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燒陰窟,奇怪銀球字體大小: A+
     

    數百分身,上千飛劍。

    原本還算寬闊的洞窟,此刻竟然顯得有些擁擠,再加上每一個分身都兇悍無匹,赤麟等人頓時有種面對軍隊的感覺。

    “這…這,幻術?”

    赤麟手下的青蛟山主此刻也沒了剛纔的悠閒勁,聲音有些發顫。

    老龜妖眼中血光大冒,不露痕跡退了兩步,“不,是真正的分身術!”

    靈教教主赤麟先是驚愕,隨即冷漠的眼中貪婪之色漸濃,“好術法,人族,若交出這個法門,我可饒你一命!”

    張奎樂了,“呵呵,卻是個真小人,眼饞我術法的人多了,敢明目張膽要的,你還是第一個。”

    說着,露出森然白牙。

    “就怕你沒命拿!”

    “哈哈哈…”

    赤麟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笑着搖了搖頭,隨後眼神變得陰冷,恐怖的血色火焰瞬間爆發,形成扭曲的巨大蛇影。

    這血色妖火熱力驚人,周圍金屬混雜的牆壁竟然都被烤得通紅,已經有融化的跡象。

    他死死盯着張奎。

    “不知死活!”

    說着,血色火焰如狂潮般向張奎席捲而去。

    旁邊退後一步的老龜妖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提醒:“別…”

    然而已經遲了,就見張奎手中捏動法訣,鼓起腮幫子,猛然一吹。

    呼~

    陰冷的紅蓮業火呼嘯而出。

    雙方都是血色火焰,只不過赤麟的妖火顏色偏淡熾熱無比,而紅蓮業火則顯陰暗,所過之處瞬間凝出寒冰。

    一寒一熱兩股火焰瞬間相撞,轟轟轟,空氣中竟然響起劇烈的爆破聲,瞬間山搖地動,亂石崩裂。

    “快退,這裡要塌了!”

    老龜妖一聲驚呼,和旁邊青蛟身形急轉後退,但正在對峙的雙方豈會相讓。

    轟!

    張奎一聲冷哼,隨手將掉落的巨石轟碎,法力運轉,噴出的紅蓮業火更加兇猛,甚至有朵朵紅蓮出現,在火焰中上下飄蕩。

    赤麟額頭冒汗不知不覺退後了幾步,心中有苦說不出。

    他哪知道,眼前這怪物竟能噴出紅蓮業火,此物萬物皆焚,就是他那妖火也被點燃,只能仗着法力通天竭力維持。

    紅蓮業火…

    怎麼會有人把這玩意兒當術法!

    張奎身旁一堆分身沒有上前,而是一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好像隨時準備衝鋒。

    他想幹什麼?

    赤麟當然查覺,頓時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覺。

    是飛劍!

    他剛剛想到,就將無數令人心悸的紫色煞光衝破血色火焰瞬間襲來。

    這歹毒劍光他剛纔就嘗試過,隔空法力轟擊沾染了一些都麻煩無比,自己這肉身恐怕更經受不住。

    “退!”

    赤麟再也不想僵持,收回火焰瞬間後退,同時揮手,祭出了一面斑駁青銅巨盾。

    洞**轟鳴作響,這青銅巨盾古器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嗡嗡嗡瀰漫着黑色靈光,瞬間將整個通道封閉。

    三人剛鬆口氣,就聽得咚咚咚聲音響起,青銅巨盾後方頓時出現了無數突起,緊接着整個盾牌開始凝結出寒霜,並且出現了裂紋。

    “快走!”

    赤麟瞬間轉身即退,同時眉間砰砰直跳,對着老龜妖吼道:“此人到底是何來頭,人族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個怪物?”

    老龜妖臉色發苦,“老夫也不知道,只聽有人稱其天生神人,海眼大軍威脅,也顧不上理會,卻沒想到如此兇悍。”

    赤麟臉色猙獰,“怪不得褒無心那賤人有膽來,原來找了這麼個靠山,快,先拿到東西再說!”

    先是器妖融合成的怪物一通亂砸,又被二人瘋狂破壞,洞窟內到處都是塌方,那無處不在的黑霧明顯變淡了一些,天然迷陣更是瞬間消失。

    對張奎來說,徹底沒了地形優勢,而對於其他人,則像是漆黑的房間突然亮燈。

    赤麟和老龜妖迅速撤退,發現對面就是自己幾個手下。

    百眼魔君和軍師附身的蛇妖夫婦正在趁機作亂,一名魚妖將軍渾身顫抖飄在空中,眼角已經翻白,黑蛇口中吐出佈滿眼睛的肉觸,正在向魚妖口中涌入。

    一名靈教熊尊者痛苦嘶嚎着,被器妖融合而成的惡瘤漸漸吞噬。

    張奎則將青銅古器巨盾徹底轟碎,帶着一幫分身凶神惡煞的衝了出來。

    “教主!”

    “龜老!”

    “張奎!”

    “百眼魔君!”

    靈教和東海水府衆妖連忙聚在一起,看着短短時間少了一半的人,個個頭皮發麻。

    說好的兩教齊心尋寶,怎麼混進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

    赤麟幾乎快要氣炸,原本以爲只有張奎混了進來,大不了聚齊人馬圍攻,卻沒想到還藏着軍師和百眼魔君。

    褒無心也不再躲藏,一個閃身來到了張奎身邊。

    她看了看凶神惡煞的張奎,又看了看眼色陰沉的赤麟,捂着嘴呵呵直笑:

    “赤麟,論陰謀內鬥,你可能有些手段,但自以爲運籌帷幄,卻是小看了天下羣雄。”

    “閉嘴!”

    靈教教主赤麟瞪了過來,渾身殺意幾乎凝成實質,洞**都隆隆作響,小石子不斷掉落。

    “叛徒,你該死!”

    說着,金黃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褒無心,口中發出嘶嘶的聲音。

    褒無心呼吸一滯,樹叉般的黑色紋路頓時出現在潔白的脖子上,並且向着臉部蔓延。

    “玩什麼陰的!”

    張奎哼了一聲,隨手解厄術灑出清輝,頓時幫妖女解了詛咒。

    詛咒被破,受到反噬的赤麟一聲悶哼,望向張奎的眼中多了一絲忌憚。

    另一邊,行跡敗露的百眼魔君和軍師也不再掩飾,隨手捏死魚妖將軍,兩股陰暗恐怖的氣息頓時瀰漫整個洞穴。

    靈教和東海水府羣妖面色大變,紛紛祭出神器,一時間各色靈光絢爛,洞窟轟鳴作響,大地都在震動。

    “快住手!”

    老龜妖連忙吼道:“百眼魔君,你們暗中窺視,必是有所圖謀,老夫認栽。”

    “但若此洞毀了,一切都是空談,不如你我暫時罷手,先找到東西,再各憑手段,如何?”

    “哈哈哈…”

    軍師附身的蛇女發出男女混合的笑聲,“你這老龜卻是會變通,怪不得能和百眼道友僵持數千年。”

    “也罷,百眼道友停手吧。”

    百眼魔君發出陰冷的笑聲,緩緩收斂氣息,老龜妖又給赤麟打了個眼色,羣妖也停下法寶,警惕地望着百眼魔君二人。

    隨後,雙方視線同時望了過來,張奎一聲冷哼,褒無心則上前一步微笑道:“我此行,只是爲迎回師尊遺體,不會參與你們的紛爭。”

    妖女耍了個花招,只說自己置身事外,卻沒提張奎。

    “褒山主孝心可嘉…”

    老龜妖一臉慈祥笑意,隨後臉色頓變:“先幹掉他們!”

    褒無心確實好計策,先穩住雙方,再做圖謀。

    但此時百眼魔君一方道行高,羣妖一方人多勢衆,自然要先剔除他們這個不穩定因素。

    可惜,軍師和百眼魔君冷笑着不動,赤麟向前一步,又臉色陰沉的收回了腳。

    老龜妖頓時臉色難看。

    百眼魔君發出森冷的笑聲:“你這老龜心眼不少,卻忘了自己的身份,走吧,別耍小花招。”

    就在這時,洞窟再次轟隆作響,碎石四濺,卻是那器妖形成的惡瘤撐破狹小洞窟,鋪天蓋地涌了過來。

    “走!”

    老龜妖臉色難看,一身怒喝,身形瞬間消失在那洞窟幽深處,羣妖和百眼魔君二人組也紛紛跟上。

    張奎眼睛微眯正要上前,那赤麟卻忽然轉身,眼中滿是瘋狂,恐怖的血色爪印呼嘯而出,瞬間轟擊在洞頂。

    “小子,留下斷後!”

    在赤麟的狂笑聲中,洞窟轟然塌方,無數金屬巨石落下,煙塵四起。

    “該死,這個陰險小人!”

    褒無心身後三尾搖曳着妖火,一臉憤怒,銀牙緊咬,試圖用法力阻擋洞窟塌陷,但面積太大根本沒用。

    而張奎已轉過身軀,看着那奔涌而來的器妖惡瘤。

    這東西本來的目標是靈教衆人,因爲他們身上帶着仙孽崩潰後留下的詛咒。

    但卻沒想被擺了一道,反而要由他來面對。

    褒無心臉色陰沉,“張道友,此番大意,不如我們先行離開?”

    張奎冷眼哼了一聲,“東西還沒拿到走什麼,拿這玩意兒害我,卻是打錯了算盤。”

    說着,劍指一凝,漫天紫色劍光頓時化爲百米巨劍,伴着驚人死寂氣息呼嘯而出。

    轟隆一聲巨響,那惡瘤頓時被剖開一道碩大的口子,破潰處沾染了紫色煞光,不斷變白碎裂。

    這東西雖然血肉帶着強大腐蝕性,但在放射性恐怖的紫色煞光面前,還真不值一提。

    惡瘤渾身劇烈顫抖,那些沾染煞光的組織瞬間掉落,眼看着就要合爲一處。

    “想得美!”

    張奎捏動法訣,鼓起腮幫子猛然一吹,血色業火瞬間如火龍般噴射而出,直接將惡瘤整個引燃。

    洞內寒風呼嘯,大片的冰霜開始凝結,而那惡瘤則瘋狂顫抖,變成了石膏狀的白色,隨後一層層化爲飛灰。

    這玩意兒倒是結實…

    張奎深吸口氣,法力運轉,加大了火力,惡瘤整個從裡到外開始變白碎裂。

    呼~

    業火飛卷,白沙漫天,這個號稱不死的器妖惡瘤徹底化爲灰灰。

    褒無心在一旁看的頭皮發麻,這個張道友近身堪比兇獸,飛劍殺氣沖天,更有多變恐怖的術法,還好當時聽了元黃的話。

    張奎自然察覺到了旁邊女人的神色,卻顧不上理會,皺着眉頭伸手一招。

    惡瘤焚燬後的白灰之中,一件物事飛射而出,落在了他的手心。

    此物呈圓球狀,銀光燦爛,表面佈滿了雲紋,更稀奇的是,銀球周圍環繞着淡淡靈霧,一個手掌大小的虛影隨着靈霧飄蕩。

    身着黃甲,面目猙獰,肌肉鼓脹,只是眼中空白無神。

    張奎眉頭微皺,隨着諸般術法通曉,他的眼光知識也是一日千里。

    業火雖說萬物皆焚,但也會提煉精華,此物雖不知什麼用,但分明拘禁了個空白神魂,

    “這是…黃巾力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