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外道血祭,誅神拆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外道血祭,誅神拆壇字體大小: A+
     

    “你…你也是神族?”

    幻心尊者懵了。

    他實在沒想到,張奎會以這種方式反擊。

    那圓光乃是神靈特有標誌,就像大乘境的虛影法相,眼前這傢伙怎麼會有?

    而且,上面各種符文紛繁複雜,看起來比自己的更加高級…

    幻心尊者忽然心中有些忐忑,眼前這傢伙肉身比自己還強大,還有如此玄妙的圓光,莫非是什麼隱藏身份的神靈大佬?

    他歷經千辛萬苦找到了這條路,可不想莫名其妙得罪什麼人。

    “你猜!”

    張奎一聲冷哼,捏動劍訣,成百上千道紫色劍光頓時憑空出現,帶着驚人的氣息呼嘯而出。

    他也沒想到,“長生”吞了那個神怨後會發生這種變化。

    古老異種藤蔓、永生菌、怪異血色布條、封印蝗魔的白紗…“長生”吸收了太多古怪東西,進化道路已經完全不在他的控制之中。

    不過現在哪顧得上多想,先幹掉這個傢伙再說。

    千百劍光瞬間而至,幻心尊者臉色難看,飛速閃躲,同時身後黑色圓光不停閃爍,伸出一指大聲喝道:“禁!”

    然而,劍光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瞬間分散,從各個方向堵死了他的路。

    幻心尊者臉色瞬變,“不可能,我的神通爲何對你無用?”

    張奎哈哈一笑,“因爲我這是圓光祖宗,你那是圓光孫子,孫子見了祖宗哪敢放肆!”

    “胡說八道!”

    幻心尊者氣得面孔越加猙獰,三雙手臂伴着黑光呼嘯而出,試圖拍開襲來的劍光。

    以他的神軀強度和已經轉化後的神力,徒手對抗飛劍並不奇怪。

    果然,轟鳴聲炸裂不斷,紫光四濺,一道道劍光被拍飛。

    然而幻心尊者卻臉色一變,身形飛速閃爍退後,看着手上劍傷周圍血肉不斷壞死剝落,眼中驚疑不定。

    “這是什麼東西?”

    眼前這個人已經讓他有些害怕,恐怖的肉身、能夠抵消神通的圓光、殺傷力幾乎變態的飛劍…這傢伙還有什麼奇奇怪怪的底牌?

    “死人沒必要知道!”

    張奎一聲冷哼,雙手頓時變換劍訣,沒了神通限制,他各種手段多的是,只想早點料理了這傢伙。

    漫天飛舞的劍光突然停止,隨後迅速排列,紫光連成一片,頓時擺出了五行封魔劍陣。

    這個陣法對付蝗魔時,張奎用的最溜,擺出劍陣非是會冒火凝冰,而是用劍光演化潤下、炎上、曲直、從革、稼穡五行特性,生化相剋使敵難以逃脫。

    果然,劍陣一出,幻心尊者頓感不妙,就像陷入泥濘沼澤,越動陷得越深。

    同時,那充滿放射性的劍光還在不斷消磨他的血肉。

    當神通無用,就連強大的神軀也被對方剋制後,幻心尊者才猛然驚醒,想起了自己曾經也是一個強大的妖修。

    他面色猙獰,忍着血肉不斷被消解,先入金位隨後入木位,再轉回水位,行動範圍竟然越來越大。

    “咦?”

    張奎先是一愣,纔想起此人曾以幻術稱雄東海,而且能將百眼魔君封印數千年生不如死,顯然陣法修爲也是不俗。

    “好,再看此陣!”

    張奎來了興趣,再次變換劍訣轉換陣法,五行旋轉,陰陽二氣滋生,互根互用,化作了巨大太極圖。

    卻是曾經封印入魔山祖的兩儀封魔陣。

    幻心尊者再次被困住,頓時陷入瘋狂,嘶吼着用蠻力開始掙扎。

    張奎眼睛微眯,幻心尊者找到的傳承他已看出,應該是用那祭壇向未知存在獻祭,從此踏入某種古神道修煉。

    這玩意兒明顯後遺症太大,這幻心尊者又是怪笑又是不冷靜,顯然已處於半瘋癲狀態。

    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想到這兒,張奎不再猶豫,指尖突然出現鮮血,凌空畫起了一道符籙。

    符籙,召神劾鬼、鎮魔降妖,這傢伙既入神道,正好剋制。

    隨着一道《四象誅神符》漸漸成型,驚人殺氣沖天而起,幻心尊者也終於靈醒,眼中滿是恐懼。

    他咬了咬牙,身後黑色圓光忽然炸裂,烏光將其包裹,瞬間縮小消失不見。

    神道圓光還有這作用?

    張奎顧不上驚訝,因爲對方竟然瞬移到了祭壇,猛然跪在地上不斷跪拜祈禱。

    祭壇之上,褒無心努力掙扎,眼中卻越發絕望。

    “找死!”

    張奎一聲怒喝,衝向祭壇的同時伸手一揮,血色《四象誅神符》頓時跨越空間,直接印在了幻心尊者腦門上。

    轟!

    彷彿一道驚雷,幻心尊者瞬間兩眼呆滯,周圍老陽、少陰、少陽、老陰四象變化,竟然漸漸有龍虎鳥龜虛影旋轉。

    張奎顧不上搭理,因爲這祭壇已經嗡嗡震動,一道道血色符文亮起了微光。

    洞天頂部,再次出現了星空和黑色的巨大漩渦。

    “死開!”

    張奎臉色猙獰,紫色劍光凝聚,黑紫色粒子不斷向周圍噴射,火花四濺,徹底消斷了那些血色符文。

    “走!”

    拉起褒無心,二人身形一閃,跳下了祭壇。

    轟!

    一道血色光焰直衝天際,此時身處洞天,張奎擡頭望去,習慣性地使用了通幽術。

    瞬間,他看到了一片黑暗,似乎有詭異的影子在中間舞動,那是一種超乎想象的極致,根本難以訴說,有種歸於虛無的大歡喜。

    好像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汪洋大海,周圍光線漸漸暗淡,張奎的意識也越來越遲鈍。

    忽然,腦海深處七十二煞術的星光沖天而起,雖然依舊被這片黑芒吞噬,但張奎卻猛然驚醒,一聲怒吼,周圍黑暗瞬間散去。

    他喘着粗氣連忙低下頭,卻見褒無心一臉驚恐地盯着他。

    張奎若有所覺,連忙摸向額頭,卻發現那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開了條縫。

    “混蛋!”

    張奎心中涌起無邊憤怒,手指猛然伸了進去,忍着劇痛摳出了一隻血色眼睛。

    放在手中一看,這血色眼睛竟然在詭異的盯着他,下方還有細小觸鬚,揮舞着想要破開手掌皮膚。

    “去你媽的!”

    張奎面色猙獰,一把將血眼扔在地上,隨後猛然鼓起腮幫子,呼~,血色業火噴射而出。

    很快,血色眼睛就化作了白灰隨風消散。

    張奎喘着粗氣再次摸向額頭,頓時臉色難看。

    以他肉體的強大恢復能力,額頭之上的窟窿竟然無法恢復,即便表面皮膚合攏到極致,也能看到一道淡淡的紅線。

    褒無心臉色慘白,聲音發顫:“張道友,那…那是什麼?”

    “怕什麼,無非是邪魔外道!”張奎哼了一聲,心中仍然一片憤怒。

    我非我,再強大又有何用!

    此時,那沖天的血光已經消失,祭壇之上,似乎被血光所影響,《四象誅神符》竟然開始漸漸消散,跪在地上的幻心尊者眼中也出現了一絲神采。

    張奎二話不說,瞬間閃身來到了幻心尊者面前,冷着臉一劍劈開了對方腦袋,隨後張開大嘴,紅蓮業火噴涌而出。

    整個洞天內的溫度急劇下降,幻心尊者猙獰恐懼的面孔先是變成了石膏狀,隨後噗的一聲化爲灰灰。

    腦海中赫然多了一百五十多點,再次達到四百。

    張奎猶不解恨,伸手一揮,萬千劍光頓時凝成百米紫色巨劍,轟隆一聲插在了祭壇上。

    這祭壇堅硬異常,鋒利無比的劍光竟然只插進去了半米。

    張奎咬着牙繼續轟擊,周圍響起了無數祭祀和激烈的哭喊聲,那些已經化爲乾屍的神靈竟然眼中嘩嘩流出了黑血,就連洞天也變成了一片血色。

    褒無心看得毛骨悚然,但張奎卻一聲冷哼,凶神惡煞的看了周圍一眼,劍指一凝。

    轟隆一聲,祭壇四分五裂。

    祭壇似乎是這個洞天的基石,毀滅之後,洞天也開始從周圍一點點的消散。

    忽然,“長生”再次傳來了恐怖的飢餓感。

    張奎看了一眼那流血的骨質祭壇,森然一笑,“你要這東西,好,吃吧,越強大越好,與我攜手抗敵!”

    “長生”化作的黑色光圈緩緩升起,一道道發着綠光的藤蔓噴涌而出,頓時將那骨質祭壇包裹,如捕食獵物般拖進了光圈之中,隨後緩緩轉動消磨…

    眼前發生的一切,褒無心已經難以理解,乾脆不去多想,左右一看,頓時眼睛一亮。

    “張道友,龍骨船!”

    “看到了!”

    張奎瞬間閃身躍了過去。

    靠近一看,才發現此船並不大,如白玉般瑩潤的龍骨爲基,鑲嵌着一道道黑色甲板,說是船,其實就是一艘龍舟。

    此時,隨着洞天周圍不斷消散,只剩尾巴的龍舟也咔啦一聲,眼看就要滑入黑暗虛空。

    張奎連忙一把拉住,腳下瞬間用力,轟隆一聲踩出了裂痕。

    這龍舟看似不大,卻沉重的驚人,幸好張奎有擔山之力,雙臂肌肉發力,一步一裂痕,硬生生從虛空中拖了出來。

    果然是個龍舟,龍骨猙獰活靈活現,船頭龍頭骨張着大嘴,背上黑色舟身中空無一物。

    “走!”

    此時“長生”已將祭壇吞噬,化作烏光飛回了他的體內,張奎一聲招呼,拖着數百米長的龍舟和褒無心緩緩退出了洞天。

    不像古秘境,這洞天十分堅韌,即便沒了基礎,消散的速度也十分緩慢。

    但大殿內的符文陣法已經大面積的熄滅,傳送門漸漸合攏,裡面是不斷消散的洞天…

    褒無心微微搖頭,“到底是誰在這開闢了洞天,又修建了這怪異神殿?”

    張奎眼神凝重,“不是在這裡開闢,是從天外而來。”

    神殿、洞天、星船…

    敵人遠比想象中的要強大!

    就在這時,老龜妖逃走時留下的龍珠忽然飄了起來,大殿內頓時響起了蒼茫的龍吟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