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強勢圍觀,大門插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強勢圍觀,大門插旗字體大小: A+
     

    將軍墓前身,是古代人族的一支,或許有什麼血脈原因,各個天生異象,實力非凡。

    不過其既然高高在上,屠戮人族如同螻蟻,張奎也就沒把他們當做人看。

    他們忙於內鬥張奎是知道的,前段時間還亂了一場,不知如今又是因爲什麼?

    張奎有些好奇,捏動法訣施展起了術法,以他如今的修爲,自然不需要接近,一個取月術足夠遠程強勢圍觀。

    雖然是白天,但清冷的月輝依舊如水般揮灑,漸漸形成了一道光幕。

    京觀、血雲、雷電…將軍墓所在平原依舊死寂一片,陰煞沖天。

    不同的是,平原上坑坑窪窪,還有大片裂縫存在,那些血肉屍氣形成詭異肉條裸漏在外,活物般蠕動着,彷彿大地傷疤,足見前段時間有多亂。

    影像迅速推近,快靠近那片雷雲下的巨大裂縫時,忽然一片黑霧擋住了視線,什麼也看不清。

    是將軍墓的防禦迷陣。

    張奎一聲冷哼,法力洶涌而出突破迷陣,那些黑霧也迅速消失,現出了裂縫內的景象。

    “後將軍,你欺吾太盛!”

    一聲陰沉而憤怒的嘶吼在裂縫內迴盪,大片碎石滑落,洞內殘魂陰兵混亂一片,眼中幽藍色魂火如遇到罡風般熄滅,死傷無數。

    左參軍?!

    這廝回來了!

    張奎眼睛一亮,影像迅速變化,終於看到了裂縫底部。

    陰氣黑霧如潮水般涌動,周圍石壁上全是蠕動的粗壯肉條,如密密麻麻的藤蔓經絡。

    洞穴呈螺旋型向下,兩邊凸起的石臺上,三方人馬正在對峙。

    一方是左參軍,此時張奎早已看得清楚,這傢伙身着華麗紅色羽袍,頭戴高冠,面孔卻烏青腐爛,獠牙猙獰,兩眼血色一片發着紅光,身後經幡飄蕩滲出鮮血。

    他身後跟着一臉色慘白,滿嘴獠牙的黑袍書生,也是大乘境,眼中幽光閃爍。

    一方獨自一人,幽影閃爍,隱約看出是個道袍文士,若隱若無,連形體都無法維持,正是修煉尸解術失敗的軍師。

    最後一方則人多勢衆,由皮膚靛藍、渾身青銅甲的後將軍,和黑毛獠牙的左先鋒帶領,大乘境足足有五名。

    沒錯,五名已是人多勢衆。

    東海一戰中,軍師帶着將軍墓十幾名大乘出動,死傷慘重,只有後將軍和左先鋒跑了回來。

    對於張奎來說,現在的將軍墓外強中乾,他一人就可攻破。

    聽到左先鋒的怒吼,後將軍一聲冷笑,“左參軍,左將軍與我等交好乾你何事,難不成你真把自己當成了這將軍墓的主子?”

    “巧言令色!”

    左參軍眼中的血色紅光越發濃郁,身後經幡嗡嗡震動,隱約傳來無數慘叫聲。

    “二位…”

    軍師的聲音滿是無奈,“將軍墓如今強敵臨頭,不如各退一步…”

    “軍師大人!”

    左參軍似乎越發憤怒,“東海一戰損失慘重,若他日將軍醒來,你該如何交代!”

    軍師先是沉默,隨後聲音變得陰沉,“你在威脅我?”

    見二人爭吵,後將軍一方皆是滿臉嘲諷。

    張奎也聽出了個大概,起因還是東海一戰。

    原本將軍墓內,左參軍勢力強大,再加上軍師多有偏幫,後將軍一系只能忍辱負重。

    可東海一戰,左參軍一方損失慘重,他在陰間行動也以失敗告終,死了三名大乘境,後將軍一系趁勢做大,造成了如今局面。

    見軍師發怒,左參軍面色微變,眼中血光一閃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軍師聲音稍微緩和,“左參軍,那張奎我曾在玄陰山見過,術法通天實難應付,就連靈教教主都被三招鎮殺,你當初應該斬草除根纔是。”

    “哈哈哈…”

    左參軍聲音滿是悲憤,“我尋神異珠,還不是爲了尋找陰神魔胎喚醒將軍,難不成還做錯了!”

    後將軍一聲冷笑,“到底爲了什麼,你自己清楚。”

    “探子回報,人族大軍此刻就在東南山脈,若人家上門尋仇,別想着我們幫你,自己去領死!”

    左參軍兩眼血光瞬間爆發,他那能想到,陰間回來形勢大變,還莫名多了個強敵,滿腔憋屈頓時化爲一聲嘶吼。

    “用不着你們,我這就去將那些人族抓來下酒!”

    就在這時,軍師突然擡頭看向取月術影像,殺氣凜然,“是誰,竟敢窺探將軍墓!”

    張奎抽了抽鼻子,理直氣壯地吼道:“我,張奎,咋啦!”

    聲音響徹天地,聲浪如滾滾悶雷不斷蔓延,瞬間籠罩了整個將軍墓平原。

    軍師:“……”

    左參軍:“……”

    後將軍眼中幽火閃動,左先鋒則縮了縮脖子。

    沉默了一會兒後,軍師雙手舞動,天空忽然露出夜空星光閃爍,取月術影像頓時扭曲模糊。

    “咦,有兩下子…”

    張奎呵呵一笑,斷掉術法。

    知道將軍墓情況後,他反而不再着急,等弄清楚那魔旗的情況再動手不遲。

    餘塘縣大難,無數百姓在惶恐中丟了性命,如今也讓他們這高高在上的禁地嚐嚐各中滋味。

    想到這裡,張奎伸手一揮,玄閣大營一面碩大的玄色日月星旗百米長的旗杆連根拔起,裹着狂風,瞬間飛了過來。

    張奎順手接過看了看,只見上面金絲繡着雲紋和一個碩大的“張”字。

    這是他獨有的旗子,江州有一面,太淵城有一面,所到之處高高豎起,就會告訴人們,張奎於此地鎮壓,管你魑魅魍魎、邪祟老妖,通通避退。

    一道黑影裹着披風瞬間趕到,卻是地閣負責此行安全的赫連薇。

    赫連薇雖爲女子,但行事利落不輸軍人,昂首抱拳道:

    “張真人,可有事發生?”

    張奎眼神一動,微笑道:“想不想去露個臉?”

    沒過一會兒,赫連薇扛起大旗,踏葉而行,披風獵獵飛舞,眼中滿是狂熱,向着將軍墓方向破空而去。

    自從張奎傳下《六煞行脈術》後,修煉兵家血煞的赫連家族如虎添翼,除赫連伯雄踏入神遊,短短時間又添六名天劫境,赫連薇便是其中之一。

    雖然這些對於邪祟禁地不算什麼,但卻讓張奎確定,人族潛力非凡,更重要是有龐大的基數。

    再說赫連薇,扛着大旗渾身血煞繚繞,迎面狂風吹動秀髮,想到要做的事,不禁心神激盪,氣勢瞬間拔高,竟然臨時突破,快要天境界圓滿。

    若是傳回赫連堡,恐怕立刻引起轟動。

    張奎自然察覺,微微點頭讚道:“兵家修行當一往無前,捨我其誰,看來此界法門也有不少可取之處。”

    赫連薇扛着大旗飛速而行,很快出了東部羣山,來到了將軍墓平原上。

    望着這曾經人族的恐懼,生人勿近的禁地,赫連薇莫名生出無邊憤怒,渾身血煞沖天,百米大旗打了個旋轟得一聲插在地上。

    此時,將軍墓內早已查覺,瞬間陰風呼嘯,鬼影重重,幾道通天徹底的影子出現,冷冷看着她。

    面對着滿天陰兵和幾名大乘境,赫連薇毫無畏懼,一聲大喝道:“人族辦事,張真人大旗在此,有擅自踏過此旗者,斬!”

    說完,鏘得一聲拔出長劍插在地上,握着旗杆身形巍然不動。

    “找死!”

    將軍墓平原之上,忽然響起個陰冷的聲影,隨後滿天陰雲滾動,無數鬼影淒厲嘶嚎,如潮水般蔓延而來。

    就在這時,東部羣山之中,張奎的虛影法相瞬間升起,日月星袍,頭戴高冠,身後“長生”圓光緩緩旋轉,混沌氣息洶涌澎湃。

    漫天陰霧霎然停止前行,整個平原安靜的嚇人。

    張奎也不說話,只是冷眼看着他們,大乘巔峰圓滿的恐怖氣息不斷瀰漫,籠罩了整片天空。

    軍師氣息晦澀,沉默不語。

    後將軍暗自心驚,隨後冷冷瞥了左參軍一眼,見其面色難看得厲害,頓時心中升起一股快意。

    數千年恨意積累,早已形同陌路,即便面對強敵,也恨不得先劈死對方。寬恕是種力量,但更多時候,怨恨卻足以淹沒理智。

    “退!”

    軍師陰沉的聲音忽然響起,漫天陰霧頓時縮回了巨大縫隙之中。

    “哈哈哈…”

    赫連薇仰天大笑,心中暢快至極,今日經歷,使她心性更加圓融,甚至多了一絲霸氣。

    玄閣大營中,瞬間歡呼一片,有人粗着脖子,滿臉絳紅瘋狂怒吼。

    張奎淡淡一笑,他曾說過,人族至死不能跪,但要想挺直腰桿,還需要一場場勝利撐起。

    將軍墓正好廢物利用,當個墊腳石,既然滿天下都知道自己與之有仇,就乾脆飛龍騎臉,大門插旗,將這高高在上的禁地打入泥潭!

    此後數天,將軍墓死寂一片,沒有任何陰兵出動。

    赫連薇也是個狠人,就這麼站在旗杆下,竟然藉着將軍墓平原古戰場,修煉起了兵家煞氣。

    玄閣大營內,巫文的破譯正在緊張進行,不斷有玄閣修士帶着古代巫道遺蹟石板從萊州前來,強大資源加持下,進度飛快。

    張奎也沒閒着,除了每天用取月術強勢窺探,就是觀察此地風水靈脈。

    這啓朝密藏卻也不凡,雖然張奎察覺到一絲人爲痕跡,但始終找不到入口。

    直到一日,他忽然盯着太陽若有所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