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勢如破竹,古怪空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勢如破竹,古怪空間字體大小: A+
     

    呼!

    赫連薇緊緊閉着眼,腦海中一片白茫,耳邊全是古怪的呼呼聲,就像打鐵鼓風時,火焰通過爐口噴涌而出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

    她心中滿是驚慌,儘管隔着龍骨神舟護罩,周圍還是有種火烤般的熾烈。

    突然,他們耳邊傳來張奎的聲音,“莫慌,這是我的術法,你們受了牽連。”

    緊接着,龍骨舟一晃,那股熾烈的灼熱也迅速散去。

    赫連薇幾人緩緩睜開眼,發現龍骨神舟竟然已經帶着他們撤出了東部山區,而前方一片耀眼白光,一個巨大的金色火球橫在空中,發出萬丈光芒。

    太…太陽?!

    船上幾人目瞪口呆。

    而在東部山區上空,張奎捏動法訣臨空懸浮,眼中也滿是愕然。

    說實話,他知道有了太陽真火,曝日術的威力會成倍增長,但沒想到會這般厲害。

    簡直就像是核彈爆發。

    熾熱剛烈的光線毫不留情照射整片大地,草木瞬間焦黑燃燒,河流蒸發,萬物焚寂。

    那些畸變後的陰兵,在恐怖金白色光線中,不到兩秒就化爲黑灰消散,天地間似乎只有曝日術幻化出的太陽嗡嗡震動,熱風呼嘯。

    剛纔肥虎和赫連薇他們也受到了波及,若不是龍骨神舟給力,恐怕也同樣倒黴。

    這術法竟然是無差別攻擊!

    張奎心中滿是慶幸,估計不足,還好沒造成遺憾。

    當然,這種級別的術法,法力消耗也是驚人,感覺法力已經流逝過半,張奎捏動法訣,收回了術法。

    天地猛然一暗,隨後漸漸恢復正常,一片末日場景出現在眼前。

    靠近西側的一半山區還好,另一側幾乎是焦黑一片,大片山林還在燃燒,而越靠近將軍墓平原方向,山川就越枯黃,甚至呈現出戈壁灘的風貌,怪石嶙峋,黃沙滿天。

    張奎眼角抽了抽。

    這術法…絕不能在人族城鎮附近施展。

    ωwш¸ttκǎ n¸c o

    剛剛那海潮般洶涌的陰兵,自然已經消失不見,到處都是怪異斑駁的黑渣。

    腳下山林燒得越發兇猛,張奎本欲撲滅,卻忽然濃眉一豎,看向了將軍墓平原。

    只見地上土層轟然炸裂,幾道黑影伴着亂石穿出,迅速向那道巨大的黑色裂縫逃去。

    “哼,想跑?”

    張奎一聲冷哼,身上紫色劍光閃動,轟得一聲巨響,已伴着狂風來到了平原之上。

    曝日術雖猛,但畢竟是範圍攻擊,將軍墓幾名大乘境邪祟活了下來,怪不得剛纔沒有技能點收穫。

    那幾道身影速度飛快,但張奎自有手段,捏動法訣對着地面一指,“搬山!”

    嗡…龐大的山脈虛影轟然出現,兩個僥倖躲過,三道身影卻忽然一僵,扛着大山在地上艱難爬行。

    沒錯,是爬行,而且還有張奎認識的兩個熟人。

    後將軍此時已變成了渾身骨節的魔物,靛藍皮膚不再,只餘黑白二色,身軀更是拉長,根根破出皮膚的長骨,如同蚰蜒的千足。

    而那曾與張奎比拼力氣,強壯悍勇的左先鋒,則四肢畸形,骨刺林立,如同野獸般在地上爬行。

    另一個雖不認識,但這三名大乘境邪祟全都渾身燃燒着黑色火焰,眼中只剩瘋狂和殺意。

    這是什麼東西?

    毫無疑問,一切都與將軍墓下方魔旗有關,只是這種黑色火焰力量之詭異,竟然從未見過。

    死寂、邪異,充滿不詳。

    難不成也是“天外來敵”?

    張奎眼神凝重,手上動作卻絲毫不慢,劍指一揮,萬千紫色飛劍頓時出現,如潮水般呼嘯而出,瞬間將這三名畸變大乘境邪祟淹沒。

    平原之上劍氣縱橫,伴着轟轟轟的聲音,放射性紫色煞光閃爍奔涌,煙塵四起。

    自從得了這奇怪的紫色煞光後,劍氣威力還從未讓張奎失望過,這次也一樣。

    幾乎是瞬間,這三名大乘境就被割裂的近乎粉碎。

    但讓張奎驚訝的是,這些傢伙雖然神魂混亂瘋狂,自身術法兵器都不會用,但肉體生命力卻異常頑強,直至被放射性劍光將所有血肉侵蝕後,腦海中才出現三百多技能點。

    張奎大袖一揮,臨空而立,冷眼看着前方將軍墓死人洞地窟。

    那裡纔是禍亂之源。

    此時,經過曝日術烈陽的肆虐,將軍墓上方那陰沉的烏雲已經消失不見,晴空萬里。

    那黑白異象也被摧毀,收縮回了地窟,如受傷潛伏的兇獸,不斷醞釀着恐怖的氣息。

    張奎眼睛微眯,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洞窟上方,捏動法訣鼓起了腮幫子。

    呼~

    血色紅蓮業火噴涌而出。

    張奎心中想法很簡單,自己如今身懷兩種天地異火,還有異種劍光,都是大殺器。

    管它是什麼玩意兒,先滅了再說。

    紅蓮業火冰寒驚人,洞窟之外很快咔嚓咔嚓凝出了白霜,而兩股力量相撞,也發出了嗤嗤的聲音,彼此消解。

    那古怪的力量不斷收縮,沿途又恢復了多彩顏色,而張奎則飛身向下,步步緊逼。

    終於,快到洞穴底部時,這古怪的力量也濃郁到極點,堪堪擋住了紅蓮業火的焚燒。

    張奎眼神微凝。

    這東西越看越眼熟,和以前的大黑傘有點像…

    是一種神器領域!

    就在這時,三道黑影忽然飛射而出,身上骨節咔咔作響,畸變到怪異的身上長出了巨大眼睛,對着張奎猛然噴出黑色火焰。

    張奎一聲冷哼,瞬間躲過,同時生光術引動,護體金光四射,紫色劍光瀰漫了整個洞窟。

    是剛纔逃走的三名大乘。

    此時不好使用搬山之法,這些怪物的速度也發揮到了極限,在飛劍中不斷閃躲穿梭,很快接近了張奎。

    轟!

    張奎的身影瞬間被黑色火焰引燃,化爲黑灰消散。

    如此輕易斬殺,似乎連這些瘋狂的怪物也一時間愣神。

    然而緊接着,他們身後就傳來了幾聲“定!定!定!”

    三名怪物僵硬在空中,隨後就被血色紅蓮業火和紫色劍光淹沒。

    張奎身上護體金光閃爍,冷眼看着前方,又忽然轉身,沙包大的拳頭裹着紫色煞光猛然一拳。

    轟!

    巨大氣浪爆破,一道身影突然出現,被他一拳如炮彈般擊飛,狠狠撞進了洞窟牆壁內,煙塵四起,巨大的山石不斷滾落。

    牆壁內,一個渾身燃着黑火,頭戴面具的傢伙被打得四分五裂,正在緩緩匯聚。

    張奎吹了吹拳頭,眼中滿是煞意。

    這傢伙是畸變後的軍師,不知怎麼有了形體,隱於虛空之中偷偷靠近,想要偷襲。

    但張奎此時肉身強大,術法千變萬化,凡俗之中已是無解的存在,豈會中招。

    先前不理會將軍墓,是怕引出封印的魔旗,但事已至此,也就百無禁忌,切瓜砍菜般殺敵。

    “嗬嗬…”

    軍師此時狀態很詭異,半魂體半肉身,同樣喪失了理智,一邊怪笑着,一邊凝聚出身體。

    “將死之人裝什麼樣!”

    張奎眼中兇光一閃,左手向前一抓,“攝魂!”

    軍師雖然畸變,但也有半個魂體,被攝魂術困住,瞬間從牆洞中被拖了出來。

    張奎接着右手捏動劍訣,紫色劍光瞬間噴涌而出,將軍師魂體淹沒…

    十幾秒後,腦海中再次多了一百五十多點。

    至此,先是左參軍,隨後是後將軍等六名大乘境,最後加上軍師,張奎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了九百多技能點。

    地煞七十二術全部學滿,已是近在眼前。

    不過張奎卻沒有一點喜色。

    這些畸變的大乘境邪祟,一個個都已瘋狂,但又是逃跑,又是誘敵偷襲,分明有人指揮。

    那魔旗,有思想!

    想到這兒,張奎不再猶豫,身上護體神光四射,背後“長生”黑色圓光旋轉,猛然衝進了洞窟最深部。

    死寂,一片死寂。

    天地間到處都是幽暗的黑和慘淡的白,唯有張奎身上還有色彩。

    張奎有些驚訝,他以前查探過,將軍墓地下深處,是一副巨大的黑色棺材,如同樓房側翻。

    但沒想到,親身進入,卻是一個古怪的斷層空間,有點像瀾江水府下面那個,卻又怪異非凡,似乎處在虛實交替之間。

    前方空中盤膝坐着一個高大的身影,滿嘴獠牙,銅甲覆身,肌肉虯結,長了三對手臂,各自捏着一個法印。

    這應該就是那屠蒙將軍。

    不過讓張奎奇怪的是,想象中的異變並未發生,這位將軍墓之主,早已神魂消散,肉身石化成了雕像。

    只是那魔旗又在何方?

    張奎皺眉左右打量,卻什麼也沒發現,此地竟然空空如也。

    而他不知道的是,一面巨大的黑白二色三角軍旗正緩緩從將軍墓底部飛起,詭異光芒範圍內,所有物體都只剩下黑白二色。

    軍旗之上,寫了三個古老怪異的文字,“都天,乾”。

    而在那白色旗面上,張奎的影子正在左右亂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