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領八章 禁地之密,客上門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領八章 禁地之密,客上門來字體大小: A+
     

    這是?

    張奎頭皮發麻,扭頭看了元黃他們一眼,又擡頭認真觀察。

    這次,他看得十分仔細。

    只見那斑駁的月海之上,宮殿的輪廓十分清晰,層層疊疊分佈緊密,甚至能看到不同的顏色。

    而在疑似月球軌道上,還有不少小黑點,靜止不動,看不清是什麼。

    關於這石盤光圈,張奎第一時間想到了望遠鏡,但隨即就產生了懷疑。

    不只是望遠鏡那麼簡單,因爲通過這東西看月亮,只是大了一點…

    張奎眼睛微眯,轉頭看向元黃,“月亮之上有幻陣,這東西能夠看破?”

    “張道友猜得沒錯!”

    元黃哈哈一笑點了點頭,“而且我們可以肯定,那就是傳說中的妖族天庭。”

    張奎來了興趣,妖族偶有生靈聽到月宮傳來大道之音,進而生出靈智修行,爲拜月一脈,因此月宮妖族天庭傳說從未斷絕。

    月亮上竟有幻陣遮掩,這卻是從未想過。

    想到這兒,張奎避過光圈,開始全力運轉通幽術。

    元黃呵呵一笑,

    “道友,這幻陣肉眼可是…”

    話音未落,就見張奎兩眼之中,日月光輪旋轉,唰得一下大放光明,兩道光柱劃破夜空,直衝天際。

    通幽術,可看破迷陣及隱形鬼物,上看青冥,下探九幽。

    這門術法若修到極致,便可化爲天罡三十六法中的迴天返日。到時可以洞察諸天,遍照閻浮世界,億萬恆沙界,顯現過去或現在。

    張奎金丹七轉後,還是第一次使用全部法力施展此術。

    元黃看得頭皮發麻,扭頭望向其他兩人,發現他們也是一臉震驚。

    張奎自然不知,此時他全力運轉通幽術,立刻發現蒼穹被一層淡淡的金色光霧籠罩。

    他忽然想起自己飛天時,被天地靈氣攻擊的事,莫非就是這東西?

    不知道能不能看破…

    張奎將法力全部集中於雙眼,眼中光柱更加粗壯,那層光霧就像毛玻璃漸漸散去。

    緊接着,月亮似乎也籠罩了一層乳白光暈,光暈漸漸散去後,終於看到了宮殿輪廓…

    張奎此時眼睛已脹痛的厲害,連忙散去法力,閉眼稍事休息。

    再睜眼,便是元黃三人好奇的目光,“張道友,你…看到了?”

    張奎點了點頭,沉聲道:“月宮上卻是有幻陣,不僅如此,青冥之上也有陣法…”

    在他將自己曾經經歷一番描述後,發現三人並不奇怪。

    元黃嘖嘖嘆道:

    “道友術法通玄,不過你所說,我等都知道,曾有大能者欲穿透青冥,但越往上越困難,險些喪命。”

    “或許,只有仙人能夠脫此牢籠,但即便禁地之中最古老者,也從未聽聞有人成仙,只有那些上古秘境壁畫上,曾記錄有仙存在。”

    張奎點了點頭,隨即有些疑惑,“即便此物能夠看破迷陣,月宮也終究是可望而不可得,難道還有其他隱情?”

    元黃笑了笑,

    “沒錯,道友也知陰間開口衆多,不同地方進去,皆是不同地點,這明月島也是一處入口。”

    “而此物到了陰間,會顯示出一副地圖,一副通往月宮的地圖,只是沿途危機重重,冥土石棺恰好是破解的關鍵。”

    “明白了…”

    張奎爽朗一笑,“爲何仙路斷絕,上了月宮便知,老張我也對這妖族天庭很感興趣,明年說什麼也要去看看。”

    “好!”

    元黃大喜,端起了手中酒杯,“那此事就一言爲定,仙路崎嶇,我等守望相助,有張道友加入,明年必有所斬獲,來,大家滿飲此杯!”

    “請!”

    月光下,一人三妖推杯換盞,氣氛融融。

    藉此良機,張奎也不客套,詢問起了這世界種種秘密,畢竟人族文明數次斷絕,知道的實在太少。

    “禁地麼,其實也沒什麼…”

    元黃邊喝酒邊聊道:

    “上古之時,也不知發生了什麼,或許是戰爭,或許天地異變,各族文明全是由廢墟之上建立。”

    “有大能找到陰間入口,古代秘境,以此爲基,志同道合者匯聚,漸漸形成禁地勢力。只不過每家都有自己的秘密和底蘊,因此各自劃分地盤,不許外人窺視。”

    “將軍墓啊…我所知不多,只聽說他們所在入口和上古地府陰兵有關…”

    地府陰兵?

    張奎若有所思,怪不得將軍墓一衆邪祟以軍銜相稱,他們長相也不似妖物,應該是古老種族…

    三尾妖女褒無心笑得很嫵媚,“此方世界還有不少強盛種族,與禁地實力不相伯仲。”

    “東海之中種族上千,各自依附東海海眼深淵的百眼魔君以及東海水府,雙方打了數千年,已成死敵。”

    “靈教雖位於東海海島,但都是陸地妖物聚集,不參與海族爭端,張真人千萬別淌這渾水…”

    “多謝褒道友提點!”

    張奎拱了拱手,繼續問道:

    “那‘三山’又是何種存在?”

    “三山…”

    三妖互相一看,神情凝重。

    元黃沉聲說道:

    “三山,其實這種地方還有很多,算是禁地中的禁地,傳聞與上古戰場有關,種種危險不弱於陰間,且有遠古兇物沉眠。”

    “探索陰間遺蹟,會有各種收穫,三山卻只有危險,得不償失,我們也不願招惹。”

    這時,整晚相對沉默的四目僧人波那羅突然說道:

    “張道友可知孔雀佛國?”

    張奎點了點頭,“有所耳聞,就在墜仙山另一頭。”

    波那羅垂目捏了個手印,

    “我天河水府與孔雀佛國禁地血毗盧寺相交莫逆,上月剛傳出消息,不知誰在墜仙山那頭胡鬧,惹出了一尊千手佛屍,如今孔雀佛國已成一片焦土…”

    張奎聽得頭皮發麻。

    那東西一聽,就至少和神屍、入魔的山祖一個等級,原來三山之上是這種玩意兒,還好沒去瞎逛。

    話說還好七位國師拼死抹去了神屍全部意識,那神屍只知道在荒野遊蕩,如今更是大半時間都在沉睡,若是還有一絲兇殘之意,怕也是滔天的大禍…

    四人喝酒聊天論道,不知不覺一夜過去,天亮後各自散去。

    張奎架起祥雲往太淵城而去,只覺一夜收穫頗豐,許多疑惑撥雲見日。

    不知不覺,太淵城已出現在眼前,海面上百舸千帆,海鷗飛翔,一片安寧。

    正如妖女褒無心所言,那海魔族從其他海域遷來,投於百眼魔君麾下,急於表現四處征伐。

    海族兩股勢力千年來雖結下死仇,但也基本平衡,海魔族此舉卻是惹得雙方都不喜歡,因此也沒什麼人報仇。

    靈教只看中神異珠,再加上有褒無心從中化解,這泉州看似兇險,倒是能暫時保持安穩。

    張奎隱了身形落下雲頭,發現城中府衙門口人頭涌動,就竄上了附近房頂。

    只見一名身材壯碩的開元門官員正在大聲宣講。

    “諸位百姓,馬上新的人族聖廟就會修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要對神庭鍾誠心祈福,無論家中或神廟都行,報上全家姓名、生辰…”

    一歪着眼的潑漢高聲嬉笑道:“大人,弄這些幹什麼,聖器難不成還會給我發個婆娘?”

    周圍頓時一片大笑。

    這官員也不着惱,看了眼潑漢冷笑道:“今後,朝廷會建立功德系統,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功德點。”

    “這功德點每個人都離不開,今後統一建立的醫館、學堂、修士院都需要功德點支付。”

    “發婆娘倒是不會,但你若欺壓良善,別人只需一炷香上告正神,當即就有官員傳喚神廟受審,律法森嚴,無論豪商富族,還是普通百姓,誰都逃不過!”

    人羣先是沉默,隨後漸漸歡呼聲不斷,而也有一些人臉色變得難看。

    張奎在上面看得直樂。

    神朝體系耗費了許多人心血,當然他也提了不少意見。

    比如戶籍管理,比如這神道司法體系,以前富商豪族士人把持官府,律法形同虛設,如今人人都能告狀,又有神道監管無法徇私,怕是有不少人難以適應。

    不過終歸是少數,當醫館、學堂、修士系統建立起來後,這些目不識丁的平民百姓,將會發揮出恐怖的力量。

    不過這些都是赫連伯雄他們要操心的事,他只要保持神道運轉正常就行。

    想到這兒,張奎身形一晃回到了欽天監。

    肥虎正在院中迷糊,看到他後打了個哈欠,“道爺,您回來了。”

    “嗯,竹生呢?”

    “聽說有個修士家族用活人祭煉妖鬼,他帶人去鎮壓了。”

    張奎點了點頭也不在意,竹生有了雷劍,劍意通玄,很快進入了天劫境,只要不是神遊境就能輕鬆斬殺。

    轉身回到臥室,迎面就是一副巨大的中州地圖,從上面看,安慶州、萊州、勃州、瀾州、清江州、青州、泉州、江州都已經塗成紅色。

    天下十三州中,已收復大半,現在基本都開始了神朝系統建設。

    剩下五州,都被鎮國家族把持,他們倒無所謂,麻煩的是背後的禁地,若是能解決這些,人族亂世就會結束。

    虞朝滅亡時,黑暗亂世足足持續了三百多年,大戰連連,妖鬼肆虐,十室九空,如今不到一年就有好轉,人族元氣得以保存,也算是萬幸。

    就在這時,院外肥虎忽然渾身炸毛,盯着一個地方低聲嘶吼。

    “癡貨,放心,是客人。”

    張奎緩緩轉身,看着一個黑衣女子從幽暗處緩緩出現。

    “三公主,你日夜窺視,連老張洗澡都不放過,想幹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