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古洞幽邃,修羅獵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古洞幽邃,修羅獵場字體大小: A+
     

    石壁嶙峋,陰冷光滑,黑霧朦朧,不見天光,安靜中帶着詭異,似乎有東西會隨時跳出。

    忽然,破空聲響起,一個人影顯出身形,雙臂斷裂,狼狽不堪,正是遊府主。

    他驚疑不定地看了看周圍,臉色猙獰,斷裂的雙臂伴着血肉筋膜重新長了出來,漸漸生出了透明鱗片。

    “該死,人都去哪了!”

    重傷加上透支法力,讓富貴閒人模樣的遊府主終於露出了鮫人本體,滿身鱗片,關節生蹼,滿嘴森白利齒。

    但即便容貌兇惡,他的眼中也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剛剛衝得太急,感覺洞窟筆直,然而轉眼就發現已經和其他人走散。

    遊府主眼神微動,沒有繼續深入,而是盤膝而坐,吞下一粒丹藥開始療傷。

    此地情況不明,他很確定自己跑到了其他人前面,還不如稍微等待。

    剛坐下,他就忽然渾身鱗片倒豎,死亡的恐懼涌上心頭。

    “是誰!”

    遊府主膽顫心驚,神器明月珠瞬間出現在胸前,恐怖寒氣四溢。

    然而已經遲了,張奎一臉凶神惡煞突然露出身形,隨後就是滿天紫色劍光。

    “張真人饒…”

    遊府主還沒來得及求饒,就瞬間血肉四濺,連帶着神魂也被絞得陰氣四散。

    嗡!

    神器明月珠忽然光芒大作,想要往洞窟深處飛,卻被數十道劍光困住。

    這詭異的天外煞光紫色光電四射,明月珠明顯畏懼不前。

    張奎一把將明月珠抄起,冷哼道:“老實點,否則毀你器魂!”

    明月珠瞬間光芒暗淡,被張奎收入了隨身空間中。

    神器有靈,會自行擇主,但也要分對象,碰到張奎這種狠人,也得乖乖聽話。

    張奎看着腦海中的四百多點,滿意地點了點頭。

    腳步聲響起,褒無心從黑暗中走出,微笑道:“恭喜道友,這明月珠即便在東海,也是難得的神器。”

    “還行…”

    張奎呵呵一笑。

    這明月珠寒煞驚人,但比起業火卻差得遠,他自然用不着。

    不過畢竟是神器,無論日後送人,還是當做鎮國神器,都拿得出手。

    褒無心看着地上的碎肉感嘆道:“合兩家之力尚且危機重重,玄陰山如此險惡,卻難有收穫,怪不得沒人願意來。”

    張奎看了下週圍,

    “褒道友,這條通道偏僻,比較安全,你待着別動,我去去就來。”

    褒無心一愣,“道友去幹什麼?”

    張奎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兇光,“這裡雖然險惡,但對我來說,卻是大大的福地。”

    說着,身形瞬間消失。

    褒無心雖一頭霧水,但還是隱入黑暗躲了起來,這裡難辨方向,她即便想幫忙也有心無力。

    另一邊,張奎身形急閃,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個地方確實兇險,大小洞窟錯綜複雜,更有天然迷陣和黑霧阻擋,靈教和水府羣妖逃亡之時早已走散。

    但對他來說,就是狩獵場。

    甚至龍骨船此時也非首位,那些四散的邪祟纔是珍寶。

    剛纔他就已經觀察過,這裡洞窟雖然複雜,但卻只有三條主道,有的通過分支山洞相互鏈接,有的則是死路,唯有一條通向幽暗深處。

    剛進入岔道,張奎就眼睛微眯,停下了身形。

    只見山洞頂部,一條三十多米長的毒蛟死死趴在那裡,周身顏色與洞壁融爲一體,兩眼驚疑不定左右探查。

    正是曾圍困太淵城的那隻紅蛟,沒想到還有這能耐。

    張奎二話不說,滿天劍光飛射而出,瞬間布了個五行劍陣,洞窟內頃刻一片紫光。

    紅蛟也和遊府主存了同樣的心思,想要原地等人,不過他卻更加謹慎,趴在洞頂隱藏身形。

    突然出現的劍光嚇得他肝膽欲裂,二話不說用出了壓箱手段,獠牙大嘴一張,綠色蛟火如瀑布般傾瀉而出。

    雖敵不過劍陣,但也爭取到一線空檔,瞬間裹起無邊黑霧想要逃離。

    然而,迎面就是一隻呼嘯而來的拳頭,轟得一聲巨響,紅蛟腦袋嗡嗡作響,隨後落入劍陣中被絞得血肉四濺,魂飛魄散。

    嗡!

    一個黃銅項圈忽然出現,剛想逃走,就被張奎一把抄住,“哈哈,果真是馬無夜草不肥!”

    東海水府數千年收藏驚人,大部分府主都有神器,遠比人族富裕。

    人族七尊神器有五尊還下落不明,沒成想短短時間就搶了兩個。

    然而,這神器卻是異常剛烈,忽然變得赤紅一片,熱力驚人,周圍牆壁都開始烤化,更傳來蛟龍嘶鳴聲。

    張奎坐火術滿級自然不懼,但渾身衣物卻轟然着火,法力撲滅後頓時大怒。

    “找死!”

    說着,雙手拽着開始用力,黃銅項圈頓時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同時伴着蛟龍的慘叫,聲音之中滿是求饒。

    “哼,給臉不要臉!”

    張奎一聲冷哼,將黃銅項圈收入了隨身空間中。

    但緊接着,他就眉頭一皺。

    壺天術一直以來就是二級,勉強湊合夠用,但如今卻顯得擁擠。

    “長生”和冥土石棺煉化在體內,隨身空間中有神庭鍾,還有幾壇酒和丹藥,兩個神器一進入,差點砸破酒罈。

    張奎如今四百多點,自然毫不吝嗇,直接消耗五十二點將壺天術升到了滿級,腦海中二十九顆星辰閃耀。

    隨身空間瞬間擴大,有了大約十立方米。

    看起來,滿級的壺天術不怎麼樣,但張奎卻一點也不失望,反而面帶驚喜。

    他猜的沒錯,七十二煞術滿級後果然只是起點,融會貫通後纔會顯出真正威力。

    比如這壺天術,配合佈陣、移景、識地等術法,就可以開闢洞天。

    若使用佈陣術不斷強化,再配合借風、指化等術法,就可以修煉袖裡乾坤神通。

    七十二煞術只是基礎,各種組合千變萬化,纔是真正的術法傳承。

    “哈哈哈…妙法隨心,好!”

    一點靈光通透,張奎心情暢快下,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夠了沒有?”

    忽然,他收斂笑聲,轉身扭頭,兇光畢露。

    蛇妖常九緩緩顯出身形,看着他眼中滿是恐懼,“你…你是那人族的張真人,爲何會在此地?”

    他早就聽說過張奎名頭,剛纔又看到對方輕鬆斬殺東海水府的紅蛟,還差點扯斷神器,頓時嚇得渾身發涼。

    這簡直是一尊凶神!

    張奎眼睛微眯,“常九是吧,我曾經倒認識個叫常三的蛇妖。”

    常九嚥了口唾沫,賠笑道:“我出生海外,雖是同姓,卻沒這個親戚。”

    張奎臉色淡然,“哦,那可惜了…”

    常九莫名頭皮發麻,“張真人何出此言?”

    張奎呵呵一笑,露出森白牙齒,“輪迴路上,有人照應啊…”

    常九頓時炸毛,身形飛速急退,卻聽得耳邊一聲“定!”,頓時渾身僵硬,眼睜睜看着一隻大手襲來,滿眼紫光後,意識歸於黑暗。

    “大膽,你是何人!”

    耳邊忽然一聲炸響,張奎二話不說,紫色劍光化作百米巨劍轟然而出。

    轟隆隆!

    山石崩塌,煙塵四起。

    對面,靈教教主赤麟眼神凝重,巨大鱗爪上紫色煞光如附骨之蛆,一片片紅鱗蒼白碎落,數息才驅散。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

    “人族…好惡毒的煞光!”

    在他旁邊,赫然跟着書生模樣的青蛟,和水府老龜妖。

    老龜妖眼中血光一閃,蒼老的聲音響起,“赤麟教主,這位是人族張真人,術法驚人,聽說和你們靈教褒山主關係不錯。”

    “原來是你!”

    赤麟眼神森冷,“區區人族,也敢摻合我靈教事物…”

    “聒噪…”

    張奎早已殺得興起,渾身紫色煞光纏繞,滿眼兇光嘿嘿一笑,“要打便打,廢話賊多!”

    “找死!”

    赤麟頓時大怒,身形一閃,化出一個分身,渾身血焰燃燒,瞬間出現在張奎面前,化出萬千血色爪印。

    他見張奎劍光兇狠,剛纔吃了小虧,便仗着速度與分身,直接上前近戰。

    青蛟和老龜妖臉色淡然,並沒有上前幫忙。他們深知赤麟道行高深,術法厲害,但近身搏殺更是兇殘,比血脈妖物還要厲害。

    許多大乘連術法都來不及用,就會被徹底撕碎。

    張奎也是沒料到,這堂堂靈教教主,竟然一上來就近身糾纏,再加上對方速度極快,頓時吃了虧,渾身被抓得血光四濺。

    轟!

    張奎急退,再加上被恐怖爪影轟擊,頓時血肉模糊撞在牆壁上,喀喇啦,滿是金屬的牆壁都被撞得一片裂紋。

    赤麟一聲冷哼,看了看鱗爪上的鮮血,嘶嘶吐着長信就要去舔。

    然而緊接着他就瞳孔一縮,只見手上鮮血瞬間蒸發,而原本血肉模糊的張奎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回覆如初。

    張奎緩緩擡起頭,眼中紫色火焰濃郁的近乎發黑,渾身肌肉筋骨咯嘣作響。

    “你這長蟲,找死!”

    唰!

    護體金光猛然亮起。

    渾身一抖,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分身,一個個捏着拳頭,面色猙獰,大呼小叫。

    “來來來,看誰人多!”

    “打拳是吧,揍死你!”

    “哇呀呀呀…”

    這還不說,數千把飛劍同時出現,擁塞了整個洞窟,紫色劍光散發着恐怖氣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