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州氣象,十二地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州氣象,十二地支字體大小: A+
     

    市井出身稱豪傑,仗劍驅魔江湖遊。

    騎虎怒目挽天頃,神通妙法平四方。

    東海釣鰲鎮波濤,將軍墓前曜神光。

    改天換地立神州,悠悠千古第一人!

    萊州百業待興,三教九流匯聚,士農工商往來,說書先生自然是少不了。

    當城中最出名的鐵嘴李滿嘴哆嗦,激動地嘶吼出這首打油詩時,竟無人覺得突兀。

    有誰能斬妖魔,除邪祟,以一己之力鎮壓四方禁地?

    有誰能結束亂世,改天換地,帶領人族一掃滿天陰霾?

    勃州。

    慶城高樓之上,劉貓兒一邊喝酒一邊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他年壽不多,氣血衰敗,東海歷險後竟又生了一場大病,今生雖無法入道,但江湖之上,他陪張奎仗劍除魔的故事將一直流傳。

    李冬兒在一旁陪伴,她決定服侍左右養老送終,即便耽誤修行進度,也不想抱憾終身。

    安慶州。

    華衍老道立於寅靈山高峰之上,撫須開懷大笑,剛剛出關度了天劫的鶴仙翻了個白眼。

    “老東西,看把你得意的…”

    青州。

    午靈山上,顧紫青,凌秋水師徒白袖飄飛,皆看着遠方,相顧無言。

    有些事終究瞞不住,凌秋水發現師傅與張奎的事後,簡直如遭雷劈,難以接受,獨自一人持劍離開,闖蕩江湖。

    但江湖中又哪能避得開張奎,到處都是其消息,漸漸的從傷心、麻木到看開,闖下偌大名頭的同時也度了情關,修爲大進。

    “師傅,徒兒對不住你。”

    凌秋水忽然開口,她在當初傷心欲絕離開時說了不好聽的話。

    顧紫青淡然一笑,“癡兒,情字一劫最是熬人,師傅怎麼會怪你,我與張道友之緣只是意外,相逢是歡,相別亦是歡,漫漫修道路上各有前程,你以後自會明白。”

    “世事無常,徒兒明白…”

    凌秋水微微點頭,忽然眼中出現一絲狡黠,“那是不是說,我與張道兄也可能有緣?”

    顧紫青:“……”

    清江州,泗水渡,餘家堡。

    餘蓋山先是給人族聖器上了香,隨後從小妾手中接過了一個粉雕玉鐲的女童,抱在懷裡看着遠方呵呵笑道:“小蓮兒,看,這便是你的夫君,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

    已經進入官府擔任星官的長子余文昌苦笑道:“父親,那只是張真人當初的戲言而已,您怎麼老掛在嘴上?”

    餘蓋山眼睛一瞪:“老夫縱橫江湖幾十年,人老了吹個牛逼怎麼了?”

    “是是,您老都對…”

    余文昌苦笑不已,張真人鎮壓天下,對手全是恐怖的邪祟禁地,基本不與他們聯繫,不過每年冬雪初來時,那個劉貓兒總會帶着禮物來一趟,顯然還記着他們。

    大概日後會收蓮兒爲徒吧…

    余文昌看着粉雕玉鐲的小妹,羨慕喜愛之下,忍不住又逗弄了兩下。

    女童淡然看着他,身後突然出現個壓着三眼惡鬼頭顱的無字碑虛影,空間頓時隆隆作響。

    餘蓋山慘叫一聲,“哎喲,別惹這小祖宗,還想拆家呀,這鎮國神器無字碑怎麼會認個娃娃爲主,真奇了怪了…”

    不僅僅是他們,張奎遊蕩天下,喝過酒的,結過怨的,打過交道的數不勝數,如今都是默默看着萊州方向,心中別有一番滋味。

    而張奎此時,心中別無他物,挾人族大勢,風雲動,地光衝,率領羣妖凌空飛渡,飛過山,越過河,神情越發肅穆。

    萊州就在前方,蒼茫羣山,連綿起伏,真正的考驗才即將到來。

    搭建十二靈山並不難,難的是如何讓這最後的神山穩固地脈,連通十二座大陣,甚至最後運轉,成爲天地橋。

    一個失誤,都會功虧一簣。

    但若是成功…

    張奎眼中閃過一絲火焰,沉聲道:“諸位妖帥,隨我搭建最後的靈山!”

    “尊真人法旨!”

    一道道通天徹底的身影拱手彎腰,恭敬的聲音迴盪四方。

    這是向前所未有的大工程,萊州中心連綿荒野羣山幾乎全要平掉,穩固地脈,搭起一座數千米的高峰。

    即便以張奎的能耐也會累個夠嗆,也就是集結了這麼多大乘境,纔有可能短時間內完成。

    萊州邊境上,赫連伯雄凌空飛渡,下方平原是數不盡的百姓,星星點點的篝火帳篷蔓延到了天邊。

    萊州動靜最大,爲避免人員傷亡,一座座城市都已經開始遷徙。

    不過卻沒人抱怨,不僅僅因爲這是人族開天闢地的大事,還因爲那即將成型的靈山腳下,會有幾個前所未有的龐大城市建立,足夠容納所有人。

    神朝中心啊,傻子都知道日後會有多大的好處。

    突然,遠方天邊出現紅光。

    “要開始啦!”

    有人高聲驚呼,無數百姓走出帳篷,面帶不安、期盼看着遠方。

    頃刻間,天地震動…

    …………

    勃州,荒野丘陵。

    “那邊開始了…”

    風雪交加,小山之巔,蠆國元帥負手而立,看着遠方沉聲道。

    “我們也開始吧。”

    蠆國丞相深深吸了口氣。

    遠方丘陵之中,一個龐然巨物正縮成一團,周圍小山在其身邊,竟然如沙土堆一般。

    蠆國丞相右手輕輕揮舞,一個渾身鱗甲,指甲尖銳的穿山甲妖頓時破土而出,眼中滿是驚恐,瑟瑟發抖。

    蠆國丞相一身冷笑,突然張口,一根連着肉觸的細長骨刺,噴射而出插進了妖物腦子裡。

    隨着一吸一吐,妖物的眼神迅速變得黯然又呆傻。

    “你這法子到底行不行?”

    蠆國元帥眉頭一皺問道。

    “放心…”

    蠆國丞相收回了吸管,眼中閃過一絲冷色,“那張奎精通探查之術,但若提前準備,事後怎麼也猜不到我等頭上。”

    說着,他掏出那枚詭異的綠色卵,看着紅光中若隱若現的黑影,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隨後塞進了被控制的妖物手中。

    蠆國丞相心神一動,穿山甲妖物頓時抱着怪卵直奔神屍而去。

    風雪中,那高大的黑影越來越近,這東西窩着都如座高山,可想而知有多麼巨大。

    自鎬京城亂後,神屍徹底沒了思維,在中州大地上游蕩了許久,沿途無論妖物還是人族紛紛躲避,即便沒了兇性,沉重的腳步還是震塌了兩座城市。

    這東西不死不滅,再加上如摩天巨人,很難處理,好在其不久後便再次沉睡,勃州地脈震動都沒喚醒。

    神屍越來越近,那些如觸鬚的密密毛髮也彷彿喪失了活性,被積雪覆蓋如同死物。

    穿山甲妖抱着怪卵不斷跳躍,很快從幽深縫隙鑽進了神屍耳朵中,如在隧道中前行,最終到達了底部。

    噗!

    穿山甲妖忽然渾身炸裂,血肉裹着怪卵咕嚕嚕滾到了地下。

    遠處,蠆國丞相露出猙獰笑容,“成了,我們快走!”

    二人絲毫沒有猶豫,身形瞬間消失在了黑夜風雪中。

    黑暗中,沾滿血肉的綠色怪卵彷彿被喚醒,紅光一閃一閃越來越亮。

    噗!

    怪卵忽然破裂,一道黑影裹着紅光飛速爬行,咬破堅硬的骨膜,向神屍大腦鑽去…

    …………

    轟隆隆!

    “快,這邊要塌了!”

    蛤蟆大尊一聲怒吼,身形瞬間擴大,恐怖氣機爆發,將一處山峰緊緊壓住。

    遍看四周,一名名大乘境妖物全都有些手忙腳亂,用各種方法固定山脈。

    他們本來沒當回事,不就是壘座山麼,平日裡爭鬥哪個不是山河移位。

    但山無根不立,尤其是硬生生弄出這座俯瞰中州的高山。

    從遠處望去,蒼茫大地上一片平坦,唯有中心一座高山直插雲霄,搖搖欲墜,四十幾個通天徹底的影子竭力維持。

    沒錯,連蠆國的大乘也加入了進來,雲夢水府投降的羣妖本來被看管,一看這情況,互相一打眼色衝了上去。

    既然要投降,還不如躺得徹底點兒,都是積年的老妖,精的很。

    天空陰雲滾滾,地面嗡嗡震動,巨大的裂縫不時出現,但近五十名大乘共同發力,堪堪讓山峰不再倒塌。

    張奎面色陰沉,紫色劍光縱橫百里,他的任務更重,要在最短時間構建好兩儀陰陽八卦陣。

    一天後,大陣終於成型,張奎再三檢查後,眼中神光大冒,身形破空而起,落在了中央高山之巔。

    這裡實在太高了,腳下雲海翻涌,上空是滿天璀璨星辰,周圍空氣稀薄,沒有一絲風,但腳下山脈卻搖搖欲墜,山石不斷崩塌。

    “神庭鍾,鎮!”

    張奎伸手一揮,玉色的大鐘瞬間飛出,金色神光照亮天際。

    鐺!鐺!鐺!

    鐘聲不斷迴盪,神州大地各個聖廟再次出現沖天神光,神力洶涌澎湃滾滾而來,瞬間籠罩了整個山脈。

    從遠處看,整座山脈被神力渲染,金光閃閃照亮四野,但也終於穩定下來。

    幾年積攢的神力不斷消耗,神州各地百姓心有所感,連忙誠心祈禱。

    張奎立於神山之上,聲音響徹天地,“各位妖帥,快,啓動十二地支大陣!”

    流程都已事先告知,元黃、蛤蟆大尊、褒無心等十二名大乘毫不猶豫飛身而起,架起妖風向着各州而去。

    以大乘境的速度,全力趕路下,不到兩個時辰就到了各州,依照張奎所授,開始全力引動十二地支大陣。

    張奎高飛於空中,法相虛影通天徹地,捏動法訣一聲怒喝:

    “陰陽兩儀轉,八卦化萬象,十二地支通地脈,日月輪轉萬載傳,起!”

    嗡嗡嗡!

    山腳下,巨大的陰陽兩儀八卦陣透出一道道幽光,如潮水般迅速漫延旋轉。

    嗡嗡嗡!

    就像精密的齒輪,十二地支一座座大陣被連同在一起。

    勃州、安慶州、北疆州、沙洲、青州…一道道光束從靈山沖天而起,與神州各地神光交相輝映,一時間,整個夜空氣象萬千。

    整個神州地脈連成一片,張奎腳下神山也開始凝固,如生根般蔓延出了靈脈,氤氳之氣出現,越加靈動。

    張奎緩緩撤下神庭鍾,見神山依然穩固,這才鬆了口氣。

    神州各地,一片歡呼,就連那些大乘境妖物,也是滿臉欣喜,能夠聯手創造出這種奇蹟,對他們修道之路大有裨益。

    而張奎則看向茫茫星空,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步,若能接引下日月星光,與神州大陣地氣相沖,形成包裹十三州的靈氣護罩,神州大陣纔算真正成功!

    勃州,茫茫大雪中,神屍龐大的軀體開始不停顫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