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塔鎮仙孽,怪異齊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塔鎮仙孽,怪異齊出字體大小: A+
     

    “那東西是什麼?”

    褒無心傳音問道。

    她剛進入洞窟,就被突然出現的張奎拉着飛上了頂部,並且指了指前方。

    這個洞窟很古怪,空間錯綜複雜形成了天然迷陣,再加上那阻隔神識的黑霧,即便大乘境也是摸着黑前行。

    在下方什麼也看不到,但若躲到這個小氣腔中,眼前景象卻是一覽無遺。

    “應該…是老龜妖說的仙孽。”

    шшш ▪тт kán ▪C〇

    張奎眼睛微眯,盯着下方。

    那東西影像模模糊糊,氣機更是若有若無,頭髮黏着污血遮住了面龐,飄逸的白袍上滿是碩大的傷口,黑光流轉。

    這東西沒有之前神怨身後那種黑色光圈,但氣勢卻更加詭異,若是長時間盯着,腦中總會出現些碎片般的聲音和畫面。

    血色、祭祀、廝殺…

    從老龜妖的話語中可以猜出,無論神怨還是仙孽,連魂體都算不上,是上古戰爭中遺留下來的殘念。

    雖然這東西非常詭異,但張奎卻是絲毫不懼,紫色劍光可以造成傷害,長生更是將其當成了食物。

    可惜,“長生”吞噬了那個神怨後,至今還在蛻變醞釀中。

    下方,赤麟帶着羣妖謹慎前行,走了幾十米以後也發現了那個怪異。

    “仙孽!”

    老龜妖一聲驚呼,所有人都連忙後退,驚疑不定的看着那個白影。

    然而令他們奇怪的是,那白影好似完全看不到他們,依舊在那兒上下飄蕩,身形若隱若現。

    赤麟眉頭緊皺,

    “龜老,幻心尊者手札中,可否提到這東西該如何對付?”

    老龜妖臉色難看,打量了一下週圍,“幻心尊者只提到,此地或成另一方世界,自有其平衡,所有怪異能躲則躲,最好不要與之交手,可這東西偏偏堵住了路…”

    “那就幹掉他!”

    赤麟一身冷哼,隨後打了個眼色,剛纔那黑臉漢子常九,和身後一名滿臉青鱗的書生立刻上前,開始捏動法訣。

    那書生褒無心曾介紹過,是赤麟手下得力臂助青蛟,看樣子要施展什麼術法。

    然而三人眉頭一皺,同時看向了被百眼魔君附身的黑蛇。

    “黑魘山主,你等什麼?”

    赤麟臉色陰沉問道。

    百眼魔君雖大概猜出他們要幹什麼,但若是動手恐怕立刻露餡,乾脆閉上了眼睛,淡淡道:

    “屬下…有些不舒服。”

    “哼,廢物!”

    赤麟壓下眼中兇光,親自動手,和另外兩名手下同時捏動法訣。

    嗡!

    古怪的轟鳴聲忽然響起,地面變得一片漆黑,空間震動,碎石崩塌,一截斑駁的青銅塔尖緩緩露了出來。

    羣妖面色一變,立刻後退。

    張奎也是面色凝重,這青銅鎮魂塔威力不凡,即便塔上銅鐘鈴鐺也能單獨成爲古器。

    上次水府大戰,赤麟就是憑此物嚇退了百眼魔君和軍師,沒想到又祭了出來。

    當然,他已經金丹八轉,沒了那種靈魂抽離的感覺。

    旁邊褒無心哼了一聲,“這赤麟着實狠辣,做事完全不留餘地。”

    張奎眼睛微眯,“怎麼說?”

    褒無心深深吸了口氣,“道友有所不知,陰間不僅環境惡劣,更有無數發瘋的強大陰物,動輒呼嘯滿天,即便大乘不小心,也會被圍攻致死。”

    “唯有這鎮魂塔所在之地,陰物不願靠近,算是安全之地,這赤麟不知將哪裡的鎮魂塔運出,經過的人怕是難以活命。”

    “此頭一開,若各大勢力爭先效仿,陰間今後怕是更加兇險。”

    張奎微微點頭,沒想到青銅塔還有這功能,不過從內庫那破碎的鎮魂塔來看,恐怕早有人做了此事。

    鎮魂塔一出,百眼魔君和軍師附身的蛇妖夫婦立刻後退,臉色難看。

    他倆都是魂體,如果說在場羣妖不好受的話,他們簡直是被剋制。

    兩人眼神兇厲,互相傳聲。

    “道友,必須破掉此物!”

    “放心,鎮魂塔太過龐大,赤麟必是將其放在靈教,需要時破空召喚,只要先幹掉他兩個手下,便無法召喚。”

    兩人轉眼間已定好對策,冷漠地看了蛇妖常九和青蛟一眼。

    這一切其他人都沒發現,因爲他們注意力全在那披頭散髮的仙孽身上。

    只見隨着青銅塔露出半截,仙孽的影子也瞬間閃爍不定,好像一段快要消散的影像信號。

    “哈哈哈…”

    赤麟笑了起來,“看來我的猜測沒錯,這東西也算是魂體,註定被鎮魂塔鎮壓剋制。”

    老龜妖眼中血光燃燒,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

    “那幻心尊者說不能招惹,看來是老夫高看了他,有此寶塔,玄陰山哪裡去不得?”

    仙孽渾身抖動得越加厲害,誰都看出是在崩潰邊緣,只見其猛然擡頭,露出了黑洞洞的五官。

    淒厲的尖叫在所有人腦中響起,仙孽細沙般消散,與此同時,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波瞬間擴散,穿過了所有人,甚至包括洞頂的張奎二人。

    羣妖一驚,連忙檢查身上,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沒事,垂死掙扎而已。”

    赤麟淡淡一笑,羣妖頓時放下心來。

    “狗屁!”

    洞頂上的張奎低罵了一句。

    “道友,可有不妥?”

    褒無心眉頭微皺。

    張奎看了看手上若有若無的黑色蝌蚪文,冷聲道:“所有人都中了詛咒,只是太過輕微看不到而已,放心,我來解。”

    說着,一道淡淡的清輝撒過,兩人身上黑色蝌蚪文漸漸消失。

    褒無心雖然看不到,但也莫名覺得身上一股淡淡的不適散去,頓時笑了笑,“玄陰山果然兇險,若是道友沒來,恐怕我毫無生還希望。”

    “道友言重了…”

    張奎毫不在意,死死盯着下方,“他們動了,我們跟上。”

    只見除掉擋路的仙孽後,青銅鎮魂塔再次被放了回去,畢竟這東西太過龐大,又不像神器可以變化大小,若全部召喚出來,整個洞穴都放不下。

    隊伍繼續前進,洞穴上空張奎二人偷偷跟在後面。

    此地已經形成天然迷陣,又有黑霧阻隔,雖說沒有危險,但只能摸索着前行。

    褒無心不像張奎看得清楚,眼前時而通透,時而黑霧阻隔,儘管有夜視能力,也只能看到斑駁嶙峋的牆壁不斷後退。

    忽然,黑霧中一個人臉閃過,褒無心一聲驚呼後,連忙捂住嘴巴。

    “沒事,一個面具…”

    張奎神色凝重,洞壁之上,一個青銅面具被融在裡面,但已經靈氣全無,像是突然長出個人臉。

    褒無心鬆了口氣,仔細觀察,“這應該是戰甲上的,怎麼會在洞頂?”

    “玄陰山,應該被熔鍊過…”

    張奎將自己猜測講述了一番,褒無心聽得心中直冒寒氣,“如此龐大的山脈,竟然只是殘渣,那原先該有多大,又有誰有這能力…”

    “誰知道呢。”

    張奎微微搖頭,忽然眼睛一瞪,看向了身後,二話不說拉起褒無心,身形飛射而出。

    褒無心扭頭一看,頓時汗毛倒豎,只見後方黑色殘渣涌動,紅色的眼睛密密麻麻。

    卻是那種古怪的器妖,雖每個都只有酒罈大小,但幾乎堵塞了整個洞穴,如潮水般涌了進來。

    “怎麼會有這麼多!”

    “不是鎮魂塔吸引,就是那詛咒起了效果,快走!”

    二人身形閃爍,很快超過了羣妖隊伍。

    因爲沒有掩飾破空飛行,赤麟和百眼魔君以及軍師頓有所覺,擡頭看去。

    “褒無心,竟敢勾結外人!”

    赤麟看到張奎身影,頓時大怒,怪不得褒無心敢跟來,原來找了幫手。

    他正要出手,卻頭皮發麻猛然轉身,血色光焰炸裂,身形急閃,同時一聲怒吼:

    “快跑!”

    然而已經遲了,因爲黑霧阻擋,無數“器妖”出現後,羣妖才察覺,當場就有數人慘叫着被淹沒。

    轟隆隆炸裂聲不斷,被淹沒的幾名大妖瘋狂衝了出來。

    畢竟是大乘境,爆發之下當場將無數器妖轟碎。

    但他們也是肝膽欲裂,渾身到處都是不斷腐爛的傷口,血肉滴答掉落,痛不欲生。

    “遊兄,快救我!”

    夜叉將軍因爲心中有鬼,看誰都覺得是百眼魔君,所以自進洞就故意落在最後,此番卻是遭了殃。

    他渾身血肉如蠟燭般融化,拽着遊府主瘋狂求救。

    遊府主也慘叫起來,夜叉將軍那些融化的血肉滴在他手臂上,冒着白煙嗤嗤作響,還有許多細小的肉線如活物般鑽進傷口。

    “滾!”

    遊府主當即自斷雙臂,恐怖法力爆發,身前神器明珠噴出滿天寒流,瞬間將夜叉將軍連帶身後洞穴冰封,無數器妖也化作了冰牆。

    “遊府主,幹得好!”

    老龜妖雖說嚇了一跳,跑得比誰都快,但看到手下給力,頓時鬆了口氣。

    其他人也停了下來,畢竟洞窟危險重重,蒙着頭亂闖,恐怕更加危險。

    誰知,遊府主沒有搭話,而是盯着冰牆眼皮直跳,隨後身形急退,轉身就跑。

    轟!

    冰牆炸裂,黑糊糊的器妖就像潰堤的洪水再次涌入。

    “動手阻擋!”

    畢竟這麼多大乘,無需近身的手段多的是,霎時間靈光閃爍,妖火滿天,詭異的光影四散…

    無數器妖被轟成了肉醬,但它們竟然開始緩緩聚合,變成了一個體型碩大的惡瘤,黑渣、蠕動的肉條、發着靈光的破碎金屬陣混在一起蠕動。

    轟隆隆!

    即便洞窟再堅固,也難以承受這般攻擊,大片的巨石閃着金屬光芒掉落,那惡瘤更是如洪荒巨獸般向他們撲來。

    “跑!”

    這下子沒人再出手,隊形頓時大亂,一個個破空而行消失在黑暗中。

    器妖化作的惡瘤經過後,詭異的笑聲突然響起,一個身影模糊的神怨穿過牆壁緩緩出現。

    這神怨比剛纔那個不知強大了多少,高約十米高,百手三眼,膚色古銅,身後巨大黑色光圈閃着符文,眼中滿是瘋狂,跟着追入黑暗中。

    嘻嘻嘻,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