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星空祭壇,長生圓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星空祭壇,長生圓光字體大小: A+
     

    發生了什麼?

    轉機來得太快,以至於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一臉懵逼。

    這幻心老賊不知找到了什麼秘法,竟然將自己轉化成某種古族,形象與那些壁畫上描述的古代神靈相似,能力更是驚人。

    先以神通壓制法力靈氣,再用比血脈妖獸還要強橫的肉體攻伐,即便在場衆人道行通天,也淪爲了待宰雞子。

    可這人族修士,又是怎麼回事?

    一拳破敵,對方甚至來不及反應,肉身之力竟比那神軀還強!

    難不成,也是什麼古老的怪異復甦轉世?

    所有人眼中驚疑不定。

    “好,哈哈哈…”

    將軍墓軍師附身的蛇女突然爽朗大笑,“這位便是人族張真人吧,久仰大名,怪不得瀾江水府要與人族盟約,道友手段了得。”

    “還請助我等脫困,離開此地後,將軍墓也會與人族盟約,互相扶持。”

    他笑容和善,心中叫苦。

    雖說自己修煉秘法失敗,落了個半死不活的下場,但神魂卻發生異變,可託身於虛空之中,來去無蹤,威力不凡。

    即便被人圍攻,也能從容逃離,這也是許多人不願招惹的原因。

    然而此時靈氣法力皆被幻心神通封禁,困於蛇女肉身之中,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走走,又見百眼魔君待祭牲畜般境遇,頓時心中畏懼。

    求道路上,有人活得越久越無聊,但大部分都是活得越久,越怕死。因此眼見事有轉機,軍師立刻放下身段拉攏討好。

    張奎沒有言語,而是轉身詭異一笑,露出滿嘴森白牙齒。

    瑪德,這小子什麼意思?

    軍師莫名頭皮發麻。

    另一邊,靈教教主赤麟則眼神陰暗不定,不露痕跡退後幾步,藏在了那鐵甲巨熊身後。

    他對張奎下了黑手,自然擔心對方趁機報復,卻不知道老張根本沒打算讓他活着出去。

    當然,張奎顧不上理會羣妖心思,而是死死盯着那洞天之中,眼神凝重。

    這老怪的神通雖然壓制了法力靈氣,術法無法施展,但他吞刀、大力、續頭、支離等修身術大成,再加上金丹強化,單憑肉身也能鎮壓一方。

    但剛纔一擊看似兇猛,卻多半是對方大意緣故。

    而且對方的神軀確實強悍,他的拳頭已經骨折,只是剛纔一甩之間早已恢復。

    這個敵人,不容小覷。

    洞天之內,被一拳擊飛的幻心尊者撞碎了幾具神靈乾屍,被大片掉落的泥土屍塊掩埋,煙塵四起。

    轟!

    泥土忽然炸裂,幻心尊者一身塵土直挺挺的飄了起來,腦袋朝着身後,脖子不正常地扭曲成麻花狀。

    喀喇喇…伴隨着令人牙癢的骨骼摩擦聲,幻心尊者的腦袋如陀螺般緩緩旋轉回正面。

    他似乎完全沒有痛覺,甚至沒有發怒,而是盯着張奎,眼中充滿了狂熱。

    “好強悍的身軀…一定是個絕佳的祭品…”

    說着,身形瞬間消失。

    而張奎眼中也滿是殺機,腳下金屬地面轟然一聲炸裂,身形同樣消失。

    轟!

    恐怖的氣浪四散,兩人已同時出現在大殿上空,拳影電光般閃爍對轟,彼此毫不相讓。

    爆炸聲持續不斷,大殿內轟鳴作響,地面嗡嗡震顫,後方洞窟更多山石落下,徹底將此地封閉成了一個空腔。

    嘻嘻嘻,哈哈哈…

    幻心尊者詭異怪笑着,任憑腦袋被張奎打扁,不管不顧瘋狂進攻,抓着張奎左臂猛然一拽,血光四濺,一條胳膊飛了出去。

    吼!

    張奎一聲怒吼,趁機右手一下摁住了對方腦袋,轟然砸在地面,嘭嘭嘭連續十幾下,如西瓜般砸得稀爛,同時左臂早已化作血光收回,完好如初。

    嘭!

    幻心尊者腦袋已經稀爛,但卻一腳將張奎踹飛,直挺挺站了起來,伴着血肉粘膜又長出一顆腦袋,嘻嘻哈哈怪笑着。

    “笑你娘個球!”

    張奎濃眉怒瞪,上身衣物早已破碎,露出如魔物般虯結的肌肉,轟隆一聲再次衝了上去。

    血肉四濺、氣浪滾滾,雙方肉體力量已強悍到匪夷所思,再加上近乎不死的特性,戰況慘烈,驚心動魄。

    羣妖看得心中膽寒。

    這兩個,都是怪物!

    不過漸漸的,羣妖也看出端倪,雖然雙方依舊氣勢驚人,但張奎已經開始壓制對方。

    原因很簡單,幻心尊者雖然也能斷肢重生,但每次都要消耗不少,地下撒滿了腐爛的血肉枯骨。

    而張奎支離術呈現出的狀態,就類似被打散後重組,本身血肉元氣損失極少。

    一增一減,天平很快傾斜。

    幻心尊者臉上也沒了笑意,看着張奎的眼神滿是迷茫和憤怒。

    轟!

    張奎膝蓋將其壓制在地面,沙包大的拳頭狂風暴雨般落下,地面隆隆震顫,幻心尊者整個人都被轟成了肉醬。

    “看你死不死!”

    雖然佔據上風,但張奎卻打得憋屈,這幻心尊者神軀的生命力實在太過強大,都能包餃子餡兒了,還在不停蠕動聚合。

    但凡業火、飛劍還有一樣能用,也不必費這麼大勁。

    地上肉泥蠕動的速度越來越慢,衆妖鬆了口氣,張奎卻依舊滿眼煞氣。

    禁神通,還沒有解。

    而此時,經過他們一番大戰破壞後,即便這古殿堅固異常,許多地方也已經坑坑窪窪,發光的符文逐漸暗淡。

    嗡!

    伴隨着劇烈的空間震動,通往祭壇的空間門開始緩緩關閉。

    張奎眼睛微眯並沒有搭理,這種詭異害人的地方,還是永遠不見天日爲好,只是可惜了那龍骨船。

    但就在這時,又是一陣嘻嘻哈哈聲傳來,衆妖頭皮發麻,張奎也是臉色難看。

    那個詭異恐怖的百臂神怨虛影,竟然又從神像中緩緩飄了出來,脖子古怪的扭了幾下後,三隻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了張奎。

    他又要血祭!

    所有人瞬間了悟,看向張奎的眼神有可惜,有幸災樂禍。

    而此時,地上幻心尊者的肉泥忽然化作血肉旋風飛射而出,瞬間進入洞天來到了祭壇上。

    肉泥之中,他殘破只剩骸骨的身軀又再次出現,一下子跪在地上,一邊仰頭伸臂大聲唸誦着古怪咒語,一邊不停祭拜。

    祭壇之上,被困住的百眼魔君忽然變得驚恐萬分,近乎失去理智般一邊瘋狂掙扎,一邊大聲求饒咒罵。

    可惜,任他折騰的地動山搖,始終被血色符文死死固定在祭壇上。

    這詭異的情形誰都看出來不妙,鐵甲巨熊突然一聲怒吼衝了進去,幾名妖物也躍躍欲試。

    此時張奎被那詭異神怨盯住,幻心尊者只剩一口氣,他們唯有自救。

    而就在這時,祭壇之上突然一道血光直衝天際,原本洞天灰濛濛的天空忽然變成一片星空,一片巨大的黑色漩渦詭異旋轉轉,不停吞噬周圍的星辰。

    鐵甲巨熊此時剛衝到祭臺邊,一聲瘋狂怒吼,房間大小的熊掌轟然拍出,想要破壞祭壇。

    然而轟隆一聲巨響過後,那祭壇完好無損,巨熊卻慘叫着被那些血色符文纏繞拖進了中央,和百眼魔君附身的黑蛇如牲口一般擺放。

    吼!

    伴隨着絕望的嘶吼聲,幻心尊者跪拜得越來越快,詭異的未知語言祈禱聲響徹天際。

    鐵甲巨熊首先崩潰,血肉、神魂、骨骼…一層層消散,隨着血色光柱被噴射向那無邊星空。

    百眼魔君附身的黑蛇軀體也一層層消散,最後只剩魔君瀝青般黝黑,長滿大大小小眼睛的神魂。

    他瘋狂嘶吼着,死死黏在地上,可惜依舊逃不過消散的命運。

    與此同時,東海海眼之中,黑暗深處忽然暗流涌動,羣妖疑惑地走出洞穴觀看,在他們驚恐的目光中,無數長滿眼睛倒刺的爛肉飄了出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爛。

    “嘻嘻嘻,哈哈哈…”

    祭壇之上,一道血光衝下落在了幻心尊者身上,他瘋狂大笑着,神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竟然長出了三對手臂,身後光圈顏色也越來越深…

    其他人頭皮發麻,立刻停下腳步,心中涌上了一層絕望。

    而此時張奎也陷入了麻煩,那百臂神怨死死盯着他,支離破碎的詭異幻像,如潮水般瘋狂在他腦海中閃動。

    而就在這時,他腦海深處,地煞七十二術星辰忽然發亮,恢宏的星光沖天而起,那些詭異幻象頓時被驅散得一乾二淨。

    吼!

    那百臂神怨忽然痛苦地嘶嚎起來,腦袋如充氣球般越變越大,竟然轟的一聲破碎,化作光影消散。

    “咦?”

    恢復完全地幻心尊者頓時有所察覺,猛然扭頭盯着張奎,眼中全是血色。

    “哼!”

    張奎狠狠啐了口唾沫,豹眼環瞪,一聲怒吼:“來吧!”

    嘻嘻嘻,哈哈哈…

    幻心尊者再次詭異地笑了起來,身後黑色光圈忽然閃爍,所有人再次感覺到了靈氣法力。

    衆人正覺奇怪,就見幻心尊者猛然指向了張奎,“鎮!”

    又是一種全新的神通,張奎頓覺自己就像被數座大山狠狠壓住,無法動彈。

    不僅如此,就連法力也像被凝固一般,根本無法使用術法。

    幻心尊者呵呵一笑,詭異的看了衆妖一眼,冷聲道:“滾!”

    衆妖面面相覷,軍師首先逃離,只見一道模糊的影子從蛇女身上閃出,瞬間消失在細小的石縫之中。

    “走!”

    赤麟一聲低吼,化作無邊陰風將石塊翻轉,轟隆隆向外逃去,羣妖連忙跟上。

    老龜妖剛要跟上,腦中卻傳來幻心尊者冷冷的聲音:“龍珠留下。”

    老龜妖臉色難看,一咬牙,放下龍珠迅速逃離。

    沒有離開的只有褒無心,妖女眼中已萌生死志,三條狐尾搖曳着沖天妖火向張奎衝去。

    她心知自己肯定不是對手,但只要救下張奎,就有一線生機。

    可惜,幻心尊者嘻嘻哈哈怪笑着,突然出現在她的身旁,一把抓住腦袋狠狠甩進了洞天之中。

    褒無心被祭壇上的血色符文纏住,掙扎不得,眼中只剩下絕望。

    幻心尊者瘋狂大笑着,猛然看向張奎,“你,纔是最珍貴的祭品!”

    張奎沒有說話,臉上表情變得有些詭異。

    因爲“長生”甦醒了,那股被壓制的感覺如潮水般退去,法力流動也不再受限制,而身體之內,進化後的長生已變成了一個黑色光球。

    幻心尊者笑容漸漸收斂,在他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張奎扭了扭脖子,將拳頭捏得胳膊直響。

    唰!

    “長生”被召喚而出,張奎身後出現了一個更加龐大的黑色光圈,綠色藤蔓糾纏着血色符文反方向旋轉,藤妖婀娜的身軀在其中游曳…

    張奎抽了抽鼻子,“再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