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字體大小: A+
     

    “妖君殿鑰匙?!”

    此言一出,滿殿皆驚。

    “沒錯…”

    血色火焰中的眼睛看了褒無心一眼,隨後掃視衆妖,

    “各位山主,赤麟自從得了教主之位後,知道許多人都不服於我,所以立志要尋回鑰匙,使我教重新找回希望。”

    “此番相助東海水府,一則是將軍墓軍師暗中窺伺,水府覆滅後,難免對我教不利。”

    “二則,便是因爲這鑰匙…”

    “那鑰匙在老教主手中,東海水府爲何知道消息!”

    褒無心眼中兇光一閃,打斷話問道,她身後幾名山主也是臉色陰沉。

    “各位稍安勿躁…”

    血色火焰中的眼睛微微一瞥,冷漠中帶着一絲笑意,“老教主失蹤,並非是東海水府所害,而是同幻心尊者探險,死在了玄陰山。”

    “死在了玄陰山…”

    褒無心臉色一白,身後幾名山主也是面面相覷,臉色凝重。

    靈教教主沒再理會他們,聲音中帶着一絲興奮,“各位,再過半月,我就會破關而出,到時會親自帶隊前往玄陰山。”

    “我靈教傳承得自妖君殿,此番若是能尋回鑰匙,定能再續前路…”

    “教主英明!”

    隨着靈教教主的聲音,大殿之內洋溢着狂熱的氣息。

    褒無心眉頭緊皺,心煩意亂,也顧不上聽靈教教主說些什麼,轉身離開了大殿。

    “褒山主!”

    身後忽然響起個蒼老的聲音。

    褒無心緩緩轉身,是剛纔她身後的一名狼妖,獸頭人身,眉須皆白。

    “沒想到老教主真的走了…”

    狼妖嘆了一聲說道:“褒山主,我知你與老教主師徒情誼深重,可事已至此,還是想開點,仙路爲重啊!”

    “仙路?”

    褒無心一聲冷笑,“我師尊早說過,妖君殿不可再深入,恐有不祥,看來連你們也沒當回事。”

    “罷了,各走各路吧…”

    說完,頭也不迴轉身離去。

    “唉…”

    老狼妖一聲長嘆。

    …………

    太淵城。

    “魚飯、新出鍋的魚飯!”

    一層層巨大蒸籠掀起,盛滿魚肉的盤子被一個個拿出。

    太淵城米糧店遭災,城中糧價漲了不少,百姓卻一點兒也不恐慌,因爲這裡是海邊,可以以魚作飯。

    新鮮魚肉蒸煮,佐以各式蘸醬,三個銅板一份,足夠成年漢子吃飽。

    城中臨海居閣樓。

    魚骨蝦皮已堆積如山,張奎和肥虎卻依舊大快朵頤。

    旁邊立着一黑衣老頭,正是那日的耗子精說書先生,偷偷看了張奎一眼,心中奇怪。

    這張真人可是天生神人,早就無需凡人飲食,不說靈果仙珍吧,怎對着勞苦漢子吃的東西這麼感興趣?

    不過這話他是不敢問的,恭敬拱手說道:“張真人,泉州情況特殊,有不少妖物化形在人間生活,我等修爲淺薄,也非靈教中人,只求安穩度日而已。”

    “如今神道弄了戶籍制度,我等行跡無法再隱藏,於是推舉小老兒前來詢問,可否…給我等一條生路?”

    “不行!”

    張奎嚥下口中魚肉,伸手一揮,桌子頓時乾乾淨淨,喝了口茶悠悠說道:

    “黃鼠狼一族被認可,是因爲加入欽天監效勞,且平日相處皆爲修行中人。”

    “我已讓人暗中調查過,你們雖未害人性命,但仗着術法坑蒙拐騙無視法度,一個比一個過得滋潤。而且那些凡人百姓哪受得了妖氣,壽命折損者不知多少…”

    耗子精臉色發苦,賠笑道:“真人,我等修行無望,且習慣了人間繁華,還請真人仁慈。”

    張奎擺了擺手,“走吧,這件事開元門很快就有條例下來,會建新城,頒發妖民證,至於怎麼得到,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妖民證?”

    耗子精眼睛一亮,點頭哈腰小心退下。

    張奎微微搖頭,這件事其實開元門早有計劃,就是拉一批,打一批,既要爲人族所用,又不能尾大不掉。

    這世界畢竟不止人族,碼頭那邊潛伏的天劫境妖物已經抓到,竟是西南海島一個妖國派來,化作人形做生意。

    如今已經有書院弟子給百姓做普及,告訴他們妖物是怎麼回事,邪祟禁區代表了什麼,以及修行界的基本知識。

    前幾代皇朝通常使用愚民政策,逐漸使未知變成了恐懼,而隨着眼光的不同,未來神朝對待邪祟的也會發生改變。

    當然,麻煩的事不止這些,隨着神朝系統運行,有官員受賄被檢舉,有無良商人被處罰,也有百姓惡意誣告被打板子…種種亂象數不勝數。

    這激起了各地不少豪族的反抗,花錢讓士子寫文章,鼓動百姓鬧事。

    好在神朝早有應對方案,律法嚴明,公開審判,在神道監管下,令一切陰謀算計大白於天下。

    其中詭譎鬥爭,不知明裡暗裡進行了多少。

    神朝,是一場變革,一場關乎人族未來的變革,阻撓的舊力量不少,但有更多的志士看到希望加入了進來。

    當然,這一切張奎很少參與,他給自己的定位很簡單。

    人族核彈頭。

    過了一番嘴癮後,張奎領着肥虎回到了欽天監。

    竹生正在修煉,他這段時間到處鎮壓豪族和作亂邪祟妖人,名聲越發響亮。

    張奎很看好自己這位兄弟,傳授了飛劍術,結合聽雲門的傳承,或許能走出另一條道路。

    真正的劍修之路。

    看到張奎回來,竹生緩緩睜開眼,一道凌厲的雷光閃過,連忙起身拱手笑道:

    “恭喜道兄,大乘境天地異象驚人,那些鎮國家族怕是更加惶恐不安。”

    張奎呵呵一笑,“神朝體系還不完善,暫時不想搭理他們罷了,竹兄,你精通煉劍,可認識此物?”

    說着,張奎手中出現一塊黑色板子,正是從東海水府地下沉船中劈下的那塊。

    竹生接過後,仔細測試分辨了半天,滿臉驚駭,“這東西堅韌至極,還完全阻隔靈氣,我連聽都沒聽過,道兄,此物從何而來?”

    “是一艘古船的甲板。”

    張奎實話實說。

    竹生來回查看,眉頭越州越緊,“甲板…怎麼可能,若將此物煉成鎧甲,兵家修士定會視作珍寶,那船絕對有特殊作用。”

    特殊作用…天外來敵…

    張奎忽然想起蒼穹之上那恐怖的法陣,難不成是用來穿梭星海?

    那這東西可就太珍貴了,抽空還是要弄出來妥當。

    就在這時,他心神一動,取出了同心螺,注入法力,對面立刻傳來妖女褒無心的聲音。

    “張道友,我有事相求,請來城外一敘。”

    張奎眉頭一皺,這女人在靈教位高權重,找自己做甚?

    想到這兒,張奎當即離開院子騰雲而起,褒無心絲毫不掩飾氣機,兩人很快在附近山頭碰面。

    見面後,不等張奎說話,褒無心就一愣,“道友已經進入大乘,恭喜。”

    說着,取出了一個石盤,正是張奎曾見過的那個望遠鏡組件。

    只見她不捨地輕撫着石盤,沉聲說道:“張道友,我要去一個危險的地方,請代爲保管,若是不能回來,明年中元也不會誤事…”

    “等等!”

    張奎連忙擺手,“道友怎麼跟交待後事一般,還請明言,不然這東西老張我不接。”

    褒無心沉默了一下,盯着張奎臉色凝重,“罷了,此事影響不小,也不敢隱瞞道友。”

    “靈教原本教主是我師尊,後來外出消失數百年,如今這教主赤麟趁機奪位,可惜其道行頗高,我和幾位山主只能竭力自保。”

    “東海水府一戰,赤麟得了消息,原來我師尊早已身死玄陰山,赤麟和那東海老龜妖達成協議,共同去玄陰山。”

    “東海水府一向野心勃勃欲一統東海,肯冒這麼大風險,必是找到了能鎮壓海眼的東西,到時兩族大戰,難免波及人族,道友要早做預防。”

    “靈教是要尋找關於陰間傳承的鑰匙,如今赤麟借勢一統靈教,我在路上恐危機四伏…”

    原來是這樣…

    張奎微微搖頭,“道友此舉不明智,應該推辭不去。”

    褒無心微微搖頭,眼神堅定,“師尊於我恩重如山,就算拼了命,也要將其遺骸帶回安葬。”

    “道友卻是有孝心…”

    張奎笑道:“無妨,我與你走一遭就是,也看看那玄陰山到底是何模樣。”

    “道友說笑了…”

    褒無心微微搖頭,“到時靈教與東海水府大乘齊出,人多眼雜,難免被發現,而且玄陰山據說地下鐵脈衆多,冥土石棺也不好使。”

    “那這樣呢?”

    張奎呵呵一笑,大袖一揮,頓時化作一隻蚊子,嗡嗡嗡飛到了褒無心肩膀。

    褒無心瞳孔一縮,

    “道友好本事,若我此番能逃脫大難,願脫離靈教,爲人族護道。”

    “好,一言爲定!”

    張奎微笑着顯出身形,“褒道友請先回去,離開時暗中通知。”

    褒無心感激地拱了拱手,轉身化作飛煙離去。

    張奎則眼睛微眯,駕起祥雲飛向深海,緊接着轟隆一聲躍入海中,隱了身形往東海水府而去。

    靈教和褒無心的事還好說,他首先要弄清楚東海水府那幫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