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海族爭雄,一夫當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海族爭雄,一夫當關字體大小: A+
     

    “張真人,是張真人!”

    聽着下方傳來的一陣陣呼喊聲,張奎特意讓肥虎放慢了身形。

    被人認出並不意外,因爲蝗災的原因,張奎或許是所有鎮國真人中,最出名的那個。

    茶館裡的各種故事,街面上的鎮邪年畫,還有泥娃娃…從南到北,忠實粉絲遍地。

    原因很簡單,因爲他兇。

    長相兇,做事兇,兇得能夠讓人有安全感,而在這個世界,安全是種很珍貴的東西。

    張奎心裡清楚,也不在意,他又不是靠臉吃飯,只是到處遊逛時有些麻煩,需要變化一番。

    如今既然現身,那就索性大大方方,讓所有魑魅魍魎都知道。

    我張奎,來也!

    泉州港口很大,各色船隻穿梭往來,或停或靠,百舸千帆。

    張奎剛進城就看過,當真是碧海藍天,氣象萬千。

    而如今,那海上卻烏雲滾滾,漆黑一片,海浪捲起上百米高,凝而不散,水花泡沫翻騰間,密密麻麻的黑影鑽來鑽去。

    遠處海面一片殘木碎片飄蕩,顯然已有不少漁船遭了難,停靠港口的船隻,則有不少水手瘋狂逃散。

    看到他後,水手們眼睛一亮,即想靠近,又有些畏懼。

    張奎大眼一瞪,

    “進城!”

    水手們連忙跑進城,但很快又拿着鋼叉棍棒涌出一羣,畏畏縮縮站在城門口,看模樣竟是想給他壓陣。

    張奎哭笑不得的同時,心中涌上一股豪氣。

    誰說凡人無膽,只不過身軀羸弱無所依靠而已,若是有把火點燃,必不弱與他族。

    這把火,他來點!

    想到這兒,張奎哈哈一笑,兩眼兇光大冒,“癡貨,我們走。”

    肥虎立刻一聲咆哮,載着他踏浪而行,直接向那片烏雲涌動的海面衝去。

    肥虎渾身雷光,數千米的距離轉瞬即到,狂風呼嘯,海浪翻滾,卻腳下黑煙涌動,穩穩站在海面上。

    張奎面無表情,眼睛微眯,打量着這些“海魔”。

    這明顯是個海中族羣,有些像魚人,卻渾身黑麟套着骨甲,兩眼血紅,寬脣大嘴尖牙,手上利爪寒光閃閃。

    從修爲來看,大部分都是開光境,中間夾雜着不少辟穀境,雖不強大,但數量着實驚人,黑壓壓一片鋪滿了海面。

    而且那凝而不散的百米海浪中,竟然還有不少巨魚,同樣黑麟利齒紅眼,兇惡無比。

    再仔細一看,海中還有不少體型壯碩的藍皮夜叉和水妖在逃命,一個個丟盔棄甲狼狽不堪。

    那些“海魔”成羣穿梭,速度飛快,往往黑影過後,海面咀嚼聲一片,那些夜叉海妖,連渣都不剩一點兒。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這是海中族羣在爭鬥!

    那夜叉水妖穿着整齊貝殼甲冑,顯然也是一個族羣,只是明顯敵不過“海魔”一族。

    張奎想了想不準備插手,如今萬族爭雄,他只需顧好人族就行。

    就在這時,海洋深處一片陰氣黑霧涌動而來,同時伴隨着一聲憤怒的嘶吼,“你們這幫爛魚,找死!”

    張奎眼睛微眯,瞳孔中日月神光幽亮,很快看清了來者。

    烏雲中,當先是一名膚色雪白,銀甲藍髮的少年,神遊境修爲,憤怒得面孔扭曲,獠牙畢露。

    他身後跟着兩名神遊境藍皮夜叉,同樣臉色陰沉,和少年駕着烏雲騰空而來。

    “哈哈哈…”

    滲人的怪笑聲從海浪中響起,只見那些巨大怪魚張開獠牙大嘴,頓時陰氣裹着水柱從海浪中飛射而出,半空就凝成了堅冰,如同數百根巨箭呼嘯而起。

    那烏雲中的少年毫不畏懼,和身後夜叉同時甩出手中巨大鋼叉,頓時風暴起卷,不僅轟碎了沿途冰箭,還轟隆一聲扎進了海浪中。

    巨大爆炸聲響起,海浪水花四濺,不少大魚和海魔被炸得血肉四散。

    而那些海魔竟然一點也不害怕,反而瘋狂抓起同伴血肉就往嘴裡塞。

    張奎看得眉頭直皺,這些兇物殘忍血腥,絕不能讓他們上岸。

    飛劍術雖利,但這些海魔數量也太多了些,自己法力道行還不能做到萬劍齊飛。

    “長生”雖然善於羣攻,但畢竟範圍有限,這裡整個海面都是,根本堵不住。

    想到這兒,張奎毫不猶豫消耗五十五點,將一門五行術法修到了滿級。

    吐炎術(滿級):可以吞吐烈焰,焚燒妖邪也。

    這門術法看似簡單,內中卻大有講究,不僅可以噴火,還可以吞下天地異火胸中溫養,徹底發揮異火威力。

    而厲害的異火,張奎恰好有。

    只見他伸手一揮,一個滿布冰霜的石盒頓時憑空出現,緩緩打開,裡面是血色蓮花狀的紅蓮業火。

    自從焚燒蝗魔後,這業火壯大了不少,正好合用。

    張奎掐動手訣張口一吸,血色業火頓時流光般涌入口中,一股涼氣順着喉頭而下,停在胸中。

    這紅蓮業火的威力非同小可,神遊境都受不住,若是能逐漸壯大,說不定還能傷到大乘境。

    肥虎看得心驚膽顫,

    “道爺,您這把戲厲害。”

    “多嘴!”

    張奎訓了一聲,騎着虎立於海面,臉色淡然地看着雙方爭鬥。

    就這轉眼的功夫,雙方已經惡鬥了數番,海面上陰風呼嘯,血浪翻涌。

    那無名海族少年不僅術法厲害,鋼叉也用的勇猛,百米範圍內黑光扭曲,所有海魔化爲碎片。

    這鋼叉,竟是一把古器。

    說起來,古器和法寶差別不小。

    法寶和飛劍一樣是後來煉製,古器張奎猜測,是遠古法寶因莫名原因異變,擁有了類似規則的能力,威力更加強大。

    看樣子“海中多寶”這句話不假。

    此時海面上亂作一團,岸上太淵城內也是混亂無比。

    雖有傻大膽躲在城門口,但普通百姓畢竟更多,哭爹喊娘、拖家帶口,拎着稀碎家密密麻麻涌向另一側城門。

    一名身穿員外服的老者帶着數人騰空而至,落下後看着海面,臉上陰晴不定。

    卻是泉州鎮國,陳家老祖。

    旁邊一名中年人看着遠處密密麻麻海魔,顫聲說道:“完了,這海魔若是上岸,太淵城怕是不保。”

    “這還是小事…”

    另一名眼神陰狠的男子舔了舔嘴脣,“這張真人也不知什麼時候來了泉州,還滅了海蛇神,我們該如何向靈教交待?”

    “交代什麼!”

    另一名男子斜眼一撇,“又不是我們做的,上次這姓張的殺了蛇妖尊者,不正好稟告靈教長老麼。”

    “再說這姓張的偷偷前來,說不定要對我陳家不利…”

    “都閉嘴!”

    陳家老祖一聲怒斥,隨後看着海面,身軀微微顫抖。

    上次雲霞山他跑的最快,卻是在遠處親眼目睹了張奎發威,至今想起就害怕。

    更讓他驚恐的是,靈教居然沒追究,這張真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想到這裡,陳家老祖就心中發苦,再說話聲音已經有些嘶啞:

    “快去,將族中老少儘快轉移,這姓張的兇狠毒辣,我陳家怕是大劫將至。”

    “老祖莫擔心…”

    那名眼神陰狠的男子笑道:“我已經通知了靈教大人,再說這海魔殘忍兇狠,那姓張的還不一定能活下來呢。”

    此言一出,衆人頓時鬆了口氣,就連陳家老祖,都是眼巴巴看着海面,盼望張奎被那海魔大軍撕碎。

    海面上,慘烈的戰場波及範圍越來越大,或許是看張奎不順眼,一隊海魔竟然脫離大軍蜂擁而來。

    張奎眉頭一皺,頓時魚羣般的劍光飛射而出,海浪中一個迴旋後,這隊海魔頓時只剩殘肢碎片,緩緩沉入海底。

    “嗯,找死!”

    那滔天海浪中響起一個陰沉的聲音,“去,把那人族拖來與我下酒!”

    話音剛落,又是數隊海魔破浪而出,還領着幾頭巨大魔魚。

    張奎自然也聽到了那個聲音,忍不住心中冷笑,他通幽術看得清楚,是一隻體型大了數倍的海魔在說話。

    不過是神遊境,看到同樣神遊境的自己,居然毫不在乎,還要拖去下酒,顯然蠻橫霸道慣了。

    可論耍橫,老張我還沒輸過。

    想到這兒,張奎雙眼一瞪,大袖一揮,庚金劍氣沖天而起,凝成一道數百米金色巨劍。

    劍光一閃,轟隆巨響,海面被斬出一道千米深坑,隨後迅速填滿,那些衝來的海魔被漩渦捲進了海底。

    “那說大話的,乖乖打架,別過這道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