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落難公主,太淵臨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落難公主,太淵臨海字體大小: A+
     

    “張賊!”

    王薇靈一聲尖叫,眼中滿是恐懼和憤恨,手中捏動法訣,猛然吐出一口黑煙。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滾滾黑煙中,一柄慘白的骨劍若隱若現,散發出陰森慘烈的氣息,向着張奎面門直射而來。

    張奎淡然一瞥,毫不在意。

    這惡賊竟然不躲!

    王薇靈先是一喜,眼中浮上一絲希望,但隨後就是驚恐。

    只見張奎周身一道金光升起,輕鬆將骨劍擋在外面。

    滾滾陰氣就像碰到了陽光瞬間消散,骨劍也靈光暗淡,啪塔一聲掉在地上。

    王薇靈一口鮮血噴出,隨後連滾帶爬躲到了那三公主身邊,臉色扭曲,怨毒地吼道:

    “仙師,就是此惡賊!”

    可惜,自從張奎出現後,三公主就渾身緊繃,如臨大敵,沉着臉不發一言。

    蠆國三公主靈覺甚強,張奎的忽然出現讓她頭皮發麻,眼前這惡道士氣吞萬里如虎,心中只有一個直覺。

    隨便亂動,就會死!

    這種感覺在面對蠆國將軍們都沒有,人族什麼時候出了這種修士?

    “仙師、仙師…”

    王薇靈察覺到了不對勁,絕望的對着三公主祈求道。

    張奎也沒有說話。

    眼前這三公主只有神遊境,殺了倒簡單,卻有點得不償失。

    因爲這女人是蠆國能夠繼續內亂的基礎,一個統一穩定的邪祟禁地,顯然對人族不利。

    不過這蠆國的皇族是什麼妖物?

    好奇之下,張奎雙眼幽光閃爍,滿級通幽術下,很快看出了三公主的本體。

    這女人身後靈光濛濛,隱隱有雙黑色的巨大翅膀,額頭兩根觸角瘋狂顫動,應該是隻蝶妖…

    一旁的王薇靈看到張奎兩眼放光,頓時像捉到了把柄,尖叫挑撥道:“惡賊,竟敢對仙師有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

    張奎樂了,這女人什麼腦回路,難道不知她口中的“仙師”,是個能將她連皮帶肉活吞的邪祟嗎?

    “閉嘴!”

    啪!

    張奎還沒說話,三公主就面色一變,一巴掌將王薇靈扇出老遠,隨後正色拱了拱手:

    “道友,此事純屬誤會!”

    張奎哼了一聲,裝作不認識說道:“既是誤會,那就速速離開江州!”

    三公主眼中閃過一絲怒氣,不過還是強裝笑臉,“就依道友所言。”

    倒在地上的王薇靈目瞪口呆,本想繼續說話,但三公主隨意一個陰冷的眼神,就讓她神魂如同雷擊,腦中一片空白。

    隨後,三公主迅速化作一團黑煙,陰風呼嘯,消失不見…

    張奎眼睛微眯並沒有阻攔,他有些奇怪,那些蠆國的大臣們怎麼又敢動手了,難不成那蟲王已經死了?

    算了,還是先應付眼前的事。

    想到這裡,張奎轉身瞬間消失,洞中的王薇靈剛暗自慶幸,羅繼祖就帶人衝了進來,臉色陰沉:

    “張真人不計較,但我卻不能任由你們胡鬧,帶走!”

    另一邊,數十里外山谷之中,一股黑風過後,三公主踉踉蹌蹌出現,捂着胸口猛然吐出一口綠血。

    她看了看手中玉髓,剛想運功療傷,就面色大變,轉身望向了身後。

    只見月光下,那半截山崖竟然開始緩緩變化,出現一節節鋒利的蟲肢。

    “山蜈蚣!”

    三公主臉色突然變得扭曲,“二哥,原來是你,怪不得…恐怕最不想父皇醒來的就是你…”

    說着,狠狠一咬牙,噴出一股綠色血霧,消失在夜空中。

    而那半截山崖也再次恢復原狀,似乎什麼也沒發生…

    ……

    太淵城,泉州首府,靠山面海,因發達的漁業和海鹽業富甲一方。

    城市依山而建,庭臺樓閣極盡奢華,卻又因海風侵蝕,帶上了一絲滄桑與斑駁。

    啪!

    “卻說那開元門乃是數位鎮國真人共同建立,還有張真人以人族聖器鎮壓,統籌各州大小事務…”

    一間茶館內,說書先生唾沫齊飛,聊着萊州傳來的消息。

    自從大乾朝滅亡後,各州交通不暢,也沒了統一的邸報,於是這種講解各州消息的方式,就在說書先生間流行開來,頗受好評。

    “老劉頭…”

    臺下一名海客喝了口茶,高聲說道:“聽說那開元門會摒棄門戶之見,從平民子弟中大肆培養修士,可是真的?”

    說書先生拱了拱手陪笑道:“倒是有這個消息,但太過匪夷所思,在下可不敢胡亂傳…”

    臺下海客沒有多問,許多人也眼神閃爍,躍躍欲試。

    說書先生當然不敢亂說,因爲泉州還是陳家的天下,儘管與勃州接壤,但陳家沒參與,還是讓人們聞出了一些異樣的味道。

    可那又如何,勃州萊州河道已通,完全可以轉道前去,若是真的,那可是改變命運的事。

    二樓之上,一黑臉漢子正悠閒品着茶,旁邊一隻肥貓大口啃着烤魚。

    自然是張奎和肥虎。

    江州隱患清理後,眼看中秋臨近,他就提前來到了泉州,上次驅蝗來去匆忙,這次倒真是見識了泉州特色。

    都說泉州被靈教滲透的厲害,民間如虞朝一般豢養妖物成風,沒成想卻已到了人妖混居的地步。

    比如那說書先生,在張奎通幽術下,竟然是一隻碩大的灰耗子。

    張奎在這一點上倒沒那麼迂腐,只要不害人即可,所以老黃一族才得以堂而皇之加入欽天監。

    就是不知眼前這灰耗子,是靈教之人,還是混跡人間的野妖…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鑼鼓喧囂,張奎神識一掃,頓時面色微冷。

    那是一隻神廟的隊伍,鑼鼓喧天,香菸繚繞,被海風吹黑胸膛的大漢們擡着神轎,沿途百姓連忙叩拜。

    神轎之上,是一隻生有雙翼的海蛇像,獠牙大張,雙目森然,頭頂還長着獨角。

    這想必,就是靈教養的神。

    神庭鍾神力通道徹底順暢後,對各地香火願力,也同時瞭如指掌。

    蝗災大劫之時,香火之力達到了巔峰,但隨後就一直起起落落。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些野神。

    他們雖然沒有神庭鐘的威能,卻能根據本地情況進行各種破壞,使百姓恐懼祭祀。

    比如沙洲乾旱,就有神控制水源,比如滇州多毒物,那些蟲師就是打手,最可惡的就是太淵城這海蛇神,百姓若是不供奉,就立刻在水中作亂。

    在張奎通幽術眼中,那神像上的蛇神渾身血光繚繞,時不時鼓起扭曲恐怖的人臉,顯然已經進行了活人生祭。

    當誅!

    張奎眼中殺氣越發濃郁。

    就在這時,那海蛇神突然眼中驚恐,嘶嘶幾聲後,廟祝連忙帶着大漢們提擡起神像落荒而逃。

    靈覺這麼強?

    張奎有些奇怪,他可是已經封閉了全身氣機。

    然而緊接着,他就猛然站起,雙目神光大作,看向海港那邊。

    “海魔來啦!”

    驚恐的呼喊聲從港口傳來,很快蔓延到了整個城市,原本安逸的茶館裡頓時亂作一團,就連那灰耗子精也是滿臉驚恐準備跑。

    “過來!”

    張開伸手一抓,頓時狂風起卷,灰耗子精化作的說書先生尖叫着凌空而起,滾到了他的腳下。

    “你是…”

    灰耗子精剛要詢問,就看到那正在吃魚的肥貓冷冷看了他一眼,身上雷光閃爍。

    “大仙饒命啊!”

    灰耗子精頓時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我可什麼都沒做…”

    “閉嘴!”

    張奎哼了一聲,“我問你,那海魔是什麼,可是靈教的人?”

    灰耗子精悚然一驚,連忙搖頭,“小妖雖不是靈教衆人,但也認識其中一些,據他們說,這海魔不知是哪裡來的魔怪,成羣結隊,來去如風,人妖皆吃,靈教也不願意招惹…”

    “以往只是在海上作祟,沒想到如今卻上了岸,大仙,快跑吧,這座城怕是要完了!”

    “放屁!”

    一身冷哼嚇得耗子精渾身一抖,再擡頭,那黑臉漢子已經消失不見,而外面則傳來了騷亂和歡呼。

    “是張真人,張真人來啦!”

    灰耗子精連忙趴到窗前一看,只見一兇猛道士騎着巨大惡虎踏空而行,往港口飛去,渾身金光閃爍,如天神下凡。

    路過那海蛇神像時,隨手一巴掌,石像崩碎,海蛇神魂飛魄散…

    “我勒個乖乖呀!”

    灰耗子精化作的說書先生目瞪口呆,“這張真人比傳說中還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