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兇威蓋世,神通血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兇威蓋世,神通血脈字體大小: A+
     

    這是什麼東西?

    張奎看得毛骨悚然。

    那些可不是香火神靈,而是有着血肉身軀的古代神靈,肉體強大,神威難測。

    但卻全部化作了乾屍,腐朽的如同泥土雕塑,就連身上鎧甲也是鏽跡斑斑,靈光全無。

    唯一不凡的是那祭臺,呈現骨骼化石一般的顏色,表面刻着無數血色符文,呈完美圓形,下方是青石基座。

    咦?

    張奎又發現了異常,這洞天左側似乎已經崩塌,幾尊神靈乾屍碎裂一地,露出漆黑虛空,一截黑色船尾從裡面伸了出來…

    龍骨船!

    想不到還真在這裡。

    就在他觀察的時候,羣妖也是盯着那洞天,臉上既有貪婪,也有猶豫。

    歷經千難萬險成爲大乘境,沒有一個是糊了心智的傻子。

    一切都顯得有些詭異。

    但那洞天分明又是真的,在雲層中若隱若現的仙府靈光萬丈,散發着致命的吸引力。

    面對衆妖懷疑的眼神,幻心尊者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反而微微一笑看向了張奎這邊。

    “二位無需躲藏,出來吧。”

    這傢伙竟看破了自己的隱身!

    張奎和褒無心緩緩露出身形,面色陰沉地從巨石後方走了出來。

    他已將神通慧眼所見告訴了褒無心,兩人自然是提起了警惕。

    赤麟看到他們,頓時眼中滿含殺機,“哼,倒是命大。”

    張奎冷冷看了他一眼,沒有搭理,而是運轉通幽術仔細打量眼前的幻心尊者。

    眼前這人十分古怪,本體是隻蜃妖,看起來是個大乘境,氣息卻內斂到極致,似乎正在壓抑着什麼。

    似乎察覺到他的探查,幻心尊者眉頭微皺,卻並沒有動怒,而是看着褒無心微微一笑:

    “小狐狸,許久不見。”

    傳聞靈教老教主與幻心尊者是至交好友,因此認識褒無心衆妖也不奇怪,反倒是鬆了口氣。

    至少證明此人,不是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了身。

    “幻心前輩…”

    妖女臉色陰冷的嚇人,“我師尊與你同來此地,他去了哪兒?”

    幻心尊者頓時眼神黯然,“探索此地之時,伯元道友不幸遇難了。”

    旁邊赤麟一聽,頓時大急,“那屍體呢,妖君殿的鑰匙可是被你拿了?”

    幻心尊者眼中滿是悲傷,“洞天開啓時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我也無能爲力。”

    那血祭是獻出所有,別說血肉神魂,就連身上衣物法寶都被吸得一乾二淨,妖君殿鑰匙顯然也永遠消失。

    “愚蠢至極!”

    赤麟臉色難看,失態罵道。

    褒無心面色瞬間蒼白,聽到赤麟亂罵,瞬間邪火攻心,露出了猙獰獠牙。

    張奎拍了拍她的肩膀,褒無心深吸幾口氣,壓下了怒火。

    “幻心前輩…”

    老龜妖上前一步,恭敬拱手問道:“我東海水府龍骨船遺失,您手札中提到就在此地,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幻心尊者淡淡笑道:“水府上一任海神祭司駕龍骨船失蹤,我也是根據他的線索才找到這裡。”

    東海水府衆人頓時激動無比,隨後警惕地看向百夜魔君二人。

    百眼魔君和軍師互相看了一眼,頓時氣機涌動,隨時準備出手搶奪。

    他二人深陷困局,龍骨船可幫助他們去往陰間一傳說之地,已是志在必得。

    赤麟一方沒有拿到妖君殿鑰匙,也對龍骨船起了興趣,躍躍欲試。

    就在這時,張奎眼神含煞突然說道:“這位幻心前輩,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哦,請說!”

    “你對玄陰山怪異熟悉無比,還留下手札說看到龍骨船,顯然早已進去洞天。”

    “既然裡面那麼好,你爲何要出來,還讓至交好友慘被血祭,怕那手扎也是故意留下,引人前來的吧?”

    “你那幻術雖妙,卻逃不過老張我的眼睛,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說到這兒,張奎周身一把把飛劍已經漂浮環繞,散發着恐怖的紫色煞光。

    他想宰了在場羣妖,但眼前這傢伙顯然更是威脅。

    既然他想讓衆人進去,那麼張奎當然就要竭力阻止。

    “什麼,幻術!”

    羣妖頓時驚醒,纔想起眼前這位幻心尊者,可是以強大無比的幻術聞名整個東海。

    轟!

    一道道煞氣妖火沖天而起,羣妖全都一臉防備。

    張奎說的漏洞很明顯,只不過衆妖被貪慾矇蔽而已,這幻心尊者不僅害了好友,還佈下迷局引人前來,顯然不懷好意。

    “真是…給臉不要臉…”

    幻心尊者臉色逐漸猙獰,似乎不再壓制,一股血腥古老的氣息迅速向四周瀰漫。

    在場所有人中,當屬百眼魔君和軍師道行高深,氣機深遠莫測。

    而幻心尊者的氣勢很快就蓋過了他們,甚至壓制了所有人。

    軍師附身的蛇女頓時變色,“不可能,這種道行,難不成…你已經成仙?!”

    此言一出,衆妖驚懼。

    “哈哈哈…”

    幻心尊者哈哈大笑,眼中滿是嘲諷,“成仙…春秋大夢!”

    “你們根本不知道…仙路斷,代表着什麼,還好、還好、我找到了另一條路…呼、呼…”

    他的呼吸越來越粗。

    突然,眉間裂開一道縫,一隻血色豎眼猛然睜開,詭異地左右亂轉。

    噗嗤!

    一條手臂裹着血漿從背後破天而出,緊接着是另一條,很快變成了四臂三眼。

    不僅如此,他的身後還出現了一圈烏光,雖然很淡,卻和那些深淵背後的一模一樣。

    古代神靈?!

    羣妖倒抽一口冷氣。

    “嘻嘻嘻、哈哈哈…”

    幻心尊者此時已變得青面獠牙,除了膚色與手臂數量,就連笑聲也和剛纔那神怨一模一樣,眼中滿是瘋狂和血腥。

    “動手!”

    羣妖沒有絲毫猶豫,煞氣、妖火、靈光轟然而出,恐怖氣息互相影響下,連虛影法相都被衝散,融合成一片令人心悸的白芒。

    張奎也是萬劍齊出,那神怨只是殘念都如此恐怖,這幻心尊者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變爲古神族,絕對是個驚世禍害。

    然而,在他們動手的同時,幻心尊者露出瘋狂的笑意,口中一聲輕喝:

    “禁!”

    嗡嗡嗡,他身後那輪淡淡烏光圈猛然散出透明波紋,不斷向外擴散。

    波紋所過之處,羣妖那恐怖的各種煞光妖火飛速消散,飄在空中的神器咣噹一聲掉落在地…

    衆妖面色大變,體內法力近乎凝固,神魂也如凡人一般困在軀殼之中,用不得術法,也無法神遊。

    張奎也是臉色難看,所有需要法力驅動的術法竟然全部失效,就連飛劍也藏在體內無法動用。

    “這…這是什麼術法?!”

    法力不能動用,就像強壯漢子忽然變成嬰兒,還被扔在冰天雪地中,頓時有妖物崩潰吼道。

    張奎死死盯着幻心尊者。

    “這不是術法…是神通!”

    “咦?”

    幻心尊者古怪的看着張奎一眼,青面獠牙擠出一絲獰笑,“你這人族小娃兒倒是有點見識。”

    “我這神通封禁了一里之內的靈氣,什麼通天道行,術法神器,全都變成廢物,哈哈哈…”

    “快跑!”

    赤麟一聲怒喝連忙轉身,但卻沒有動身,眼中滿是絕望。

    他們剛纔出手聲勢太過強大,被神通封禁後神識無法運用,甚至沒有察覺身後洞窟已經徹底坍塌封死,沒了通天法力,哪有辦法脫困。

    嘶嘶…

    就在這時,百眼魔君附身的黑蛇高高昂起了龐大的身軀。

    “幻心老鬼,你這王八蛋果然夠毒,不過卻棋差一招,封了靈力,卻封不了我這血脈身軀。”

    說着,張開滿嘴鋸齒的獠牙大嘴,伴着惡風猛然撲了上去。

    羣妖眼睛一亮,他們還有兩個修煉血脈肉身的道友,靈教一名渾身鐵甲的熊妖,東海水府也有一隻怪蝨。

    看到衆人目光,鐵甲熊妖和怪蝨也不再壓抑體型,渾身一抖,變成了身高近百米的兇物,幾乎快將大殿擠滿。

    “快,殺了他!”

    有妖物瘋狂叫囂,拿起掉在地上的神器長槍躍躍欲試。

    此時,百眼魔君附身的蛇妖已張着大嘴咬住了幻心尊者,獠牙瞬間黑紫,就要注入毒液。

    然而,幻心尊者只是冷冷看着他,任由那獠牙撕咬卻連皮都沒蹭破一點。

    轟!

    一聲巨響,巨大黑蛇的腦袋被錘的砸在地上,隨後幻心尊者四隻大手抓住黑蛇猛然一甩,黑蛇龐大的身軀就掉入洞天之中,落在了那個古怪祭壇上。

    一道道血色符文亮起,黑蛇巨大的身軀被固定,拼命嘶嚎卻動彈不得。

    羣妖心中一片冰涼,黑蛇是修煉血脈肉身最強者,竟然被輕鬆擊敗,這下徹底沒了希望。

    “嘻嘻嘻,哈哈哈…”

    幻心尊者一聲怪笑,癡迷的看着自己的身軀,“這便是神軀,你們這羣凡物根本無法理解。”

    張奎一聲冷笑,擼起了袖子,“這麼厲害…我來試試?”

    幻心尊者哈哈大笑,“我站着讓你…”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張奎甩了甩拳頭,幻心尊者打着旋兒飛進了洞天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