲子心中有鬼,莫不是因你而來?”

    “魔王此言差矣…”

    蠆國丞相面色不變,“那張奎本就雄心勃勃,恐怕進攻草原,早在其計劃之中。”

    煞波利魔王哼了一聲沒有搭理,而是看向了旁邊一名滿頭白髮,獠牙猙獰的老者,“陰狼主…你的那東西準備好了嗎?”

    被稱作陰狼主的老者臉色難看,“老血魔,別忘了我可不是你的手下,驅走敵人後,照樣各走各路。”

    話雖說的難聽,但他卻是伸手一揮,十名狼山大妖頓時合力擡起了四個不同的青銅棺槨。

    似乎感受到了彼此,這些巨大的青銅棺槨轟隆隆不震顫。

    陰狼主眼中閃過一絲忌憚,“老血魔,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狼山下埋了什麼,便是此物,荒獸妖骨!”

    “什麼,荒獸?”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也變得面色凝重,荒獸這東西,傳說中可是可以和上古荒神作戰,沒想到只剩下骨頭還會作祟。

    這東西…

    煞波利魔王眼中閃過一絲幽光,他心中忽然有了個主意,此次不僅會驅退強敵,恐怕也能將此物收入囊中。

    沒一會兒,天閣四十多名大乘境齊至,架起漫天陰雲將血海重重圍困。

    “諸位…”

    煞波利魔王擡頭看着天空,面色陰沉說道:“你們哪一個不是有着赫赫威名,何必爲那螻蟻般的人族效力,不如反戈一擊,若是加上我們的力量,定然助各位重新收復中原!”

    “螻蟻?”

    蛤蟆大尊哈哈一笑,“上個說這話的人早就涼了,還好張真人不在,要不你早就死了。”

    狼山之主陰狼主很不耐煩,“他們早不要了麪皮,說這麼多廢話做甚,以爲人多有用嗎,打開棺槨,放出妖骨!”

    咣!咣!咣!

    伴隨着巨大的聲響,被血色符文封印的棺蓋裹着黑煙遠遠被彈開,最後一根根巨大的黑色骨頭飄飛而出,如有靈性般緩緩匯聚在一起,竟變成了一個身高百米的骨獸,狀似狼卻更像蜥蜴。

    這骨獸眼中冒起沖天血光,瞬間一股詭異的力量開始蔓延,沿途無論血色海水還是草地,全都發出了嗤嗤嗤的聲音,就像萬物消融。

    “諸位道友小心!”

    元黃面色凝重,剛纔聽到荒獸時他就頭皮發麻,沒想到即便只剩下骨頭,那沖天而起的瘋狂氣息,也讓他都感覺了危險。

    吼!

    一股震盪每個人神魂的嘶吼聲突然響起,這巨大荒獸妖骨,竟然瞬移般出現在了他們頭頂,裹着腐蝕性的氣機直撲而下。

    “閃開!”

    元黃一聲怒吼,羣妖頓時散開,隨後風雲變色,天地震動,無邊的煞光妖火頃刻淹沒了那荒獸妖骨。

    吼!

    又是一個震盪神魂的嘶吼聲響起,這荒獸妖骨竟然毫無損傷,衝破煞光妖火,一下子將一名海眼大乘境黑蛟咬在了口中。

    伴隨着淒厲的吼叫聲,這大乘境黑蛟竟全身化爲膿液,緩緩被那妖骨吸收。

    羣妖看得毛骨悚然,頓時四散躲避。

    那白髮獠牙老者陰狼主哈哈慘笑道:“荒獸妖骨不死不滅,我狼山耗費了多少人命纔將其封印,如今放出再也無法收回,你們既然來找死,就死個痛快!”

    他雖嘴上叫囂的兇狠,卻捏着半塊銅鏡退後了幾步,狼山羣妖也緊緊圍着他。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一個眼色,血海羣妖也縮小了範圍,這陰狼主手中不知是什麼玩意兒,但至少那荒獸妖骨不會攻擊他們。

    天閣羣妖沒想到剛一上來就遭到如此打擊,黑蛟的下場讓他們膽寒,一個個驚慌躲避。

    元黃心中大急,各個禁地都有自己的底蘊,沒想到狼山竟藏了這種東西。

    這已非他們能夠對付,連忙通過同聲螺與張奎聯繫。

    沙洲巳靈山上,收到消息的張奎也是一愣。

    荒獸…蠆國下面應該也封印了一隻,這種東西確實不好弄,還好已經降服了神屍,遠古荒神與荒獸,正好是死敵。

    想到這兒,張奎微微點頭,“元黃道友莫要擔心,儘量拖延時間,我這就派人族大軍去幫助你們。”

    “你說什麼?!”

    元黃聽完差點一口血噴出,不過聽了張奎的解釋後立刻兩眼放光,斷掉同聲螺高呼:

    “諸位莫慌,人族援軍隨後就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