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章 詭異銅鏡,收服水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六十章 詭異銅鏡,收服水府字體大小: A+
     

    真正的黑河水府?

    張奎看了看周圍,眼中頓時來了興趣,“有意思…”

    夢境本就虛妄,但有了天地靈氣,就會發生諸般奇妙變化。

    東海一直有個傳聞,在遙遠的大洋深處,有無名巨妖海中酣睡,其夢境竟化作海島漂於海上,仙草靈果遍地都是,若有生靈誤入其中,便會沉入夢境丟掉小命。

    張奎的嫁夢術若修到極致,也可讓人黃粱一夢歷經輪迴,甚至夢境之物化爲真實,當然,估計要成仙后纔有可能。

    黑河水府這幻夢仙境無比真實,應該是有不少人共同完成,也算是一門奇術。

    不過,一羣女人聚在一起整天做夢就能造成黑暗動亂,張奎顯然不太相信。

    想到這兒,張奎沉聲問道:“道友,你所說的封鎮之物在哪兒?”

    玄夢姬微微點頭,“張真人莫急,請隨我來。”

    說着,當先一步向外走去。

    張奎跟在後面,越走越心驚,只見這幻夢仙境中的宮殿,遠比外面要大的多,裡面竟有無數身着白紗的女妖,或修煉,或嬉戲,簡直把這夢境當成了家。

    而外面,可並沒有這麼多人的肉身。

    看到張奎疑惑,玄夢姬立刻解釋道:“黑河水府就是依這幻夢仙境所建,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賦修到大乘。”

    “因此水府之民壽元將盡時,往往會捨去肉身,神魂徹底融入夢境,也算是另類長生之法。”

    張奎忽然心有所悟,看了玄夢姬一眼,“黑河水府這幻夢仙境是建在古秘境上吧,你阻止我改動靈脈,是怕這夢境崩潰,妖民全部消散?”

    玄夢姬深深吸了口氣,看着張奎說道:“若我水府徹底依附人族效力,十名大乘境可否換來張真人出手,留下古秘境?”

    張奎眼神微動,“可以。”

    一州之地稍微動點小手腳將此地留下,並不是什麼問題,還可以徹底掌控此地。

    再說瀾江水府下方古秘境可是封印着佛母,早已做好打算留下,多一個也不算什麼。

    然而,玄夢姬宮主卻苦笑一聲,“如果有那麼簡單就好了,我等豈會拼死攔截?”

    說着,她神情變得凝重,“張真人請隨我來,無論看到什麼,都千萬不可輕舉妄動!”

    難不成還有蹊蹺?

    張奎微微點頭。

    見張奎答應,玄夢姬深深看了他一眼,腳步飛快,向着宮殿外走去。

    漸漸的,周圍變得荒涼破敗,宮殿倒塌無人居住,那些殘垣斷壁上,甚至附着了一些古怪的植物,如古怪血肉,如昆蟲節肢。

    張奎神情變得凝重。

    這些東西氣機詭異腐朽,卻和幻夢仙境完美融合在一起,難不成就是那鎮壓之物引起?

    大約數分鐘後,周圍這些腐生物已經越發密集,甚是不遠處還出現了坍塌,碎裂巨石詭異地懸浮在灰濛濛的空間中。

    張奎已經提起了警惕,他此刻萬分確定,這幻夢仙境絕不是黑河水府搭建,她們沒這能耐,甚至自己也不行。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玄夢姬忽然開口道:“世人皆以爲夢境只是虛妄。”

    “但我師祖發現此地後多年修煉,認爲夢境也是一方世界,甚至可能和陰間一般,可以通往真正的仙境。”

    說着,她忽然停了下來,盯着前方,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就連張奎也是目瞪口呆。

    只見前方夢境大地碎裂,空中懸浮着一面巨大青銅古鏡,鏡面漆黑一片,似乎在吞噬着光線,而周圍密密麻麻全是那種腐生物,甚至長出了巨大的肉瘤,古怪的眼睛轉來轉去。

    “這…這就是鎮壓物?”

    張奎心中微沉,他從沒見過,甚至沒聽說過這樣古怪的東西。

    玄夢姬點了點頭,臉色有些難看,“本來不是這樣,但千年前,我師祖和師傅終於按耐不住,進入其中試圖尋找仙路,從此再也沒出來,這些東西反倒開始出現。”

    張奎嘴角抽了抽,“仙路、仙路,當真是作死。”

    玄夢姬一聲苦笑,“真人莫要笑話,長生路上,若有一絲可能,就會有無數人前赴後繼。好在隨着水府夢境妖民數量增多,此物也被壓制。”

    “水府傳承有致命缺點,我與幾名大乘大限將至,也會寄託於此地苟活鎮壓,真人知道我等爲何拼死阻攔了吧,若此物蔓延,不僅幻境崩潰,誰也不知會發生什麼。”

    發什什麼?

    肯定不是好事!

    張奎眼神微沉,伸手一道紫色劍光劈碎了一旁的腐生物。

    玄夢姬也不阻止,只是微微搖頭,“真人莫要白費功夫,若是可以,我等豈會任其蔓延?”

    果然,那些被劈碎的腐爛血肉,竟然落地生根,各自慢慢生長。

    張奎不信邪,又用了紅蓮業火和太陽真火,玄夢姬眼中驚懼,“真人果然術法驚人,但這裡是夢境,虛幻生死只在一念之間,沒用的。”

    隨着她的話語,張奎也停了下來,因爲那些剛剛燒成飛灰的腐生物,竟然緩緩蠕動着再次出現。

    張奎看着周圍陷入沉思。

    夢境,夢境,莫非要用夢境手段?

    想到這裡,他眼中神光一閃,嘗試着用出了魘禱術。

    這術法能使人陷入無窮噩夢之中,消磨神魂,只是不知對這東西有沒有用。

    隨着法訣捏動,一股黑色的霧氣迅速從張奎指尖噴出,籠罩在那些腐生物上。

    吱吱!

    淒厲的慘叫聲忽然迴盪在整片夢境空間,那些宮殿中的女妖忽然停了下來,眼神驚恐地望向這邊。

    而那些腐生物則抽搐着不斷後退,甚至像遇到火的雪一般融化消散。

    有用!

    張奎哈哈一笑,雙手變幻法訣,瞬間無窮黑霧從身上滾滾翻涌而出,迅速瀰漫了整個空間。

    淒厲的慘叫聲如潮水般起伏,無數腐生物化爲了黑水消散,玄夢姬眼神驚懼中帶着一絲欣喜。

    她實在沒想到,張奎竟然真能除掉這些東西。

    彷彿野火燎原,整片空間的腐生物很快被清理一空。

    玄夢姬一咬牙,猛地單膝跪地,“玄夢姬冒昧,懇求真人賜法,黑河水府願世代追隨。”

    張奎正要說話,卻忽然心中一凜,猛然轉頭看向了那青銅古鏡。

    只見那漆黑一片的鏡面上,忽然翻涌滾動,先是出現了一隻潔白玉手,隨後一名披頭散髮,面容妖豔的美婦掙扎着探出了頭顱,詭異地盯着他們。

    “師傅?!”

    玄夢姬先是一愣,隨後面色大變,“不,你不是!”

    “它當然不是!”

    張奎一聲冷哼,毫不猶豫釋放出魘禱術。

    滾滾黑霧涌出,瞬間將那女子頭顱包裹,淒厲的尖叫聲中,女子皮膚消散,下發尖牙、黑髮、眼球、血肉…好像亂七八糟玩意兒攪在了一起,隨後化爲黑水消失。

    咚!

    漆黑鏡面忽然一聲巨震,彷彿對面有什麼猛獸想要衝出,卻被阻擋。

    “想得美!”

    張奎一聲怒喝,紫色劍光噴涌而出,瞬間淹沒了青銅古鏡。

    他已經確認,玄夢姬那師尊說的沒錯,夢境確實可以通向未知世界,只不過對面,絕對不是什麼仙境。

    玄夢姬大驚,“張真人手下留情!”但張奎根本不搭理。

    轟!

    青銅古鏡瞬間碎裂,整個夢境空間也嗡嗡顫動。

    張奎冷聲道:“這裡已經形成秘境,只要你等竭力修行,也能維持,這禍患卻是不能再…”

    然而,話還沒說完,他就閉上了嘴。

    那巨大的青銅古鏡,竟然又緩緩聚合到了一起,和剛纔毫無兩樣。

    張奎沉默不語看了一會兒,心中忽然升起個念頭。

    這東西絕非凡物,甚至可能是那天外來敵的東西,寄託於夢境虛幻之間,不毀不滅。

    要想徹底銷燬,除非他有化虛轉實的威能,從夢境中拿出此物打碎。

    麻煩啊…

    古代神船、骨質祭壇、魔旗,還有這青銅古鏡,力量各不相同,看來所謂“天外來敵”的勢力不止一股,真不知那無盡星空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來這黑河水府還必須留着,只有她們才能一直留在夢境鎮壓此物。

    想到這兒,張奎轉身面色冷肅,“我可以賜法,但黑河水府自此納入人族神道監管,若有作祟之舉,必讓爾等神魂皆散!”

    玄夢姬面色驚喜,

    “真人放心,我必會嚴加看管,不讓真人大法流出幻夢仙境。”

    既然收服的黑河水府,事情也就變得簡單。

    幾日之後,當恐怖天象消散後,白山上已經出現了一座高聳的靈山,風雪交加中,翠綠一片彷彿玉石。

    白山州爲卯支,乙木大陣下,萬物繁盛,最適合種植各種靈參。

    當然,黑河水府靈脈也經過了變動,張奎做了些手腳,若是那裡出現異常,乙木大陣就會發動攻擊。

    接下來,衆人繼續行動。

    北疆州爲辰支,辰爲震,物經震動而長,需要佈下戊土大陣。

    不同於勃州的己土大陣適合種植靈藥,戊土爲陽土,火性剛烈,幾日之後,一座綿延起伏的紅色石山出現在北疆州邊境線。

    這辰靈山不適合種植,但隨着戊土大陣不斷滋養,最後甚至比金剛還要堅硬,更有無數靈火噴發。

    正好此地爲邊疆,可以駐紮大軍修煉,並且靈火改造後,也能化作攻擊陣法。

    此地爲天河水府所在,締結協約後並沒來騷擾,甚至四眼僧人波那羅還特意來打了招呼。

    不過經過一系列事後,張奎可不放心,偷偷潛入了天河水府探查。

    這個禁地果然也有蹊蹺,湖中地下埋了一尊身高百米,滿嘴獠牙,三雙手臂的妖佛肉身,天河水府圍繞其設壇修煉,欲追求寂滅之境。

    張奎對佛法一竅不通,也只能暗自記在心裡,隨後帶着衆妖繼續前行。

    他們離開後,北疆州的百姓也歡天喜地跑了出來。

    這裡地處邊疆,民風剽悍,他們到不在意什麼靈藥,光這充盈的天地靈氣就夠讓人歡喜。

    這裡與鬼戎國無盡草原接壤,這麼大的動靜當然吸引了無數牧民,頂着風雪前來看熱鬧,並趁機做些生意。

    靈氣的濃郁凡人雖然看不到,卻很容易感受,牧民們在邊境來回轉了幾圈,頓時一個個面色難看。

    “這…我等也是人族啊!”

    豪爽的北疆州老漢哈哈一笑,恭敬取出了神庭鍾雕像。

    “你們那血神太殘暴,照模樣雕刻供奉祈禱,這纔是我人族聖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