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機迷亂,敖廣入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機迷亂,敖廣入海字體大小: A+
     

    勃州。

    秋高氣爽,落葉紛飛。

    田地之中,百姓正在焚燒麥稈,黃土路上馬車悠然經過,一派安寧祥和。

    自開元門成立後,建神道系統,通商道、斬妖邪、鎮壓各地豪族,短短時間內恢復了秩序。

    有秩序自然得了安寧,再加上傳說中的醫館、修士院都在建設,百姓更有了盼頭。

    呼~

    一股冷風捲起,正在燒麥稈的老農擡起了頭,看着遠處天邊連片烏雲,眼中滿是疑惑。

    “真日了怪了,這天怎麼好好的就陰了…”

    話音剛落,就見就見那漫天烏雲如潮水般瞬間遍佈整個天空,雲層中隱約有一個個巨大的影子閃過。

    “妖…妖…”

    恐怖的氣息充斥天地,老農嚇得癱軟在地,抱着頭瑟瑟發抖。

    好在很快,漫天烏雲就滾滾翻涌,漸漸消失在西邊。

    老農鬆了口氣,但擡頭一看,東邊又出現連片烏雲,一個個高大的影子通天貫地…

    這一日,海中羣妖上岸,穿過泉州進入勃州,沿途百姓無不惶恐。

    太淵城欽天監內,剛剛斬殺二哥的媸麗妍心情複雜,滿身殺氣漸漸散去,剛進門,就看到張奎臉色陰沉,滿眼含煞。

    媸麗妍心中咯噔一下,

    “張真人,又出什麼事了?”

    張奎微微搖頭,“與你無關,是海族羣妖入境,東海水府,百眼魔君麾下,三十名大乘境,當真是肆無忌憚!”

    旁邊竹生心情沉重,“張道兄,羣妖必定是爲龍珠而來,會不會查到你?”

    張奎眼中幽光一閃,

    “那就要看他們能耐如何…”

    ……

    勃州萊州運河,鬼哭峽一段再次阻塞,陰風呼嘯,黑雲滾滾,羣鳥驚飛,萬獸逃亡。

    河上船隻紛紛停下不敢靠近,聞訊而來的鎮國真人們也是臉色鐵青,遠遠觀望。

    三十多位大乘入境,別說人族,就是禁地也能輕易掀翻。

    好在,雙方並不是一夥。

    靖江水府舊址,無數妖物屍體腐爛,惡瘴瀰漫,怪異叢生,已成絕地。

    但如今,就連那最惡的兇鬼,也是乖乖潛藏,不敢露頭。

    腥臭的湖面兩岸峭壁上,各自立着大大小小的身形,互相對峙,殺氣沖天。

    一方是東海水府,有夜叉蚌女,亦有毒蛟魚妖,或成人形,或露本體,妖火閃爍。

    一方是百眼魔君麾下,同樣有夜叉海妖,但多半是深海妖物,有巨蟲怪蝨,有龐大烏賊。

    不同的是,每個人身上都扛着一塊蠕動的肉塊,肉塊詭異地張開了一隻隻眼睛。

    東海水府一方臉色鐵青。

    “他們如何得了消息?”

    “該死,必定有叛徒!”

    爲首的一名黑袍男子哼了一聲,眼中陰森一片,“莫搭理他們,先找到東西再說!”

    說着,衆人頓時忙碌起來,揮手間無數貝殼和青銅法器層層疊疊擺成了祭壇模樣,隨後一捧妖火轟然升起。

    另一邊,百眼魔君手下也不甘示弱,將肉塊紛紛扔出,這些肉塊漂浮着在空中聚合,無數雙眼睛同時看向水府湖面。

    而東海水府海神殿內,龜老也摩挲着一片墨玉龜甲,綠火燃燒,漸漸顯出影像。

    太淵城欽天監內,張奎眼睛微眯,頓時有所感覺。

    他當時不僅用了隱身術,還佈下了掩日術遮掩天機,如果這也能被查到,就要重新估算一下對方的能力了。

    海神殿內,龜老墨玉龜甲上,先是一片模糊,隨後漸漸顯出水府當時遭難景象。

    看着那恐怖的符文如瘟疫般席捲水府,龜老倒抽一口冷氣。

    “好惡毒的詛咒!”

    他眼中驚疑不定,東海水府家大業大,各地水族林林總總,比陸上人族還要多。

    若敵人有此恐怖手段,還真是難以應付。

    另一邊,靖江水府上空,那懸浮的肉塊也是嘶聲尖叫,無數個眼中幽光閃爍,看得周圍大乘境面面相覷。

    龜老穩定了心神,繼續查看起來,很快注意到了水府正中龍神殿,幾乎就是縮小的海神殿。

    “奸賊…希望你還活着…”

    龜老眼中滿是血腥,但隨即就皺起了眉頭,因爲影像上竟然模糊一片,什麼也看不清。

    “這是……遮掩天機!”

    龜老失聲驚呼,臉上陰晴不定。

    這種影響回溯的術法已經屬於頂級,很少有人能學會,而遮掩天機更是聞所未聞。

    另一邊,那肉塊一隻隻眼中,也滿是疑惑。

    而太淵城欽天監內,張奎也悠閒地喝起了茶,掩日術並未被破去,看來對方的術法也不怎麼高深。

    此時距靖江水府百里外的山上,元黃看着那邊一道道沖天氣息,臉色難看,連忙拿出了同聲螺,接通後滿臉苦澀道:

    “張道友,你又惹出了什麼事,爲何海中羣妖全都去了靖江水府?”

    張奎哈哈一笑,

    “放心,一樁陳年舊事而已,我已做了防備,他們什麼也找不到。”

    元黃嘴角抽了抽,

    “我後來替你消除劍氣痕跡,可否被查到?”

    張奎一愣,

    “呀,忘了這茬,你怎如此不小心。”

    “我又不會你那術法!”

    元黃火了,隨即硬生生壓下憤怒,仰頭看着天,顫聲道:“張道友,我怕是要暫避風頭了,你可千萬別忘了明年的事。”

    張奎尷尬一笑,

    “你且放心,我怎會連累朋友,這事肯定會處理好。”

    收起同聲螺後,張奎搖了搖頭,“本想多看一會兒熱鬧,但還是早點行動吧,若是這兩幫混蛋打起來,說不定就會波及人族城市。”

    竹生眼神微凝,

    “道兄,你計劃怎麼辦?”

    “很簡單…”

    張奎拿出龍珠看了看,“東海水府不是急着要找此物麼,我就親自送上門去。”

    媸麗妍皺眉搖頭,

    “張真人,東海水府的人前腳剛走,你就拿出此物,以他們霸道的性子,必定會發難。”

    張奎呵呵一笑,渾身一抖,在竹生和媸麗妍驚訝的目光中,變成了一個龍頭人身的壯漢,拋着龍珠冷笑道:

    “我乃敖廣,此去歸還龍珠,必要將大鬧東海,攪他個天翻地覆!”

    “哈哈哈…妙!”

    竹生哈哈大笑,“龍珠既然歸還,那麼雙方再鬧,也是東海的事,不過道兄還是要多加小心。”

    媸麗妍在一旁看的心驚,劍術、符籙、變化,這每一門都是驚人術法。

    就算天資聰慧之人,有了法門,也要無數年苦工還不得入門,這張真人卻信手拈來,果真神人,說不得自己的成道機緣,就應在此人身上。

    想到這兒,媸麗妍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

    定下計策,張奎也不猶豫,隱了身形飛出太淵城,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已到了千里之外海域。

    只見這裡碧海連天,道道靈光沖天而起,有藍皮膚的巡海夜叉踏浪而行,也有成羣的魚妖盤旋…

    張奎變作了龍頭人身模樣,忽然顯形,轟隆一聲落在水面,濺起滔天巨浪,隨後站在水面,傲然看着四方。

    “什麼人?!”

    無數夜叉魚妖被驚動,瞬間將他圍了個嚴嚴實實,鋼叉骨矛森嚴林立。

    “大膽!”

    張奎大眼一瞪,指着自己的龍頭怒道:“沒看到我的模樣麼,還不跪下迎接!”

    說着,恐怖氣息瀰漫周身,頓時將周圍小妖壓趴一片。

    一名夜叉揉了揉眼睛,隨後嚥了口唾沫,“真…真龍…”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寂靜一片,水府中雖有蛟龍,但真龍可不一樣,天生血脈高貴,甚至只存在於傳聞中。

    張奎摸了摸頜下紅須,碩大龍珠忽然出現在手中,“倒也非真龍,我乃龍人,快去稟報,我搶回了龍珠,要歸還祖地。”

    “龍珠!”

    周圍水妖夜叉倒抽一口涼氣,嘩啦啦跪了一片。

    “大人稍等,我等這就去稟報!”

    一名夜叉統領連忙拱手,飛速潛入深海。

    海神殿內,老龜妖正在竭力施法觀看墨玉龜甲,這影像前後許多時間模糊,倒是最後來了個黑衣人有些不對…

    就在這時,夜叉統領急匆匆衝了進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喊:

    “龜老龜老,水府外來了個小龍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