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夢中之夢,紛紛潛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夢中之夢,紛紛潛入字體大小: A+
     

    一艘船?

    張奎很快想到了水府地下數千米的那個船殼,但同時又覺得不太像。

    那船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明顯是與真龍同歸於盡,而夜叉將軍所說,卻是龍骨製作。

    “哈哈哈…”

    沒等他想明白,百眼魔君就發出了戲謔的笑聲,“還以爲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艘船…即便龍骨製作也只是船。”

    “難不成老龜妖能開着船來撞本王?”

    “是、是…”夜叉將軍連忙點頭,一臉的恭維,“魔君神威蓋世,我等只是癡心妄想,還求魔君放過我。”

    “呵呵…”

    百眼魔君聲音變冷,“你也莫說好話,老龜妖既然這麼有信心,想必此船也有幾分威能,具體計劃是什麼?”

    在百眼魔君的逼問下,夜叉將軍無奈,只得將半月後出發去玄陰山的事說了一遍。

    “哼,靈教…”

    聽到地點是在玄陰山,而且靈教也去,百眼魔君大大小小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和鄭重。

    隨後,他渾身上下無數眼睛齊齊發出詭異黑芒,夜叉將軍的臉色也漸漸變得呆滯。

    百眼魔君終於縮回了觸手,

    “哼,這星光入夢之術雖然奇妙,但一絲神魂也只能做到這樣,還是要找個肉身傀儡才行…”

    嘀咕了幾句後,百眼魔君那詭異的身軀伴着星光緩緩退入了黑暗中。

    這手法,簡直太糙了…

    張奎看得直搖頭,雖說夢境中很容易分辨真假話,但這夜叉將軍明顯隱瞞了不少事。

    且看我的手段。

    想到這兒,張奎伸手一揮,周圍景象頓時大變,出現了洞府、海水、明珠、石牀…

    嫁夢術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編織夢境,軍師那星光入夢的手段,自然是比不上的。

    “查兄,查兄…”

    伴隨着焦急的呼喊聲,夜叉將軍迷迷糊糊醒來,迎面就看到了遊府主擔憂的面孔。

    夜叉將軍悚然一驚,連忙看了看周圍,隨後眼中出現一絲迷茫,“遊兄,發生了什麼,好像有些不對。”

    “你被百眼魔君那魔頭侵入了夢境!”

    遊府主臉上滿是擔憂,“他應該是對你施了術法,快仔細想想,有沒有說漏什麼?”

    恍若一道驚雷,夜叉將軍猛然清醒,眼中滿是恐懼。

    “對、對,沒錯,那魔頭不知使了什麼邪術,我竟然無法掙脫,我…我說了龍船的事…完了,龜老定不會饒我。”

    看到夜叉將軍擔憂,遊府主立刻安慰道:“你也是逼不得已,龜老不會怪罪的,再想想,還有什麼沒說?”

    夜叉將軍強忍住慌亂,仔細想了半天后,頓時面帶興奮,“我只說了找船,卻沒說那船需要龍珠啓動。”

    “哈哈哈…我沒說海神殿龍氣大陣就是學自龍船,百眼魔君不曉得厲害,定會倒黴!”

    遊府主眼中一凝,輕聲說道:“查兄,再仔細想想,有沒有透漏龍船的來歷?”

    “哈哈,龍船是上古遺物,我水府就是依此所建,怎麼敢輕易透露,遊兄,你…”

    夜叉將軍忽然察覺不對,狐疑地盯着遊府主,正要說什麼,就覺眼前一黑。

    再睜眼,已是自家洞府,陣法未被觸發,分明無人來過。

    夜叉將軍嚥了口唾沫,只覺周圍滿是惡意…

    ……

    茫茫大海,繁星滿天。

    忽然,轟的一聲水花四濺,張奎在空中現出身形,隨後腳下祥雲翻滾,往太淵城而去。

    實在沒想到,東海水府的目的,竟是龍骨船這種東西。

    現在一切證據都表明,上古時期曾有強大的仙道文明,他們建天庭,立神道,穿梭星海,無所不能。

    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只不過是那個時代廢墟中的遺物。

    以龍骨爲船,當然是要在海中航行,不過卻非眼前這片海,而是茫茫星海!

    東海水府將其當作武器,簡直是暴殄天物。

    迎面海風呼嘯,張奎眼中閃過一絲興奮,說什麼“此物合該我所得”,難免有些虛僞。

    應該是搶特孃的!

    與此同時海眼之中,軍師緩緩收回法訣,一座座祭臺沉寂,漫天閃亮的星光也漸漸暗淡。

    祭臺之上,瀝青般涌動的黑色神魂,睜開了大大小小的眼睛。

    “百眼道友,有何收穫?”

    軍師清朗的聲音響起。

    “他們要去找艘船…”

    百眼魔君倒也不隱瞞,將所見所聞講述了一番,軍師那模糊的影子瞬間氣息涌動。

    百眼魔君立刻察覺,沉聲道:“怎麼,道友識得此物?”

    軍師沉默了一會兒,

    “百眼道友,你我境遇相同,都是隻餘一縷神魂,困在這方小小天地,不得解脫。”

    “或許,咱們的機緣到了…”

    …………

    燭火幽幽,石殿一片空曠。

    “褒山主,這月華山靈氣盎然,靈教羣山中最爲上乘,你倒是捨得…”

    一女子身着綠色宮袍,高冠鳳釵,眼角嫵媚,口脣暗紫,腰軀婀娜,蛇尾蜿蜒前行。

    褒無心臉色淡然,“終究是身外之物而已,還不如換些靈藥,芸山主,我知你垂涎已久,可滿意否?”

    女子捂着嘴妖媚一笑,“褒山主也無需擔心,赤麟教主,豈是那種斤斤計較之人…”

    “他什麼人,我清楚的很!”

    褒無心眼中血光一閃,冷聲道:“廢話少說,東西給我。”

    蛇尾女子笑容漸漸收斂,手中突然出現個玉葫蘆扔了過去。

    褒無心接過後,神識一掃,二話不說轉身離去。

    蛇尾女子盯着褒無心離去的背影,眼中綠光幽幽,嘶嘶,吐了一下長長的蛇信。

    褒無心似有所覺,轉身冷笑一聲,離開了大殿,擡頭只見月光寒徹,周圍小妖全都低頭不敢看她,遠處已有不少蛇妖盤成蛇陣修煉。

    褒無心冷冷看了一眼,飛身而起來到懸崖邊,望着海潮連天自斟自飲,眼神悲切。

    “師尊,你當時好心收留蛇窟一脈,可曾想到過今日…”

    “您曾說變爲天地之基,萬物造化皆緣於此,可若世間沒有永恆,我等所求又爲何物…”

    懸崖之下,一條小魚遊蕩於礁石之間,視暗流於無物,輕鬆避開一個個險惡陣法,隨後嘩啦一聲躍出海面。

    嗡嗡嗡!

    小魚化作蚊子,迎着狂風筆直飛行,很快落在了高聳懸崖之上。

    褒無心微微一笑,拎起酒罈晃了晃,“哪有能劈開罡風的蚊子,張道友,我這將死之人,如今在靈教無人敢惹,放心出來喝杯水酒。”

    “呵呵,還不知道是誰死…”

    煙霧散去,張奎露出身形,拎起酒罈猛灌了幾口,“好酒,回味清涼如月光,就是有點兒寡淡。”

    “這是寒月草所釀,需得靜心才能品味。”

    褒無心淡淡一笑,“道友,爲何來早了兩日?”

    “迫不及待啊…”

    張奎也不隱瞞,將所見所聞及猜測講述了一番。

    褒無心聽得目瞪口呆,“道友的意思是,那船有可以讓我們避開陰間,直接去往月宮?”

    “有這個可能!”

    張奎笑容滿面,“這次可要好好謀劃一番…”

    褒無心眼中也閃過一絲興奮,“想不到竟有意外之喜,我們是否要通知元黃道友。”

    “算了吧…”

    張奎一臉嫌棄,“那傢伙忒膽小,若是知道了,我都能想到會說什麼。”

    “這廝…又在惹事!”

    二人同時脫口而出,哈哈大笑。

    而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月華山大殿內,黑霧妖雲翻涌,一隻頭生獨角,十米粗,數百米長的巨大黑蛇緩緩出現,吐着信子,眼中滿是兇殘黑光。

    “夫君…”

    大殿內的蛇女面帶笑容,蜿蜒盤旋而至,輕輕撫摸着大蛇的頭顱,“你說下山尋找血食,可否滿意?”

    黑蛇沒有說話,而是對着蛇女緩緩張開了獠牙大嘴,裡面全是涌動的肉塊和大大小小的眼睛。

    蛇女先是愕然,隨後眼中滿是恐懼感,“百…”

    剛說半句,一道幽影就破空而出,單指點在了她的額頭上,隨後化作迷離白霧鑽入了蛇女口中。

    蛇女眼中幽光不斷閃爍,過了一會兒後臉色變得淡然,衝着黑蛇微微拱手:“百眼道友。”

    黑蛇口中肉團蠕動,發出陰冷的聲音:“迷魂術不知爲何失效,不過東海水府肯定想不到,我在靈教也藏了一個傀儡分身。”

    “百眼道友手段高明。”

    蛇女淡淡一笑,低頭看了看秀拳,“這身子還是弱了點兒,不過卻夠了…”

    而就在這時,大殿突然微微顫動,伴隨着恐怖的嘶鳴,遠處一道紅光沖天而起。

    蛇女和黑蛇同時轉頭,看向紅光方向,眼神陰冷。

    而懸崖之上,褒無心也猛然起身,看着那道紅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赤麟這混蛋,提前破關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