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五章龍骨神舟,東海大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五章龍骨神舟,東海大亂字體大小: A+
     

    龍舟長約二百米,拖出大殿後佔據了不少的空間,龍骨如玉,船身如墨鐵。

    老龜妖臨走時將龍珠放在地上,因爲張奎突然爆發,幻心尊者還沒來得及收拾。

    兩者似乎產生了某種共鳴,龍珠發出微光緩緩飄起,周圍雲霧飄蕩,一道龍影在珠子內上下翻涌。

    而龍骨舟則微微顫動,那潔白如玉的龍骨翻涌出大片雲霧,伴着蒼茫遼闊的龍吟,大殿內風雲乍起。

    清風拂面,張奎眼睛一亮,“好寶貝!”

    說着,伸手一揮,龍珠頓時飄了過來,張奎一把抓住,當即用起了神煉法。

    話說這龍珠他也收藏了許久,直到東海水府走了一遭,才知道怎麼用。

    龍珠中還有一道陰暗潮溼的殘念,應該是老龜妖所留,張奎毫不猶豫清除後,用神識緩緩煉化,刻下神念。

    其間過程並非一蹴而就,即便張奎如今的實力,也得盤膝而坐,一點一滴小心煉化。

    旁邊妖女褒無心則趁此機會服下丹藥療傷,今日所見所聞讓她心情大起大落,思及宛如父親一樣的師尊在此地隕落,便暗自神傷,悵然若失。

    沒過多久,張奎緩緩睜開眼,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龍珠如調皮的孩子般在旁邊飄來跳飄去。

    突然,他眉頭一皺看向了另一邊,只見褒無心渾身氣息飄擺不定,時而慘烈,時而低沉…

    走火入魔?

    張奎有些頭疼,修煉之道不僅在於護身術法和道行,心性圓融也是關鍵一點。

    一般修士可不像他一樣,短短時間就達到如此成就,哪一個不是歷經千劫,動輒閉關百年。

    眼見滄海桑田,萬物更迭,若心性逐漸淡漠,便會如那頑石一般再難寸進,所以需要保持靈動,如流水不腐。

    心境大起大落,或走火入魔,或更進一步,只有依靠自己,外人幫不上忙。

    好在,褒無心的氣機漸漸平穩下來,並且多了一絲飄逸之意。

    褒無心緩緩睜開眼,就見張奎微笑道:“恭喜道友修爲精進,可是有所得?”

    褒無心點了點頭,“讓道友笑話了,我師尊數千年修行,卻隕落此地落了個屍骨無存,一時難以接受。”

    “不過心境破裂之際,忽然想起了師尊的教誨,求道之路艱難漫長,這條路上聚散離合更是常事。”

    “有些人終究會消失,有些人也終究會來,命運無常,最終這條路上只有自己。”

    “就如張道友你,進境之快我等望塵莫及,皆旅途過客而已,不過每個人又會見到新的風景,長生之路精彩,我心往之。”

    張奎呵呵一笑,“道友說的有道理,不過老張我沒想那麼多,累了就睡,餓了就吃,氣不過就打,緣分到了就散,痛痛快快,順其自然就行。”

    “好個順其自然!”

    褒無心面帶微笑,“道友心性灑脫,怪不得能有如此成就。”

    心性灑脫是真,能有此成就卻是因爲我有掛…

    張奎呵呵一笑,岔開了話題,“褒道友,可想見識一下這上古龍舟?”

    “當然。”

    二人來到了龍舟旁,張奎佈陣術大成,沿着龍舟走了一圈後,心中已大概有了猜測。

    這龍舟甲板果然不出意料,和那東海水府地下埋藏的古船同一材料,只是這東西隔絕靈氣,所以裡面還有一層,精巧的佈置了大量陣法。

    這龍骨也是經過煉製,佈置了不少五行聚靈陣,吸收大量天地靈氣轉化爲龍氣,大致相當於龍舟的發動機。

    但就像沒有點睛的巨龍,這能夠運用龍氣的龍珠便是引子,或者說,是缺少的另一個核心。

    想到這兒,張奎攤開右手,龍珠閃着光華緩緩飛起,飄入了船頭巨龍頭骨之中。

    昂!

    又是一聲蒼茫的龍吟聲響起,巨龍頭骨兩個空洞的眼睛中燃起金色光輝,船身周圍憑空生出大量雲霧,龍舟竟然緩緩飛了起來。

    張奎和褒無心相視一笑,縱身跳了上去。

    龍舟內空蕩蕩一片,什麼都沒有,不過張奎卻通過龍珠瞬間掌控了整艘船。

    果然,這龍舟不同凡響,可飛天,可入海,就是不知可不可以穿梭星海。

    除此以外,也有防禦和攻擊的能力。

    張奎心神一動,頓時一道金色的弧形防護罩升起,就像一個船篷蓋住了船身。

    而攻擊的手段就在那龍頭之中,老龜妖說的沒錯,東海水府海神殿大陣就是源於此,只是這龍頭炮遠比那強大的多。

    褒無心左看右看,感受了一下那防護陣的強度,頓時眼睛一亮,“果然好寶貝,張道友,若搭乘此物,陰間許多地方都可暢通無阻,只是我們該怎麼出去?”

    張奎哈哈一笑,緩緩調轉船頭,將龍頭對準了那坍塌的洞窟通道,“嘗俺大炮!”

    轟!

    地動山搖。

    玄陰山半山腰外,亂石穿空,一條金色龍影鱗爪飛揚,裹着海量巨石和煙塵噴涌而出。

    玄陰山地震一般隆隆作響。

    山上各處黑色沙塵之中,突然嘭嘭爆裂,一個個器妖掀起漫天煙塵跳了出來,盯着通道所在,眼中紅光大盛,嗖嗖嗖飛快爬了過去。

    而在山頂雷光密集之外,突然出現了幾個巨大的黑影,就像無數碎鐵爛渣聚合而成的惡瘤,同樣向半山腰爬去,每一步地面都在震顫…

    張奎遠遠忽略了龍舟對於這些器妖的吸引力。

    ……

    另一邊,靈教和東海水府殘存的人馬已經跑到了玄陰山腳下,滿臉逃出生天的慶幸。

    突然,老龜妖臉色一白,“龍珠被煉化了,定是幻心尊者已經幹掉了那個人族修士,若這個老怪出世,恐怕天下無人能制。”

    赤麟臉上陰晴不定,“他剛纔放我們走,是爲了專心對付那張奎,那古怪祭壇你們也看到了,恐怕我們這些大乘都是老怪預定的祭品。”

    老龜妖慘笑道:“雖說百眼魔君已死,但東海怕是也不能待了,赤麟教主,我與率領水府遷徙,你有何打算?”

    赤麟看了看周圍,自己來時意氣風發,如今卻只剩下了四名手下,頓時心中滴血。

    他在海上惹了強敵,率領蛇窟一脈併入靈教,費盡心思謀劃坐上大位,沒想到轉眼之間就慘淡至此,恐怕今後連靈教基業也保不住。

    想到這裡,赤麟心中就一片邪火,冰冷的眼中滿是殺意。

    “此行百眼魔君和軍師潛藏,還有那人族張奎,心懷不軌,沒少添亂,即便他已身死,我也要屠遍沿海人族,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老龜妖微微搖頭,“我水府家大業大,萬般雜事頗費時間,還要早點回去,赤麟教主請自便。”

    赤麟看着老龜妖,眼中幽光閃爍,“好,咱們各走各路。”

    就在這時,忽然地動山搖,衆妖心驚,連忙轉頭,頓時看到了半山腰那沖天而出的龍影。

    老龜妖頓時一身驚呼,“不好,幻心老怪脫困,我們快走。”

    說着,率領剩下幾名手下駕起滾滾黑煙呼嘯而去。

    赤麟也是嚇得不輕,和四名手下轉眼之間裹着無邊陰風,跑了數百里。

    “教主,我們怎麼辦?”

    “那幻心老怪想必一時半會兒不會追來,先回去收拾家當,遣散小妖,隨後與我去殺個痛快。”

    “那,今後我等…”

    “哼,這天下之大哪裡去不得,大不了做回本行,那東海水府藏寶衆多,我們正好半路劫掠。”

    “教主英明…”

    ……

    煙塵滾滾,碎石不斷掉落。

    洞窟通道之中,龍舟金色護罩升起,在亂石之中安穩的不起一絲波瀾。

    褒無心看着周圍,面帶喜色,“這防護陣法確實不俗,即便百眼魔君全力施爲,恐怕一時半會兒也難以攻破。”

    “厲害的不僅在此…”

    張奎哈哈一笑,大袖一揮,漫天劍光頓時飛射而出,將那些掉落的石塊一一絞碎。

    “竟然可以從裡攻擊!”

    褒無心更是驚喜,這可就厲害了,敵人被陣法阻隔,裡面卻能從容攻擊,怪不得東海水府以此爲基念念不忘。

    然而就在這時,張奎眉頭一皺,看到洞口竟然堵滿了無數器妖,還有幾隻房間大小的怪爪向裡面不斷摸索。

    張奎微微搖頭,

    “堵啥不好,來堵炮口…”

    心神操控之下,靈氣瞬間向龍骨集中,船頭巨龍頭骨獠牙大嘴裡面,金色氣息不斷旋轉,龍影翻騰。

    轟!

    伴着蒼茫的龍吟聲,一道巨大的金色龍影飛射而出,頓時將無數器妖轟成了肉泥。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這些器妖竟然沒被轟散,鐵渣、血肉、碎陣…亂七八糟東西迅速聚合,如惡瘤泥漿一般,再次糊住了洞口。

    張奎微微搖頭,龍骨炮威力巨大,但對付這種怪異卻不拿手。

    想到這兒,他一邊萬劍齊出,一邊鼓起了腮幫子。

    呼~

    滾滾血色業火噴涌而出…

    …………

    赤麟率手下回到教中後,當即開始收拾家當,龐大的鎮魂塔搬不動只能留下,但那些神器法寶卻是一個不漏。

    當然,那些已經死亡山主的寶庫,也被他們翻了個底朝天。

    有那些山主手下神遊試圖詢問,但轉眼就被轟殺至渣,整個靈教頓時人心惶惶。

    另一邊,老龜妖帶領幾名府主倉惶逃回水府,卻見海面波濤洶涌,陰氣無邊,血浪滾滾。

    老龜妖幾人頓時眼睛充血,祭起通天徹地的虛影法相殺了進去。

    原來是海眼羣妖見百眼魔君身死,以爲是水府搗鬼,跑來一看見防守空虛,頓時放手肆意破壞。

    用句俗話來說,整個東海亂成了一鍋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