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星數觀天,迷藏開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星數觀天,迷藏開啓字體大小: A+
     

    識地即爲風水之術。

    撇去那些招搖撞騙的不說,正統入門的風水師,望得了山巒局勢,曉陰陽變化之理,通五行生剋制化,幫人理氣定穴,手到擒來。

    更厲害的,尋龍定脈,調理地氣,穩固國運,當個國師綽綽有餘。

    而張奎識地術滿級後,自然更加了得,配合他大乘境圓滿的修爲,抽取靈脈,改換地勢都不在話下。

    照理說按他現在的本事,什麼秘藏古境,只要還依託地氣靈脈運轉,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但這啓朝密藏卻偏偏隱而不見…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施加影響的不單是地下靈脈!

    啓朝巫道似乎與太陽關係密切,那青銅圓盤上蝌蚪紋構成的正是太陽圖案,裡面更是有可能供奉着太陽真火。

    莫非秘藏地點與太陽有關?

    遇事不決,開掛來解。

    腦海中還剩五十七個技能點,剛好能將一個技能升到滿級,但如何選擇卻讓他有些猶豫。

    除去尸解最後一步金丹大道,如今還未升到滿級的,大概分爲以下幾類。

    一是輔助術法,有醫藥煉丹,黃白煉器。

    二是咒法變化幻術,有氣禁、禁水、開壁、斷江、移景、魘禱、搬運等術。

    三是召喚,聚獸調禽,請仙驅神。

    最後,則是陰陽術數,包括星數、知時、射覆、矇頭、登抄。

    他現在有兩種方法,一是學習知時、射覆,也就是傳說中的掐指一算,洞察天機。

    當然,即便身處這修仙世界,張奎也不相信命運會照着一條軌跡永恆不變,這應該是某種推演術法。

    還有一種就是學習星數,觀星辰運轉,查天地之機。

    在他猶豫的時候,忽然眉頭一皺,望向將軍墓方向。

    有人在窺視!

    與此同時,將軍墓漆黑幽暗的地縫之中,祭壇陣法燃着綠色幽火,上空星光涌動緩緩落下。

    軍師飄忽的身影不斷捏動法訣,綠色煙霧中,赫然正是人族大營的景象。

    左參軍死死盯着影像上的張奎,眼中血光燃燒,殺機畢露。

    他這幾日過得非常悽慘,不僅被衆人埋怨,還要時刻擔心後將軍會下黑手,而這些苦難大多便是由眼前人族帶來。

    餘塘縣…

    當時爲何沒有斬殺乾淨!

    就在這時,影像上的張奎忽然扭頭,盯着他們冷笑。

    兩人氣息瞬間凝滯。

    不過影像上的張奎卻沒說什麼,只是不屑地伸手一揮,瞬間一片朦朧,什麼也看不到。

    軍師毫不猶豫散去了術法,沉聲道:“此人的探查術遠高於我,還會掩飾天機,肉體、術法、神魂…都已達圓滿,毫無弱點,左參軍,我幫不了你。”

    “幫我?”

    左參軍陰沉的聲音中帶着嘲諷:“軍師大人,你以爲憑此人的能耐,會只取我的性命嗎,將軍墓怕是一個都別想跑,可嘆你們一個個還心存僥倖…”

    軍師已經有些不耐煩,“左參軍,事已至此,難不成你會和後將軍和解?即便和解又有多大勝算?”

    “放心,屠蒙將軍以身鎮壓魔旗,這件事並非秘密,這張奎必然已經得知,若是真出了事,人族也不好過!你且安心呆着,我們閉門不出,他找不到機會,自然離開。”

    眼見一向高傲的軍師都如此說話,左參軍頓時臉色變得猙獰,冷哼一聲,化作滾滾陰霧消散不見。

    左參軍離開後,冰冷的洞窟中只餘軍師一人,他沉默了一會兒,伸手一揮,頓時漫天星光將整個洞窟完全遮掩。

    同時,一個盤膝而坐的道士身影緩緩出現,面如丹砂,額頭長着三眼,臉上已經出現了死白腐爛的鱗片。

    “一失足成千古恨…”

    軍師看着自己即將腐敗的肉身,心知尸解術已徹底失敗,聲音變得異常低沉。

    他一路走來,歷劫無數,可尸解失敗,無法徹底脫出,待那肉身腐爛之時,神魂也會徹底消散。

    真沒一點希望了嗎?

    想到這兒,他忽然低頭看向了洞穴地下深處,那裡刻滿陣法的巨大石棺中,有團黑暗扭曲盤旋,只是看了幾眼,種種暴虐扭曲的影像便映入腦海。

    “我若死了,誰都別想活…”

    另一邊,似乎受到軍師術法提醒,張奎終於決定先學星數。

    消耗五十五個技能點後,腦海中再次升起一顆星辰,隨後又是大量的知識記憶涌入。

    這一次更加特殊,張奎似乎開悟了一般,看天,看地,看萬物衆生。

    夜幕降臨,星光滿天。

    這一方世界星象,自然與前世完全不同,許多觀星之術也徹底無用。

    但萬物之道卻沒大變。

    張奎能感覺到,那看似溫柔的星光,蘊含着無比恐怖的力量,即便是他也難以承受。

    但腳下大地同樣有一股難以探查的力量沖天而起,與那恐怖星光碰撞後,形成了一層金色膜胎,溫和的靈氣就此形成,滋養着地脈與萬物衆生。

    原來是這樣…

    張奎頓時心有所悟,他飛入青冥時碰到的狂暴先天靈陣,非但不是囚籠,反而是這個星球保護孕育萬物的搖籃。

    若沒有那層先天靈陣防護,這個星球生靈直面那恐怖星光,恐怕無一能夠存活。

    除非…成仙!

    張奎忽然心中靈光一閃,他或許摸到了一絲成仙的秘密。

    怪不得他們說只能從陰間前往月宮,不說那遙遠的距離,星海飛馳,即便保命都很艱難。

    還有這太陽之力,浩大光明的另一面,就是酷烈火熱。

    另一面…

    張奎嗖的一下飛到高空,看山川靈脈,又感受了一下月華之力,頓時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

    “張真人,我們解出來了!”

    一大早,林寰就領着一幫人蓬頭垢面跑了過來,眼中滿是狂熱,“張真人,我們對照以往發現的遺蹟,諸位道友通力協作,終於將此巫文破譯!”

    “哦,怎麼說?”

    張奎呵呵一笑問道。

    他心中雖已有眉目,但並沒有提醒,畢竟這幫人今後有大用,況且破譯過程也是寶貴的經驗。

    林寰端着青銅盤,右手不斷摩挲,“這上面說,啓朝迷藏是以日光月華爲根基,待日月輪轉的剎那便可通過大陣開啓,啓朝先輩當真是手眼通天。”

    張奎已經介紹過,因此衆人都知道啓朝當時也與禁地一般強大,至少大乘境就有不少,一個個都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災難,讓這個強大王朝覆滅。

    “既然如此,那就架設大陣,今天就將秘境打開!”

    張奎一聲令下,整個玄閣大營頓時行動起來,測算方位,登山設陣,不到半天時間,就做好了準備。

    黃昏時分,日落月升,東部山區一道道靈光沖天而起,瞬間天地一片昏沉,冥冥之中,一道巨大的青銅門在半空中緩緩出現。

    開啓的時機只有一瞬,但即便太陽完全落山,這青銅門也依然詭異的懸浮在空中,上面雕滿了花草五穀,鳥獸魚蟲。

    張奎上前一步,立於虛空之中,隨手一揮,氣浪翻涌,伴着轟隆隆的聲音,青銅門緩緩開啓,頓時刺目光線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只見裡面是一座幽深銅殿,兩側迴廊全是放滿了箱子的巨大洞窟,牆壁上琳琅滿目全是壁畫,而在銅殿中央的方形祭壇上,一團刺目的金色火光正在熊熊燃燒。

    太陽真火!

    張奎心中一喜,卻沒有立刻上前,因爲那祭壇下竟然盤坐着一名老者,鬚髮皆白,形容枯槁,華麗獸皮下皮包骨頭。

    “張真人…”

    衆人一驚,連忙戒備。

    “沒事,這位前輩已經死去多時。”張奎微微搖頭,身形一閃,便來到了銅殿之中。

    他通幽術大開,兩眼冒出神光看了看四周。

    或許當時啓朝還存了復國的心思,也沒想過青銅圓盤會輾轉流失,大殿內並沒有任何機關陷阱,有着太陽真火存在,更不會滋生魑魅魍魎。

    最吸引張奎的,無非是這太陽真火,雖不是本源之火,但卻剛烈浩大,蘊含着令人心悸的氣息。

    咦?

    張奎眉頭微皺,這太陽真火刺目的光線之中,好像有一道長着翅膀的影子。

    難不成是金烏?

    張奎興趣大增,眼中日月光輪旋轉,瞬間眼中出現了一幅幻像:

    無盡虛空之中,恐怖的火球熱浪翻涌,盡情噴灑着熾熱的光線,一羣羣生有三眼的金色小鳥在其中上下翻騰,而它們盤旋集中的地方,竟然有一座黑色島嶼停留在太陽軌道上。

    島嶼之上萬丈光明,隱約有一片宮殿的影子…

    張奎忽然眼前一黑,他驚駭的發現,自己眼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燒成了黑洞。

    轉眼之間血肉凝聚,眼球再次長出,張奎則扭回了頭沒有繼續探查。

    他能感覺到,那太陽真火中三眼小鳥只剩下了一團精魄,剛纔便是遺留的全部信息,只不過那太陽宮殿似乎有些古怪,以他現在的修爲根本無法直視。

    “都進來吧!”

    張奎扭頭命衆人進入,隨後吩咐道:“清點物資,不要直視那太陽真火。”

    說着,伸手一揮放出了寶獸龍龜,用於儲存秘藏,只要不是神器,就可隨用隨取方便的很。

    龍龜似乎很是畏懼太陽真火,連忙爬行遠遠躲開,隨後張開了大嘴。

    玄閣衆人開始清點物資,寶藥、靈材、古器…啓朝收藏之豐富,竟然不弱於東海水府。

    不過看龍龜懶洋洋的模樣,這裡顯然並沒有神器存在。

    這個秘境能夠運轉,多半靠了太陽真火的力量,張奎也沒着急收取,而是觀察起了周圍的壁畫。

    啓朝十分神秘,他們是如何獲得的太陽真火,又是如何把神屍從陰間運回,張奎十分好奇。

    然而很快,他的眼神就變得凝重,因爲看到的第一幅壁畫上,就畫着冥土石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