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一章滌盪神州,氣吞如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一章滌盪神州,氣吞如虎字體大小: A+
     

    鬼戎國環境惡劣,牧民多信奉薩滿教,祭祀天地鬼神,邪祟禁地更是成了不敢靠近的神山。

    因爲顯而易見的天地靈氣異象,邊境左右相差甚多,再加上憨厚的北疆州百姓,人族神道就此傳入鬼戎國。

    張奎自是不知這些,此刻已率領羣妖來到了沙洲。

    沙洲爲巳支,當布丙火大陣,半邊沙漠,半邊戈壁,倒也與這裡地貌相合。

    對於沙洲,張奎則顯得更加小心,不僅是因爲金光洞石人冢,還因爲大名鼎鼎的墜仙山就在邊境。

    現在已經知道,所謂的“三山”並不是邪祟禁地,而是上古一戰的遺留,怪異滋生,有種種不可思議之物。

    玄陰山有“器妖”、“神怨”、“仙孽”,其中一個古洞就有“天外來敵”留下的骨質祭壇,那徹底被雷霆覆蓋的山頂張奎也沒上去。

    這些東西說不得墜仙山上也有,神秘的冥土石棺就是從那裡流出,山對面跑出的千手佛屍差點滅了孔雀佛國。

    張奎雖然已是人間巔峰,但黑河水府幻夢仙境後,他也不敢對那些天外來敵的遺蹟掉以輕心,畢竟很可能是另外層次的東西。

    三十多名大乘入境,當真是風雲變色,聲勢浩大。

    他們行動毫不掩飾,石人冢若有行動,必然出現。

    等了一會兒後,眼見戈壁茫茫一片,金光洞方向毫無動靜,張奎微微一笑,“看來石人冢也算識趣,我們開始,記住,墜仙山附近不要管,神州大陣會將其排斥在外。”

    “尊真人法旨!”

    羣妖領命而去,不一會兒整個沙洲山搖地動,紅光滿天…

    ……

    青州秦山山脈與沙洲相隔不遠,但即便在這裡,也能感受到震動,並且天邊紅光隱隱。

    一座高山之巔,寒霧滾滾,積雪壓鬆,兩道身影負手望着沙洲方向,沉默不語。

    其中一名青袍老者兩眼如昆蟲複眼,正是蠆國丞相。

    而另一名,卻是個身高三米的雄壯大漢,不僅身着青銅甲,就連銅甲之下,也是漆黑堅硬的甲殼,額頭一排眼,腮部螯牙寒光閃爍。

    大漢沉聲道:“丞相,果然如你所料,石人冢不敢妄動。”

    蠆國丞相哼了一聲,“我沒想到的是,玄夢姬那女人竟急不可耐投了人族,那張奎之勢席捲天下,已無人能擋。”

    “看着吧,金光洞、雲夢水府,甚至天河水府日後都會後悔…”

    “管他們做甚!”

    大漢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三公主到處宣揚你這丞相和我這元帥是逆賊,卻故意不提其他人。”

    “這兩日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對,怕是那張奎一到,就會立刻擒了你我投降。”

    щшш¸ тт kan¸ ¢O

    丞相一聲冷哼,“分化之計而已,都是幫蠢貨!”

    蠆國元帥仰天一聲長嘆,“中州是不能待了,我這幾日已經聯繫了草原血海煞波利魔君,願意收留你我,走吧。”

    丞相沉默了一會兒,眼中閃過一絲怨毒,“逼得你我如喪家之犬,豈能這麼便宜。”

    蠆國大元帥眼神微冷,“你要去屠戮人族泄憤?你比那靈教教主赤麟如何,莫連累我!”

    丞相陰笑了一聲,“何須你我親自動手,一個大禍患還在中州遊蕩,待我動個手腳便行…”

    大元帥先是疑惑,隨即恍然大悟,“你是說…神屍?”

    丞相點了點頭,隨即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青綠色的卵。

    大元帥倒抽一口涼氣,“你怎麼將此物帶出來了?上次在陰間,難道…”

    丞相笑得臉色猙獰,“三公主不是想知道蟲皇在陰間發生了什麼嗎,我當然要把線索留給她!”

    昏暗雪夜中,綠色蟲卵一閃一閃亮着紅光…

    …………

    丙火爲陽火,如正午之陽一般,再加上沙洲自身的地勢,巳靈山初成之時,便有琉璃覆蓋,璀璨奪目,更有一絲火光於其中流淌,玄妙異常。

    巳靈山吸收了大部分熱力,山下廣闊的平原反倒是陰涼習習,地脈涌動,地下河噴涌而出,如不意外,這裡會形成一大片靈動的綠洲,沙洲人口將大大增長。

    而這巳靈山本身,未來恐怕會涌出無數火眼,成爲煉器鑄造的絕佳場所。

    張奎可沒忘記,這沙洲地下海洋深處,有個神秘水府,不過靈脈變化並沒有對其造成影響。

    沙洲結束,張奎也沒有過多停留,直接帶着衆妖前往了青州。

    青州同樣一帆風順,數日後,丁火大陣中,一座古怪的青山拔地而起,這是午靈山,周圍萬物繁茂,中心卻有陰火洞窟透着幽光。

    下一站是滇州,如今十二地支日月輪轉大陣已經建成七座,神朝人族各州無不振奮期待。

    而隨着一路走來,張奎之勢越發氣吞萬里如虎,衆妖誠心敬服,風雲變色,滌盪神州。

    因此,當他們駕臨滇州之時,眼見蠆國竟然全體出動恭敬迎接,竟然沒人感到意外。

    “多謝張真人護佑…”

    蠆國三公主媸麗妍越衆而出,感激的拱手拜謝。

    她沒想到,一場滔天的禍事,竟以這種方式被消弭,蠆國幾位重臣集體去請她,信誓旦旦將罪責全推給了丞相和大元帥。

    媸麗妍也不意外,這種情況本就是她故意造成,這幫人怕的不是她,甚至不是蟲皇,而是眼前這位天生神人。

    想到這兒,媸麗妍立刻單膝跪地,“蠆國願依附人族,爲真人馬首是瞻。”

    張奎微微點頭也不意外,神道網絡了瞬息千里,路上媸麗妍就已經彙報,如今只不過做場戲而已。

    不過該敲打,還是要敲打。

    張奎眼睛微眯,冷冷掃視了一圈,這蠆國果然是毒蟲窩,蜈蚣長蟲只是多見,更有不少無名怪蟲氣機斑斕,顯然連呼吸都帶着毒。

    他目光所及,蠆國修士無不垂頭,心中膽顫,這張真人給他們的感覺比蟲皇還恐怖三分,還好投降的快。

    “可有人陽奉陰違?”

    張奎突然沉聲問道。

    蠆國修士頓時一個個頭皮發麻,哀求地看向了三公主媸麗妍。

    他們若是膽大,也不會畏懼一個半死不活的蟲皇,更何況張奎這個大狠人。

    媸麗妍恭敬拱手道:“只有首惡丞相與元帥逃走,其他一切順利。”

    跑了?

    張奎微微點頭,也顧不上多加理會,“既如此,就暫且退下,我要改動靈脈,建未靈山。”

    “尊真人法旨!”

    媸麗妍連忙帶領蠆國羣妖退下,一邊護法,一邊觀摩。

    未靈山與勃州一般,同樣是建己土大陣,不過依照此地變化,卻是萬物皆成有滋味,更適合種植特殊靈藥。

    天翻地覆,風雲變幻,蠆國衆妖眼看張奎改天換地,個個心中驚駭,怪不得心高氣傲的三公主肯如奴婢一般追隨。

    滇州大陣建成,張奎立刻出發,蠆國衆妖也在後面遠遠跟隨,一副隨時助陣的樣子。

    張奎面色不變,如神過境。

    這些都在他預料之中,這次建立神州大陣,未嘗不存了掃蕩神州,消除隱患的心思。

    前方就是澤州,河流湖泊衆多,古有澤國之名,不僅有云夢水府,更有蒼空山險境,也算是最後的關隘。

    出乎意料的是,邊境高山之上,竟然有一鬚髮皆白,身着素袍的三眼老者設下酒席等待。

    “張真人一路辛苦…”

    老者瀟灑拱手道:“何不下來飲杯水酒?”

    身後的元黃眼角抽了抽,瑪德,這廝怎麼跟自己路數一樣。

    張奎眼睛微眯,瞳中日月光輪旋轉,沉聲道:“神力…你是何人?”

    沒錯,這老者竟然是個神,而且不是香火神,修的是古代神道,和靖江水府秘境那些山神極其相似。

    難不成是當時的倖存者?

    張奎眼神微動,身形瞬間閃動來到了高山上,也不入席,只是淡然問道:“你修的古代神道,如何從天外來敵手下逃脫?”

    “天外來敵?”

    老者先是一臉疑惑,隨後搖頭笑道:“不知張真人是何意,老朽乃雲夢水府之主,偶然從蒼空山得了傳承,算是這千里澤國的水神。”

    “哦,原來如此…”

    張奎心中有些失望,這些曾經高高在上的禁地已不再是問題,反倒是哪些天外來敵僅遺留下的東西都分外驚悚。

    似乎從庭山秘境三眼巨屍手中拿到神異珠後,一切都在冥冥中出現了軌跡,他迫切想找個人問問。

    “你有何事?”

    既然眼前這傢伙不知情,張奎也懶得費事。

    老者瀟灑一笑,“張真人掃蕩中州,重立人族神道,老朽佩服的很,欲帥領雲夢水府投入人族麾下。”

    張奎淡淡瞥了一眼,

    “有什麼條件?”

    歸降的禁地之中,瀾江水府是朋友,海眼羣妖因爲詛咒,黑河水府是因爲幻境,蠆國則是內亂,各有原因。

    這老者在此地設下宴席,擺明了是來談條件。

    “張真人英明。”

    老者微笑恭維了一句,隨後眼中閃過一絲期盼,“老朽身爲這千里澤國水神,數千年來也算精研神道,張真人立下的人族神道有大氣運,只求成爲人族正神。”

    見張奎沉默不語,他的聲音帶上了一絲急迫,“只要讓老夫成爲人族正神,不僅水府十幾位大乘全部依附,老朽千年探索蒼空山的心得也會全部告訴真人。”

    遠處,雲夢水府一個個通天徹底的影子也同時出現,看着張奎眼中帶上了一絲期盼。

    如今人族大勢已成,衆多禁地歸附,再加上這驚天動地的大陣,眼看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勢力就會形成,當然想要加入保全自身。

    在無數雙期盼的眼睛中,張奎淡淡說道:“兩千年前,古代澤國不尊神律,頃刻洪水肆虐,無數生靈葬於魚蝦之口。”

    “虞朝之時,人妖混居,水神信仰籠罩一方,數百年動亂,造成無數血腥傳說。”

    “即便大乾遷入人口,近千年來,血祭傳統始終保留,稍有怠慢,便是滔天大水…”

    隨着張奎的話語,老者臉色越來越難看,遠處羣妖也是蠢蠢欲動。

    張奎毫不理會,眼中閃過一絲兇光,冷笑道:

    “捫心自問,你特媽算是個什麼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