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零四章 擎天覆海,五雷斬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百零四章 擎天覆海,五雷斬妖字體大小: A+
     

    咚!

    又是一下巨震,墨玉貝殼上再次出現一道裂紋,海魔族老祖一驚,連忙使勁摁住。

    岸上人影“嘻嘻”一笑,沒有繼續上前,而是看起了好戲。

    東海水府那邊,遊府主則感嘆道:“黑齒老魚,我確實錯了,你還是趕緊逃吧,說不得今天真會命喪於此…”

    “放屁!”

    老妖黑齒烈徹底怒了,今日被一人族神遊境修士揍成這樣,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徹底發了狂,不僅兩隻利爪死死捂住,還身體蜷縮,腹部一根根燃着綠色妖火的利肢也將貝殼固定,高聲嘶吼道:

    “所有神遊境前來助我,全力煉化此怪!”

    海魔族大軍原本洶涌翻滾,如黑潮般衝向迷霧大陣,聞言頓時竄出六七隻體型碩大的黑齒魚妖,圍繞着老妖,全身法力合爲一處。

    天空黑雲涌動,海面波濤洶涌,靈氣、妖火圍繞着黑玉貝殼旋轉,頓時陰風呼嘯形成了龍捲風。

    見此恐怖景象,藍髮海族少年幸巽子頓時呼吸一滯,“遊府主,我們…”

    “無需理會。”

    遊府主此時已經顯出身形,卻是一藍袍高冠的中年書生,容貌冷峻,額頭長滿鱗片,揹着手沉聲說道:“黑齒烈已經發了狂,若是那人能夠逃脫,我必以道友相交,若是逃不了,自然也沒什麼用。”

    幸巽子又看向潮水般涌入幻陣的海魔族,咬了咬牙,“我們若是從背後夾擊…”

    遊府主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些人族生死與我們何干?”

    “是,遊府主。”

    幸巽子低下頭,眼中閃過一絲不滿。

    而在岸邊,肥虎猛然站起,渾身電光繚繞,低吼一聲就準備竄出,卻忽然被一股氣息壓得動彈不得。

    “小老虎,你上去送死麼?”

    慵懶的女聲響起,霧氣緩緩散去,顯出一藍色宮裝婦人,五官絕美,丹鳳眼勾魂奪魄,細白的脖子下,隱約可見花枝繚繞刺青,身後三條白色尾巴搖來搖去。

    白朗額頭冒汗,連忙拱手道:“褒山主,您要出手麼?”

    “呵呵…”

    女子輕笑一聲,看向了另一邊,“就算我想出手,有人也不允許吧。”

    港口廢船幽暗處,突然冒起滾滾黑霧,一雙血紅色眼睛亮起,同時傳出陰冷的聲音。

    “教主有令,靈教中立,任何人不得參與東海爭端,褒山主不要自誤。”

    “我又沒說要出手…”

    女子輕笑一聲,隨即眼神忽然變冷,瞳孔中燃起紫色妖火。

    “狗東西,竟敢監視我!”

    那團黑霧突然發出慘叫聲,大片血漿噴出,迅速逃竄消失無蹤。

    女子哼了一聲,隨即拿出一個貝殼,輸入法力後,悠然說道:“元黃,我這邊很熱鬧呢…”

    “什麼?!”

    對面元黃聽完後氣急敗壞,“那廝怎麼又去惹事,我…”

    “急什麼…”

    女子盯着海面,眼中紫色火焰閃爍,“這位張道友可是猛的很,今晚好戲還沒落幕呢。”

    說完,收起了貝殼,淡淡一瞥,“你看到了什麼?”

    旁邊白朗額頭冷汗直冒,

    “在下耳聾眼瞎,什麼都沒看到。”

    女子微微一笑,繼續看向海面,嘀咕道:“這陣法倒也不俗,我竟有些看不明白。”

    迷陣之中,大片海魔族涌入,頓時發現無論海底海面,全是一片朦朧。

    更可怕的是,天上地下竟然顛倒,本想潛入海底,卻忽然冒出水面,而跳出水面的,迎頭就是海水。

    有的更倒黴,要不忽然被水中竄出劍氣削成兩半,要不被業火焚燒成白灰。

    更有一團濃郁黑霧在陣中不斷遊走,如無盡深淵般吞噬者一批批海魔族。

    張奎陣法大成,自然要顯擺一番,布了個五行顛倒大陣,海魔族無數大軍竟全被阻擋在外。

    當然,受等級限制,再加上佈置匆忙,這陣法自然困不住大乘境。

    然而,海魔族老祖那顧得上這些,他渾身冒着妖火拼命煉化,但那貝殼卻砰砰直跳,一刻也不消停。

    “我到底惹了個什麼東西…”

    眼看貝殼裂紋越來越多,海魔族老祖心中焦急,忍不住暗自叫苦。

    貝殼之中,卻是另一番景象,到處肉瘤蠕動,冒着綠色妖火和腐水。

    張奎一進來就知道着了道,護體金光亮起,萬法不侵,轟得一聲將天空搗了個大洞。

    可惜那肉瘤又迅速閉合。

    “再來!”

    張奎一聲冷哼,轟轟轟連續轟了數十拳,那肉瘤彌合速度雖然越來越慢,但總能勉強維持將他困住。

    “我還不信了!”

    張奎眼中兇光大冒,捏動法訣,右手攤開,鼓起了腮幫子。

    血色紅蓮業火瞬間佈滿了整個空間,天地一片血色。

    那些肉瘤、腐水瞬間冰凍,隨後化作白灰,一層層向外燒去…

    吼!

    老妖黑齒烈一看黑玉貝殼竟然變成了血紅色,更有業火順着縫隙冒出,將他燒劇痛,頓時慘叫一聲,如燙手山芋般將貝殼扔了出去。

    轟!

    貝殼炸裂,就像焰火四散,整個天空瞬間被染成血紅色,照亮了漆黑海面,照亮了天空烏雲。

    迷陣阻擋,海面上此時黑乎乎涌動着無數海魔族,一朵朵業火掉落後,瞬間引燃,海面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結冰。

    “退兵,退兵!”

    海魔族老祖瘋狂吼叫着,龐大的虛影法相破開天空烏雲,揮舞利爪猛然壓下。

    張奎此時還在空中,二話不說,對着天空虛影法相,繼續噴出血色業火。

    虛影法相竟然也被引燃,嘶吼着漸漸消散。

    海魔族老祖原本就渾身是傷,受到重創,噗得噴出一口綠血,頓時心中膽寒,渾身黑煙旋轉,身形漸漸變淡。

    這廝竟然想逃。

    “想得美!”

    張奎雙眼煞光燃燒,千把飛劍瞬間散開,佈置出了一個兩儀封魔陣。

    此陣連那入魔的山祖都能阻擋一時,何況一個大乘境妖魔,黑齒烈瞬間被困住,瘋狂怒吼掙扎。

    張奎先沒去管他,而是徹底殺紅了眼,紅蓮業火不斷噴出,將海面上魚妖全部化爲飛灰。

    近海再一次封凍,這次更厲害,天象大變,漫天飄雪。

    海面上漸漸寂靜,一片片海魔族魚人被燒成了白灰,還沒來得及消散,就被徹底冰封,成了猙獰石像。

    海魔族老祖困在陣中瘋狂掙扎,目呲欲裂,嘶吼道:

    “道友當真要趕盡殺絕!”

    “呵呵…”

    張奎森然冷笑道:“你不是說要殺盡人族麼,到自己頭上就心疼了?”

    老妖一時語塞。

    “無話可說,就上路吧!”

    張奎一聲怒喝,咬破中指,臨空揮舞,一道血符漸漸凝結,散發出驚人殺氣。

    同時,天空中烏雲再次匯聚涌動,一道道紫色雷光轟隆作響。

    這是符籙術中的五雷斬妖符,只是等級頗高,繪製相當困難,需要先將敵人困住才行。

    遠處,看着天空紫色雷光,遊府主莫名心驚,眼中驚疑不定。

    他可是度過雷劫,但那紫色雷光僅僅看到,就渾身毛骨悚然。

    岸邊,三尾妖魅女子失聲道:“是雷法!”

    海中,被困在陣中的老妖黑齒烈死亡的感覺更是強烈,也不再掙扎,瘋狂求饒:

    “真人饒命,真人饒命!”

    “晚了!”

    張奎一聲怒喝,劍指一出,血符瞬間出現在老妖額頭。

    轟!

    水桶粗的紫色雷光轟然落下,將二十多米高的老妖整個貫穿,緊接着又是一道、兩道…

    九道紫色雷光過後,黑魚老妖渾身如焦炭,冒着白煙,徹底魂飛魄散。

    張奎收回劍陣,眼前一陣發黑,但仍強忍着懸在高空,看了周圍一圈,森然道:

    “海魔族犯境,人族鎮國張奎盡誅於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