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草原來客,神朝氣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草原來客,神朝氣象字體大小: A+
     

    日月輪轉,積雪消融。

    茫茫草原,已有斑駁綠意露出,冷風迎面,卻依然能感受到料峭春寒。

    餓了一冬天的野兔正在扒着草根,忽然擡頭豎耳,受了驚般刷得一下鑽進洞中。

    天邊漸漸出現龐大的隊伍。

    前方千餘騎士髡髮皮甲,揹着弓,彆着刀,高頭大馬,虎視狼顧。

    後方侍從錦衣怒馬,幢幡旗鼓隨行,寶蓋薰香繚繞,簇擁着一頂巨大金帳馬車。

    隊伍行進了許久,人馬精神依舊,陣型散而不亂,顯然全是精銳。

    上方几個小黑點盤旋,忽然鷹啼長空,前方雄壯的騎士首領擡手停下隊伍,兩眼兇光灼灼,死死盯着茫茫草原。

    嘩啦啦,騎士們迅速彎弓搭箭,骨質的箭頭刻着猩紅符文。

    幾道滾滾黑煙翻涌而來,如狂風過境,陡然而停露出身形,卻是幾頭似狼似豺的妖物,渾身皮毛俱無附着鱗甲,眼中血紅,噴着濁氣。

    “辟穀境…”

    騎士首領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卻硬生生忍下怒氣,看向後方。

    這等妖物,他順手就能料理,但卻不能輕舉妄動,因爲對方來自草原血海。

    金帳之中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阿莫蘭祭祀,這是何意?”

    夜梟般的笑聲忽然響起,隊伍之中走出一個身着黑袍的駝背老太,拄着羊角骨柺杖,兜帽下是慘白褶皺的老臉。

    這老太行走緩慢,身形卻飛快,一眨眼就進了金頂帳篷中。

    馬車帳篷內,掛着彩氈,燃着薰香,一名身穿金色華服,頭戴鑲了明珠氈帽的英俊年輕人正盤膝而坐,臉色淡然。

    被稱爲阿莫蘭祭祀的古怪老太陰沉笑道:“無妨,只是想提醒太子殿下,這草原到底是誰做主,此去中原,簽訂互不侵犯盟約便是,莫要多事…”

    年輕人面色不變,低頭把玩着一串念珠,“祭祀放心,小王心中自有計較。”

    “那就好…”

    古怪老太深深看了年輕人一眼,化作黑煙退出了帳篷。

    隨後,攔路的妖物退去,隊伍繼續前行。

    年輕人瞳孔中閃過一絲怒火,卻面色淡然,連呼吸都不敢有一絲散亂。

    他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人族苦,草原人更苦,四季風霜如刀割,妖鬼邪祟滿地跑,若要求得一時穩,年年血祭不停休。

    草原上有兩大禁地,狼山與血海,原本的守護力量薩滿神教已徹底投向禁地爲虎作倀,他們如今只是被圈養的羔羊。

    沒錯,他是金帳王庭的太子,草原雄鷹勃爾德。

    可即便是王族又如何?

    當年幼的他看到母親被血海來使撕碎,父親卻不敢吭聲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這太子狗屁不是。

    爲此,天生聰慧的他和姐姐就定下了個復仇計劃。

    姐姐假裝病故,數年後投身薩滿教化身聖女曼珠迪雅,他則步步爲營,暗中經營勢力。

    一切,都是爲了找到擺脫禁地和復仇的力量。

    去年終於找到了機會,姐姐曼珠迪雅趁着前往中原出使,拋棄一切進入陰間。而他,則將所有暗中經營的勢力派出協助。

    勃爾德眼中閃過一絲悲哀。

    草原在啓朝時,還屬於中原領地,天下大亂後分裂而出,因此鬼戎國也得了一絲傳承,知道陰間有着足夠強大的東西。

    但那裡的危險也記載了不少,姐姐抱着必死的決心進入,只爲求得一線生機,半年多還沒回音,怕是已經遇難。

    就在絕望時,中原驚變,傳來的消息一個比一個不可思議。

    大乾朝毀了,蝗魔肆虐,天下大亂,緊接着,神人出,平定四方禁地,鎮壓天下邪祟,立神道,建神州大陣,改天換地,神朝開元!

    消息傳來時,他本來是不信的,但很快就發現了諸多端倪。

    靠近邊境的牧民開始偷偷信仰對方的神道,薩滿神教怒火中燒,逼着他父皇下令禁止,卻不敢處死那些牧民。

    狼山血海兩大禁地開始收縮,冬日白毛風颳起時,夜間遮天蔽日,巡遊過境的老妖也少了許多。

    一切跡象都表明,

    禁地怕了!

    得出這個結論後,勃爾德欣喜若狂,又罵又哭,大醉了三天三夜。

    但隨之而來,薩滿神教徹底撕破了臉皮,將金帳王庭上下控制,一切政令都要經過他們同意。

    但終究來了個機會,畢竟中元新朝建立,身爲鄰國怎麼都要去出使一番,他主動攬下了這個差事。

    薩滿神教沒有阻攔,甚至希望他能簽訂個互不侵犯協議,因此拿整個王族的性命要挾。

    勃爾德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當溫柔善良的母親慘死,當他和姐姐立下復仇血誓時,一切都可以犧牲,包括自己的性命。

    王族?

    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還會在乎那些蠅營狗苟的蛀蟲?

    至於那個被稱爲父皇的人,在母親死後鬆了口氣,又找了兩個女子後,就早已形同陌路,這個太子之位,還是他憑手段經營搶奪而來。

    開元神朝啊…以神朝自居,有開闢新紀元之志,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想到這兒,勃爾德的眼中多了一絲嚮往…

    …………

    草原之大,廣闊無邊。

    隊伍前進了三個晝夜後,遠處終見羣山連綿,雪峰映照着日光,顯出溫暖光彩。

    “太子殿下…”

    騎士首領策馬而來,立在金帳前恭敬拱手:“前方便是開元神朝關隘,數日前發出信函,對方已有官員迎接。”

    “哦…”

    在阿莫蘭祭祀陰沉的目光中,勃爾德掀開金帳,臉色淡然走了出來擡首觀望。

    只見羣山之下,河谷平原之上,孤零零立了個關隘,城牆雖高,關門雖大,兩邊卻毫無阻攔,山峰之上更沒有設置崗哨。

    神州結界…

    勃爾德已經打聽了許多,自然知道怎麼回事,但看那裡空空蕩蕩,並無異象顯現,忍不住心中打鼓。

    覆蓋整個中原的陣法結界…當真會有這種東西存在嗎?

    隊伍行至關口,只見那裡已等了一隊人馬,大部分是黑衣銀繡的修士,爲首的則是一名紅袍官員,胸前繡着各色星辰。

    “開元神朝禮部星官段江,見過勃爾德太子,還請隨我入關。”

    官員面帶微笑,有禮有節。

    “有勞閣下。”

    勃爾德面色淡然,竭力壓制着砰砰亂跳的心臟。

    就在這時,騎士隊伍放出的蒼鷹忽然向前飛行,但穿過關隘上空時,忽然渾身金光繚繞,砰得一聲化爲血霧。

    騎士首領面色一變,連忙對着手下怒斥:“快收起其他鷹隼!”

    人羣中,模樣古怪的老太阿莫蘭祭司眼神驚駭,但察覺到那幾名地閣修士審視的目光,連忙低下了頭。

    禮部星官段江一臉歉意,“神州結界內靈氣盎然,鷹隼大概察覺到想要進入,這才糟了難,實在對不住。”

    說着,遺憾地搖了搖頭,“神州結界就是這一點不好,時常有生靈想要越界,那些妖魔鬼怪死就死了,倒是可憐了那些迷迷糊糊的動物,以後慢慢就會好點。”

    鬼戎國的騎士們心中有些發酸,這說的是人話麼,好像你神州有多稀罕…

    “無妨。”

    勃爾德臉色淡然,心中卻在瘋狂歡呼。

    是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有官員帶領,自然通關順利,一進入關內,所有人就面色大變,大口大口呼吸,彷彿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靈氣…

    騎士首領難以置信的看着周圍,這裡的靈氣濃度簡直比得上王庭修煉秘境,而若整個中州都是這樣…

    想到這兒,他倒抽了一口涼氣,這便是開元神朝嗎?

    太子勃爾德也是閉着眼睛深深呼吸,只感覺心中有種莫名的安詳。

    也對,這裡沒有邪祟作亂,人族生活安寧,甚至連禁地都成了附庸,不再是水深火熱的草原。

    隨後,他緩緩睜開眼,臉色突然變得猙獰,咬牙切齒地吼道:“巴日圖,動手!”

    騎士首領瞬間鏘得一聲拔出彎刀,無邊血煞之氣滾滾而出,將古怪老太阿莫蘭祭祀籠罩。

    同時,勃爾德對着禮部星官一行人彎腰拱手,聲音滿是憤恨和堅定,“此人爲草原禁地邪祟幫兇,我以鬼戎國太子之名,請求神朝發兵,傳神道,平禁地,救草原千萬人族!”

    禮部星官和地閣修士們本來吃了一驚,提起警惕,以爲鬼戎國想要偷襲,卻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勃爾德,大膽!”

    阿莫蘭祭祀閃過刀鋒,一腳將騎士首領踢翻,隨後身形急退,臉色猙獰怒吼道:“竟敢在此發難,得罪了血海禁地,你金帳王庭一個都別想活!”

    說着,身形嘎吱吱扭曲,鱗甲、尖牙長了出來,妖火閃爍,趴在地上露出了滿嘴獠牙。

    “封鎮、破邪!”

    地閣修士們不再猶豫,幾道符籙飛射而出,變化了半妖之身的阿莫蘭祭祀瞬間被封住,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這幾名修士不過辟穀境,自己已經踏入天劫,怎麼會被區區符籙封住?!

    那還沒等她回過神,就被十幾道破邪符炸的血肉四濺,神魂破碎。

    禮部星官段江微微搖頭,“神州結界內放肆,真是不知所謂…”

    自從張奎建立神州大陣後,以神庭鍾鎮壓,天下衆生無論人妖共同祭祀,人族神道洶涌澎湃,所有符籙威力大增,尤其是在神州結界內,有着神庭鐘的加持,才顯出這般威力。

    如今,雖然神州人族除了張奎還沒有一個大乘境,但在神道護持下,早已宇內清明。

    如今在天下十三州,所有開了靈智的妖物都小心謹慎,乖乖登記了妖籍,安靜修行。

    現在民間唯一會作祟的東西,就是那些靈智混亂,或天生嗜血的殭屍邪鬼惡妖。

    但這些東西只要出現,就立刻會有無數人嗷嗷跑來圍剿,即便其他妖類也是痛下殺手,畢竟能換人族功德點。

    如今,斬妖除魔這生意越來越不好做,好在神州大陣運轉後,大大小小的古秘境開始出現,成了修士們征伐的主要目標。

    開元神朝天、地、玄、黃四閣,天閣是頂尖戰力,地閣鎮壓四方,玄閣負責各種研究和考古,黃閣輔助神道,維護人族功德系統。

    誰也沒想到,神朝成立後,最忙最缺人的竟然是玄閣。

    當然這些事,草原來客們是不知道的,他們只是盯着地閣修士們收起的符籙,眼中滿是羨慕。

    這便是人族神道嗎,若傳進草原,老子整天就殺邪祟玩兒!

    禮部星官段江也沒想到一件簡單的迎接差事,背後會這麼複雜,苦笑道:“太子殿下,此事我可做不了主,待我稟告上司…”

    說着,從懷中取出神庭鍾雕像,誠心祭拜,口中唸唸有詞。

    這是做什麼?

    鬼戎國太子勃爾德雖然一臉好奇,但害怕是神朝機密,也不敢多說,也不敢多問。

    沒一會兒,禮部星官段江收起雕像,面帶微笑,“太子殿下,事關重大,我們先去了萊州再說。”

    “多謝!”

    鬼戎國太子勃爾德此行已是破釜沉舟,心中忐忑之下,在段江帶領下,往萊州進發。

    很快,勃爾德就覺得眼睛徹底不夠用,看什麼都稀奇,不停的問來問去。

    五天後,隊伍來到了萊州,勃爾德心中只剩下了敬畏和敬仰。

    一路行來,他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議的景象。

    廣袤的農田裡,身軀壯碩的牛妖爲了賺取功德點,幫着人族百姓進行春耕。

    許多小村莊都已經荒蕪,北疆州辰靈山周圍巨大的平原上,幾個從未見過的龐大城市正在建立。

    荒野之中,一隊隊揹着巨大石塊的劍客正在艱苦修行,聽說就是爲了進入江州聖山,成爲戰力驚人的劍修。

    聞所未聞的事情太多了,勃爾德只感覺到和諧安詳,更有一股恐怖的勃勃生機在不斷醞釀。

    神州人族崛起已然可期!

    剛進入萊州不久,勃爾德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遠方。

    那是一座高聳入雲,看不到頂的山脈,靈霧飄渺,威嚴顯赫,雲層之中,似有一縷神光照射四方。

    “那…那是什麼?”

    勃爾德只覺聲音乾澀。

    禮部星官段江深深吸了口氣,眼中滿是崇敬和驕傲。

    “人族聖山,崑崙!”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