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運河開通,滄海橫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運河開通,滄海橫流字體大小: A+
     

    江水滾滾,波濤洶涌,一隻水鳥飛掠而過叼起小魚,濁浪拍打着岸邊的蘆葦。

    河面上,遠遠行來一艘貨船。

    大船吃水很深,船上堆滿了糧食,“古”字鏢旗在河風中烈烈飛舞。

    一名半大小子在船頂望了半天,隨後一個鷂子翻身落在船頭,臉上滿是驚喜,“鏢頭,河開了,真的開了,沒有陰氣黑霧,乾乾淨淨敞亮的很!”

    “好!”

    船上頓時一片叫好聲,每個人都很興奮,哈哈大笑着互相打趣。

    一名臉色黝黑的中年人也是面帶笑意,“好,雷小子,記你一功。”

    說話的是古家鏢局鏢頭,這家鏢局專做運河上的生意,在勃州算得上是頭一號。

    若論運河封閉,最先受到影響的,就是他們這些運河上討生活的人。

    江湖人士漂泊無依,今天有錢今天花,明日再愁明日事,這運河一斷,陸上又幹不過那幫山匪,當真是過的饑荒,好多人都動了作惡的念頭。

    反正這亂世,活着最重要。

    古家鏢局自然也不例外,光養手下鏢師,就耗幹了所有積蓄。

    當勃州欽天監傳來運河開通的消息時,所有人都不信,古家實在撐不住接了第一筆大單。

    若是假的,賠錢後鏢局解散,可若是真的,作爲第一個渡河的鏢局,名聲自然會更加響亮。

    古鏢頭忍住激動,看向旁邊的一名老道,恭敬說道:“李道長,若是一會兒有事,就全看您的了。”

    老道傲然點頭,“放心,只要不是那大妖,尋常水鬼在我破邪符下撐不過一個回合。”

    旁邊雷小子噗嗤一聲沒忍住,看到鏢頭瞪過來的眼睛,連忙捂住嘴,同時心裡嘀咕,破邪符是個修士都能用,這老道可真不要臉。

    老道笑了笑也不在意。

    天可憐見,他資質有限,開光後再無進境,整天弄些戲法騙人,不知捱了多少打。

    如今有了破邪符,就能堂堂正正接生意,還要被人尊一聲道長。

    吹牛怕什麼,他要使勁的吹,把一輩子受的氣都收回來,畢竟也沒幾年可活了…

    大船緩緩駛過鬼哭峽時,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就連老道士也是一臉緊張。

    傳說這裡拐角野河通往九幽,邪祟全從那裡而來,百姓不清楚,他們跑江湖的,哪會不知道那裡通着靖江水府,這次運河堵塞的罪魁禍首。

    就是原先大乾朝都不敢惹,他們遇到了只能自認倒黴。

    然而當路過鬼哭峽時,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傻愣愣看着倒塌的羣山將那條野河徹底封死。

    “發…發生了什麼…”

    羣山倒塌封閉的另一頭,河中滿布腐爛死屍,腥臭混着瘴氣和陰氣,幾乎形成了黑色煙雲。

    無數河妖水鬼滅絕,煞氣沖天,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就算現在那河底,也已經有長着紅眼的黑影飄過。

    羣山倒塌自然是張奎乾的好事,從河底古秘境出來後,他第一時間轟塌兩岸懸崖,徹底將河道封閉。

    至於那滿湖死屍,無論養出什麼東西,他都暫時不計劃搭理。

    這次的事太大了。

    一個禁地徹底覆滅,估計沒人想到是他乾的,還是裝聾作啞冷處理爲妙。

    水府周圍懸崖之上,一道黑風吹過,出現了瀾江水府黑袍書生元黃的身影。

    他驚疑不定地看着滿湖死屍,當看到不少天劫境妖物的腐爛死屍,更是神情凝重。

    “什麼東西,這麼厲害…”

    “莫非是毒,不像…”

    想到這裡,元黃身形一閃落入水中,同樣作爲水府大妖,他自然利落的很,很快到了靖江水府地下湖。

    這裡早已一片狼藉,到處都是倒塌的建築,就連中央神殿都被拆下了龍形浮雕,徹底破壞。

    元黃雖然不會影像回溯類術法,但那劍氣造成的痕跡卻認識。

    “張奎…這…”

    元黃目瞪口呆,一臉的難以置信,隨後咬着滿嘴尖牙氣急敗壞。

    “真是惹禍精,萬一被其他幾家盯上,明年的事又要生出波折。”

    他越想越氣,同時眼中幽光閃爍不定,“這小子一定藏有底牌…罷了,就替他遮掩一回。”

    說着,元黃從懷中掏出一個瓶子,小心翼翼開啓後,迅速離開了地下湖。

    瓶子散發出血色薄霧,漸漸擴散,沿途建築全都迅速腐朽侵蝕,彷彿經過了漫長歲月,再也看不到一絲劍氣痕跡。

    沒過一會兒,又是幾道黑影先後到來,轉了幾圈後迅速離開。

    靖江水府被滅的消息,很快傳了出去,有人傳言是內亂,也有人傳言是中州之外勢力突襲。

    總之,其他禁地都開始嚴加防範,閉門不出,反倒讓人族有了一絲喘息之機。

    赫連堡,上空依舊血煞翻騰。

    周外山坡上,喊殺聲不斷,一個個操場上,光着膀子的少年還在操練,這種場景多年前就有,估計也會持續很多年。

    赫連堡內部,一個個房間內,無論老少,無論內姓外姓,都在盤膝修煉,渾身血煞逐漸變淡收於體內。

    張奎大方傳下《六煞行脈術》,赫連伯雄沒有私藏,而是傳給了所有人,一時間辟穀境多了四名,就連一名積累深厚的長老都入了天劫境。

    赫連堡大廳內,華衍老道、赫連伯雄、霍魚、顧紫青、普陽老道各自落座,端着茶都面帶笑意。

    “哈哈哈…”

    華衍老道摸着鬍子開懷大笑,“這次運河開通後,安慶州、萊州、勃州,清江州和青州全部連通,各位道友今後守望相助,必能早日結束亂世。”

    “我到沒想那麼遠…”

    雙瞳霍魚悠哉悠哉翹起了二郎腿,“靖江水府那鬼窩沒了,倒是省得整日擔心,能睡個安穩覺了。”

    普陽老道眼睛微眯,端着茶滿臉八卦,“當時聖器靈光暗淡,可把老夫嚇了一跳,你們說,張道友是如何辦到的?”

    赫連伯雄面色一沉,“這件事休要再說,該我們知道的,張道友不會隱瞞,且靖江水府覆滅事關重大,就是連至親之人都不能泄露!”

    “知道知道…”

    普陽老到尷尬一笑,“這件事老道埋在心裡,回去就給自己下個禁口咒。”

    他倒沒什麼壞心,在坐其他人都與張奎交情非淺,只有他以追隨者自居,到處印書說張奎傳法普陽觀。

    是徹徹底底的“奎吹”。

    顧紫青一派雍容喝了口茶,“張道友呢,叫我們來說有要事商議,怎麼來了不見人?”

    赫連伯雄微微點頭,

    “在後山修煉,應該很快就到。”

    赫連堡後山,一片懸崖面對着蒼茫林海,一眼望不到頭。

    張奎松下盤膝而坐,隨着悠長的呼吸,林海上空水汽翻騰化作雲霧,白雲翻涌,霞光下氣象萬千。

    他也算髮現了一個漏洞。

    雖然金丹大道未滿級,只能依靠技能點或丹藥提升,但之前的導引吐納術,辟穀餐風飲露之術卻可以繼續往深處練,也算是變相提高法力。

    不僅這些,那些滿級的術法,雖然融會貫通,卻也可以繼續修煉。

    他心中有所明悟,或許七十二煞術全部修滿,纔是真正的開始。

    這次水府秘境一戰,除去將通幽術、佈陣術、符籙術修滿,還結餘一百零六點。

    但這還不是最大的收穫,神庭鐘下來一算,總共吸收了九十八顆神異珠,加上原來的兩個,正好湊夠一百個。

    吸收融合瞭如此多的神異珠,神庭鍾徹底變了性質,簡直如同一個鐘型神異珠。

    據太始所說,中州境內所有神像香火祭祀所在,徹底暢通無阻,香火願力收集沒有半點損耗。

    可別小看這點,神庭鍾內積攢的香火願力,短短時間就比之前多了數倍,而且範圍越來越大,即便此時有人在鬼戎和孔雀佛國祭祀,也照樣能收集。

    除此之外,還有那顆龍珠,可能關係到一個遠比“四洞五水府”都要強大的勢力,張奎暫時收起,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另外,回來後一個問題一直在困擾着他,那雲山君說“敵從天外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傳說中的天庭,還是天外邪魔,種種謎團讓人摸不着頭腦。

    他不可能不操心,看那山靈悽慘模樣,還有那入魔的山祖,上古必是經歷了滔天大難。

    當災難來臨時,有人會躲到一旁,自詡明哲保身嘲笑別人是傻瓜。

    有人會隨波逐流,野店一杯老酒,哀嘆時局不易,青春年華老去。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也有人滄海橫流,盡顯英雄本色。

    他老張倒不是什麼英雄,不過本身就不是怕事的主,且得了一身機遇,再畏畏縮縮,豈不憋死?

    大江大浪,吾輩當笑傲江湖,纔不負大好年華!

    想到這兒,張奎長身而起,劍光轟鳴來到了赫連堡大廳。

    “諸位,老張我要了結這亂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