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劍陣封魔,山靈歡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劍陣封魔,山靈歡笑字體大小: A+
     

    符籙,召神劾鬼、鎮魔降妖,而使命之。張奎符籙術大成後,對此理解更加深刻。

    符籙中雖然也有五行神符,運轉天地靈氣,但比之五行術法,就顯得不那麼靈便。

    其最大的作用,還是用於神、鬼、魔、妖、邪…驅之、鎮之、殺之、使之。

    人族數量龐大,但有悟性、有福緣能開光的有幾個,天資絕佳能繼續走下去的又有幾個?

    張奎心中原先就隱約有些概念,此刻終於清晰,符籙纔是凡人和底層修士用於自保的最大利器。

    而要想真正發揮威力,離不開神道的強大基礎。

    神庭鍾這一步,走對了。

    而陣法,本質就是對於天地靈氣的理解和運用,或許也是未來種族騰飛的助推器。

    當然,這些念頭只是一閃而過,當務之急是要應付眼前這魔物。

    張奎御劍穿梭,雙眼怒瞪,空中捏動劍訣,耗盡大半法力,陸離劍瞬間一化爲千,金光粼粼,呼嘯而行。

    他腦中陣圖現在着實不少,但越是高級難度越大,以人力撼天,何其難也,即便仙人也是力有窮盡,離不開大量法器的配合,還要講究天時地利。

    眼下飛劍佈陣,卻是隻能用出“兩儀封魔陣”。

    兩儀者,陰陽,萬物變化制約之基也,“兩儀封魔陣”憑此而立,陰陽消長,對立平衡,正適合此時使用。

    金光閃閃的飛劍羣盤旋于山頂,先是聚爲一處,隨後迅速旋轉擴散,形成了一個上千米圓形陣圖。

    緊接着,每把飛劍上下盤旋,變換出陰陽圖形狀緩緩旋轉,劍光漸漸連成一片將魔物籠罩。

    如此大範圍的操控劍陣,張奎也是有些吃力,眼前陣陣發黑。

    不過他卻一點不敢放鬆,咬破中指,大袖揮舞,凌空用血畫出了兩道符。一曰“赤輪”,一曰“冰魄”,合起來就是日月誅邪符。

    本來在前世不叫這名字,需要借用太陰星君和太陽星君的神力,若是再加上金、木、水、火、土五德星君,就是恐怖的“七曜誅邪符”。

    但在這裡,卻發生了異變,好在神庭鍾也可以加持神力,放大威能。

    只見懸浮於高空的神庭鍾光影一閃,金袍冕冠的太始虛影法相闊步而出,緊接着全身消散,依附在兩道血符上。

    兩道日月符籙瞬間光芒大作,一個白火燃燒,一個寒冰刺骨,隨着張奎一指,頓時落在了兩儀封魔陣陣眼之上。

    嗡!

    天地轟然震動,巨大的金色劍陣彷彿活了過來,帶着驚人的氣勢緩緩壓下,將這三眼魔物罩住。

    吼!

    這三眼巨頭魔半截身子還在原先虛空封印中,儘管心智混亂殘暴,也感覺到了不妙,憤怒嘶吼掙扎。

    隨着兩雙漆黑大手揮舞,整個塔山轟隆隆震搖,山石崩落,煙塵四起,磅礴的黑氣轟然而上,與金色太極陣圖對峙。

    可惜的是,他的力量明顯被封魔陣圖克制,陣眼上日月光輪旋轉,這疑似魔氣的黑霧大量被消融。

    這三眼魔物瞬間發狂,額頭眼中一道污穢血光沖天而起,轟在了陣圖之上,數十把飛劍劍光瞬間暗淡。

    “我特麼…”

    張奎胸口一悶,噗得一下噴出漫天血霧,好在體內暗傷轉眼就恢復。

    “這麼兇,可不能浪費了…”

    張奎大袖揮舞,手勢不停,將空中噴出的血霧再次凝成數道血符,一甩而出,各自圍繞在日月誅邪符旁旋轉。

    這卻是普通的太陰太陽符,用來加強威力。

    但即便如此,那三眼魔物額頭噴出的一道道血光,也讓張奎氣血神魂俱震,剛剛恢復的法力又直線下降。

    說起來,他也有些不自量力,這魔物連大乘境的雙頭夜叉王,都能瞬間嚼得神魂俱滅,哪是他現在能夠對付。

    若不是還沒脫困,恐怕他只有逃命的份。

    就在這時,那滿山的石像似乎也被激發,各個亮起詭異黑光,山頂出現書生、三眼鹿、山鬼三道數十米高的虛影,攪動大片黑光,圍繞着那山峰大小的魔物旋轉。

    是原先的封印者!

    張奎頓時心有所悟,眼中閃過一絲驚喜,隨即怒喝道:“幾位道友,助我封印魔頭!”

    神庭鍾金光四射,鐘聲悠揚,太始的虛影再次出現,隨後是神虛和尹白,三尊正神面容嚴肅,臨空上前一步,同時伸出右掌。

    “敕!”

    磅礴的香火神力瞬間涌入日月神符,一輪紅日和皎潔明月各自出現在陣眼上,“兩儀封魔陣”頓時金光大作,猛然下降,將三眼魔物壓回了虛空中。

    張奎喘着粗氣,眼前一陣陣發黑,然而還沒來得及高興,金色太極陣圖就開始劇烈震動起來。

    “瑪德,沒完了,鎮!”

    張奎頭皮發麻,全力驅動陣圖,這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身後神庭鍾金光閃爍,三個正神已經開始動用積攢的香火神力,虛影法相也漸漸開始暗淡,終於穩定了下來。

    而外界,此時也不平靜。

    普通百姓倒是沒察覺,但凡是可以看到靈光的修士,都驚恐的發現,聖器神庭鍾,包括三位正神的神像,金色靈光都開始迅速暗淡。

    “老天爺啊…出什麼事了!”

    普通修士們心驚膽顫,這段時間他們可是體會到了破邪、封鎮符的好處,一個個平時祈福遠比百姓勤快。

    若是毀了,一切都被打回原形。

    青州天水宮、清江普陽觀、勃州欽天監、安慶州玉華觀,萊州赫連堡…

    一個個鎮國真人都發現了不對,頓時臉色大變,他們知道張奎此時必是遇到了危險。

    “快,齋醮祈福大陣!”

    華衍老道、顧紫青他們不知發生了什麼,只能用這種方法爲神庭鍾加持香火。

    赫連伯雄卻神情凝重,他可是知道張奎在幹什麼,二話不說,祭起“血翁仲”從赫連堡沖天而起,向着靖江水府方向直飛而去。

    “血翁仲”在空中不斷變大,很快成了百米高的巨大石人,渾身滲出氣息慘烈的血液。

    就在昨日,赫連伯雄已順利晉升神遊境,再加上本身修煉的血煞與血翁仲十分合拍,威力甚至比以前的國師還猛。

    但他心中一點兒也不輕鬆,甚至已經報了必死的決心,就算魂飛魄散也要將張奎救出。

    很快,運河旁邊深處出現一片山脈,那裡就是靖江水府所在地,赫連伯雄只遠遠看過,從未涉足,如今卻咬着牙關猛然衝了進去。

    隨後,一望無盡的死屍…

    “發生了什麼?”

    赫連伯雄呆立當場。

    而此時在秘境之內,張奎額頭青筋直冒,咬牙竭力維持着陣圖,心中不好的念頭卻越來越甚。

    太始他們香火神力快要耗盡,他的法力也所剩無幾,看來此魔怕是要真的出世了。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要不要引來神屍跟他打上一架…

    就在他腦子飛快琢磨對策的時候,突然一聲嘆息響起,一道書生的虛影出現在了他們身邊。

    書生的眼中滿是滄桑與迷茫,

    “今時…何時?”

    張奎上下打量了這書生一眼,隨後眼中光芒大作,傳出了一股意念。

    他如今早到達神遊境,只不過這種方法通常需要對方配合,所以很少使用。

    書生眼中神光一閃,漸漸恢復一絲清明,卻是先看向了太始。

    “這…便是如今的神道麼…甚好…”

    隨後他眼中出現一絲痛苦,“陰間仙路…封印終是失效了麼…”

    封印?

    張奎眉頭一皺,“我不管你是什麼,現在還有沒有辦法困住此魔?”

    書生微微搖頭,“那是此界山神之祖入魔,既然已醒,這世間怕是無人能制。”

    說着,他看向了太始,

    “請道友助我打開陰間之門,我們會拖着此魔墜入九幽。”

    陰間之門…

    不是中元才能打開嗎?

    張奎正要詢問,就見書生伸手一揮,密密麻麻的光點從山上飛起,全部涌向了神庭鍾。

    神…神異珠…

    張奎徹底傻了眼。

    這是發了…還是發了?

    當然,看似多也不到百顆,飛入神庭鍾後頓時鑲滿了內壁,張奎連忙將自己得的那兩顆也扔了出去。

    嗡!

    神庭鍾就像個猛然吃飽的胖子,不停擴大縮小,看得張奎心驚肉跳,生怕崩裂了。

    好在神庭鍾漸漸穩定,渾身金光散去,竟然變得如石似玉,有點兒像神異珠的材質。

    太始一直古井不波的臉上,也出現一絲欣喜,和神虛以及尹白齊齊彎腰向書生行禮:“謝道友成全!”

    那書生虛影明顯淡了一些,他沒有一絲表情,只是滿眼的疲憊,隨意擺了擺手,“打開通道吧,我們已經累了,這次…終於能休息了…”

    太始尊敬的拱了拱手,

    “道友,當爲我等楷模。”

    說着,神庭鍾嗡嗡作響,半空中竟然出現了一個上千米的黑色大門,陰風呼嘯,詭異的哭聲從裡面傳來。

    這…這麼大?

    張奎張大了嘴巴,感覺有些懵。

    被兩儀封魔陣和原先虛空陣困住的三眼魔頭似乎感覺到不妙,開始瘋狂嘶吼掙扎。

    “想都別想!”

    張奎一身怒喝,竭力維持陣法,法力耗幹後,臉上竟然出現了道道裂紋。

    而那寶塔山,則裹着一道道黑光轟然升起,山石崩落,氣浪四散。

    山上雕像中出現了一道道虛影,那是大笑的樵夫、撓着肚皮的山熊、赤足跳舞的女鬼…

    崩塌的山石中,他們肆意歡笑着,歌舞着,那是一種純粹的開心,更帶着解脫的歡喜。

    在魔頭瘋狂的嘶吼中,那書生臉上也漸漸露出笑意,伸伸彎腰行禮:

    “諸位老友,雲山君此生有幸認識各位,不虧了!”

    寶塔山已經半截進入陰間大門中,張奎與陣圖感應消失,終於鬆了口氣停下。

    他看着這些歡跳的山靈,深深吸了口氣,和太始三人深深彎腰,鄭重行禮送行。

    寶塔山很快進入大半截,那山祖魔頭的聲音也消失不見,張奎猛然驚醒,連忙問道:

    “敢問雲山君,上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雲山君虛影幻滅,似乎在回憶什麼,緊接着眼中出現一絲恐懼,轉身看向張奎,身形消散前傳出一句話。

    “敵…從天外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